日本侵华史 正文 东方魔女-川岛芳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9.html


川岛芳子(又名金壁辉),这个被称为东方魔女的"男装女谍",作为日本策动伪满独立、与国民党居间调停、互相勾结的"秘密武器",在日本侵华战争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她曾参与"皇姑屯事件"、"9·18事变"、"满洲独立"等重大秘密活动,并亲自导演了震惊中外的"1.28"事变及营救秋鸿皇后等臭名昭著的卖国活动,成为日本谍报机关的"一枝花",受到特务头子田中隆吉、土肥原贤二等的大加赞赏。


70年前,松本高等女子学校的林荫大道上,人们常常会看到一位英姿飒爽的女子扬鞭策马,绝尘而去。这位骑马上课.我行我素.放荡不羁、经常在上课时溜出去玩的女学生,就是日后作乱满蒙、声名狼籍的没有日本国籍的日本人——川岛芳子。


对女子学校的师生们来说,川岛芳子的身世就好象远隔日本海的"支那国"(支那是日本对中国的卑称)一样神秘。人们只知道她是日本著名的军国主义者、浪人川岛浪速的养女;只知道她来自一衣带水的中国.


这位独领风骚、为许多男性心折的"马背公主",真名叫爱新觉罗·显纾,是满清皇室肃亲王善春的第十四位公主、生于1906年,即清朝末代皇帝溥仪(宣统)继承皇位的前2年。


字东珍的显纾公主出身具有高贵血统的名门望族。其生父肃亲王家在清王朝的八大世袭皇族中乃是"泰山北斗",独占鳖头。肃亲王的曾祖是武肃亲王豪格,乃皇太极的第一王子,是开创200年大清基业的元勋。由此,可以想象川岛芳子家世的显赫与权势。身为肃亲王第十四公主的芳子,为亲王的第四侧妃所生。在小东珍天真烂漫的童年时期,正值中国内忧外患、革命风潮骤起、清室统治摇摇欲堕的多事之秋。身为股肱大臣的肃亲王,眼看着老祖宗的社稷不保,心中五内俱焚。他在联络日本浪人川岛浪速游说日本军部出兵干涉南方革命党"叛乱"的同时,又策动蒙古王公喀喇沁王与惯匪巴布扎布组织蒙古义勇军,企图制造"满蒙独立"的既成事实。然而,排山倒海般的辛亥革命使肃亲王的美梦象肥皂泡一样破灭了。为了实现"匡复清室",的夙愿,肃亲王将自己的几个儿子分遣满洲、蒙古和日本,让他们伺机而动,为满洲独立而"殚其力,尽其心";甚至不借将自己最钟爱的显纾也送给川岛浪速作养女,以图日后"有所作为"。于是,作为东方公主的爱新觉罗·显舒便于1912年跟随养父飘洋过海,来到一个原本陌生、但却造就了她的一切的国度——日本,开始了具有特殊目的——匡复清室——的特殊教育——日本军国主义教育。


为了适应日本的生活,川岛浪速不仅给显舒起了一个日本名字——川岛芳子(这个名字在全日本乃至整个远东地区可谓闻名遐二迩以至于世人知其本名者屈指可数。至于其字"东珍",更是鲜为人知),而且还专门为她请了家庭教师,帮助她学习日语以及日本的各种风俗习惯。


此时的芳子,在松本高等女子学校中因面容佼美、行为开放而著称。她常穿水兵式服装,头发有时梳成辫发,有时又随意飘散在两肩。由于年龄渐长,加之其生父和养父的事业急需有才华的后备军,川岛芳子开始接受有关政治事务、军事技能、情报与资料的收集等方面的专门训练。这种"额外"的学习使芳子不得不经常性地休学一二个月,以至被学校勒令退学。退学对芳子来说,非但没有任何失落感,反而使她能无所顾忌,投入那种令她痴迷且疯狂的"男人的运动"中,川岛芳子首先下定决心剪去一头青丝,女扮男装,用她的话来说,这是"永远清算了女性"。接着,这位身穿黑色礼服,头戴太阳帽并戴着墨镜的女中"豪杰",便开始和养父的徒弟们一道,学习骑马、击剑、柔道、射击。据说芳子的骑术精湛,枪法超群,她策马疾驰中连续击落百步开外的苹果的故事被传为佳话。就在这时,早已发现芳子作为一名优秀间谍所具备的天生禀赋的川岛浪速,开始着手训练芳子收集资料、使用谍报通讯器材、制造阴谋。散布谣言以及利用美色获取情报等技巧,为她日后成为全日本"军中之花"般的超级间谍作必要的准备。面对养父的悉心栽培,芳子的心中早已种下了"成大业、立殊功"的日本武士道思想的种子。很快,一个如鲜花般娇艳美丽的天真少女用纤嫩的双手敲开了日本谍报机关的大门。


