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黯淡的骑士

牵着狗狗到处走 收藏 15 775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15_30047_9630047.jpg[/img] 引子:疾驰的战马撞倒了前沿的一群长戟兵,我抽出长剑对准一个长戟兵劈下去,劈碎了他的头盔。。。我望着她的背影,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 在中世纪的世界上,大陆是连在一起的,成一个菱形,平均散布着八个帝国,我的帝国就坐落在菱形地图的十点半钟方向,帝国领域的三面是茂密的松涛,可能是上帝造物主的原因,帝国的人民对于农业和骑术有着特殊的天赋。上帝是公平的,给予了这个八个帝国同等的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引子:疾驰的战马撞倒了前沿的一群长戟兵,我抽出长剑对准一个长戟兵劈下去,劈碎了他的头盔。。。我望着她的背影,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

在中世纪的世界上,大陆是连在一起的,成一个菱形,平均散布着八个帝国,我的帝国就坐落在菱形地图的十点半钟方向,帝国领域的三面是茂密的松涛,可能是上帝造物主的原因,帝国的人民对于农业和骑术有着特殊的天赋。上帝是公平的,给予了这个八个帝国同等的资源与各自所特有的技术,剩下的就看他们各自的国王了。

这里要讲的是一名骑士的故事。。。

帝国在经历过黑暗时代后顺利进入封建时代,各项国力得到了大幅的提升,早在黑暗时代就派出去的斥候也传来了消息,在菱形地图的八点钟方向坐落另一家帝国,也就是敌人。 国王的反应是迅速而果敢的,立即指派了四个帝国最优秀的工匠前往该区域,目的是建立一 个刺向敌人心脏的桥头堡。马廊被迅速的建造起来,铁匠铺里也充满了叮叮当当的敲打声,那是在为未来的战士和骑士们锻造盔甲和武器。

教堂里的牧师天天翻看着早已破烂不堪的经文,从没见他们换过。当我站在马廊的旁边时,我已经是一名骑士,身上的装备看起来很寒酸,皮质的盔甲和盾牌,笨重的铁剑,我一点都不欣赏自己,还好伴随我的是一匹白色的阿拉伯纯种马,身披黄色的战裙,我想它跑起来时一定像阵风。身边的骑士们越聚越多,我们注定要离开熟识的故乡,去完成帝国的梦想。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帝国三年三月,我第一次遇上了她。那天国王指派我去沿着贸易路线巡逻,因为附近总有狼的出现威胁着贸易车队的安全。一路信马由缰,沿途斩杀了两头野狼。当我拐过一片小树林,前面竟然坐落着一座磨坊,四五个女子正围着果树采果子,听到马蹄声来,她们扭头看我,我抬头,于是看见了人群中的她,,她对我莞尔一笑,可能是我寒酸的装备倒像一个破落的骑士,但我的心就像被攻城槌撞击了一下,她那靓丽的身影从此就凝固在我的记忆中。

一个星期后,帝国在谷仓前沿修建了两个新的马廊,我和战友们驻扎在这里,战友们很高兴,终于不用再天天面对那些嘀嘀咕咕的牧师,我更高兴,因为离她们工作的谷仓很近,我可以常看见她了。后来,我从贸易车夫的口中知道她叫安妮。

安妮并不是那么漂亮的女人,长长的围裙在她身上是那么的不合体,但在我看来总是那么的顺眼。我总是找些借口接近她,她说她不喜欢聊天,我说你认识我以后会喜欢上的,于是她说我脸皮太厚。时间长了我们就成了朋友,于是我知道了她的男朋友叫贝尔,是个很能干的建筑巧匠,前往修建桥头堡基地的四人中就有他,不由得让我瞪大了眼睛,那可是前辈的前辈啊。我来到帝国以前,他已经被该死的国王派出去了,所以我从没见过他。安妮很喜欢他,于是我明白,我和她只能做朋友。

