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先生带走了什么?

Preussen 收藏 1 116
导读: 昨天上午,山东的骄傲,“上世纪遗留下来的最后一个大师”,季羡林先生去世了,享年98岁,他晚年意识一直还算清醒,身体状况对于一个近百岁的人来说还算健康,所以,与最后只是为了大家活着的国家领导人巴金先生相比,他的暮年还是幸福的,起码走得没太遭罪。 季先生一生致力于文字和文学,在近几年我们宣传和现在我们纪念他的时候,给他的第一个桂冠便是“国学大师”,首先,国学之所以是国学,就是因为我们落后才有的国学,因为我们自己的文化已经不是世界主流了。可以想象,英国是










昨天上午,山东的骄傲,“上世纪遗留下来的最后一个大师”,季羡林先生去世了,享年98岁,他晚年意识一直还算清醒,身体状况对于一个近百岁的人来说还算健康,所以,与最后只是为了大家活着的国家领导人巴金先生相比,他的暮年还是幸福的,起码走得没太遭罪。





季先生一生致力于文字和文学,在近几年我们宣传和现在我们纪念他的时候,给他的第一个桂冠便是“国学大师”,首先,国学之所以是国学,就是因为我们落后才有的国学,因为我们自己的文化已经不是世界主流了。可以想象,英国是不会也不能关起门来研究自己的文学和历史的,因为他们的“国学”就是世界的近现代学,他们的历史在近代就是世界史。中国的国学是怎么定义的很难下,但是现在大家公认的角度上,我们现在說的国学,应该就是汉学,确切的說是古汉学。季先生在世的时候,一直推辞国学大师这个称号,这并不是季先生最擅长的地方,也不是他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地方。





他求学阶段,在中国大学学的是恰恰是在当时和国学针锋相对的西洋学,他在中国主修的是东西方文艺比较研究,这时间并不长,大概也就3,4年,毕业后他去德国十几年,经历了二战,在这个阶段他跟随瓦尔德施米特学习的是梵语,吐火罗语和巴利文等古代亚洲文字。并且有深入研究。他一生最主要的成就,几乎都是在这方面的。上个世纪,中国研究古汉学的人物,超越季先生的确实车载斗量,而东亚吐火罗文研究古印度学研究,如果他說第二,恐怕没人敢說第一。





我们知道,学会一种语言和研究一种语言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有的人英语呱呱叫,但他不一定知道从语言学来看的英语的发展变化,也不一定知道莎士比亚狄更斯。同样,有的外国人汉语說的很好,但是很难知道唐诗宋词论语。





一个国家长期强大的重要标识,就是文化上的强大,文化强大了,才成输出自己的意识形态来影响世界,而文化强大的一个标识,就是能主动去研究世界上的其他文化,尤其是那些式微的文化。我们可以想象一个贫弱的国家,研究发掘自己的文化以自保是首要的,其次就是要研究学习先进国家的文化来学习,比如英语言文学,罗曼语言文学,日耳曼语言文学或者日本学。而大国们在此之外,研究的是离他们十万八千里远而且今天已经式微的文化,梵语,吐火罗语,敦煌学,波斯学,古埃及学,古玛雅学,等等。这都需要强大的国力来支撑。上述这些文化在今天最重要的研究,都不在这些地方本身,而是在欧美和日本,而其他与其不相干的贫弱国家,是没有精力去研究这些的。





这其中甚至包括产生在今日中国统治土地上的汉学藏学畏兀儿学通古斯学等等,今天的中国,学英语日语德语法语的多了去,英语文学日耳曼文学日本学的很少,而研究我们自己的西藏学通古斯学畏兀尔学的微乎其微,至于研究吐火罗文梵文玛雅学和埃及学的几乎能数过来了。





季先生在的时候,我们还有研究印度学的荣耀,去年,印度授予季先生国家文化的最高奖项,这是他们对一个致力研究自己文化的外国人的承认。季先生一走,就带走了中国的这点骄傲,中国再也没有商博良,瓦尔德施米特,甚至是顾汉斌这样的人物了。从此,我们只能仰望那些超越我们的国家的文化。而作为一个文化大国和他们在一起俯瞰地球各个区域各个时段历史文明的地位,已经在昨天上午,随着季先生远去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