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三十一章 东线(六)

柳劲升也沉默了。很多话自己说了他们也不懂。被逼上道以后,多年的压抑和命运的不公,导致自己的精神似乎已经被极度扭曲了。他必须时刻提醒自己,要保护自己、要像个人那样活着。黑白两道的打压,自己扛住了也躲过。可是黑道那种尔虞我诈、弱肉强食更加没有掩饰更加肆无忌惮。真正是当面叫哥哥,背后摸家伙。加入黑道的人基本上都属于弱势群体,可是一旦上道,对更加弱势的人群的倾轧、剥夺却更加露骨、狠毒和狰狞。那些自认为正人君子的人不屑与自己来往。那些一脸正气、满口廉洁奉公的官员,凭借手中的权利索要起“孝敬”“干股”时的嘴脸尤为丑陋和无耻。

白道解决问题的拖沓、敷衍和高成本,成就了黑道的繁荣。别人欠你钱,你要帐正当吧!可是你要通过正常途径比如法院,能把你活活累死。即便你赢了官司要想拿到钱,嘿嘿!等着吧!高额的诉讼费、律师费、执行费,到最后还不见得能要到手。即使能够要到手,也所剩无几,关键是你搭不起那功夫。黑道儿解决,简单!面子够大的黑道一句话就结了。遇到不那么听话的,先威吓再敲打,没几个挺得住的。虽然成本也不低,但是好使!柳劲升常年浸淫在这种环境中,能不扭曲压抑吗?法律道德良知似乎都离自己远去了。怎么宣泄?在特区的高压下,聪明如自己这样的人只得选择自己的生存道路。那些扔出去的真金白银、那些银行内的废纸一样的钞票,那些产业,不心疼就见鬼了。你没办法,还得上战场,谁让你还差一个月才能退出预备役呢?公司成了别人的,员工成了“国家”正式职工,自己的大房子里住满了无家可归的杂七杂八的人。自己这一上战场,谁知道老婆什么时候也成为别人的呢?儿子的学习怎么办?是让他学现在的知识呢?还是让他学“原先”的知识?鬼子,日本人,谁不恨?自己也恨。可是这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没有这倒霉的突变,自己会舒舒服服的老死或者醉生梦死在一所大房子里。未来可能很美好,但是谁又说的清楚呢?2个兄弟需要自己鼓励安慰,可是谁来安慰自己呢?也许真像二毛说的:命运像强J不能反抗就享受吧!

在这个炮声隆隆,血肉横飞的战场,自己除了恐惧挣扎还能获得什么呢?刚才对鬼子的屠戮,似乎瞬间激发了压在心中的某种阴暗的快感!原来,战争除了血腥还有快乐。那就继续吧!为了让自己多快乐一些,那就来吧!鬼子们!

鬼子们似乎听到了他的呼唤,这次上来的更多了。鬼子们顶着枪林弹雨,踏着尸骨未寒的同伴,终于冲过了反坦克壕沟。鬼子们的炮火似乎没有停息的意思。耐心的一遍又一遍的耕耘着他们前面的道路。陷阱不断露出原形,地雷不断被引爆。鬼子们小心翼翼的向前进攻,第二攻击波已经启程。就在这个时候,卫国华期待的重炮终于光顾了自己面前的鬼子群。大地在战抖、预置的破片在炸药的催促下急速地向周围飞去,割断一切阻拦它前进的物体。纷纷飞扬的尘土混合着钢铁、残肢、血肉从天而降,埋葬了地面那些已经死去和即将死去的鬼子。一些活着鬼子今生第一次感受重炮的威力,哪怕是精锐也尿了裤子,毕竟他们也是人,一样年轻、一样风华正茂。

不愧是关东军精锐。悍不畏死的鬼子们几乎立刻就又发起更大规模的进攻。在掷弹筒的帮助下,鬼子们向卫国华团的阵地疯狂进攻。柳劲升所在阵地前出,遭受的压力最大。他此刻真正领教了什么叫前赴后继、什么是枪林弹雨。鬼子们除了个子矮一些之外,没有那些老电影中的猥琐。面对由迫击炮枪榴弹子弹编制的一道道火网一条条死亡线,毫无畏惧的冲锋、冲锋!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柳劲升一边操控射击一边高喊。每分钟340到4 00发的射速的自动榴弹器,发射的密集流弹是鬼子们所不能承受的。鬼子们纷纷躲到弹坑,企图活命。二毛和郝满堂一个供应弹药,一个机警的搜索威胁目标。为自己的班长兼大哥提供保护清除威胁。没有狙击步枪的郝满堂,依然是一名称职的狙击手。弹无虚发是最基本的要求。他们这个组成为最具生命力和威胁的火力点。

“卧倒!”郝满堂猛然发现已经被自己击中的一个鬼子,居然临死前顽强的发射掷弹筒弹药才倒下。他跟随自己的话音立刻扑向柳劲升。柳劲升的反应也算神速。立刻卧倒在战壕里。50mm的榴弹在他们身边炸响了。

“满堂!”二毛变了音的嚎叫传来。

柳劲升感觉自己脸上发热,身上的郝满堂一动不动。他擦除脸上的东西之后,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兄弟。郝满堂的头被削掉小半个,自己抹去的就是混合他鲜血的脑浆。悲痛已经不能形容柳劲升的心情。他轻轻推开兄弟的身体,一跃而起扑到榴弹发射器旁边。