安妮告诉我,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总觉得我神经不太正常,那都是我身上的牛皮甲惹得祸,她说和我说话的时候感到很温馨,但她经常会心情不好,因为她经常思念他。每当这时,我就尽量安慰她,给她讲一些军中的笑话,逗她开心,她就会跟我谈他们在一起的日子,看着她回忆这些时而喜笑颜开,时而又愁眉紧锁。每当这时我的心都缩成一小团很难受。可是看着她逐渐的高兴起来,我又感到很愉快,我想我是爱上她了。

帝国三年六月,桥头堡初具规模,在敌人没有发现前,三座箭塔,两座步兵营,两座弓箭营均已建成,同时占据了一大片资源。

我们骑兵团也换发了装备,新型锁子甲,宽刃长剑。全身穿戴完毕我急匆匆的就去见安妮,安妮远远的看到我就微笑起来,让我有几分陶醉,差点栽下马来,当我把当前方斥候传来消息告诉她时,看得出她很开心也很担心,因为谁都知道这么着离战争不远了。

帝国三年七月,敌人的斥候终于发现了桥头堡的存在,他们的国王大呼,靠,这仗怎么能这么打,也太阴了吧。说归说,做归做。他们的军队迅速调动起来,在两座箭塔的掩护下发起了攻击,双方互相投入了长剑士,投矛手和长枪兵,从黎明杀到中午,敌方溃败,帝国也损失惨重,仅存一座箭塔,两座步兵营燃烧着熊熊的大火,弓箭营已不复存在。早期国王调过来的四个工匠迅速投入到抢修营房加固防线的工作中去,其中带头的就是贝尔。因为恶战还在后面。

我们也接到命令,明日凌晨开拔,所有的人都紧张忙碌起来,而我此刻最想见的却是安妮。收拾完装备,我偷偷溜出营房,远远地就看到了磨坊的灯光,一个人站在灯影里,我的心不由得哆嗦了一下,是她。我静静的看着她,她也那么静静的看着我,外面的世界彷佛不存在了,好想拥抱她一下,想要告诉她些什么,她说她什么都知道了,看着她哀怨眼神,我的心又缩紧了。我告诉她可能会见到贝尔,我会给他带去你的问候,她告诉我照顾好自己。

骑兵团上路了,一路疾驰,路上战友有的说笑,有的低头不语,有的一脸凝重。而我心里的思念像草一样的疯长。我们超过了辎重车队,居然碰上了一群牧师,真服了他们,走这么远的路手上仍旧拿着那本破烂的经书。忽然想起经书上的一句话,当你在我面前的时候,你就是整个世界,当你不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整个世界就是你。

傍晚时分终于到达了前线,引入我们眼帘的是燃烧的民居和兵营,破落的箭塔,凌乱的农田,来不及掩埋的尸体都早已化做白骨,任由野狼吞噬。

骑兵团奉命驻扎在左翼,右前方是新建的三座弓箭营,不用说那都是贝尔他们的杰作。晚上我终于见到了贝尔,当时他正带人对一座箭塔进行加固,我告诉他我是安妮的朋友,特意来看看他,他很腼腆的笑了笑,看得出那是一种幸福。我们又聊到了这场战争,他说国王是很英明的,就是有些神经质,不过没法的事,处女座的国王就是这样。我不禁莞尔。他还说现在就等辎重车队的到来,那样就能造一座宏伟的城堡。

午夜辎重车队终于到了,贝尔率领着他的工匠们迅速忙碌起来,争取在凌晨到来之前把城堡竖起来,城堡的位置前出到弓箭营,因为附近有一大片金矿,为此帝国派出一队长枪兵在附近警戒。

我们的意图很快被敌人发觉了,军队像潮水一样涌向城堡的位置,敌人的弓箭手列队齐射,发射的火箭像流星一般滑过黎明的夜空,带着啸声扑向地面,投矛手拼命掷着投矛,然后一拥而上的是长枪兵。被投矛刺穿胸膛的长枪兵,被长枪兵挑破肚子的投矛手。血淋淋的战争终于展现我们面前。

