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丈夫和好朋友在床上

叶落知声 收藏 4 3585
导读:我看到丈夫和好朋友在床上  30岁女人的隐约担心   30出头的可心是深圳一家国企资料室的管理员,身材也算婀娜,皮肤白皙。丈夫宇飞是某事业单位的业务骨干,人长得高大俊朗,对可心温柔体贴。他们四岁的儿子活泼可爱。生活算得上幸福美满,但可心并不满足。   可心常常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担忧:宇飞在不断地积极努力上进,可自己一直停滞不前,再过几年之后,两人的差距会越来越大。到那时,宇飞会不会嫌弃自己,甚至于抛弃自己呢?想到自己今后有可能成为弃妇,可心就焦虑不安。   她感到自己和宇飞之间

我看到丈夫和好朋友在床上

30岁女人的隐约担心



30出头的可心是深圳一家国企资料室的管理员,身材也算婀娜,皮肤白皙。丈夫宇飞是某事业单位的业务骨干,人长得高大俊朗,对可心温柔体贴。他们四岁的儿子活泼可爱。生活算得上幸福美满,但可心并不满足。



可心常常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担忧:宇飞在不断地积极努力上进,可自己一直停滞不前,再过几年之后,两人的差距会越来越大。到那时,宇飞会不会嫌弃自己,甚至于抛弃自己呢?想到自己今后有可能成为弃妇,可心就焦虑不安。



她感到自己和宇飞之间已经有了某种隔阂。可心常常为了一些小事而生气,弄得宇飞不知所措,过了一阵,可心意识到自己的无理,又向宇飞道歉。这样的事情多了,宇飞就有些疲倦,可心的心理又更不平衡。



丈夫晋升



宇飞勤于工作,成绩不错,因此再次被提升。任命书下达的那一晚,宇飞请一帮朋友吃饭,可心也去了。



饭桌上,宇飞的朋友王宁开玩笑地对可心说:“嫂子,你可得把大哥看紧点,大哥年轻有为,才气过人,可是年轻女孩子崇拜的偶像哦。”一桌的人都笑,可心也笑了笑,心里却赞成这种说法,再看看宇飞躇踌满志的脸,心里的负担更重了。



回到家,宇飞仍是满脸的兴奋,可心就忍不住说了句刻薄话:“瞧你那得意样,不就是提了个官吗?犯得着激动成这样么。”



话一出口,可心就后悔了,但宇飞的脸已经沉下来了。



晚上睡觉,可心故意把身子往宇飞身上靠,宇飞却打了个呵欠说:“早点睡吧,很累了。”可心一心想弥补先前的过错,搂住宇飞的脖子小声说:“对不起,我不该那么说,你别生气好不好?”



宇飞沉默了片刻才说:“既然知道自己不对,为什么还要说些伤人的话呢?你总是这样,说的时候只图自己嘴巴痛快,说完了再道歉又有什么用?伤害已经造成了。”



两人不欢而睡。


读书以期提高自己



那天和同学说起这件事,同学便建议可心去找心理医生。可心找到了一位北大心理学博士。



心理医生说她这是典型的心理焦虑症。事实上生活过得很好,可是并不满足并不快乐,对自己缺乏信心,看不到未来的希望,所以你老是担心有一天你会失去这种生活。更重要的,是害怕失去自己现在的爱人。医生建议她应当去学点知识,打发空闲时间,充实和提高自己。



那天晚上,可心把自己找心理医生的事告知宇飞,又提出要去读夜校,宇飞极力支持。可心选择了工商企业管理专业,学制三年,如果考试过关,还可以拿到硕士学位。



给女学友介绍对象



在学习班里,可心认识了同学肖丽。肖丽是艺校的钢琴老师,名副其实的靓女,加上从小学艺术,气质就比一般人更为脱俗。遗憾的是这么优秀的女孩30岁了竟然还没找到归宿。肖丽之所以来这儿学习,就是抱了在这遇到“真命天子”的希望。肖丽和可心成了朋友。



混熟了之后,可心便操心起肖丽的终身大事来。可心想起宇飞单位那个开玩笑的王宁,跟肖丽一提,肖丽立马同意见面。



可心回家跟宇飞一说,宇飞忙说王宁35岁了,正着急得慌,这事有戏。就约了一个时间在酒店吃晚饭。



见了面,可心看得出王宁挺中意肖丽,可心悄悄问肖丽,肖丽也点了头。可心很高兴,提议去跳舞,四个人就去了。肖丽不愧是学艺术的,跳起舞来,优雅迷人,看得王宁眼睛发亮,一个劲地谢可心。从舞场出来王宁又提出请吃宵夜,直到12点了,可心才要宇飞开着车把肖丽、王宁都送回家。



“以后相亲,您就别让你老公去了”



这以后,可心请肖丽教儿子弹钢琴,肖丽爽快地答应了。每个星期六,可心和肖丽上完课,肖丽就跟着到可心家来给小孩上钢琴课,然后在可心家吃完晚饭才回去。有时遇上宇飞在家,可心总让宇飞送肖丽回去,宇飞每每遵命。



