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胆奇梦 正文 第三十二章 抢人计划[四]

冷眼望天 收藏 1 10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URL] 吃饱喝足,我们三个在青纱帐中倒头便睡。 此时,张学民等人正在快马加鞭的赶来…… 拂晓时分,天蒙蒙亮。远处的青纱帐中传来了一阵“哗哗”的乱响。睡梦中的我听到声音之后顿时惊醒。在这危险的隔离带内,我们怎么可能四平八稳、毫无顾忌的呼呼大睡,我们即使是在睡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


吃饱喝足,我们三个在青纱帐中倒头便睡。

此时,张学民等人正在快马加鞭的赶来……

拂晓时分,天蒙蒙亮。远处的青纱帐中传来了一阵“哗哗”的乱响。睡梦中的我听到声音之后顿时惊醒。在这危险的隔离带内,我们怎么可能四平八稳、毫无顾忌的呼呼大睡,我们即使是在睡梦中也会留着一定的警觉性,周围只要稍有动静我们便会马上醒来。

声音是从东南方向传来的,也就是我们之前从隔离带豁口处过来的方向。这!十有八九是我们的人来了!

我当即对身旁翻身而起的小强使了个眼色,小强立刻会意,伸手拔出腰间的匣子枪和刺刀,悄身向声音处掠去。在这危机四伏的隔离带内,在没有确定来人是否是我们自己人之前,我们是不会放松一丝警惕的。

少时,青纱帐杂乱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小强却毫无讯息传来,我与张有友对视一眼之后,不由得拔出了腰间的刺刀与匣子枪,绷紧了心弦蓄势待发。

就在此时,就听不远处传来了小强的声音:“队长是咱们的人来了!”话音刚落,就见我们身旁不远处的高梁秆乱晃,数条人影三步两步便钻出来站到了我面前:“嘿嘿……队长,我们来了。”领头儿的正是张学民。

看到张学民与众队员因为与我们汇合而发出的一脸喜悦的笑容,我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到了肚子里:“学民,你做的很好,你把兄弟们安全的带了过来……看来这副队长没白让你做呀!呵呵……你们赶来的速度,比我预计的要快得多……”

“嘿嘿……”

“呵呵……”

大家相视而笑。

待到众人稍作休息之后,我便把镇子里、和炮楼里的情况向众人详细说了一遍。又把几个鬼子糟蹋那个十三岁女孩儿的事叙述了一遍,众人听完之后都愤怒不已,纷纷请缨要攻打西北方炮楼。看着散发出阵阵杀气的众队员,我欣慰的对他们点了点头。一个军队需要的就是士气,士气越高战斗力便会越强!此时,众人士气高昂,倘若近身搏斗足能以一敌十!

然后,我向众人宣布了我大胆的抢人计划——端掉四个炮楼,杀光里面所有的鬼子,带走镇子里所有的百姓!

众人都知道我的为人——胆子大的变态!他们这次却没有一个人对我这大手笔的抢人计划感到惊讶的,反而个个兴奋不已,摩拳擦掌、蓄势待发!

为了稳妥起见,我以小镇为中心,分别向小镇的正东、正南、正西、正北、东北、西南、西北七个方向,派出了十四名队员,每一个方向两名队员。那东南方是我们从隔离带豁口处前来小镇的方向,所以并未再派人。

这十四名队员的任务是彻底侦查小镇周边方圆三十里以内的区域,我要确定这小镇究竟是不是一座孤镇,小镇的周边是否有鬼子的巡逻兵、或者是鬼子的卡点哨站。其实,只要小镇周边十五里以内的区域,再没有其它鬼子的驻扎兵,我们便可以放心大胆的端掉炮楼,即使开枪射击也不会出什么大事。枪击声是不可能传出十五里远的距离。

中午时分,被我派出的十四名侦查队员相继返回……

“报告队长,正北方二十里,有一座大镇,镇中鬼子的数目不详……”

“报告队长,西北方十五里,有一处鬼子的驻扎点,里面大约有二百鬼子……”

“报告队长,正西方二十五里,有一座鬼子的小型煤矿,里面大约有鬼子三十人左右……”

“正北二十里……西北十五里……正西二十五里。呵呵……很好!这小镇算得上是一座孤镇,只要炮楼里的鬼子不向外界发信号,即使我们强攻炮楼,也不会有其他地方的鬼子来增援小镇……”我站在青纱帐中,睥睨的看着眼前鬼子的炮楼,似乎这四个炮楼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下一般。

