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方将从最高级别交涉力拓案 20公司受牵连

2qq 收藏 0 143

澳大利亚总理称尽其所能帮助涉案力拓员工 中方表态外企在华业务不会受限


“力拓间谍案”曝光至今已整整10天,案中详情依然未见曝光。


就在媒体称中澳领导人将介入“力拓间谍案”时,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昨日在澳大利亚堪培拉明确表示,将尽其所能帮助被中国拘捕的力拓员工,并将把“力拓间谍案”的双边交涉提高至最高级别,“我们将系统并彻底地解决这一问题,一旦相关的事实确定下来,我们将尽可能提高此事交涉的级别,这也是过去两天会议中我们一直努力做到的。”


“现阶段,我不再停留在大使或者外交层面的讨论,我关切的是(涉案员工)的个人权益。”陆克文说。


而针对近来海外借机将“力拓间谍案”政治化的一些声音,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昨日在北京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该案不会影响中国与外国企业的合作,也不意味着外资企业在华业务将会受限。


中澳正在谈FTA


陆克文昨日还表示,他在上周于意大利举行的八国集团(G8)会议间隙,与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就“力拓间谍案”一事进行了商讨。他没有提及与其商讨“力拓间谍案”的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的名字。据报道,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参加了上周在意大利举行的G8峰会。


昨日,陆克文是向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广播电台发表其对“力拓间谍案”的最新态度。他称,此案案情复杂,澳大利亚领事官员目前仍在寻求更多细节,澳大利亚政府关心的首要问题是涉案的力拓中国铁矿石业务总经理胡士泰目前的身体状况。


之前,在已表态的澳大利亚政府内阁成员中,惟有总理陆克文称勿将此案政治化,而外交部长斯蒂芬·史密斯(Stephen Smith)、贸易部长西蒙·克林(Simon Crean)、财政部长林赛·坦纳(Lindsay Tanner)、金融服务部长克里斯·鲍文(Chris Bowen)、国库部长韦恩·斯万(Wayne Swan)均不同程度地对中方施加了压力。


昨日,澳大利亚国库部长韦恩·斯万在堪培拉称,澳大利亚政府将继续敦促中国提供“力拓间谍案”的细节情况,并正在采取有策略的解决方式,保留有进行任何级别干预的选择余地。


斯万昨日出席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举行的“中国前沿2009”经济研讨会时坦言,中国经济发展对澳大利亚具有特殊而重要的意义。


他说,澳大利亚希望中澳构建一种符合两国利益、经济互补型的关系,这必将为两国带来健康有益的双赢局面。中国能够确保经济发展对矿产资源的需求,而澳大利亚则能够保证获得矿产资源的出口市场。


斯万还透露,中澳两国间的自由贸易协定(FTA)谈判正在进行中。


“外企有责任遵守法律”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昨日的表态,是其自7月9日后,第二次就“力拓间谍案”代表中国政府发表看法。


他说,绝大多数外国企业对中国投资环境的评价是积极的。今后中国将一如既往地为外国企业在华投资、为中外企业合作创造有利条件。


秦刚重申,这一案件是一起司法个案。力拓有关人员通过不正当手段窃取中国的国家秘密,严重危害中国的经济安全和经济利益,所以有关部门依法对他们采取行动。


他强调,中国坚定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中国吸引外资数量连续17年位居发展中国家首位,其重要原因是中国的法制不断健全和完善,中国政府依法保护外国企业在华合法正当权利。外国企业也有责任和义务遵守中国法律和规定,“如果有任何企业或个人触犯中国法律,那只有依法进行处理。”


秦刚说,中国有关部门正依法调查此案,需要对一些人进行审讯,对有关人员采取的行动是根据事实和法律进行的,有关部门将依法处理此案。


当被问及有关5家中国钢铁企业的高管、其他与该案有关的外国铁矿石企业也在接受调查的报道时,秦刚称,他并不知晓该事件的详情。


秦刚还称,有关中国政府高层批准对此案调查的报道与事实不符。


钢企例行表态:与力拓案无关


“力拓间谍案”被曝光后,中国5家大型钢铁企业首钢、宝钢、鞍钢、济钢、莱钢均被指可能涉及该案。在沉默数日后,上述企业昨日正式撇清称与该案无关。

昨日,济钢集团宣传部一位负责人主动向早报记者打来电话表示,济钢与该案并无关系,截至目前未有任何人员被带走协助调查。鞍钢集团一位高层昨日也对媒体表示,到目前为止该公司没有人卷入“力拓间谍案”。