可心问肖丽和王宁的进展如何,肖丽总是淡淡地说还可以吧,不愿多谈。可心也就不多嘴了。不过可心直觉肖丽已经有了交往的对象。



肖丽不再来可心家教琴了,说近段时间单位演出任务繁重,人都累病了。可心看她确实消瘦了不少,只好给儿子换了一个老师。



临到学习班要考试了,考试的那一天,正好是星期天,可心出门时看宇飞还赖在床上,就央求宇飞送自己去考试。宇飞却说今天得去工地给新近完工的一个工程验收,让可心搭的士去。



等车的时候,可心意外地遇到了王宁。可心知道王宁是宇飞负责的那个工程的主创人员,就问他为什么没有下工地的事。谁知王宁却说当天休息,根本没有下工地这回事。



再问他跟肖丽的关系,王宁却说,他跟肖丽就见了那一次面,肖丽压根就没看上他。王宁还提醒可心,以后相亲,可不能再让宇飞去了。



“你想大哥就大我一岁,可论外表、论成就都比我强多了,人家小姐这么一比较,哪还瞧得上我呢?”



想着王宁的话,可心心里七上八下的乱得慌。她有一种极不好的感觉。


将丈夫和朋友捉奸在床



到了考场,肖丽竟然没有来。可心心头那种不祥的预感更强烈了,试卷发下来,可心根本无心思考,胡乱答了一阵,便交了卷。



出了考场,可心立刻拦了一辆的士直奔肖丽的单身公寓。



站在肖丽的门口,可心非常紧张,感觉口渴得厉害。她轻抚着胸口深深呼吸了几下,尽量使自己平静。好不容易平息些了,可心就听到房中隐隐约约有一男一女说话的声音。



可心用颤抖的手按了门铃。



可心不吭声,也说不出什么话,只是一味地按门铃。她越来越确定待在肖丽房间的男人就是宇飞,她似乎已经嗅到了宇飞的气味。



肖丽小心地将门打开一条缝,可心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那么大力气,一把推开了门。



映入可心眼帘的竟然真的是在可心脑海中闪现过无数次的画面:宇飞正衣裳不整地躺在肖丽的床上,而肖丽身上穿的是透明性感的睡衣。



可心觉得眼前一黑,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刚好靠在门上,身子就顺着门倒了下去。



可心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的观察室里,宇飞一脸愧疚地坐在她的床边。看到宇飞,可心的眼泪不听使唤地直往下淌。从医院回家,宇飞要搀扶可心,可心轻声但很坚决地拒绝了,硬撑着走回家,把自己锁在了卧房里。



后来可心才知道,自己撞破丈夫与肖丽好事的那天,肖丽告诉宇飞自己怀孕了,是宇飞的孩子,坚决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她一直在催促宇飞跟可心摊牌。



宇飞正为这事烦恼不已,没想到可心就已经找上了门。


心理医生的话



心里慌乱无绪,可心又去找了那位心理医生。“我先问你两个问题,你想清楚了回答我。一,你觉得你离开他会不会过得更好一点?”可心毫不迟疑地摇摇头。



“二,你想不想跟他分手?”可心想了想,还是摇摇头。



“那这事就好办了。你现在有两方面的困扰:第一,你能不能原谅他的的事;第二,他会不会离开你。”



“依我看,你肯定会原谅他。因为你心地善良,看重家庭,爱护孩子,而且最重要的是你非常爱他。这个时候,你一定要把握好,如果你处理得过火就等于把他推向别人的怀抱。你必须原谅他,否则你就会失去他。”



“你是一个好太太。在深圳这个地方,能够拥有如你一般温柔贤淑的太太是他的福气。他在外面见多识广,不会意识不到这一点。婚姻时间长了,总归会有平淡的时候,他只是一时的迷失罢了。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后悔了。”



一封信



第二天上班,可心一个人在空旷的资料室发了一阵呆,决定照心理医生说的去做。



她找出一叠信纸,给宇飞写信。想一阵,哭一阵,再写一段,不觉一个上午过去,竟洋洋洒洒写满了五大张信纸。



中午,可心把信寄给了宇飞。信里,可心蓄含地表达了自己不会过于计较他和肖丽的偷情。



“你是我生命中惟一的爱人,过去是,现在是,将来是,永远都是。”



当天回到家,宇飞只对可心说了一句话:“给我时间,我会处理好的。”



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可心隐隐感觉到,宇飞对怎么处理这事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每天被肖丽闹得焦头烂额。



10万元“赔偿”



也许是没想到可心这么通情达理,而且表现得这么坚强,宇飞有些回心转意。他向可心表示,要保留家庭,即使肖丽执意要把小孩生下来,也不会弃可心而娶她。



后来可心才知道,当宇飞把这一决定告知肖丽时,肖丽曾拿要生下孩子到宇飞单位去闹来要挟,谁知宇飞根本没吃她这一套,他说:“孩子生下来若真是我的,我可以抚养,但你我是怎么都不敢再惹的了。”这一下肖丽没辙了。



原来,肖丽压根就没怀孕,她是想以怀孕来逼宇飞早日跟可心摊牌。为此,肖丽提出,要一笔钱来了却此事,10万块青春损失费。虽然宇飞觉得肖丽简直是敲竹杠,但他只好答应了肖丽的要求。



车回家的路上,宇飞思绪特别乱。他不知道该怎么跟可心说。他不知道现在要一下子拿出这么大一笔冤枉钱,可心会不会同意?思来想去,宇飞还是斟字酌句地给可心写了一封信,然后去了单位。他害怕面对可心。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