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二卷 涩色的海风 210 尽是些风骚娘们

枪通条 收藏 7 140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黄经理好!”康饶生痛苦地消灭完盆里的饭菜,走出食堂的时候,遇到萍姐和人事部的几个小女孩,故意大大地鞠了个躬。 “去!”萍姐打了一下康饶生,“不忙吧今天?” “还行,到现在为止一分钱营业额都没有!”康饶生做了个鬼脸。 “不忙就整理下资料,两点到会议室开会!”萍姐指了指客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黄经理好!”康饶生痛苦地消灭完盆里的饭菜,走出食堂的时候,遇到萍姐和人事部的几个小女孩,故意大大地鞠了个躬。

“去!”萍姐打了一下康饶生,“不忙吧今天?”

“还行,到现在为止一分钱营业额都没有!”康饶生做了个鬼脸。

“不忙就整理下资料,两点到会议室开会!”萍姐指了指客房部的会议室。

“哦!”康饶生转身就要走,他实在是受不了后面那几个文员在那里挤眉弄眼的。

“站住,这个拿去!”萍姐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软中华,递给康饶生。

“干嘛呀?”康饶生接过,一脸诧异。

“下午开会,与会的领导不管男女基本上都是抽烟的。”萍姐凑过来压低了声音说道。

“哦,明白,对了,姐,我给回钱你,网费、花还有烟,多少钱?”康饶生把钱包掏出来,准备拿钱。

“收起来!”萍姐把脸一板,转身就要走。

“拿着!”康饶生拉住她,把一千块塞到她手里。

“行,我先帮你存着。”萍姐把钱收到钱包里,“没钱用的时候找我拿!”

“行啦,你拿着吧,我来的时候我舅和我叔都给我留钱了,哈哈哈!”康饶生拍了拍钱包,朝那几个还站在那里嬉笑着的文员做了个鬼脸,转身走了。

周一果然生意清淡,来吃饭的都是些周围企业和机关的人,吃得慢,所以一个中午都很闲,康饶生把单检查了两三遍,还是没有人来埋单。

“昨天晚上,有没想我呀?”雨姐把工作安排好,坐到康饶生边上,把手放到他的大腿上揉搓着。

“没有!”康饶生故意不看她,笑着说。

“死鬼,昨天让你跑了!”雨姐吃吃地笑,“可以了呀,童子鸡要给阿萍吃咯。”

“去,少侮辱我师姐啊,她不是那样的人!”康饶生止住笑,转过头认真地对着雨姐说。

“不是怎么样的人?你是说我是坏女人咯?”雨姐在康饶生大腿上狠狠地捏了一把,假装生气地把头一别。

“啊,不是啦,你误会啦,我是说她只当我是师弟而已啦,关心我而已啦,不是那么回事啦,你不坏啦,很好呢,师姐都说你人很好呢,每个人的生活不一样而已拉。”康饶生赶紧一阵解释。

“阿萍真说我好?”雨姐这个时候才把脸色缓下来。

“是啊,她说你是老员工了,这行又做得久,懂得的东西很多,让我有事多请教你呢!”康饶生继续讨好,。

“这还差不多,算你会说话!我不是放荡的女人啊,我只是想吃你这个童子鸡而已!”雨姐这个时候已经笑容满面了。

“这样还不放荡啊?”康饶生见她不是真生气,继续开玩笑。

“去你的,你满酒店打听打听,我梁雨和哪个男的乱搞过?”雨姐说起大话来还真不脸红。

“好拉,信你啦,呵呵!”康饶生心里说鬼才信呢,嘴上却不得不给她个台阶下。

“不和你扯了,我去厨房看看!”雨姐又捏了一把康饶生的大腿。

“喂,小子,你真是处男啊?”华哥这个时候从酒吧间里出来,坐在刚才雨姐的位子上,一脸的鄙视笑容。

“他妈的,处男不可以啊,犯法啊?”康饶生白了他一眼。

“人家都说大学生活很糜烂啊,你怎么这么洁身自好啊?”华哥不相信康饶生的话。

“娘的,天天训练,两个项目要练,还带一个社团,又练吉他,哪有时间搞那么多东西。”康饶生没好气地回答着,“我们宿舍全处男毕业,靠,省商一大奇迹!”

