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五二、出奸细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会后,黄小毛来到了党育明的房间,把警卫员支出去后,小声对党育明说。“我们怀疑高连升是奸细。”

“有证据吗?”

“现在还没有抓住确实证据。这个人到了军指之后应该没有把消息传出去。你看一下这是缴获日军的电话稿。”说着把一叠纸递了过去。

“噢,这些东西可靠吗?”

“我们活提了佐佐木联队的一个参谋,他证实这些东西都是真的,是在八月份之前发下来的。从八月份之后再没有任何新的情报。您还记对把高连升调到军部来的时间吧,这些正好对上了。还有一个事儿就是他几次报独立团的几个排长密谈,上次回来之后就有个排长打算闹事,正好被保卫科发现了,那个排长被带回保卫科询问,据他说是高连升指使的。但是由于没有直接证据,我们就没有动他。还有就是他是副军长的人,我们不好下手。”

“想干什么你就直接说吧。”

“您能不能给他一个机会让他把情报传出去?”

“行了,我知道了。但是这件事情没有确认之前跟任何人都不许说。包括程副军长。”

“您就让他去一号营地那边去视查,我想他应该会在半路上设法把情报传出去。另外还有个事儿就是根据我们侦察以前在独立团那边应该是有一部不是我们的电台在活动,但是八月份之后那个电台就突然消失了,而且一直没有出现。但是我们在独立团没有发现这部电台,我怀疑是被藏在小金川那边了。”

“你一定要慎重,包括普通战士在没有确实证据的情况下也不要随便采取动作。我一定会配合你。”

“那您明天就让他带人去取一些物资回来吧,找个东西少点的地方。一旦出了问题损失还能小点。”

“那就大东岔那边吧,有一批藏起来的步枪。”

“行了,别的您就别管了。”

黄小毛前脚出去,程飞鹏后脚就进来了。

“军长,你还真打算当国军军长呀?”

“林总不也是国军的师长吗?有什么不可以。现在我们毕竟是中国军队,而且在这里只有赶走了鬼子才能考虑其它的。”

“你看看这三份苏联转过来的电报吧。”

“苏联转过来的?转的谁的?噢,这份是总裁的。我看看,他老人家就不会用点新鲜词,我看了都反胃。我再看看这份,噢,是军令部的,说是要给我们派些干部。他们不给东西派人过来凑什么热闹,再冻死一批就不合算了,你请苏方转告,现在情况比较危险,无法保障他们的安全。这份是谁的?怎么弄些鸟语?”

“噢,这份我忘翻译了,是GC国际转的延安的电报,也说要给我们派干部。因为我们毕竟是东北局领导的。”

“告诉他们别凑热闹了。要来也要等咱们这里安稳下来。他们没有事就来个整风什么的,我们这个地方可是受不了。而且他们来了能干什么呀?一群关里人有了问题跑都跑不掉。还是不要他们来比较好。我看看下这份,噢,是苏联的,是贺电。如果能换点物资我更高兴。国府来人说是多少人了吗?”

“还没有具体说明。对了,杨司令已经和燕山的八路发生了一次冲突,人家县大队看上他们的枪了,他们又穿着鬼子军装,想缴韩仁和的枪,结果被韩师长反过来把他们当土匪给缴了械。后来事情弄清楚了,杨司令给了他们几百条步枪,矛盾算是缓和了。但是人家不承认杨司令的党员身份,加上国府的这个命令,让杨司令他们在平北地区左右为难,杨司令打算杀回来,又不想把身后那个师团的日军带回来。”

“你告诉杨司令,我们这里就是他的老家,什么时候需要回来只管回来,带回来怕什么,进了山就不是鬼子说了算了,别说特遣军那一个半师,就是再加上一个半师又耐我何。还有什么事?”

“苏方说了最近日军加强了防空戒备,物资运送的可能不大及时,另外昨天转来了国府托他们转交的物资,你猜是什么?”

“不会是一大箱委任状吧?”

“你怎么知道的?还真是一大箱委任状,并明确说明可由我军自行任命少将以下军官,只要事后通过苏联报备即可,另外你猜还有什么?”

“不会是卢布吧?”

“那倒不是。是五十万现大洋。说是给我们这次作战的奖金,以及各部长官的军饷。”

“我去。老蒋也真够一说了。我在敌后作战要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这样吧,你能不能请苏方转告总裁我们需要的物资清单?”

“行,我回头发过去。那延安方面怎么答复?”

“来人可以,但是必须是由我们认可的人。如果是以前抗联的就不用过来了,让他们老老实实在苏联呆着吧。”

“这样不好吧,毕竟你我都是党员。中央现在也是怕这支队伍变质。”

“他们不熟悉这边的环境,来了之后很容易添乱的,而且这边的条件比关内艰苦太多了,一旦来的人有变质的影响会非常坏。你也不是不了解老百姓对毛子的印象,他们再从毛子那里过来你让战士们怎么看?”

“这个是我考虑不周。我看要不请赵军长过来?”

“算了吧。有个黄海峰已经够一说了,再说我不想当祈致中。他来了也给我老老实实从基层干起,有战功就提升,不然给我老实儿地当战士。你就把我的原则原话转给三方,来人可以,但是要从战士积功升上来,不愿意的就拉倒。”

“这个办法好,估计你这么一弄就没有多少人愿意来了。就是来了我们也能多些兵员。”

“对了,黄小毛最近没有什么过头的事情吧?”