小镇除了正北与正西各有一条通向远处的大路之外,周围全是高梁地。这无疑为我们的隐蔽创造了有利条件。

我把四十名队员分成了四小队,每队十人。分别由我、张学民、李春生、雷小军各带一队。张学民进攻西南方炮楼,李春生进攻东南方炮楼,雷小军进攻东北方炮楼,我则带着张有友、小强等十人进攻西北方炮楼。西北方也就是那几个畜生所在的炮楼。

将近黄昏时,四个小分队便潜伏在了四个炮楼附近的青纱帐中。不过,我很快发现端掉炮楼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此时,我俯伏在青纱帐边缘地带,细细的打量着距自己不足二百米远的炮楼。就见大炮楼高约十五米左右,呈圆柱梯形状,上窄下宽。底部直径约在十米左右,顶部直径约在六米左右。大约在炮楼第三层处,有四个向镇外方向的长方形射击孔,孔高约50公分,长约70公分。炮楼顶部是一米高的围墙,顶部围墙里有四个鬼子兵分别在四个不同的方向来回巡逻,炮楼顶部除了有一盏探照灯之外,似乎还架着一挺重机枪,重机枪的枪口刚好对着我们所潜伏的方向。

我估计炮楼的墙壁厚度在60公分以上,可以说任何枪支都难以洞穿,除非有坦克车或者是大口径火炮之类的重型装备。要不然,就凭我们几个手里的大匣子和刺刀,想要端掉炮楼简直是在痴人说梦。

正当我面对着眼前坚固无比的炮楼一筹莫展之际,就见那唯一可进入炮楼的大铁门“吱扭”一声打开了,紧接着从里面走出了四个小鬼子。此时刚好是吃晚饭时间,这几个鬼子现在出炮楼,无疑是想去酒馆喝酒。

“天助我也!”我心中当即大喜,转脸对身旁的队员说道:“你们快去其它三个炮楼处,把他们的小队长找到这里来,就说我有重要的事和他们商量!”

“是!”其中三名队员当即应声,分头向其它三个炮楼处奔去。

此时,其它三个小队的状况和我差不多,他们也都在为这坚不可摧的炮楼犯难,闻听我有重要的事和他们商量,料想是我这队长又想到了什么鬼注意,他们当即飞快赶来。

见他们到来,我微笑着目光一扫仍在气喘吁吁张学民、李春生、雷小军,然后缓缓说道:“我有个主意,我们可以这么办……”

夜幕悄悄的降临了小镇。今夜却与昨夜不同,天空中厚厚的阴云遮住了月光,大地之上漆黑无匹,只有那炮楼上的探照灯对着远处不停的肆虐着。

此时,镇中的百姓早已收拾好了细软,满怀激动喜悦的心情等待着我们端掉炮楼,带着他们脱离苦海的那一刻!

夜渐渐深了……

在西北方的炮楼处,四个日本兵醉熏熏的,相互掺扶着毫无顾忌的走在炮楼上探照灯的强光之下。几个鬼子一摇三晃的来至炮楼的铁门下,几人趁着腹中燃烧的酒性,举手砸门、抬脚踹门。昨天那几个畜生也是用这种方式叫门的。

就听炮楼内一声轻斥:“巴格牙路……!”然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和一些琐碎的斥骂。

“吱扭!”门开了,炮楼内明亮的灯光从铁门敞开处射了出来……

开门的是个一脸睡意小个儿鬼子。此时,他竟停止了口中的斥骂。就见他抬着头,张大了嘴巴,一脸错鄂看着眼前这几个醉熏熏、酒气冲天的家伙。虽然他们穿着和小个儿鬼子一样的姜黄色鬼子军服,但面孔却极其生疏。小个子当即意识到不对,刚要开口大叫。却见一把明亮亮锋利无比的刺刀,已然刺向了他高高仰起的下颌,刺刀迅速洞透他的下颌,穿过他的口腔刺破了他的上颌,冰寒犀利的刀锋深深插入了他的大脑之中。殷红的鲜血从他口中翻涌而出,滚滚狂流的腥血中竟夹带着半片断舌头,那半片断舌头随血液一起跌落在了地面。锋利无比的刺刀从他下颌穿过口腔时竟划断了他口腔中的半片舌头。那小个儿鬼子连声儿都没发出当场毙命。