“真是处男?”华哥还是不太相信。

“骗你有饭吃啊?”康饶生哭笑不得。

“我说呢,那几个骚娘们怎么这么喜欢你!”华哥有点妒忌地说道。

“哪几个?”康饶生很好奇。

“几个领班可是老躲在酒吧间讨论你呢,还有阿思呀,从没来两天就能和她说上话一起吃消夜的男孩子,对了,还有那个黄丽萍,对你也很不错啊!”华哥一脸愤慨。

“我跟你说,以后不许说我师姐是骚娘们!”康饶生有点生气。

“对,也对,她确实不是,我不就是顺口说了嘛,对不起啦,哈哈哈,你还挺维护她的嘛。”华哥一脸贼笑,话里有话。

“她是我师姐,又很照顾我,我当然要维护她了,再说她也确实不是那样的人啊,张思也不是那样的人,其他人我就不敢说了!”康饶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也对,呵呵!”华哥点了点头。

“对了,华哥,这里的女的是不是都很骚啊?”康饶生压低声音,指了指大厅里那头的雨姐和几个领班。

“呵呵,打电话给领班定位,领班是有奖金的,不骚有固定熟客么?”

“也对,我是说,她们是不是都很随便的呀?”

“你有料到,女人就对你随便,不能单指谁或者什么行业,呵呵。”

“有道理!”

“阿娜是广东人,所以和村里的人很熟;阿黄也是读会计的,说话还是很有见地的,所以工业区那些企业的人喜欢找她看房点菜;阿静有个老相好是镇上的,所以机关单位的客人多;各有所长,雨姐是这几个人的头,呵呵,。”

“哦,不陪客人睡觉吧?”

“这个我没亲眼见过,呵呵,不过她们也会和一些比较熟的客人出去玩。”

“怪不的呢,老是来勾引我。”

“去,你以为谁她都要啊?一是看上你的第一次了,二是你小子确实讨女人喜欢,特别是那张嘴。”

“切,男人的第一次女人怎么能看出来,再说了我也不帅啊,又不高大!”康饶生比了比自己的身材。

“人家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试你两下就知道你啦!哈哈哈……只有小女生或者那些出来找乐子的富婆才会喜欢小白脸,要和她们这样阅历丰富的女人上床也简单,对她们脾气就行,哈哈哈……”

“啊,你不是上过吧?”

“就我这样她们看得上吗,再说就我这样的也不对她们脾气,真是的!”

“我觉得你很帅啊!”

“呵呵,看男人帅不帅,有没味道,讨不讨人喜欢,不是男人说了算,要女人说了算!”

“哈哈哈,有道理,那服务员呢?”

“服务员就差多了,她们的工资不高,也没奖金,很多都做副业,不过一般靠人介绍,直接去房间。”华哥指了指上面的客房。

“干脆直接做就好了。”

“名声不好听啊,再说了,有份固定的工作,家里来人或者有朋友过来也可以做掩护不是?”

“呵呵,有道理。”

“你要是混熟了,有女孩子和你玩得好,那些来的客人你能介绍介绍的,还能赚外快!”华哥比了个钞票的手势。

“拉皮条?酒店不管?”

“哈哈哈,你傻啊,没人开房赚个屁钱啊,只要你不以酒店的名义就行。”

“真他妈多道道!”康饶生骂了句,心里想晚上得和弟兄们开个会研讨一下才行。

“你们两个上班聊什么天!阿华你有空就多练练刀功,看你那果盘做得个什么样子!小康你有空就收拾一下台上的单!要不然你就给我端盘子去!”何大明风风火火地进来,见两人挨在一起说笑,怒道。