“**你们祖宗!来吧!来吧!啊——”纷飞的炮火和纷飞的眼泪,他不知道哪一样才是对兄弟最好的祭奠。也许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需要更多鬼子的鲜血和生命。兄弟!这个被人叫烂了的字眼,不断在他脑海中萦绕。兄弟!手足、骨肉。存在的时候你没有感觉,失去时才发现那是刻骨的疼、剜心的痛。

鬼子们的进攻又一次失败了。所有力气都被抽干的柳劲升和二毛一起抱着余温尚存的兄弟。没有泪水、没有言语。两个人慢慢用颤抖的双手为兄弟拼凑完整,擦拭干净。原来,心真的会疼…

敌我双方的炮火反复犁过的战场,除了星罗棋布的弹坑,没有留下任何有生命的东西。鬼子们锲而不舍的进攻、被歼、退却,再进攻再退却。

十余次不成功的进攻,使得指挥右翼日军的本多政材少将,对自己的敌人终于有了更深刻、更清醒的认识和理解。他原本还有一点骄狂的心,终于恢复到一个将军应该具备的正常状态。敌人的重炮之多、防御体系之完整之周密都是自己以前没有见到过的。他在等待,等待从山海关和大连的飞机。他要给对方上一节立体进攻的战术课程。飞机的轰鸣声已经从远处传来。他即刻命令所有的火炮在飞机轰炸之后对卫国华的主阵地,进行地毯式轰击。集中坦克和精锐的混成第2旅团第1、2大队和混成第22旅团第1大队,企图在炮击之后进行中央突破。

本多政材少将熟悉的弹如雨下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丰田喜三郎驾驶着最新式的中岛一式战斗机,率领着由12架战斗机组成的战斗机机群为那些肥胖的轰炸机护航。情报中说这里的支那人有空军部队。他觉得这简直是一个笑话。那情报肯定是那些地上的垃圾和密探们为了掩盖自己的失职而精心编造的可耻谎言。一路上的平安更加印证了他的想法。这些骄傲的帝国精英们,心情越来越放松。就连一向不苟言笑的轰炸机大队长小川太郎都开始和机组人员开起了下流的玩笑。他脑海里全是地面上的支那人抱头鼠窜的场景。

以丰田喜三郎为代表的战斗机飞行员们,忘记了自己护航的任务,纷纷向地面扑了过去,准备像以前那样用航炮肆无忌惮地在支那人的阵地上“玩耍”。刚刚进入俯冲状态的丰田喜多郎顿时被一朵朵夺命的“烟花”包围。“高射炮!”恐怖的烟花还在继续,就在他想迅速拉起飞机的时候,机身猛地一震,化作一团最为璀璨的焰火。其他飞行员急忙纷纷逃命,可是一切都晚了,不论他们如何挣扎也没有逃出空中的死亡之网。小川太郎看到纷纷在空中解体的战斗机,张开的大嘴能放下一个鸡蛋。他急忙带领他的机群拔高到安全高度。他必须迅速作出决定:是继续完成任务还是返航。叶谦为他做出了决定,那就是留下。既然你从那么远的地方跑过来如果不留下来,就这么走了,不符合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十几枚导弹就像一个经年的寡妇,突然看到自己心仪男子,摇曳着迷人的身姿,带着妖艳性感的微笑,不论对方如何闪躲拒绝,都无法克制自己的激情,热情洋溢地扑过去,送上自己的死亡之吻。

世界终于清净了!

目瞪口呆的本多政材少将迟迟合不拢嘴。那是什么?怎么有飞这么高的火箭,而且个个都像长了眼睛一样。太不可思议了!

“阁下进攻是否开始!”等待他下命令参谋长打断了他的思绪。

“进攻!全力进攻!一定要消灭他们!”本多政材少将发出声嘶力竭的吼叫。

大规模的炮火准备持续了没有多长时间,测算出鬼子炮兵阵地位置的重炮部队已经前移,对鬼子们的炮兵阵地进行了毁灭性炮火覆盖。本多政材少将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几乎站立不稳。他知道进攻部队完了。正如他所料,刚刚离开出发阵地的精锐进攻部队,随即一并遭到了炮火覆盖。伤亡不是很惨重而是几乎殆尽。

这个时候左路军发来的电报更是雪上加霜。

“我部进攻受阻,遇到敌军疯狂抵抗和反扑,损失惨重、无力再战,请求司令官定夺!川口一雄。”

失去进攻和继续战斗资本的日军,这时候只能选择撤退。不过,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已经没有退路。早就从西面的文安迂回到独流镇的A集团预备队301独立步兵旅,在本多政材少将发起攻击的时候,闪电般攻占了静海、良王庄截断了他们的归途。

天色已晚,鬼子们终于开始退却了。

叶谦岂能就这样让他们走。没有人请你们来,你们来了。既然来了,就这么走?那不是我们的习惯!你们不是喜欢我们的土地吗?我们中国人都是君子,君子都有成人之美。那么,就请你们永远的留在这片土地上吧!在叶谦的号召下,好客的战士们毫不犹豫的离开与自己朝夕相处近一个月的“家”,再送鬼子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