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警察的故事(1)

本人所讲故事绝对真实,当然作为故事多少会有点文学色彩,只为让大家了解一点警察工作的真实情况,只求朋友们不要较真就好。

早晨八点半,我叼着根油条,刚到单位就感觉气氛不对,几位早到的领导和师兄弟忙忙碌碌的。心里想着,可能有案子了。

八点四十,主管刑侦的的副支队长吆喝开会,我和海子、三哥还有其他七八个兄弟跟着大队长一起到了会议室,不一会儿支队长和政委竟然也上来了,我问海子“啥案子?”可海子这样消息灵通人士竟然也不知道。问三哥,三哥是个老诚的警察,工作敬业,平时就爱说教,这会一问,他眉头一皱瞪了我一眼“别瞎打听,听领导布置任务就行了。”我哼哼哈哈一阵也不言语了。

政委喝了口茶,看看办公室主任,让他点名。其实我们支队就下设一个大队,连毛带皮也就十一号人,这天开会多来了四名平时负责情报方面的同志,加上正副支队长,政委和办公室主任一共十九人,大家人头都熟,打眼一看就知道够不够,不过政委这么严肃的要求点名说明今天确实有大活了。

果然,支队长发话了,讲了些政治学习方面的事情,话题一转,谈到了案件,代号6.26,是一个已经经过三个多月的前期侦查,目前已经成熟的案件,因为案件较大,要做好保密工作,所以前期的工作仅限几位领导和为数不多的几位老牌侦查员知道,今天开会就是通报案情,看前期侦查资料,然后让大家到犯罪嫌疑人经常出没的地段在熟悉一下,准备抓捕了。因为情报显示犯罪嫌疑人的外地上线要来送货了,抓捕条件已经成熟,按大队长的话就是“等他的脓熟透了,一次给他放了。”

开会一个小时,大家了解了案情,通过资料认了人,主管副支队长和大队长安排了工作,我被分配摩托跟踪,小海在另一辆摩托上,他吐吐舌头,“这天气摩托跟踪简直就是晒鳖呢!!”我也一脸苦笑和他到法制科领摩托车钥匙。为了工作需要,单位特地买了几辆二手踏板车,那叫一个烂,骑着车那烟把人能埋了。三哥带了两个新警开一辆“普桑”三个人一脸的凝重,看的杨哥直笑。杨哥是个传奇人物,原来呆在一个待遇特好的公安专业单位,已经当了中队长了,可他愣是打报告,找领导要到我们单位来,局里所有知道这事的人都想不通,一个中队长跑到这里来干一线科员的工作,为的是啥?一问他,解释的到叫人没话说,“要进步。”换了单位就要从头干起了,不过领导挺器重他,虽然没职务,但是照样让他带了几个人负责一些领导工作。

杨哥带了两个人开一辆破“中华”负责在嫌犯老高的家门口蹲点守候,作为固定哨,他的车停在那里不能动,不能开窗,不能下车,要撒尿也只能用矿泉水瓶子接着在车里尿,这鬼天气到了中午大太阳一晒,估计那车里能蒸桑拿了。大队长有安排了几个流动的跟踪哨,他找了辆自行车,怀里揣着对讲机,亲自负责各处联络和指挥,副支队长领了另外两名侦查员做临时机动。一切准备就绪,十点整全部人马出发了。

嫌犯是个老毒贩子,以前也抓过,但是因为毒品量小,判了几年又放出来了,这次通过侦查了解到他从外地打货回来卖疯了,支队领导就决定亲手收拾他了。

侦查跟踪可没有想想的那么好玩。大家身上都担着责任,全神贯注还不能让被人看出你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那就交内紧外松,时不时找个商店和老板闲聊几句,隐蔽自己,还要注意不能让人从你控制的视线范围离开。老板聊烦了,就买个小东西,雪糕啊口香糖啊之类的,呆的时间久了,就要换个地方,看看路边的老头下象棋,或者装作开别人修车什么的,总之,你要把自己伪装到人群里去,就像一个社会闲人,这样才不会有人注意你,一个好侦查员没有六七年的功力,想完全如入周围的环境是很难的,所以为了不暴露自己,大家都散布在视线控制的最大范围,生怕惊动了嫌犯,可这样侦查的难度就增加了很多,随时有可能跟丢嫌犯。

不过当天的侦查很成功,搞清了好几个来买货的下线的住址,这对后期审讯时的指证工作来说是很宝贵的,毒品案件要想办理成功,就必须要有下线购买的情况,要不就很难按贩毒来定罪了。

当晚十一点多,侦查员才撤回单位,大队长挺高兴的,和副支队长商量着等案子破了请大家吃顿好的,大家也都很兴奋,互相讲自己一天侦查的成果,和那些惊险的过程,临了大队长发话:“明天早上多睡一个小时,那伙狗东西,早上起不来,大家也多休息一会,九点半准时到单位,集合后直接工作,继续侦查,等待抓捕的时机。”其实这也就是鼓励大家一下,这样的监视侦查,在外地上线给送货来之前是不会停止的,可这会儿谁也说不上,上线啥时候才会来,还要在外面辛苦几天,所以这一天辛苦换回来的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大家都倍加珍惜,高兴地乱吼。