“是,何经理!”华哥赶紧溜回酒吧间。

“1号房埋单!”何大明见康饶生站起来要收拾台上散落的单,又说道。

“好!”康饶生也不气,坐下来开始打单。

“下午开会你也参加?”何大明换了副笑脸。

“是的!”康饶生站起来,双手把单递过去。

“恩!”何大明很有领导欲,见康饶生规矩地把单递过来,很满意地走了。

“垃圾!”康饶生在心里骂了句。

有间包厢的客人一直到两点多才埋单走人,等康饶生和雨姐到会议室的时候,里面已经烟雾缭绕,等候的人三三两两在聊着天。

“一起坐吧?”会议室的大会议桌还有很多空位,雨姐拉了拉康饶生。

“不,我要和师姐坐!”康饶生见萍姐指了指她旁边的空位,走了过去。

“切,重色轻友!”雨姐走到几个餐饮部领导那一边,坐了下来。

“好了,都到齐了,开会!”黄叔坐在主席位上,敲了敲桌面,宣布会议开始。

“现在进行会议第一项,由人事部黄经理宣布各部门负责人名单!”文员小王对着一张纸高声说道。

“大家下午好,下面由我来宣布各部门最新的人员名单,相信同部门的同事已经熟悉了,但是其他部门的同事可能还有很多不认识,所以请念到名字的同事站起来让大家认识下!”萍姐停顿了一下,翻开文件夹。

“副总经理何茵,主抓销售、人事后勤和保安部,大家掌声祝贺!”

一个烫着卷发,脸涂得跟鬼一样的四十多岁的坐在黄叔左手边第一位的老骚娘们在众人讨好的微笑和掌声中站起来,微微点了点头。

“销售部经理张帅,负责销售工作和酒店管理系统的维护!”

挨着何茵坐的一个小白脸站了起来,这小子年纪不大,戴着金丝眼睛,180CM的个头配上成熟的脸蛋,估计能迷死很多女人,说不定以前的彭经理就是没他帅,才给那个何副总给炒了。

“人事后勤部经理黄丽萍,负责人力资源管理和后勤支援工作。”萍姐说到这里,放下文件夹,笑着对大家说,“大家好,我叫黄丽萍,以后请给位多多支持我的工作。”

康饶生使劲地鼓掌,把手都拍红了。

“安装工程保安部经理,李强,负责机电、维修、各项工程和保安工作!”

一个棱角分明,剪着平头,看上去有点瘦削的一脸正义笔直地坐在小白玲旁边的黑脸男子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靠,练家子,这小子当过兵,估计工夫了得,这小子我看得顺眼,哈哈哈!”康饶生也是练家子,一下就得出结论。

“餐饮部经理何大明,负责中餐厅、西餐厅所有的管理工作,另兼管KTV的餐饮部分工作。"

何大明那个垃圾挨着李强,一脸贼笑地站起来,点了点头。

“中餐楼面经理梁雨,负责中餐厅的楼面服务工作和传菜部的工作。”

雨姐很大方地站起来点了点头。

“总厨师长兼中餐厨师长张非,负责餐饮部厨房工作,主抓中餐厨房工作。”

张总厨挨着雨姐坐着,是一个高大威武的广东男人,梳着一个主席头,特别有男人味,站起来憨厚地笑了笑。

“西餐总厨师长吴明,负责西餐厅厨房和KTV厨房的领导工作。”

挨着张非坐着的一个非常潇洒的中等个头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欠身行了个绅士礼。

“西餐兼KTV楼面经理宁小利,负责西餐厅和KTV楼面的工作。”

对面一排的人已经介绍完,宁小利坐在康饶生这一边最后一位置上,同样是卷卷的短发,但却被她的主人很好地利用发夹装饰着,淡淡的妆,单眼皮,也是高高瘦瘦的,比那个鬼脸婆感觉好多了,不过还是能感觉出来一股电场。

“另一名副总暂缺,由何副总暂代!”

黄叔右手边的座位空着,表示副总暂缺,那鬼脸老娘们笑着点了点头,众人又是一顿马屁掌,康饶生应付了几下,就停了下来。

“财务部总监王良才,负责领导所有的财务工作。”

姑丈坐在空位旁边,夹着烟真了起来,有迅速地坐下。

“财务部会计康饶生,负责各部门的收银领导工作。”

康饶生站起来,礼貌地对着各个方向都点了点头,才坐了下来,众人一副不可理解的神情。

“解释一下,康会计参加会议,一是他领导的收银组分布在各部门,将来会和各部门频繁地协调沟通,二是他是会计电算化大专毕业,对于电脑操作及财务系统非常熟悉,因此以后大家要多和康会计沟通在实际工作中遇到的财务及系统结算方面遇到的问题。”黄叔感觉出来大家的不理解,于是插了一段,众人才一副原来如此的神态,还鼓起了掌,康饶生不得不再次起立。

“晕,还好不是做财务经理,不然压力太大!”康饶生虽然有点失望,但是更多的是松了口气。

“客房部经理牛红,负责PA、客房、会议及球场健身的领导工作!”