贝尔仍旧带领着他的工匠们赶建着城堡,任箭雨落在身旁,貌似这场战斗与他们无关,不禁令我肃然起敬。

我们骑兵团迅速从左翼包抄上去,目标就是那群装甲薄弱但威胁很大的弓箭手。只听对方国王大呼一声,靠,重骑兵!然后敌人迅速调集了部分长枪兵,不过在速度与攻击力面前弓箭手唯有覆灭,在与长枪兵接触前我们已经拨马而去。四五个骑士杀的兴起,砍杀了几个投矛手后对着长枪兵就冲了过去,不幸被长枪挑于马下。我们国王心疼的要死。

在一片混乱中,城堡终于奇迹般的竖立起来并立即发挥了作用,无数的箭雨射向敌群,敌人阵脚有些乱。忽然我的左肩一阵疼痛,手中的盾差点没掉在地上,扭头一看赫然插着一只箭,哪里来的箭,晕,在我们左翼的前方居然有座敌人的城堡。。。

敌人的盟军位于菱形地图的四点半钟方向,是一个以火药和骑兵见长的国家,他们的国王一脸大胡子很是凶悍。在他的盟友遭受攻击的时候,他的军队出动了。该城堡的存在严重威胁着帝国发展态势,向左攻击必须经过此地,向下路攻击他可以半路截杀,使你首尾相顾不得,看来围绕此地必有一番决定生死的厮杀。

国王需要了解下敌人城堡周围态势,决定骑兵团再次冲击,侦察为主。

雾蒙蒙中的城堡好像凌空一般,给人一种巨大的压抑的感觉。骑兵团顶着箭雨,散开队形冲入迷雾,我忽然想起安妮,她现在好吗,在做什么,是否想起过我呢?就在这时一支箭嗖的一声从身边划过钉在了地上,迅速把我拉回现实中,我把身子紧紧的压在马背上顺势抽出长剑,环顾了下四周的战友,他们也做着同样的动作。

我们迅速跑过城堡进入敌人后方,这里有几个工匠正在赶建着步兵营和弓箭营,有一个小队的投矛手和为数不多的几个长枪兵驻扎在这里,一个字,杀,趁敌人未坐大之前。长剑向敌人砍去,火把扔向敌人的兵营。

当我刚从一具新鲜的尸体上跃过时,忽然从步兵营拐角处伸出来一根长枪,躲是来不及了,眼睁睁的看着它刺入我的肋下,与此同时我挥剑劈下了他主人的脑袋。抬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步兵营的后方竟然是一个大队的长枪兵,紧跟其后的是一个大队的投矛手。

骑士们一拥而上,但在排成一行行的长枪兵面前,一个冲击骑兵团就折损过半,看来骑兵团全团要命尽此地。国王的命令迅速到达,撤!同时敲响了警报呼唤帝国盟友。一个以步兵见长的国家,他们的国王,唉,不说了,摊上这样的盟友真是我们国王的不幸。

骑兵团全力后撤,还好我的马没事,四条腿的总比两条腿的跑的快,但敌人的长枪兵紧追不舍,大有不把我们全部干掉誓不罢休的念头。

离我们的兵营越来越近了,敌人仍然死死地咬在后面,前途不妙,跑进兵营无疑引狼入室,全军覆灭的同时军营也难保。就在此时,我们的国王迅速从右翼调过来一小队长枪兵和投矛手混编的部队,他们的作用是以死来掩护我们的撤退,与此同时大骂我们的盟友不够意思。

盟友的军队终于出动了,在我们国王与敌人战斗的正酣时,这家伙竟然攒了一个大队的投矛手和一个大队的长枪兵。现在战场上以他们为主了,与此同时,我们的弓箭营和步兵营也源源不断的将兵力投入战场,战争进入了相持阶段。

我们骑兵团撤到弓箭营的后面临时驻扎,回来的人不到三分之一而且个个身上伤痕累累。弓箭营附近新建了一座教堂,几个牧师抱着破烂的经书在外面。

当一个牧师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竟然有些眩晕,因为他翻看着经书的时候的嘴里念叨着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但我怎么听都像是——俺把你哄。不管谁哄谁,总之我身上的伤竟然慢慢的好起来了,这让我很是开心,也令我对这些貌不起眼的牧师另眼相看。