这几个烂醉的鬼子兵那里是什么真正的鬼子。而是我们悄悄躲过鬼子炮楼上的探照灯,潜入老李的酒馆,干掉了那四个出来喝酒的鬼子。然后,我们便换上了他们的衣服,伪装成鬼子来叫开炮楼的铁门。这便是我与张学民等人计划的一部分。

见那小鬼子断了气,我把插入他下颌的刺刀拔了出来,然后轻轻把尸体放在了地上。与我一同来到炮楼的还有三个:张有友、小强和另外一名叫虎子的队员。

安置好那鬼子的尸体之后,我向虎子使了个眼色,虎子立刻会意,从身上取出了一团油布和一盒火柴。虎子迅速用火柴把油布点燃,然后站在炮楼的铁门内,举起手中燃烧的油布,向炮楼对面的青纱帐处晃了两晃。青纱帐中剩余的六名队员见到炮楼门内的火光之后,知道是我们发出的信号,这说明我们已经得手。他们迅速离了青纱帐,避过炮楼上的探照灯快速向我们奔来。

此时,我与张有友、小强三人右手握枪、左手倒提刀,虎视耽耽的站在炮楼第二层下面的台阶处,在我们的队员没有全部进入炮楼之前,我们是不会冒然上到二层的。因为,我们在酒馆干掉那几个鬼子兵时,我发现他们并不是什么看守卫城镇、监狱的日军中等兵,他们这些鬼子很有可能是和我们实力相当的上等士兵。若不是我们有刀绝六式在身,恐怕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要知道,一个上等士兵可轻松干掉五个、或者五个以上的中等士兵,可不费吹灰之力干掉20个、或者20个以上的下等士兵。除了在酒馆干掉的四个和刚才的那个小个子,这炮楼里应该还有十五个鬼子的上等士兵。仅凭我们四个根本就敌不住十五个凶悍的上等士兵。

我们三双冰冷的眼睛和三把匣子枪黑洞洞的枪口,死死对着炮楼第二层的入口处,在我们的队员没有全部进入炮楼之前,我们生怕会被二层的鬼子发觉,一但有鬼子出现在二层的入口处我们便会立刻击杀!

队员们一个个前后进入了炮楼,二层的鬼子似乎并未发觉楼下的异样。据我估计二层的鬼子很有可能是在睡觉。要不然,以鬼子上等士兵的实力,不可能发现不了楼下轻微的异常声响。

“队长,人到齐了。”虎子来到我跟前压低声音对我说道。

我转脸向众人看了一眼,把手中的刺刀做了个前进的挥举动作。然后,我第一个踏上了台阶,一步步向上缓行。脚下的台阶是木制的,走在上面发出轻微的“吱呀”声。

我屏住了呼吸,双手紧握刀枪,双眼却死死盯住二层的入口处,把脚步尽量再放轻些,我生怕这细小轻微的“吱呀”声惊动了二层的鬼子。

众队员和我一样,他们紧随在我的身后。

台阶并不是太多,只有十一、二阶而已,但这十一、二阶台阶却生生被我们走了五分钟左右。

此时,我站在二层的入口处,微微探头向里面窥望,就见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二十张床铺,床铺几乎占据了二层的所有空间。就见其中有九张空床铺,其它床铺均躺着一个正在熟睡的鬼子兵,在床头边上摆放着他们的衣服和枪支。

九张空床铺?除了已经被我们干掉的五个以外,还应该有四个才对,不用说,他们一定在顶层值勤!

我闪身进入了二层,进入之后我便立刻蹲在了地上。倘若我大敕敕的站里在那些鬼子的床头,万一有哪个鬼子此时醒来,他一眼就能发现我。

众人纷纷上了二层,由于空间太小我们几乎挤成一团。人群中我向张有友和小强打了个手式,他们立刻会意,蹲行着走到每个鬼子的床前仔细辨认着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十一个鬼子兵。

少时,张有友和小强示意我十一个鬼子兵中,只有一个是昨天晚上强奸小女孩的禽兽。

我对张有友和小强点了点头。接着我又向众人指了指睡在床上的那个禽兽,对众人摆了摆手,然后又把自己的双手背在了身后。我手式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说这个床上的鬼子不许杀,要活捉。众人都点头会意。

然后,我把左手的刺刀扬起,向众人做了个杀的动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