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资源的大国博弈初见端倪

第一条:6月23日,美国与欧盟就中国限制出口稀有金属问题向WTO(世界贸易组织)提起诉讼。此前,美国和欧盟未能说服中国削减出口关税并提高锌、锡、钨和黄磷等原材料的配额。据悉,这将成为1月份奥巴马上任后,美国向WTO起诉中国的首案。欧盟在一份声明中称:“欧盟23日提请WTO审查有关中国限制出口几种主要的稀有金属问题,这一决定违背了国际贸易准则。”

第二条:2009年6月5日,中国铝业集团的澳大利亚(澳洲)的合作对手、力拓矿业集团单方面撕毁195亿美元的注资协议。宣告中铝并购失败。

第三条:中国铁矿石谈判进入艰难阶段。

类似的新闻还有一些,表面没有什么联系,但从深层次表现出大国开始收紧资源,一场大国基于资源的博弈即将开始。随着金融危机的深化,各个国家大量的注入货币,世界经济经历一场阵痛是不可避免的。在山雨欲来的情况下,各个国家都在考虑应对危机和未来发展,而对于未来经济的复苏和抢占新经济周期中有利地位来讲,资源,特别是稀缺资源的作用将是巨大的。任何一个政府都明白这点,因此都开始收紧自己的资源,同时加大购买稀缺资源。

资源博弈将转为定价权之争

美国并非石油的生产大国,但金融集团掌握着石油和大宗商品的定价权,从而为美国获取了巨大的经济利益。随着经济危机的深化,各个国家开始认识到定价权的重要性。如果要获得定价权,必然从本国有自身优势的资源出发,通过控制核心资源的供给量达到控制价格的目的。出于自身的利益,抬升自有核心资源价格是最佳选择。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各个主要国家大量的注入货币后,在经济形势没有好转的情况下,一定会流向以资源为主的大宗商品,从而推动大宗商品的价格。这两股力量将主导未来以资源为代表的大宗商品市场,从而完成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利益重新分配。

资源将更多的具有金融属性

虽然各个国家开始掌握资源的定价权,但最终还是要通过交换来实现自身需求。因此资源的博弈最终还是会体现为金融上的博弈,这样就会推动资源的金融属性被逐步挖掘出来。石油作为资源中的关键,已经渗透到了各个行业和各个家庭。因此石油明显体现出了它的金融属性。随着各个国家基金、交易市场的建立,其他资源产品会步石油的后尘,体现出更多的金融属性,甚至表现出部分“货币”属性。

中国的应对策略

邓小平曾经说过,“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这句话就为中国高瞻远瞩的指明了未来的发展方向。中国利用自身的稀缺资源的优势争夺定价权,使中国在未来世界格局中体现自身价值。中国掌握着稀缺资源,但却以低廉的价格出售,同时造成资源毁灭性的开采,这些都损害着中国未来的国家利益。中国还远远没有向其他国家通过石油、铁矿石等垄断资源获得垄断利润。现在限制稀缺资源的出口可以说是及时的补救。但是,限制出口从某种意义上讲,只能说是防守,合理的建立中国的资源金融体系才能有效维护国家利益。因此,建立中国重要商品的市场,获取定价权,建立以资源为标的ETF(交易所交易基金),促进民间资本以货币储值,转向资源储值才是根本解决之道。

中国站在了整个世界大变革的前夜,应该清楚认识到资源在未来发展中的战略地位,清楚的认识到这轮基于资源的大国博弈的本质和迫切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