牛红就是坐在康饶生边上,一直在玩手机的一头长发的成熟丰满的女人,扭着大屁股站了起来,一脸风尘味地笑了笑,康饶生甚至认为她应该去桑拿部才更合适。

“康乐部经理于翠儿,负责桑拿部、夏日浴场和KTV工作。”

于翠儿坐在牛红旁边,穿着一身黑色旗袍,肩膀上披着个裘皮披肩,腰似水蛇,胸前伟大,一副旧上海贵夫人的样子,看上去一点都不象混迹于声色场所的女人,不过那双扑闪的大眼睛,所到之处男人都不敢正眼对视。

“最后介绍有下我们的常务副总经理黄远,负责整个酒店的运营管理工作。”

黄叔站起来,给大家鞠躬,在掌声中笑着坐下,喝了口茶。

“下面进行会议第二项,酒店管理制度的制订。”

“大家先看一下眼前的资料,都是人事部赶出来的各部门汇集的资料和旧的制度,大家对比一下!”黄叔说完,开始翻开资料看了起来,众人也认真地开始翻看。

“大家自由讨论十五分钟!”见大家都看得差不多了,黄叔说道。

“没有宣布你做经理,没失望吧?”萍姐拿起资料,与康饶生凑到一起,假装在讨论。

“没有,这样更好,压力没那么大,也没那么张扬,再说让我做经理也确实做不来,资历也不够,一步一步来!”康饶生压低了声音说道。

“那就好,呵呵,我把你笔记本上的东西都写上来了,刚刚赶出来的,还很乱。”萍姐不好意思地说道,难怪中午的时候特意跑到中餐把康饶生的笔记本给要走了。

“没事,不过还不全呢!”

“今天是定草本,主要是其他部门的,他们都已经准备得差不的了,这边王叔不会电脑,所以他只写了财务管理监督部分,系统操作运用部分的权限什么的,要你来补充!”

“好,没问题!”

“来,抽烟!”黄叔给大家扔着烟,谁抽谁不抽他都很清楚。

“啪!”康饶生见牛红夹起烟,赶**出火机给她点上。

“谢谢!”牛红妩媚地对康饶生放着电。

“应该的!”康饶生很绅士地笑了笑。

“借个火!”于翠儿翻了翻小坤包,没找到火机,扭头对牛红说道。

“啪!”康饶生欠过身去,伸手把打着的火机伸到于翠儿面前。

“谢谢!”于翠儿的笑很矜持,也很有女人味。

“康会计,你怎么看这个系统?”牛红靠在椅背上,看着资料问康饶生。

“挺好的,节省了时间,提高了效率!”康饶生中规中矩地回答。

“对我们桑拿部作用不是很大。”于翠儿插话来。

“小费类的收费确实没什么用,但是公司方面的收入还是有帮助的,也方便财务统计。”康饶生笑了笑,对于桑拿他虽然没去过,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看来你很熟悉?”于翠儿往康饶生这边转了转身子。

“呵呵,看资料看的!”康饶生笑着指了指资料。

“还是实地考察一下的好,翠儿你招待一下康会计。”看来牛红和于翠儿关系很不一般,牛红开着于翠儿的玩笑,“别人不行,要你翠儿亲自招待才能最全面地了解。”

“去你的,开会呢!呵呵!”于翠儿打了牛红一下,“康会计刚毕业呢,不要带坏人家!”

“呵呵,两位经理叫我小康或者阿生就好!”康饶生脸一下就红了。

“你看,把人吓着了吧?叫我翠儿姐就行,不要叫什么经理!不过老牛说得对,你有空确实要到桑拿看看,才知道是怎么收费的,才能更好管理,不要视桑拿为猛虎,也有女宾部的!”“就是,呵呵,小伙子挺讨人喜欢的啊,呵呵,她们叫我老牛,你就叫我牛姐吧!”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萍姐和姑丈谈完话,也加入进来。

