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五章 送葬布撒天罗网 枪神显圣威名扬 第十五章(1)杀人借刀

bjunqing2008 收藏 0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在阎康侯的殷勤挽留之下,“赛半仙”皮万祥又在于家务盘桓了两天,等到阎康侯把秦二虎的所有宗亲陆续释放以后,这才带着阎康侯赠送的丰厚礼品回了金沙镇。次日一早,又骑上自己心爱的小毛驴奔向了望子岛。 在望子岛,“赛半仙”受到了英雄凯旋般的热情欢迎,秦氏兄弟把他作为上宾大酒大肉地款待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阎康侯见黄省三、董祥荣、金罗汉三人都默然不语,又高声问道:“你们老三位看看这样来办妥不妥,还有没有更妥当的办法?”

黄省三红着脸说道:“我本来是想让三爷仿效诸葛孔明收姜维的故事,把秦老大收服过来效力的,不想现在竟弄成了这个样子;咱们有几十口子人质捏在他的手心里,也只能够从权了,那就先把咱们自己的人交换回来再说吧!”

董祥荣素来对黄省三的小聪明不太感冒,见其出的馊主意不但打了水漂,还惹出了这么多的乱子,心下正自快意,见阎康侯出言相问,便随口应道:“三爷说得极是,人家先前又没有招咱又没有惹咱,能够放一马就先放一马吧,等过了这道坎儿有什么事情再说吧!”

金罗汉本来是个积极的追随者,现在听“赛半仙”说得在理儿,佩服秦二虎是条汉子,也跟着点头称是。一片乌云就这样漫散了!

阎康侯这时的心里已经释然,向“赛半仙”吩咐道:“这事就劳先生照此去办理好了,只是还得麻烦先生多跑跑路,秦老大那里的事情还得仰仗先生帮忙去斡旋哪!”

“赛半仙”拍着胸脯朗声应道:“三爷您请放心,只要三爷用得着在下,就是再多跑几趟也不在话下的。想那秦大当家的也是个讲信义的绿林好汉,是不会食言的,我凭着口中的三寸不烂之舌尽力去说合就是了!”


在阎康侯的殷勤挽留之下,“赛半仙”又在于家务盘桓了两天,等到阎康侯把秦二虎的所有宗亲陆续释放以后,这才带着阎康侯赠送的丰厚礼品回了金沙镇。次日一早,又骑上自己心爱的小毛驴奔向了望子岛。


在望子岛,“赛半仙”受到了英雄凯旋般的热情欢迎,秦氏兄弟把他作为上宾大酒大肉地款待了三天,才把他给放了回来。

由于他穿针引线帮助秦氏兄弟解除了宗亲被困之厄,一下子就成了老秦家的大恩人,与秦氏兄弟的感情又深厚了一层。临行之际,秦氏三兄弟一起把他送过海峡,又送了他二百块白花花的现大洋,这才打发他上了路。

秦氏三兄弟毕竟是海盗出身,向来不做赔本的买卖,他们不仅信守诺言把阎康侯所有的宗亲都给一个不剩地给释放了回去,还依照惯例从殷墨翰等三十多个富商大贾手中各索取了一千大洋的赎金,总计获得了三万多大洋的收入。

临到给殷墨翰等人送别之时,秦二虎当着殷墨翰等三十余位阎氏宗亲的面说道:“我秦二虎自打参加了抗日救国军以后,本来是想金盆洗手,一心一意抗日救国打鬼子了,不想再给各位先生添麻烦的。

可你们的阎三爷却无事生非地抓了我老秦家三十多位亲戚去,非得逼着我们弟兄去投降日本鬼子当汉奸不可。我请各位先生到海岛上来,绝不是我们弟兄贪图各位的钱财,而完全是出于自保的无奈之举,还请各位先生多多见谅。”

又道:“你们各位先生都知道,我们弟兄过去做得是没有本钱的买卖,本来就是一窝穷光蛋,现在一参加抗日救国军,八路军有纪律约束,过去做过的买卖就不能够再去做了,所以现在是穷上加穷。

我们抗日打鬼子打汉奸不光是得流血拼命,还得要吃饭穿衣,从你们各位手里募捐来的钱我们弟兄是不会私吞的,要全部用做抗日军费,这也算是你们各位为抗日救国做出的贡献吧。

你们放心,我和你们各位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只要他今后不再给我们弟兄出难题,我们弟兄是不会再与你们各位为难的。今天我讲的这个话,请务比给你们的好亲戚阎三爷带过去,省得以后再发生类似不愉快的事情。”

临了,他又解说道:“现在你们各位回家没有脚力,我给你们各位每人准备了一头小毛驴,风光是不太风光,代步还是可以的,大家若是没有别的事情要交代,现在就可以启程了。请恕我们弟兄不能远送,就此别过吧!”