7月13日,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首次就“力拓间谍案”表态称,“这是一起涉外大案件,一切都由国家有关部门来证实和处理。外界对于国内大家钢企涉案的说法,需要事实证据支持,存在一些猜测成分。”


“力拓间谍案”源于铁矿石进口和铁矿石谈判的若干环节,在与铁矿石相关的国内钢铁业利益链中,大型钢铁企业无疑处于首当其冲的位置。


今年的铁矿石谈判,中方谈判团由宝钢、河钢、武钢、鞍本、山东钢铁等16家大型钢铁组成。它们对中方谈判底牌和国内钢铁业情况非常熟悉,这也就难免会被“协助调查”。


昨日有媒体报道,“协助调查的外围企业中,包括宝钢此前的首席谈判代表在内的数名高层管理人员已经结束了协助调查的程序,已经返回了工作岗位。”


另外,必和必拓、FMG等外企也都直接或者间接表示没有涉及该案。


昨日必和必拓对媒体表示,公司不知道中国方面是否已对其中国业务展开调查。7月13日,FMG首席执行官弗莱斯特也表示,目前公司在中国的人员很少,力拓员工被拘事件不会影响FMG。


力拓案风波传闻乱 多家国内钢企高管涉案现无证实


从上周爆出力拓驻上海办事处负责人胡士泰等4名员工因涉嫌窃取中国国家机密被拘的消息以来,这一事件正在深度发展,包括宝钢、鞍钢、莱钢和济钢等大中型钢铁企业都传说有重要人物陆续被卷入该案。


尽管不少钢企陆续撇清与间谍门的关系,然而这一过程中,有关铁矿石谈判和交易中的“灰色地带”正愈来愈为公众所知。


多家钢企陆续撇清与间谍门干系


自7月8日最先流传首钢国际贸易工程公司总经理助理、矿业进出口公司总经理谭以新被警方带走调查的消息以来,包括宝钢、莱钢和济钢等国内大中型钢铁企业亦被传说有高管牵连其中。


周二清早,最新传闻是,国内另一大钢铁企业鞍钢也有高管被请出协助调查。


昨日,记者致电鞍钢股份董秘付吉会,他表示自己还没有听说这个消息,至少肯定鞍钢股份没有人卷入此事。据了解,鞍钢股份一般不负责铁矿石谈判,所需铁矿石皆是同鞍钢集团方面交易。


另据道琼斯通讯社昨日消息,有鞍钢集团管理人士亦表示,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并没有人卷入与力拓雇员被且却国家机密相关的调查。


昨日,另有宝钢内部管理层人士向记者明确表示,他没有听说宝钢有高层卷入此事。


此前同遭怀疑的还有本钢。六月初,该公司数名员工在考察完巴西淡水河谷矿山后返回国内的途中因法航飞机失事而遇难。不过,7月8日,有本钢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本钢的铁矿石大多为自给,进口比例很小。遇难员工去巴西也不涉及今年的铁矿石谈判。该人士表示本钢与力拓案没有什么关系。


铁矿石谈判“潜规则”日益曝光


至于相关涉案人士,据业内人士分析,他们极有可能是涉嫌通过利益交换,将所在钢企或行业机密数据泄露给了力拓等铁矿石谈判对手,相当于“出卖”国内铁矿石谈判团队的底线。这些“机密数据”包括:原料库存的周转天数、进口矿的平均成本、吨钢单位毛利、生铁的单位消耗等财务数据,此外钢铁企业的生产安排、炼钢配比、采购计划等也属于企业内部资料。

“如果是一家企业的情报,那属于商业机密的范畴。但既然已经上升到国家机密的高度了,那应该是关于整个行业众多企业的情报。”7月12日,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海民分析,他指出《保密法》中有涉及保护国家经济利益的相关条文。


