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国际大环境如下:美国深陷经济危机,霸权地位遭到严重挑战;中国开始崛起,虽距世界霸主有很远距离,但在亚洲的影响逐步扩大,并开始真正冲击亚洲霸主地位——受此影响最大的是长期处于亚洲经济老大的日本和南亚霸主印度,而其他亚洲国家,或者酸葡萄心理或者或多或少的经济政治冲突,对中国的崛起有一种敌视和担忧。


截止到2009年7月6日,中国周边及内部一级危机和隐患如下:朝鲜刚刚成功核试验,正式成为有核国家,并可能进行远程导弹发射,该举动一方面可能会引发东亚核竞赛,导致日本和韩国发展核武器,严重影响东亚安全和长期格局,另一方面,有可能导致美国、日本、韩国同朝鲜、中国、俄国的直接激烈军事冲突,这是有核国家的冲突,也是地球上最危险的冲突,若引发核战争,小范围来看,东亚受严重核污染,包括韩国、朝鲜、中国东北、俄国、一海之隔的日本,大范围来看,若不幸引发世界核大战,人类将面临灭亡的危险;印度以十万级为单位大量增兵藏南(为印度控制的中印争议地区),向中国示威,有为了藏南不惜和中国兵戎相见之意,印度和中国同为有核国家,稍有不慎,会有战争冲突升级和失控的危险。



此时,我们面对的二级危机和隐患如下:俄罗斯大批收缴中国商品,影响华商在俄利益,导致国内群情激奋;日本计划向其位于台湾附近岛屿派兵,一方面向大陆施压,刺激大陆,另一方面,显示日本有插手台湾事务的意图,同时则可以给台湾分裂主义势力打气,增加目前台湾和大陆的离心力;南沙群岛问题正式提上解决日程,中国开始逐步解决南沙问题,同时东南亚诸国有联合趋势,其态度时软时硬,有时明朗,有时模糊,他们或者拖延时间,等待有利时机,或者造成既成事实,使中国师出无名,其中,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越南尤其重要;传闻巴基斯坦逐步远离中国,进入“美国区域”;;美国驻兵阿富汗;蒙古新总统上任,对华政策不明朗。


有个问题是最清晰明了的:如果上述问题牵涉的国家或势力,都是中国的敌人,那么中国是失败的,而且中国一定会失败的。而实际上,中国没那么失败,也没那么不理智——准确情况是,上述诸多问题,有些问题根本不是问题,至少在目前根本不是问题,这么多问题出来,一定是有原因的,什么原因呢?——混淆我们的分析和判断,使我们不能做出正确的决定,牵扯我们更多的精力和军力,使我们无力做我们原本要做的事情。


俄罗斯收缴中国商品,既有历史原因,也有其国内政治斗争原因,而与此同时,俄国家杜马批准向中国长期大量输送石油;蒙古国的总统变换是不可避免的,但其国家利益则是统一的,地缘政治和国家实力决定了他们的方针政策,对我们来说,这些方针政策基本上都可以明晰;日本的派兵,只是把以往骨子里做的事情也表现到表面而已,他们一直都在干涉台湾并支持台独,即使是对中国施压,也是他一贯的风格——打压中国,刺激中国,仅此而已。


剩下的重点,就是朝核、中巴、中印、南沙问题,这几个问题是真正的重点,但最重要的那个才是核心问题,既目前我们必须要解决而且一定能解决的问题,其它问题,或者永远不是问题,或者目前不是问题。


中巴所谓的疏远,更多的属于欧美国家的黄粱一梦,一厢情愿而已:印巴矛盾是存在的必然问题,与中国无关,对巴基斯坦来说,地理位置决定了他和中国的友好关系是天然的,而贸然投靠美国,疏远中国,其后果,任何一个睿智的政治家都可以预见,那对政治家本人对巴基斯坦国家来说,都不是明智选择,所以,这个,根本不是问题。


朝核问题,当朝鲜还在金日成时代,朝鲜曾经满心欢喜的的封存全部核设施,满怀期望的等待美国承诺的援助,最后,才发现,那只不过是空欢喜,美国是个大忽悠而已!从那个时候,已经决定了朝核问题肯定会发展到如今地步:一方面,美国的威胁迫使朝鲜必须发展核武器;另一方面,美国对中国和朝鲜骨子里的敌视,迫使中国和朝鲜誓死要捍卫东亚地区的利益和仅存的荣耀。这种环境,给朝鲜秘密发展核武器提供了极好的土壤,事到如今,朝鲜半岛无核化越来越困难,美国对朝鲜的威胁和打击极有可能会引发核战争——但这一切,更多的原因是美国造成的,而且最应该担心这种局面的应该是美国、日本和韩国,而不是中国。从目前来看,中国无须担心,但要担心以后:当这种局面进入僵局时,就有可能变化了,武力不通,就有可能谈判,其中一个结果是中国难以接受的:美国和朝鲜背着中国、俄罗斯、韩国、日本达成协议,相当于美国出卖了韩国和日本,朝鲜出卖了中国和俄罗斯——这是个问题,但目前,还不是最大问题,目前,感觉到棘手的最应该是美国,而不是中国。



剩下的,南沙和藏南问题,都涉及领土问题,但是也有区别的:藏南目前被印度控制,中国即使夺回来,也是需要很多代价的。中印曾经一战,那一仗,打的印度胆颤心惊,从这个方面来看,印度并没有主动挑起战争的勇气和理由,印度所依靠的,就是打赌:赌中国不会在这个时刻冒着和印度战争的风险。实际上,从打赌方面来看,他已经赢了,但从战略来看,印度这个做法很不明智,成为了大国的工具,为其他国家的利益火中取栗,丝毫不具有一个南亚霸主该具有的成熟和深邃;南沙问题,则是东南亚诸国对中国利益的侵犯,事到如今,他们仍旧心虚,而且偷偷摸摸,中国的海军与以往相比不可同日而语,南沙再拖下去,就可能真成大问题了!——解决南沙,时不我待!