“没有,对于没有证据的人都是监视,没有抓人的行为。”

“他胆子似乎小了点。有点事儿就要请示,是吗?”

“是呀。他才多大呀,二十多点,责任又这么大,他不小心能行吗?”

“噢,那个火箭炮试的怎么样了?”

“也是一零七的,我们可以用那个弹,射程测了,六千五,跟咱们的差不多,但是人家有钱,用的是铝壳的;弹重十九公斤,战斗部装药一公斤半左右,咱们弄到的这些都是杀伤纵火弹,散布与咱们的差不多,最大射程上在五十米左右。只是鬼子的那个二十联装发射管弄的是不可拆分的,整个炮重五百五十公斤。我们重装了五发弹,射程提高到八千二,散布也控制在五十米左右。但是现在没有多少发射药了。就把实验用的那一百发重装了。那个上面我让人标明是远弹,同样射角下比正常弹要远一千五左右。”

“这次缴获的自动步枪就两千来条,不大够用,龙腾一现在你们现在一天能弄多少?”

“三十条左右,那个枪的部件生产比较费时间,但是好在不用加工导气管,不然还要慢。这次招了不少技术工人进兵工厂,我们在虎穴那边弄了个二厂,专门负责装配。我们从苏联进口的那三百具瞄镜已经都加到步枪上了。现在我们一共有一千来支狙击枪了。加上那些自动步枪和轻机枪装备部队应该够用了,你不会在步兵班全装自动步枪吧?”

“现在我计划每个班十个人中装备一挺轻机枪,两支狙击枪,五支自动步枪,一支带掷弹器的步枪,一支冲锋枪;每个排四个步兵班,一个机炮班,配两挺九八式或火神二式重机枪(用苏联进口的身管加工的仿六七式通用机枪),两门六零炮,四支冲锋枪;步兵连下四个步兵排,一个炮兵排,配备重机枪四挺,六零炮四门,八二迫击炮两门,一个保障排包括炊事班、卫生班、三个运输班,全连共计三百人;团下辖四个步兵连,一个炮兵营配备四门九二步兵炮,四挺高射机枪,四门三七炮,八门八二迫击炮,团部连包括侦察排,运输排,保障排,全团共计一千八百人。”

“这个方案我看行,但是人员现在只能保证一个步兵团、炮兵旅和军直属队。”

“估计到十月下旬就能保证至少有两个步兵团了。”

“我会加紧生产的。你问我小黄的事不会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吧?”

“让你说对了,兵工厂那边你一定要加小心。”

“还有个好事儿要告诉你,我们在附近找到了一个小煤窑,你终于不再用大老远的给我们弄煤了。煤产量不是很多,但是咱们的铁匠炉用还是有富裕的。那些不肯加入我军的俘虏我给让人给押去采煤了。现在一天能弄千多斤回来。”

“好事儿呀。如果你要是再弄个铁矿我不用运钢轨的话就可以把临江的那几十吨油都运回来了。”

“有铁矿也没有高炉呀,你就别琢磨这些了,还是多运点钢回来是真的,我好让兵工厂加紧步枪和机枪的生产。再就是多给你们生产点胸甲。”

“真就不能轻一点吗?”

“已经找到办法了,下一批把钢板筑成蜂窝状的,照样能顶住七七普通弹。尺寸还是三十见方,但是重量降到了六公斤。”

“现在咱们的粮食够吃多久的?”

“就咱们的人够吃两年多了,如果杨司令他们回来个几千人吃到来年秋收也是没有问题的。冬装现在也有差不多一万五千人份的,毯子有差不多两万条。弹药也足够支持你打三次九一八级别的战役的,并保证每个新兵在训练中至少可以打一百发。草料也足够骡马吃到明年夏天的,油料也足够你把所有的车辆开起来跑五天的。”

那好,咱们就在双十节给国府一个交待吧,你看小金川怎么样?现在我突然觉对咱们不应该轻易动太平川。

“这个咱们可是想到一起去了。另外情报处有个消息可能没有跟你说,日军训练的弹药量比以前减少了70%。这个你知道是为什么?”

“减少这么多?”

“日军现在采纳了匡大师团长,噢,现在是旅团长了,的建议,大量配备自动步枪,就是咱们缴获的那种,结果是那种枪在战斗中弹药消耗超过原先的十余倍,而身管寿命只有四千发。”

“这就是你不让我动他的原因?”

“没有他你的弹药补充能那么容易吗?他以前可是标准的重火力派,跟他爹一样。”

“也就是说日军的单兵战斗力在下降?”

“正确,日军现在扩军扩疯了,大量新兵的加入,加上射击训练的不足,我倒是认为有他在我们的仗要好打多了,至少我们手上的炮不愁粮食了。而这些东西想发挥作用就要完全颠覆日军的作战理念,你认为他行吗?现在我怀疑日军还是要南下,因为关东军的兵力突然减少了。”

“这个你通知苏方了吗?”

“通知了,我把分析结果给他们了,这次在斯摩棱斯克红军表现的不错,击退了德军的进攻,还重创了其一个装甲师。这个分析结果换回了五十条高机枪管和一万发带链的高机子弹。这些东西现在已经在咱们仓库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