“瞎聊,呵呵,有你阿萍在,我们这些大老粗还讨论什么呀?”牛红似乎也和萍姐关系不错。

“就是,阿萍你这个弄得很好,在旧制度上标注出利弊,又加了新的东西对比,很不错!”于翠儿显然是认真地看了资料的。

“好,大家安静,现在开始逐项讨论!”黄叔见大家到后来多是在沟通感情,于是赶紧喊停,开始集体讨论。

新的制度力求简单而实用,能让低学历的员工在短时间内就接受并执行,内容并不多,很多都是酒店行业的规矩,不用讨论,主要部分就是系统管理、成本控制、部门协调及员工考核方面,两个小时的时间也讨论不出什么来。

“时间不多了,长话短说,大家拿回去仔细研究,会议记录将会在一个小时后发到给位的手上,后天上午再开个会。明天张帅和李强开始着手线路铺排和硬件调试工作,各部门按培训安排表的时间组织自己部门的人培训,散会!”黄叔大手一挥,结束了会议。

“小康,到桑拿部看看?”于翠儿微笑着对康饶生道。

“哎呦,都说阿萍和小康关系不一般,果真是哦!”牛红见康饶生转头询问地看着萍姐,取笑道。

“去,死老牛,乱说话!”萍姐走过去,打了下牛红,又转过来对康饶生点了点头,“翠儿姐,你多介绍些情况,越详细越好,让他记下来。”

“没问题,人交给我,晚点交回给你!”于翠儿朝萍姐眨了下眼睛,弄得萍姐满脸通红。

“两个坏蛋,不理你们了,我走了!”萍姐没好气地说道,那起文件夹走了。

“小康,走吧!”于翠儿站起来,整理了下资料,提起坤包优雅地领着康饶生到了桑拿部。

“真豪华啊!”桑拿部的装修可以用富丽堂皇来形容,进门是咨客台,一名穿着公主群的漂亮咨客站在那里,一排穿着红色套装短裙美女主任和一排穿着黑色西装的帅哥主任弯腰大声地说道:“欢迎光临!”

进门左边是一个大的休息等候区,右面是一个半圆型的收银台。

“美女们,介绍一下,财务部新来的会计,康饶生帅哥!”于翠儿拍了拍手,对着两排部长说道。

“下午好!”整齐而响亮的招呼声伴随着的又是一个鞠躬。

“下午好,我叫康饶生!”康饶生有点不适应这样的礼节。

“呵呵,习惯就好!”于翠儿看出来康饶生不太适应,笑了笑指了指站在收银台对着康饶生笑的菲菲和刑娜说道,“收银你都认识,就不介绍了!”

“HI,过来干嘛?”菲菲一脸坏笑。

“指导工作呀,领导?”刑娜也调皮地笑道。

“过来学习!”康饶生挠了挠头。

“走吧,带你到处看看!”于翠儿带着康饶生从收银台旁边的旋转楼梯上了二楼。

“二楼是桑拿水疗区,这边是男宾部,里面小点的是女宾部,里面各有一条楼梯和电梯到上面的房间。”于翠儿说着,带着康饶生进了男宾部。

“真是享受!”两三个不同水流和深浅的水疗浴池,后面是一排蒸汽之类的房间和冲凉房。

“女宾部也差不多。上三楼吧!”于翠儿接着又带康饶生参观了洗脚、按摩和传说中的全套服务区,并一一介绍着各项服务的收费及小费收取问题,康饶生不停地在笔记本上记着。

每到一个区,于翠儿都从吧台上给康饶生拿一份该区的资料,不一会康饶生手上就拿着一叠印着美女丰胸的宣传图册。

“这里是技师休息区!”于翠儿带着康饶生到了八楼,推开写着“桑拿”字样的门。

“翠儿姐,这里就不用来了吧?”里面开着暖气,一排排的沙发椅子上坐着穿着各式各样制服的女孩子,真是肉欲横流,大都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互相按摩或者“服务”着,在互相做直晃得康饶生脸红耳赤。

“别乱想,这是互相交流经验和教新人!”于翠儿笑了笑,拍了拍手,“穿好衣服!”

“帅哥,挑我吧。”一个穿着吊带装的年轻的女孩子,解开外面的长袍,用手挤了挤就要爆出来浑圆的雪白双峰,对康饶生妩媚地笑着。

“去,不是客人!”于翠儿转向康饶生,“不一定试,但什么事都看看,有个心理准备,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好!”