骑兵团换发了装备,双手剑,钢板甲,纹章盾,我们团升级为圣殿骑士团,并补充了些兵员。战斗仍然继续着,贝尔他们建造了一座新的城镇中心,军营里一批一批的投矛手和长枪兵不断的投入战场,但从没有人回来,因为死人是不会回来的。

忽然接到命令,命令我和一个牧师一组,前去捡回一个远古散落的遗迹,即刻启程。和我一起上路的恰巧是曾经给我疗伤的牧师。牧师不会骑马,我只好放慢了脚步跟随着他,他也只有在走路的时候才把那本经书放在腋下。

牧师告诉我他们是国王派遣到此地的,目的只有一个,帮助帝国里任何一个人需要帮助的人,打赢这场关系帝国生死的仗,手中的经书就是他们的生命。

我告诉他我很痛苦,我爱上了一个女人,我无法说出口,我怕失去她,但我注定也得不到她。为此我不能让自己闲下来,因为心里的思念会想草一样的疯长吞噬着我的心。

牧师说帝国的臣民存在下去的唯一理由就是帝国的荣耀,这样说可能太高尚了些,请低头看看你身上的双手剑、钢板甲和纹章盾吧,那么的威猛与森严,好像与生俱来你就应该是这样。扭头看看那些伐木工,没有他们哪里来建设住房和军营的木材,再看看那些采矿工,正是他们给你提供了这些优质钢材和建设城堡的石头,还有那些农夫,帝国所有的粮食都是他们提供的。

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从来没有这样留心注意过身边这些人,他们普通的当我从他们身边疾驰而过的时候都未曾看过他们一眼,任由马蹄荡起的灰尘落在他们身上。

牧师接着说你忽视了你得到这些的背后,他们一直都这样默默无闻的努力与付出,这些都是爱你敬你的人,真正爱你的那个人是给你建造马廊的那个人。

给我建造马廊的那个人?我又一次瞪大了眼睛。

牧师接着说是她造就了你骑士的梦想。我们每一个帝国的臣民诞生到这个世界上都拥有他们各自的命运,我们之间相生相息,互敬互爱,也正是这些造就了今日帝国的荣耀。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珍惜身边所拥有的这一切。

骑士先生你是幸福的,因为目前你拥有着这一切。

我问牧师,谁是给我建造马廊的那个人呢?

牧师说,不可说,不可说。

我低头看了看身上的双手剑,钢板甲和纹章盾以及身披黄色战裙的战马,心里油然生出一种从来没有的自豪与骄傲,就连远处的松涛看起来都是那么的亲切。但谁是给我建造马廊的那个人呢?

在树林的拐角处我们发现了一个像七窍玲珑塔一样的远古遗迹,牧师加快了脚步,虔诚的双手抱起,牧师告诉我这是帝国财富的力量所在,我也为他的虔诚所感动。我们顺利的将取回的遗迹安放在教堂做为供奉。

帝国国王信心大增,帝国的力量在不断地增长。长枪兵升级为长戟兵,投矛手已经升级为精锐投矛手,攻击力和防护力大幅度提升。我们在努力,敌人也在努力。

凌空的城堡仍然耸立着,密集的箭雨就没停息过,战场上的尸体一层叠着一层,桥头堡的争夺战已经达到了白热化,此地的争夺决定了帝国的生死。

帝国资源有限,国王仍然将最好的装备优先发给了我们,敌人的精锐部队始终没有出现,我们都期待着决胜的那一刻。

带着硝烟的石块从半空掠过,拖着长长的轨迹击中了城堡,在一片荡起的尘埃中,城堡的一角坍塌了,在这样的持续轰击下相信城堡支持不了多长时间。是重型长臂投石机!只有它才会有这么远的射程和这么大的杀伤力。