刘海民表示,力拓间谍案应该不会对目前仍在进行中的铁矿石谈判产生直接影响,“毕竟意气用事对双方都不好。”


不过,他同时认为,即便胡士泰等人刺探中国国家秘密事实成立,恐怕力拓方面也不会承认,更有可能将此归结于胡士泰等人的个人行为。


事实上,在去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就曾爆出过所谓的“奥运包厢”事件。当时,三大铁矿石供应商中的另一巨头必和必拓邀请包括宝钢在内的国内各大钢企、有色金属企业的高管观看奥运比赛以“培养感情”,出手极为大方。


“中国是个人情社会,这其实很普遍。”昨日,一位钢铁业内人士向记者感叹,“所以现在钢铁行业里大有‘人人自危’的感觉,确实有不少人摘不干净。” (证券日报)


20家企业受牵连 可能被取消铁矿石进口资质


力拓间谍门,是中国冒着影响中澳关系戳破的一颗钢铁业的毒瘤。中国20家企业因此案受牵连,可能被取消铁矿石进口资质。


中澳领导人介入力拓间谍案 澳方召见中国大使


据东方早报援引有关媒体报道,面对内阁压力,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可能与中国领导人取得联系,就力拓(RioTinto)上海办事处4名员工被拘一事进行会谈。


据人民网报道,昨天(13日),有媒体报道称澳大利亚外交部长StephenSmith表示,澳大利亚外交外贸部的官员们周一召见了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要求中国方面通报更多中国国家安全部门拘留力拓澳大利亚籍雇员胡士泰的细节。此前,StephenSmith已经在不同场合多次发表“希望北京方面迅速解决此案”的讲话。


20家企业或受牵连 中国钢企“机密”藏身力拓电脑


力拓“窃密门”这根线头,或将牵出更多“秘闻”。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有内部知情人士透露,被有关部门带走的力拓上海办公室办公电脑已被“拿下”——数十家与力拓签有长协合同的钢企资料藏身电脑。这些资料涉及了企业详细的采购计划、原料库存、生产安排等数据,甚至连有的大型钢企每月的钢铁产量、销售情况也非常明晰。


另据凤凰网引述外电报道,三名行业消息人士今日(14日)表示,中国正在重新审核铁矿石进口许可证,可能会取消20家左右企业的资质,其中大部分是贸易商。消息人士称,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和商务部正在调查进口商有无进行投机采购。


调查重点:情报是什么?某些大型钢企是否出卖情报?


力拓案调查取证工作一直在扩大中,相关部门已经形成了一个以胡士泰等力拓员工为中心,辐射到历年接近或者参与铁矿石谈判人士的调查网络。在这个网络中,亦包括了多名与胡士泰过从甚密的重点钢企相关人士。《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一位接近此事的知情人士评论说,“目前的协助调查重点应该有两个,一是继续搜集力拓刺探谈判情报的证据,二是调查某些大型钢企是否在整个利益链条中扮演了出卖情报的角色。”


据报道,在第一个可能的调查方向中,重点或许在“情报是什么”和“谁送出了这些情报”,范围则是与胡士泰有过密切接触的钢铁业内人士。在第二个方向的调查中,重点或与中钢协正在对行业进行的“整肃风暴”暗合。(南方网)


力拓四招瓦解中国钢企联盟


手段一掌控底牌发展“内鬼”山东张店钢铁厂内部人士说,在力拓等卖方公司的所有手段中,最核心的是“通过中国钢铁企业套取情报,得到了中国钢铁业的底牌”。

手段二了解需求遍插“耳目”三大矿山公司中国区一位主管透露,他们经常派遣一些员工到中国各地的钢厂进行调查,了解钢厂的生产需求情况,通过种种途径,达到对中国钢厂需求了若指掌的目的。而担负调研工作的人员,既有三大矿山公司自己的内部员工,更有其收买的中国钢企“内鬼”。