殷墨翰等人个个知道,自己是给人家绑来的肉票,来到岛上没有把脑袋留在这里已经是不幸中之大幸,哪一个还敢节外生枝,一个个诺诺连声称谢不已,听得秦二虎一声令下,就象是获得皇帝大赦一样,一窝蜂似地就散去了。

在一路之上,一个个都对阎康侯大骂不止,连老阎家的十八辈祖宗都给骂了个遍。


阎康侯绑架秦二虎的宗亲弄了个“赔了夫人又折兵”,只好自认晦气,草草了事。就在他垂头丧气地大吃后悔药的时候,一个令他心情振奋的“好消息”从金沙镇传了过来:邹同义的老娘无疾而终,三天之后就要在邹同义的老家小邹庄出殡发送。

——这个小邹庄远离土八路重兵云集的金沙镇,就在黑龙港的北岸附近,东去于家务不过四五十里的路程。

阎康侯心中盘算着,如果要趁着邹同义回家出殡办丧事的机会来个突然袭击,把身为金沙镇守卫部队司令的邹同义给擒住,就可以给驻扎在金沙镇的抗日武装造成群龙无首的混乱局面,到时候再从伍代大佐手中请得皇军援兵,去夺取金沙镇就易如反掌了!

他思量再三,觉得这种天赐良机绝对不能够放过,可又怕谋划不周再栽了跟头。为了慎重起见,当天晚上,他在自己的密室设下了一桌精致的晚宴,把黄省三、董祥荣、金罗汉三人都给请了过来,要与他们商量出一个万全之策。


三杯酒下肚以后,阎康侯便兴致勃勃地把自己盘算的突袭计划和盘地给托了出来。黄省三、董祥荣、金罗汉三人听了都欢声叫好。黄省三摇头晃脑地随声附和道:“这可是老天爷给咱创造出来的好机会,要是能够一举把邹同义这个匪首给拿下,咱们弟兄就可以扬眉吐气地向伍代大佐去说说嘴了!”

董祥荣沉吟道:“这个机会好是好,可若是想一举把邹同义这个匪首擒拿到手,可不是个简单的事情,他们这些匪首都狡诈得很;小邹庄离着咱们这儿这样近,在这种非常时期,他们不会不予做防备的。

再者说,小邹庄附近的地形也很复杂,到处到是荒草野洼,芦苇败草把人都可以没了,是最容易隐遁逃走的,搞不好又会弄个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要是确定借着发丧出殡的机会下手的话,还得好好地谋划谋划。”

听着二人的议论,金罗汉这时已经回过点味儿来,咂巴着大嘴质疑道:“说来这是个擒贼擒王的好机会,可若是趁着人家发送老娘的机会去下手,是不是有点不大道德呀?这让江湖上的人议论起来可是有点儿好说不好听!”

黄省三摇唇鼓舌地力辩道:“这有什么呀,自古以来兵家讲的就是要兵行诡道,要出其不意,这样行事是无悖于兵法的,老兄您多虑了。俗话讲‘不管白猫黑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只要咱把仗给打胜了,把匪首给擒住了,就是外人再怎么肮脏咱,哪又有什么呀!”

阎康侯笑道:“我也曾这样想来着,不过想来想去,觉得咱们不能够学宋襄公那样蠢猪似地仁义道德,咱们要用仁义道德对待这些杀人放火的匪首,这些匪首能够用仁义道德来回报咱们么?

所以我想来想去,才决定采取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突袭方式去打一场漂亮仗,也好长长咱们队伍的士气。从打跟土八路交手以来,大小数仗,咱们是打一次仗吃一亏,这个局面可得想办法改变改变了。你们仔细琢磨琢磨,是不是这么回子事儿!”

金罗汉哈哈笑道:“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瞅着这个机会下手,少有人给咱们说好话。要是仗打胜了还好说,要是屁股搽青地弄不出个头肚来,岂不要给人留下个耻笑咱们的话把儿。我有此忧虑,也是为咱们的名声着想!既然三爷说还是打的好,下决心要打,那就商量着如何把仗打漂亮就是了。”

董祥荣肃然道:“依我来看,咱们要是想把这仗给打漂亮了,就得要进行全面的部署安排:一个是要充分做好军事行动的保密工作,切实保证出其不意的突然性;二是要预设阵地充分做好阻击金沙镇土八路出来增援的准备;三是要尽快去向伍代大佐报告,争取让他派日本皇军来打头阵。要是这三方面的军事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就可以保证万无一失了。”

接着,他又进一步分析道:“我刚才已经说过,这些土匪头子都是在野外打游击战的行家,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往野洼里钻,如果我们事先就把兵力给部署好了,在小邹庄周围撒下天罗地网,又阻击着金沙镇的土八路增援不上来,那不就形成了瓮中捉鳖之势,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这个仗还打不漂亮么?”

阎康侯拍手笑道:“这话说得在理儿,如果能够求得日本皇军来打头阵,那这出戏可就更能够给唱红了。为了给这些东洋鬼子煽煽邪火吊吊胃口,可以跟他们去讲,说出殡发送的那一天他们最最恼恨的海盗秦二虎也会来爬灵吊孝,只要是提到这一宗,他们是非来不可的。”

又道:“有了日本皇军在前面替咱们冲锋陷阵,咱们不也好借刀杀人省省自己个儿的力气吗!”



——他人出丧贼人喜,天谴自当追魂急!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