一小队长戟兵涌了上去,但还没有接近到投石机就被箭雨和投矛纷纷射倒,国王命令圣殿骑士团出击,不惜一切代价干掉重型长臂投石机。我们从左翼迂回,绕过对方的长戟兵方队,直奔投石机而去。敌人的投石机开始向后移动,但笨重的结构注定了它缓慢的速度。就在此时,前方荡起了一阵烟尘,一队骑士列队排开,是敌人的精锐骑士。

我抽出长剑挥向空中说,弟兄们,当你们看到天空是那么的蔚蓝,不要担心害怕,因为你们已经到了天堂!为了帝国的荣耀!

敌不动我不动,敌动我先动。

重骑兵对阵最好的战术就是对敌先发起冲击,以较高的速度来获得最大的冲击力,以此来突破敌人的阵型。只见铁骑纵横,战马嘶鸣,刀剑闪光。空中怒卷着阵阵黄沙,地下流淌着殷殷鲜血。在主力部队的掩护下,我带领十余名骑士从敌人右翼绕过直奔投石机而去,护卫的骑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们战马强大的冲击力撞倒,长剑上下翻飞,敌人的头颅还在地上旋转的时候投石机的大火已被我们点燃。

此役圣殿骑士团十损七八,很多我的弟兄倒在了那片黄沙地上,最大的威胁已经暂时消除,剩下的就看我们的国王了。

黄昏时分我又站在牧师的跟前,牧师翻看着经书继续俺把你哄。牧师告诉我贝尔死了,在抢修城堡的时候一块脱落的巨石砸中了他。牧师交给我一样东西,说是在贝尔身上发现的,是个木头娃娃。我的心又一次紧缩了,是安妮的样子。牧师说有机会你带给她吧。我说我恐怕再也没有回去的机会。牧师说我把它放在教堂吧。

我问牧师谁是给我建造马廊的人,牧师说你那么渴望知道吗,我说是。

牧师说,真正的美,在于人心所营造的幻境。虚幻的爱情是最美的,如坠梦中,近在眼前,却触摸不到。而且遥远的总是最美,因为遥不可及,充满了想象。这些需要你自己用心去悟去发现,如果什么都要依靠别人去告诉你,岂不是形如水淡无味。

牧师接着说,很多时候,爱你的人近在咫尺,可让你柔肠百转、牵肠挂肚的却往往是另外一个人。你为她流泪、为她悲哀,只讲付出,不要一点回报。你以为这是爱情,其实这只是出于人的本性: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轻易得到的,往往不懂珍惜。自己伤痕累累的同时我们也在伤害那些深爱我们的人。

爱,也许是一件百转千回的事,说不定有一天,你会恍然悔悟,原来你在这里。其实,这就是缘份,一种很美妙的感觉。

牧师问我,你还想知道是谁给你建造马廊的吗,我摇了摇头。

牧师接着问我,你了解我们的国王吗,我摇了摇头。

牧师说,我们的国王有些挑剔并追求完美,常在潜意识里责怪自己不够美好,井然有序是他所追求的目标。因为他是无私的,所以显得自私。(能够理解吗?)因为他不想伤害任何人。

我说那跟这场战争有什么关系。

牧师说你没看到吗,国王想要这场战争的胜利,首先他要战胜他自己。因为敌人不会等到他把整个帝国做到井然有序的时候。

我说我明白了,一方面是他不想伤害任何人,一方面是对胜利的渴望,胜利就必须得有所伤害。国王的心里至始至终都是矛盾的。

牧师呵呵一笑,这场战争我们赢定了。

凌晨帝国的重型长臂投石机终于安装完毕,在一片树林的背后很是隐蔽,射程足以轰击到敌国的城门。圣殿骑士团又一次补充了兵员,我们团的位置也前出到投石机的左翼,命令很简单,冲击敌国城镇荡平一切。