手段三高薪挖角掌控“国情”据记者了解,力拓从全国各大钢厂和政府部门高薪“挖”来政府公关人员、中国钢铁专家、中国矿业专家等“人才”。此前曾供职于五矿集团、莱钢集团等公司一些人员当前就职于三大矿山公司之中,这些人对中国钢铁企业非常了解,且与相关钢铁公司和政府部门人员非常熟稔。


手段四推波助澜制造“断供”长期关注力拓以及铁矿石谈判的一位分析师说,力拓借助舆论压力,通过断供等途径在中国钢铁市场上制造紧张氛围,从而拉动现货价格上涨,而现货价格上涨,又成为长协价格上涨的借口。(《新文化报》)


外交部:力拓员工窃取机密案不影响中外企业合作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14日表示,澳大利亚力拓集团员工涉嫌窃取中国国家机密一案不会影响中国与外国企业的合作。


秦刚在例行记者会上答问时说,这一案件是一起司法个案。力拓有关人员通过不正当手段窃取中国的国家秘密,严重危害中国的经济安全和经济利益,所以有关部门依法对他们采取行动。


“但这并不是说我们现在要限制外国企业在中国的合作,也不是要限制中外企业间开展合作。”他说。


秦刚表示,中国坚定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吸引了大量外资,这不仅有利于中国,也有利于外资来源公司和国家。中国吸引外资数量连续17年位居发展中国家首位,其重要原因是中国的法制不断健全和完善,中国政府依法保护外国企业在华合法正当权利。外国企业也有责任和义务遵守中国法律和规定,“如果有任何企业或个人触犯中国法律,那只有依法进行处理。”他强调。


秦刚说,今后我们将一如既往地为外国企业在华投资、为中外企业合作创造有利条件。绝大多数外国企业对中国投资环境的评价是积极的。


他说,中国有关部门正依法调查此案,需要对一些人进行审讯,对有关人员采取的行动是根据事实和法律进行的,有关部门将依法处理此案。


上海市国家安全局9日向新华社记者证实,澳大利亚力拓集团上海办事处的4名员工因涉嫌窃取中国国家机密在上海被刑拘。其中包括该办事处总经理、力拓铁矿石部门中国业务负责人胡士泰。


莱钢海运部门负责人“涉力拓间谍案”被调查



邓瑶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确认,王洪九由于“涉嫌向胡士泰等人提供情报”,也于7月5日被有关方面“带走”。


王的身份是山东莱芜钢铁集团(下称莱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国际海运部负责人。莱钢为中国铁矿石谈判16家谈判组成员企业之一。2008年,莱钢全年进口铁矿石1019万吨。与王关系密切的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听说王洪九“涉案”后说,“我很吃惊,很意外,他是一位忠厚老实的人,也很敬业”。


本报记者还从多渠道获悉,国内大型贸易商瑞钢联集团有限公司的一位高管,目前也结束了协助调查的程序,返回工作岗位。


瑞钢联是一家从钢铁贸易、合金生产、设备进口及钢铁网站(注:联合金属网)经营的综合性单位,年营业额100亿人民币,总部在北京朝阳区。


王洪九“出事”进一步证实,“力拓间谍门”事件,波及了多个钢企这一市场 传闻。


在一次行业 会议上,王洪九还对本报记者聊及莱钢的“大客户战略”,他说若实施该战略,“铁矿石运费将降低一半以上,也就是每年要减少10亿元以上的运费成本”。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近几年,随着海运费暴涨,海运费已成为中国钢厂进口铁矿石“不能承受的成本之重”,因此,“及时分析海运市场,精心组织租船运输,降低海运费成本,已成为国内各大钢企的重要工作”。


如果对铁矿石的运输安排合理,可以有效降低港库存,减少资金的占用,因此“一个钢厂生产、运输与进矿节奏的安排,渐渐成为企业内部机密”。


莱钢内部人士则向本报记者表示,至今未见王洪九。莱钢集团已经专门召开会议要求“将此事最小化”。


被“带走”之前,其主要负责莱钢国贸公司铁矿石运输方面的工作。“他对铁矿石运输市场很了解,并且与各个港口关系很好,也从事过铁矿石进出口工作,他的工作任务主要就是与国际矿商打交道。”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