当我们集中精力解决南沙的时候,既要避免其它争端掣肘,又要避免同其他无关大国对抗甚至战争,还要避免内乱,包括国内政治、经济、民族、宗教、农民等等问题。如果南沙问题解决,中国成功控制南沙海域,则东南亚诸国自会安定,中国可以安心建立自己的后院——包括东南亚和南亚地区;而同时,日本韩国的海上线路也被中国控制,可以稳定东亚局势;突破马六甲,再下印度洋,使印度腹背受敌,我可掌握更多主动。到那时,再同印度何谈,主动权基本在我们手中:和谐谈判,在保证巴基斯坦利益的情况下,中国承认印度南亚霸主地位,但印度必须尊重中国亚洲领导的位置,承认并接纳南亚东南亚为中国生死攸关的后院;兵戎相见情况下,中国从青藏高原重兵压境,同时经由南沙、印度洋对其海上线路封锁,再由巴基斯坦配合,东面放火,南面抢粮,北面敲锣打鼓摇旗呐喊,纵使不开战,只这么折腾,使其疲于应对,不过几年时间,印度的发展步骤就完全被打乱,那时,再强化巴基斯坦,使其在印巴抗衡中逐步处于优势地位。


从这方面来看,南沙问题是至关重要的,但要解决南沙问题,必须先安抚印度,充分传达中国的善意和和平期望,尽量化解藏南压力,但不能无原则退让,而且一切的善意与和平,必须建立在强大的武装和令人恐惧的打击力量上面。如果印度咄咄逼人且不罢休,当逼近中国底线时,甚至主动进攻武装侵犯中国时,南沙问题就是次要问题了。但对印度政治家来说,得了便宜卖个乖,何乐而不为?


至于解决南沙问题,因为受国际关系影响,中国更多的应该使用哀兵政策:渔民、海监、渔政、海军巡逻,互相配合,步步为营,若能不战而屈人之兵最好;若不能,争取不先开第一枪,使我方在道义上处于有利地位。而且针对东南亚诸国,不可一视同仁,争取区别对待,可拉拢的拉拢,不可拉拢的,若无大威胁,继续忍耐,若是眼中钉肉中刺,必欲拔之而后快。于此同时,对南沙群岛利益要重新分配,原本属于我们的,必须归我们,而同时,我们更趁此扩大利益范围,原本属于敌人的,能夺一些最好,把他们分配给其他盟友,一方面可以拉拢人心,另一方面,使他们不能团结一心,便于分化瓦解打击。先用哀兵政策,哀兵必胜!


当必须用武力解决南沙时,争取只打击一个敌人足矣,若是打击越南,水陆一并施压,其海军弱则灭海军,陆军小则打陆军,争取快打、痛打,干净利落,尽量不留后遗症;若对其他海上小国,海空并进,争取一举瘫痪其全部抵抗武装,我方全身而退,之后,察其言观其行,若不思悔改,则再重复一次瘫痪战,周而复始,一而再三,只针对一个国家如此打击几次,其基本就可服服帖帖。与此同时,多搞柔和外交,增加斡旋力量,尽量使其它国家保持中立和稳定。


上述几国,除了俄罗斯,其它任何一个国家军事力量都不是中国的对手,纵是一些国家联合起来,也没有能力和中国对抗!他们的一些挑衅和骚扰,是对利益的攫取,但更大可能,则是大国的工具,从这些事情后面,或多或少的都会看到美国的影子。对他们来说,这是玩玩而已,如果让他们主动进攻中国或者主动挑起战争,无异于以卵击石——从目前情况来看,能得到这个结论,很多纷扰我们基本可以平静对待!



自从奥巴马上台后,美国的一些政策正在悄无声息的调整,逐步放掉一些会把美国拖入泥塘的事情,对一些暂时无可奈何的地区和势力,基本保持宽容政策,同时,在某些方面,增加了对中国的控制力也威慑力,当然,这更多的是建立在“软”层次上的,尽量回避中美正式军事对抗——仅从这方面来说,中美的关系其实上了一个台阶,逐步摆脱了以往你死我活的军事对抗,斗争和合作共存,都处于重要地位。但同时,斗争形势改变,更多斗争隐蔽化,但绝不可小视。


从目前形势来看,诸多问题,更多的则是幻觉而已!就如我们回首往昔,很多问题,其实只要平和的度过了,基本也就解决了,但有些关键问题,你如果不解决,则就失去了最好的机会,将会受制于人。


从国际格局来看,中国在亚洲的崛起是铁定实事,而且开始正式冲击亚洲领导人位置,冲过这一关,站稳位置,静心经营亚洲,建立自己后院。到了那时,则可重新审视中美、中俄关系,那时,以儒家思想为主导的亚洲,将会对世界做出更和谐的贡献。从这方面来说,南沙问题,生死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