在桥头堡战场上,双方的厮杀仍然在继续着。帝国倾其所有,集结所有军队投入进攻。敌人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紧急调拨了大批的军队迎战。双方进入到短兵相接的状态,打的难解难分,一座房子,一座军营都要反复争夺几次。投石机呼啸的弹雨,城堡垮塌荡起的烟尘,中箭者的哀嚎,溃散的军马,黄沙滚滚,鲜血横流。

帝国的军事压力一下紧张起来。就在此时,埋伏在树林背后的投石机开火了,经过短暂的校射,一颗颗抛射的巨石准确的击中了敌国城门。经过几番的轰击,城镇的城门终于垮塌了,在荡起的一片烟尘中我们的铁骑冲入了敌国的城镇。那是怎样的一座城市,宽阔的街道,巍峨的城镇广场,肃穆的教堂,磨坊的四周均匀的分布着块块农田,来来往往的贸易马车川流不息,人们都在紧张的忙碌着,这里所有的经济力量都转化成战场上的军事实力。

国王的意图就是以主战场上的进攻掩护圣殿骑士团的突袭,摧毁敌人的经济能力,从根本上解决主战场上的压力。只听对方传来一声惊呼,靠,他的圣殿冲进来了!嘻嘻!圣殿骑士团的队形迅速散开成一字形,扫荡一切,火光中,城镇变成了废墟,鲜血染满了战袍。

一个女人从农田中站起来惊恐的看着我,我把缰绳一带让战马从她身边掠过,手中的长剑迟疑了一下没有落下,我想起了安妮。转身看着这个女人匆忙而去。这场突袭彻底摧毁了敌人的斗志,从此战场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我们手中。帝国的军队不断的集结,进攻,再集结,再进攻,帝国的疆域越来越大。

帝国战事进行的很顺利,就在此时帝国的城镇中心忽然敲响了警报,一队来历不明的长戟兵在冲击着城镇的城门。而此时帝国所有的军队都在遥远的前线,敌人也上演了一次翻版的突袭。圣殿骑士团迅速调出一个分队脱落主战场,由我带领全力以赴赶往帝国的城镇,马蹄疾驰,黄沙飞扬,所有的骑士们都沉默着,一股巨大的压力压的我们喘不过气来。一路上不断的发现贸易车队的遗骸四处散落着。

帝国的城镇终于出现在眼前,我们跑过了磨坊,我一眼就看到了我当初站立的马廊,看到了一个女人在马廊前,怀里抱着一捆木材。可能是疾驰的战马吓到了她,眼神有些惊恐,但当她看到我栗色的战马和黄色的战裙,脸上竟然露出了欣喜与几分羞涩。我不由得想起来牧师所说的话。

城门在我们眼前轰隆一声倾倒在地,一大队盔明甲亮的长戟兵蜂拥而来,人数最少有我们的两倍,这时我才看清他们的旗帜,居然是被我们最先摧毁的那个国家的军队。我冲她大喊一声,撤到城镇中心里去!她竟然木木的站在那里有些呆了。此刻容不得我多想,我带领骑士们散开队形冲了上去。

圣殿骑士团的弟兄们没有一丝的犹豫,疾驰的战马撞倒了前沿的一群长戟兵,我抽出长剑对准一个长戟兵劈下去,劈碎了他的头盔,鲜血迸溅到我的战袍上。敌众我寡,帝国的骑士们拼死相争,我们必须坚持到帝国援兵的到来。身边的骑士一个个倒下,人越战越少,我的战马也被两支长戟刺中倒地,当我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一支长戟当胸刺来,纹章盾太重了,以至于我受伤的手臂举不起它来。

我倒下了,倒在帝国的城镇中,倒在我的马廊前,黄色的战裙栗色的战马,我远远的望着她,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耳边传来呜嘟嘟的号角声,我听到了帝国铁骑疾驰而来的马蹄声。


(全文完)


注:

时间:2008年12月24日 晚21:09分

地点:紫月网吧

游戏版本:帝国时代征服者1.0a版本

地图:丛林竞技场

人员:我方:菜de木法说,韩信,鲁伯特,Mu-Son

对方:菜鸟,007,龙龙,威斯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