留着男人头、行事果敢谨慎、为人颇有手腕的川岛芳子,在其养父和军界朋友的保荐下,快获得日军特务机关的重视。恰逢东北巨枭——奉系军阀张作霖由于自己在东北三省的利益受损,而同日本关东军屡屡发生磨擦;而且日方担心张作霖与北伐军作战失利退守关外,会把北伐军的势力引到满蒙,从而破坏日本对满蒙乃至全中国的侵略计划。于是,日本军部派员到东北集结,着手准备暗杀张作霖。由于行动不便,急需有中国国籍的可靠人士"协力共进",于是驻扎在东北三省的日本关东军特务处便派与川岛浪速有师生之谊的倔田正胜少佐回国,游说川岛,希望他为了日本国的利益派养女芳子到奉天协助关东军完成一项"秘密任务"。后经直接参与皇姑屯炸毙袅雄张作霖事件的关东军少佐掘田正胜、岩原一夫、大村骏证实,所谓"秘密任务"即为刺杀奉张之事宜。出于帮助肃亲王完成"匡复清室"大业(实际上,清朝的残余势力早在冯玉祥拥兵闯宫、派鹿钟鳞率手枪队将宣统连同满清遗老"清"出紫禁城之日起,就已成强弩之末了)的宏愿,川岛浪速很快就答应了关东军的"邀请",并作为交换条件从陆军大臣岩崎男爵那里弄到了一笔巨款,供芳子及寄居旅顺、生活日渐窘迫的肃亲王之用。于是,留着男人头的芳子,突然来到上海找胞兄宪立,声称要和哥哥一道去旅顺看望生父,这下可把立宪弄得"目瞪口呆、啼笑皆非"。事实上,当川岛父女受命协助关东军完成"秘密任务"时,为了不走漏消息,并争取足够的时间让川岛芳子变成肃亲王第十四公主显舒,驻上海的日本领事馆领事,中国方面的特务组织负责人吉田茂(此公后因与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一起建立了大日本新秩序而蜚声海内外)特地电告川岛芳子到上海接洽具体事务。于是,在日本谍报部门的授意下,便出现了令宪立也目瞪口呆的"省亲"要求。


在接到上峰的指令后,川岛芳子只身来到奉天张作霖的私邸,要求与少帅张学良密谈。当时张因忙于处理后方事务,迎接父亲安全抵奉,正忙得不可开交,于是便派侍从贴身副官郑某与这位颇有艳闻的公主相见。见面过程中,芳子施展自己与生俱来的魅力,使郑某对之唾诞不已。川岛芳子见有机可乘,便约定下次与郑某见面的时间、地点。经过短期然而频繁的接触,拜倒在川岛芳子石榴裙下的郑某,将自己了解到的绝密消息和盘托出,使川岛芳子顺利地知悉张作霖为掩人耳目、瞒天过海对外界公布自己将随军返辽实则先于军队乘坐慈禧花车回到奉天的具体事宜,并立即向总部做了汇报。虽然在收到川岛芳子的情报之前,日军已通过潜伏在张作霖身旁的日本特务先一步获悉了这一消息,但关东军稽查处也因此时川岛芳子的谍报才能大加赞赏,称她为"东方的玛塔·哈丽",其名声不胫而走。


身材娇孝无论何时何地看上去都显得嫩若娇花的芳子,往往使男人失魄落魂、蚀骨销魂,即使是身为日本驻上海特务处主任的田中少佐,也难以抵挡她旗袍下的诱惑。不久,田中"就为她购置一所住宅,成为他藏娇的金屋",以后不论公私两方面,芳子部成为田中的"不可或缺的人物"。在田中一生中的某一时期,"她作为一个难以忘怀的女性",极大程度地左右了他。


其实,这种不比一般的"魔鬼恋情"早是芳子计划中的事情。田中当时虽是个少佐,但却是特务机关长。日本的特务机关长有怎样的神通呢?这才是芳子兴趣所在。因此,对芳子来说,田中比大村、岩原、掘口、山家更有利用价值,更有魅力。而且,出于本能,川岛芳子也感到田中是一个架骛不驯、精力旺盛的暴徒,这一点正好能满足她那如同洪水猛兽般汹涌澎湃的性欲。于是,川岛芳子施展养父川岛浪速和情夫大村洋传授的"绝技",为自己走上支那的"谍报舞台"拿到了头等入场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