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三部 驰骋 第三十三章意外(二)

李天骄龙 收藏 15 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第三十三章意外(二) 疯狂撤退的鬼子和同样疯狂进攻的战士们都忘乎所以,迎着如火的朝阳,冒着纷飞的弹雨,向着同一个方向急奔。那咸腥的海风带来的大海迷人的味道,使习惯了硝烟的战士们无不觉精神为之一振。逃跑的鬼子们似乎也看到了生的希望。 “掉头!散开!快!”突然意识到陷入巨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三十三章意外(二)


疯狂撤退的鬼子和同样疯狂进攻的战士们都忘乎所以,迎着如火的朝阳,冒着纷飞的弹雨,向着同一个方向急奔。那咸腥的海风带来的大海迷人的味道,使习惯了硝烟的战士们无不觉精神为之一振。逃跑的鬼子们似乎也看到了生的希望。

“掉头!散开!快!”突然意识到陷入巨大危险的楚浩,惊恐的带着明显颤抖的声音下达命令。疯狂杀戮、兴奋不已的战士们,被这个莫名其妙命令搞得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然而从天而将的巨大的炮弹,瞬间就让他们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儿。疯狂的、几乎是无所顾忌的进攻,让他们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陷入舰炮的杀伤范围。

即便是来自现代的战士们,也是第一次领教什么是舰炮。200mm以上的各种口径炮弹砸碎了战士们的疯狂,同时他们也为自己的疯狂付出了应有的代价。战争以及各种事物的规律,只要你违背它的意志,就会必然受到惩罚。各种装甲车辆开始了他们炼狱般的煎熬。大口径的炮弹带着陌生的破空之声,在装甲部队中炸响。四散规避的车辆们有的被直接炸飞,有的被掀翻在地。灾难!楚浩没有时间考虑自己的指挥失误,他现在就一个念头,跑!他拼命指挥部队撤退,然而一切都晚了。当部队终于离开舰炮射程的时候,残存的部队只有不足五成。

楚浩不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懊悔、自责、内疚全都涌上心头。他呆呆看着自己残破的队伍,伤痕累累的战车,还有哪些不知道身在何处的战友,这个时候他才体会到什么叫作欲哭无泪和追悔莫及。

“楚浩,你个混蛋!”耳机中传来韩先楚的咆哮声。如果楚浩在眼前,韩先楚会毫不犹豫的毙了他。韩先楚作为原装甲师的参谋长,他心疼那些战车,但是他更心疼战车里面的战士。要知道,一名坦克手可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培养训练出来的。他们虽然比不上飞行员金贵,可是那也绝对算得上是技术兵种。这些坦克手全都是来自未来的战士,为什么?因为,特区很难在这个时代一下子找到这么多有文化的人并培养训练成为合格的的坦克手。怎么向李华雄交代?这次,A集团可以说得不偿失,亏大发了。

“参谋长,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楚浩声音带着哭音儿,他真的感到害怕了。

“惩罚?惩罚你能换回来战士的生命吗?你个混蛋!真恨不得立即就毙了你!”韩先楚愤怒的扔了电话。

“参谋长,”宋哲元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参谋长如此失态,“楚浩的仗打得一直是不错的。谁也避免不了失误,参谋长还是息怒吧!”

“唉——”韩先楚长叹了一口气,痛苦的摇着头,“这种失误是绝对不应该发生的。我们总说骄兵必败骄兵必败!我们看到鬼子的骄狂利用鬼子们的骄狂,可是我们自己在不知不觉之间也开始骄傲了,开始狂妄了。没错,我们是杀了不少鬼子,打了几个胜仗,可是再大的胜利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失败。因为我们在自己的国土上作战。战争就意味着死亡和牺牲。可是死要有意义,有价值。生命对于每一个人只有一次。战争中每一次失误都会是以生命作为代价的,这个代价过于昂贵。指挥官尤其是高级指挥官的失误会使这种无谓代价更为惨重!即便我们能放过他,李长官也不会放过他的。”

韩先楚的话对于宋哲元来说是十分陌生的,他也很难理解。对于他来说每一个战士就是一个数字,一条枪。中国的传统兵家学说也讲究爱兵如子,可那不过是笼络人心的一种方法而已。无非是希望他们打仗的时候用命。古代多少爱兵的传说,又怎么样呢?将领们付出的是小恩小惠和某种姿态,比如解衣衣之,比如为战士包扎伤口、吸脓血,付出的不过是一件衣服、作出的不过是一种姿态,而换取的是什么呢?是那些小兵们的生命和自己的荣誉、辉煌。

尤其是在中国当前这种乱世,常年的军阀之间的混战中成长起来的宋哲元,关于战士的生命价值,唯一的理解就是那意味着实力、意味着势力。他不相信韩先楚以及李华雄会把楚浩这样优秀的将领怎么样,不过是一种姿态而已。自己也乐得做一个顺水人情,再说就个人来说,宋哲元对楚浩的印象还是相当不错的。

果不出韩先楚所料,得知此消息的李华雄怒不可遏。

“撤职严办!”

短短四个字,韩先楚从每个字后面似乎都能看到李华雄的愤怒。不敢迟疑的韩先楚,立即把楚浩一撸到底,交给韩龙城派来的军法处人员准备带回特区。

“参谋长,楚浩会受到什么处罚?”宋哲元感到非常诧异。

“不好说!”韩龙城摇摇头“看他的造化吧!”

