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过鬼子的老人现在天津扫大街

战争机器人间兵器 收藏 23 5102
导读:在卢沟桥抡过大片刀又在天津扫大街的老人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14_25823_9625823.jpg[/img] 照片说明:亲历卢沟桥事变的29军老战士付锡庆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14

在卢沟桥抡过大片刀又在天津扫大街的老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照片说明:亲历卢沟桥事变29军老战士付锡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照片说明:付锡庆老先生的革命伤残军人证



一,参加29军要考试


发生在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已经过去了整整66年,当年出生的人今天也应该是66的老人了。66年前的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在卢沟桥打响了全面侵华的第一枪。29军奋起反击,中国人民的全面抗战就此爆发。


我今天采访的87岁的付锡庆老人就是卢沟桥事变的参战者,是光荣的29军的老战士。


付先生当年21岁,是经过严格的考试才进入29军军训团的。付先生清楚的记得考试题是一篇作文,题目叫《兵贵精不贵多论》。付先生上过五年学,写得一手好字,作文自不在话下。血气方刚的付先生于1937年2月1日入伍,被分在38师教导队学兵第4中队,当了一名学兵。38师师长是张自忠将军。付先生说当时中国的青年争相入伍,就是抱着要保家为国、为国雪耻的目的:


“1931年的9,18事变,日本侵略者占领了整个东北,哪个中国人不知道呢?”


付锡庆先生一米八的个子,一头倒背的银发一丝不乱,漂亮的胡子梳理的整整齐齐,是个天津美男,初次见面就给人以风度翩翩的印象。66年来,付先生始终是一条腿。卢沟桥事变的南苑一战,付先生的部队遭遇侵华日军的伏击。作为轻机枪手的付先生身中5弹,从此的人生一直在艰难困苦之中。但身残志坚的付先生始终让采访者感染到是:29军军人那英雄豪杰的气概。


他说:“7月28日日寇侵犯南苑,战斗到最激烈时侵华日军已经在飞机的掩护下打进东门,敌我双方展开激烈的白刃战,我们都亮出大刀和鬼子拼杀。这时,有一个鬼子由我身后用刺刀向我刺来,当时我正用左手提着机枪,右手握着大刀。忽听见后面有风声,我猛回头和鬼子打了个照面,只见白光一闪,他的枪刺已经扎进我的左肋一侧,说时迟那时快,我抡圆大刀将鬼子斜肩代背砍死在地上,溅了我一身血。”


“斜肩代背”是天津话,我理解“斜肩”大概是45度斜角;“代背”的意思是不是连着“肩背”的意思?


付先生说,29军的大片刀一人一把,连伙夫都有。大片刀三尺长,七斤重,风快!


我前面所说的“英雄豪杰”不单单在于29军官兵在国难之时的行为,而在于漫长的66年风雨付先生坎坷的人生。不是英雄走不到今天,不是好汉也笑不到今天。现在,我面前87岁的老人思维清澈、记忆过人,谈吐沉稳,是个出色的长者。他能健在,还能单腿骑车,这本身就是天意。可惜,我采访的时候天津下大雨,要不,您可以目睹87岁老头儿单腿骑车的照片了。


接受我采访时,付先生心跳40/分,我问他:看自己还可以活几年?付老爷子笑到:再活三年没问题!——不是面对豁达开朗的人,我怎么敢提这种问题、开这种玩笑呢。


二,29军机枪手付锡庆目睹赵登禹牺牲的黑色轿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照片说明:天津地方领导去看望付锡庆一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照片说明:付锡庆的伤残证件上有伤残原因证明


位于北京西南的卢沟桥和宛平城的当年是战略要地,29军在1936年春派一一零旅第二一九团第三营驻守宛平城和卢沟桥。七七事变前,卢沟桥的形势已日趋紧张,日本侵略军已占领丰台,并不分昼夜地在卢沟桥一带进行所谓“演习”,其用心险恶昭然若揭。卢沟桥既是南下的要冲,又是北京的咽喉,侵华日军一旦占领卢沟桥,北京就是一座死城,华北也就垂手可得。


1937年7月7日深夜,侵华日军向我宛平县守军开火,遭到我29军的坚决还击。卢沟桥反侵略的枪声吹响了中华民族抗日的战斗号角。处此国难当头只际,凡我炎黄子孙,莫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行经义愤填膺,同仇敌忾,公赴国难。当日军在卢沟桥遭到29军坚决回击后,感到其有限的兵力不足以取平津,于是,以和谈为烟幕,施缓兵之计,从东北、朝鲜和日本国内增调大批日军进关,准备大举进攻。在此危急关头,29军军长宋哲元对战、和仍然举棋不定,当日军大举进犯时,他始决心抗战,并于7月27日发出自卫守土的通电。


七七事变发生后,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也立即向全国发表了号召抗战的宣言。宣言中说:“全国同胞们,平津危机!华北危机!中华民族危机!只有全民族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


7月底,平津战事日趋紧张。26日,日军攻占廊坊,我军亦进攻丰台日军兵营。同日,日军袭击我广安门驻军。27日,日军以一个半师的兵力,并有三团炮兵,百余辆战车,十机架飞机协同作战,进犯南苑。在29军驻南苑部队在佟麟阁军长和赵登禹师长的指挥下奋起抵抗。佟麟阁、赵登禹相继壮烈殉国。29日,北平陷落。


29军官兵在卢沟桥事变中激于爱国主义的义愤,担负起保卫国土的神圣职责。虽然武器装备低劣,但他们英勇地与武器精良的侵华日军展开了殊死的搏斗,以他们的鲜血和对国家、民族的忠诚,谱写了壮烈的诗篇。由于当时的统帅部对抗战准备不足,指挥失当,仓促应战,以致败退千里。继平津之后,保定、沧州、石家庄、张家口、太原等名城相继失守,大片国土沦于敌手。


正是南苑一战让付锡庆身负重伤。昏迷苏醒的付锡庆坚持让守侯在身边的机枪副射手河南兵李序亭带着机关枪去找部队,而自己挣扎着爬了一昼夜:“天上下着蒙蒙细雨,我终于爬到京苑公路的沟里。这时,我看到公路上停着一辆黑色轿车,后面有一辆敞蓬车,车上下布满死人和两匹死马,一片血肉狼籍的惨状目不忍睹。以后在医院里我才听说佟麟阁将军中流弹牺牲,而赵登禹将军就牺牲在我看见的黑色轿车里。



















5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