“也对!”康饶生挠了挠头,跟着于翠儿来到了“按摩”房间,里面就正规多了,女孩子们大都是淡妆,穿着运动型的制服。

“这里只各式按摩的技师。”于翠儿简单地介绍完,又带康饶生走完了所有的休息区。

“怎么样,感觉如何?”于翠儿在电梯里问康饶生。

“大开眼界,呵呵!”康饶生深呼了口气,把那一堆暴露的肉从脑海里赶了出去。

“很简单不是吗?”

“是的,主要还是公司部分的成本控制,还有就是代结算客人从其他部门叫的消费,与前面部门的协调沟通工作。”康饶生翻开笔记本,看了看说道。

“对,很简单,呵呵,所以管理系统只到收银台,不上服务区。”于翠儿带康饶生下到一楼,进了收银台。

“哦,翠儿姐,我得上班去了!”康饶生看了看时间,六点多了。

“好,去吧,有空就过来和菲菲刑娜沟通一下,不要最简单的地方都出错了!”

出了桑拿,康饶生望到食堂已经关门了,笑了笑走回中餐。

“怎么样,去那边感觉如何?”雨姐一脸坏笑。

“没怎么样,就是看看!”康饶生耸了耸肩膀,见台上单不多,大堂里居然一个客人都没有,才放松下来,不紧不慢地开了电脑。

“不要被于翠儿吃了哦,咯咯,那边有什么好看的。”雨姐凑过来,还是一脸坏笑。

“晕,人家没那个意思,就是领我熟悉一下,有时间我还要去各部门都实习下的。”康饶生哭笑不得,真是色女。

“切,桑拿部有什么好实习的,收银最简单了,照单收钱就是,饮料都是免费的!”

“人家那样的女人,没必要打我主意吧?”

“你是说我比不上她咯?”

“这倒是真的,哈哈哈!”

“去你的!”

康饶生不理,开始录单。

“和于大美人去桑那部了?”空下来的时候,华哥凑过来神秘兮兮的问。

“恩,怎么了?”康饶生不以为意。

“你小子,哈哈哈,你不知道梁雨、牛红还有于翠儿的关系吧?”

“什么关系,和我有什么关系?”

“晕,我彻底要晕,她们三个可是拜把的姐妹,呵呵,你说梁雨会不跟她们说你还是童子鸡吗?哈哈哈……”

“没这么恐怖吧,女人也好这口?”

“都传疯了,香饽饽啊!”

“靠,什么世道,老子以后天天烧香念经!”

“怎么样,桑拿部的女人可以吧?”

“不错!”

“听说西餐新来的经理和那个何总都是女的?”

“尽是些风骚娘们!除了我师姐。”

“哈哈哈,对对对!”

“帅哥,你的包裹!”牛红从前厅那边拿着一个方盒子走了过来,“保安送到前厅,我帮你签收了!”

“谢谢牛姐!”这是师弟帮康饶生买的鞋子。

“什么东西呀?”牛红站在那里没有离开。

“鞋子!华哥,试一下!”康饶生把盒子扔给华哥。

“靠,你真的买了啊,我给回钱你!”华哥急忙要掏钱。

“给个屁,算小弟孝敬您老人家的!”康饶生调皮地说道。

“就是,讲钱伤感情!“牛红在傍边插嘴道,”可以呀,小康挺豪爽的。“

“呵呵,华哥说喜欢,也不是什么贵货,我能力之内,不算什么。”康饶生大手一挥,一副大款派头。

“晚上我请喝酒!”华哥试了下鞋,很合适,看得出来他很喜欢。

“见着有份!”牛红马上接道。

“晚上没空,我约了兄弟视频呢!改天吧!”

“那行,改天去的时候叫我啊,这是我的名片,呵呵!”牛红递给康饶生一张带着香味的名片,走了。

“我说吧,早就传疯了!”华哥一副你别不相信的表情。

“那老子以后得小心行事,他妈的别喝醉了给人强奸了!”康饶生摸了摸下巴。

“哈哈哈,谢了哈,华哥欠你一顿酒!”华哥仔细地把鞋子包好,装进盒子里。

“13房、15房埋单!”

半个小时的时间,所有的房间都埋完了单。

九点整的时候,康饶生把款项和报表拿好,与阿娜几个又调笑了几句,轻松地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4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