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福利院凭什么敢贩卖女婴?

心有独钟 收藏 2 157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14_24918_9624918.jpg[/img] 门外就是别人家的屋顶和绵延的青山。2003年至2005年间,贵州镇远县每年至少有100多个超生婴儿被强行抱到该县福利院,而后她们的出生信息被全部弄乱,从而当成弃婴,然后以3000美金的抚养费被外籍人士抱走,计生办、福利院从中牟取暴利。有当事者坦言,超生孩子未出生时他们便已开始注意,而福利院更是专为收集超生女婴而设置的。 [img]http://pic.itie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门外就是别人家的屋顶和绵延的青山。2003年至2005年间,贵州镇远县每年至少有100多个超生婴儿被强行抱到该县福利院,而后她们的出生信息被全部弄乱,从而当成弃婴,然后以3000美金的抚养费被外籍人士抱走,计生办、福利院从中牟取暴利。有当事者坦言,超生孩子未出生时他们便已开始注意,而福利院更是专为收集超生女婴而设置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陆显德夫妇。对失散的女儿,他们一直安慰自己说,是“政府帮我们抱去养了”。公告显示,女婴古城茜(上图左二)“遗弃”地点为陆显德家门前。李泽吉今年32岁,假如算上至今仍下落不明的那个女儿,他是5个孩子的父亲,但是现在叫他爸爸的人,却只有4个。 失去的女儿没有名字,没有出生证明,在李泽吉的脑海里,甚至没有模样。但是她却拥有两个姐姐、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于是,李泽吉只能叫她“老三”。 老三被抱走的时候只有36天大,李泽吉夫妇当时为了躲避计生处罚,早已双双去了浙江打工,在外出打工的两年时间里,又生下了两个孩子。 老三的意义,就成了抵计划生育的四万罚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李泽吉夫妇和儿子。5年前,他们寄养在堂哥家的三女儿刚满月即被计生人员抱走。公告中显示,女婴古城雯(公告图左五)“遗弃”地点即是在李的堂哥家门前。孩子究竟在哪里?现在叫什么名字?是生还是死?几年以来,李泽吉一直在这么问自己。 和李泽吉有着相同命运的父母,在镇远县还有300多户。他们都是因为无法交纳超生罚款,而被迫默许将孩子送往福利院。而在福利院进行统一“改造”后,这些孩子以3000美金的价格被卖到国外。 思念还是时常地发生,但对于已经失去了的女儿,大多数人都像李泽吉一样,“女儿不是最重要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荷兰母亲收养的女孩古城俊(上图左一),2007年1月与曾代养她的阿姨合影。女婴是如何“卖”到国外的?是她们选择了洋父母,还是洋父母选择了她们? 为此,我们联系了远在美国伯利恒的中国籍华人胡英,她是古城慧养母的密友,她在电话中表示:“我们当时给镇远福利院交了3000美元。” 胡英补充了一下,她依然保存着当年的收据。 至于这3000美金,镇远县福利院的姚福建承认,78个孩子,每个孩子都以3000美元的“抚养费”被外籍人士抱走的。以当年的汇率计算,这笔款项相当于人民币190万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位从镇远县福利院收养了弃婴的荷兰养母,保留了贵州省民政厅2004年8月发布的公告,上面14名孩子都来自镇远县福利院。其中大部分婴儿被称是在村民家门口捡拾的。镇远县民政局在新中街一条极为不起眼的巷子里。微风徐徐掠过,让这个民政局的小院子显得清新宜人。6月30日下午3时左右,民政局办公室的罗琼珍向时代周报表示。“我们送出去的婴儿百分之百,绝对是弃婴或者孤儿。”但对于李泽吉和杨水英的“老三”和“老五”,罗琼珍犹豫了一会,“假如小孩的亲生父母,通过调查真的还在,可以通过省里办理相关手续,将孩子送回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