第二天,一切如常,我的位置挪了一下,换到了嫌犯家的附近,负责通报整条跟踪线上的同志嫌犯出门的时间方向以及衣着和交通方式。下午一时左右,嫌犯和他的老婆马仔三人一起出门,我通报了情况,继续蹲守,一会耳机里听到嫌犯与人打车去了省会,情报显示他是去要账了,大队长要求大家继续跟踪嫌犯的马仔,今天他负责卖货了。

马仔是个外地人,皮肤黝黑,警觉性极强,可能以前有被抓获的经历,所以他的反侦察意识特别强,行动方式明显与常人不同,经常在前进途中突然返身往回走,要么就是挨个进商场超市,我们的好几组侦查员因为他的反常行动害怕暴露不得不放弃跟踪,跟了一下午这家伙在三个小时里交易了五次,有三次的交易都在他们住所附近的河堤上,我们在车上跟踪的侦查员用摄像机记录了这些交易过程。下午四时左右,跟踪终于出了问题,马仔转到了一个农贸市场,这个市场有四五个出口,侦查员对于这里的环境不熟悉,把人跟丢了,大队长着急了,骑着自行车,满街的找,一点都没有结果,最后分析这家伙可能又回到经常交易的河堤附近了,结果一找,这家伙果然在那里,大家又一次兴奋了起来。我的到命令,贴近跟踪。心里一阵紧张,今天在嫌犯家附近我们打了几个照面了,我又穿了件白T恤,这家伙会不会对我有印象啊,我向大队长讲了一下,他安排小海配合,我两一起贴近跟踪。没办法,既然是命令只有硬着头皮上了,我最怕就是把人惊了,他不活动,那就糟了。

河堤很长,上面种着大量的柳树视线不太好,树下隔三岔五的放着些石凳之类的东西,河堤下也有一条路,与河堤有很多入口,我和小海一前一后在河堤下的路上走过,那个马仔果然在河堤上休息,光着个膀子,坐在一棵树下,小海也看见了,给我使了个眼色,他就先上河堤了,上面人不多,有几个老人领着孩子放风筝,小海走到那马仔附近,趴在河堤的栏杆上假装看放风筝,我上来后就坐在离马仔不远的石凳上用余光观察着那个家伙。那家伙似乎看见我了,站了起来,朝我这边走过来,我心里慌了一下,万一认出我咋办?不过大家都说是跟踪打照面了只要不对眼就不要紧,我只好硬着头皮,用两只手支着头,把大部分脸遮起来,这样他应该认不出我了吧。那家伙走过来,果然在我旁边站住了,我的余光感觉到那家伙在观察我。我连头都不敢抬,两手攥了一把汗,那几秒钟过的可真漫长,案子要是毁在我手里就完了,我估计领导回去能把我吃了。

不过什么也没有发生,那家伙转身走了,我不敢从河堤上跟了,给小海使了个眼色,让他在上面盯着,我绕到下面走。按着预计的方向我先一步跑了过去准备在那头等他过来。河堤的那头是一座大桥,桥上是公路桥下也有好几条路,我站在桥头一个电话亭里,隔着面前一片柳树,可以看到河堤上的情况。二十分钟过去了那家伙还没有过来,我等的心急如焚,其他的同志都在大路上分段蹲守,这段路上就我和小海,人在这里丢了可不行。我打了个电话询问小海,他会了条短信“人在休息。”我心里骂了一句,心才放了下来。不到两分钟,小海打来了电话:“那货过你那边了。”我在电话亭里拿起电话,装作打电话的样子,通过旁边柳树的缝隙观察着马仔,我需要知道他往哪里走,这样才能通知下一组师兄弟的跟踪方向。没一会那家伙就过来了,我看着他走到了大桥的延伸段上,可是我站的位置有个死角,因为离河堤很近,一边有柳树遮蔽,可以大模大样的观察,另一边就是邻接大桥的延伸段,没有任何遮蔽,而且我是站在电话亭里的,正前方正好被电话亭遮住了,如果那家伙过桥我根本看不见。探头,我可能被马仔看见,不探头,他要是过桥了,我通知其他同志就会来不及跟踪,等了这一会不见这家伙过来,我没办法,一咬牙,后退一步,探出半个身子看了一眼,也是我运气背,这家伙在桥头站了一会,还是往我这边来了,我看不见是因为他和我在一条垂线上走过来的,这一探头,整好和那家伙打了个照面,还差点没撞到一起,我连忙装做刚打完电话的样子,嘴里还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两句往大桥方向走了,眼睛余光看了一眼那家伙,他正回头看我,突然走到河堤下那条路上,往我来的方向走回去了。

“完了,这回把这家伙惊了,我可能暴露了”我心里终于慌了,赶紧拿起电话给大队长报告情况。 ----- 未完待续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