“不行!”宋哲元不干了,“参谋长,我知道楚浩是华侨是李长官的人,但是他现在更是国民革命军人,是我的属下。我不同意这么处理,临阵易将乃兵家大忌。我不相信李长官不明白这个道理。再怎么说我也是第六战区的副司令长官,楚浩我保了!”

不论宋哲元宋长官是真情还是假意,现在他拿出这种架势,李华雄既没想到也真正犯难了。就像宋哲元所说,毕竟他挂着第六战区副司令长官之职,而且位次还在自己前面,他不得不考虑宋哲元的面子和这件事的影响。无奈,李华雄不好坚持,只得交给宋哲元处理。就这样楚浩保住了小命,但是师长怎么也不好意思再当了。楚浩变成坦克团的团长。军衔由少将变成了中校。可是楚浩没有丝毫庆幸,人最痛苦的不是能否取得别人的原谅,而是自己不能宽恕自己。

为了配合东线的战役、牵制北平和察哈尔日军使之不能东顾。B集团在东线A集团发起战役之前2天,对当面之敌主动发起进攻。B集团第101步兵师突前,以106步兵师、113步兵师为左右两翼沿平汉路呈“品”字形,先敌向北展开进攻。

第1装甲战斗群加强给113师,迅速攻取固安,直逼廊坊,与驻守在这里的关东军独立混成第20旅团展开激战。

第2装甲战斗群配属给101师,由高碑店出发直取涿州,并向平西运动,在琉璃河一线与日军21旅团、支那驻屯混成旅团对垒。

303独立步兵旅配属给106师,一部由位于河北西北部的来源、紫荆关向北占领夺取察哈尔境内蔚县,并夺取太行山进出晋西北隘口原阳县。一部西出驿马岭进入晋西北,攻占灵丘后向大同方向运动。威胁山西日军的生命线。

B集团一系列令日军眼花缭乱的动作,彻底打乱了日军的原有的作战计划。尤其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B集团在大兵压境的情况下居然敢挺进山西,进而威逼大同。摆开了一幅企图全歼山西日军的架势。由于日军搞不清楚他们的敌人的虚实,又完全出乎他们预料,因此进入山西的部队进展神速。原计划进攻河北的第26师团只好改而向山西进攻。企图与109师团夹击106师。

这样平津地区原本充裕的兵力现在显得有那么一点点不足。但是寺内寿一固执的认为没有什么问题。可是113师和101师的迅猛进攻打碎了他的幻想。仅仅3天的功夫,廊坊守军大部被歼,廊坊失守。平津的联系中断了。101师的装甲战斗群果断插入日军21旅团、支那驻屯混成旅团防线结合部,在所谓固若金汤的防线上撕开一个口子。迅速切了进去,前锋直逼丰台。

不仅如此,支那军队目前正在向北平东北、西北方向运动,大有截断北平与热河察哈尔联系并包围北平的态势。

“难道他们要全歼我大日本皇军华北方面军,他们胃口未免太大了吧!太狂妄了!”寺内寿一不论如何也不相信这个事情。虽然他不是那些骄狂的中下级军官,但是现在要让他相信,在支那,在他们如此恶劣的军事态势下,有人居然想要全歼自己,那还是过高的估计了他的智慧和判断力。

然而,就在今天一个又一个让寺内寿一心惊肉跳的消息接二连三从东线传来:

南线第5师团进攻受阻!

北线进攻部队受阻!

然后是更加恶劣的消息不断折磨着他的神经,最后世界终于安静了。他——华北方面军最高指挥官,与近在咫尺的部队,失去了联系。

唯一让他感到有一点点“安慰”的是,登陆部队进展顺利,然而紧接着传来登陆部队撤退的消息,天亮后,又听到歼灭对方铁甲部队大部的消息。这是最近这几天内唯一的一个好消息。

城外隆隆的炮声和接连不断的噩耗让寺内寿一彻夜未眠。他一个人呆呆伫立作战地图前面。代表敌人的巨大红色的箭头触目惊心的从南、西、东三个方向,围向孤零零的北平。难道他们真的有这么大的胃口?虽然难以置信,但事实的确如此。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部队,怎么在自己眼皮底下隐藏了这么久。这时候,他似乎想起在天津的特高科发来的被自己评价为“耸人听闻”“信口雌黄”的报告。难道那是真的?寺内寿一痛苦的抱着自己的脑袋。现在该怎么办?第26师团刚刚调往山西方向,这也是距离自己最近的部队了。到现在他才意识到山西的进攻不过是一次佯动罢了。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请求大本营再次调第26师团转而进入河北。他坚信,只要第26师团一到形势必定会发生逆转。到时候,山西的20、109师团再回师河北,他还是有机会的。

可是他知道这些与自己关系不大了。作为高级指挥官自己屡屡判断失误,而且还犯了优柔寡断的兵家大忌。自己几乎能够想象得到大本营里面嘲弄的笑容和第26师团官兵恶毒的咒骂。自己的军事生涯基本到此结束了,不论这次战役胜败与否,结果如何。自己必将成为士官学校和陆军大学教材内、战例中,愚蠢的代名词和千古兵家笑柄。寺内家族和大日本皇军的脸面都让自己丢尽了。寺内寿一的眼光投向那把代表家族荣誉的天皇恩赐的武士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