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出击 第三卷 荒岛生存记 第五十九章 与土著人达成和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0.html


上面写到:

“亲爱的莎丽,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有时阳光普照,有时阴霾万里。自从登上这艘船以来,我隐隐约约感觉船长并不是什么好人。我们这些偷渡者的性命都握在他的手里。这儿的居住环境很差,没有足够的食物和干净的水。很多人都病倒了。在底层阴暗的船舱里,到处是咳嗽声和形如枯槁的身体。从圆形窗户的外面可以看到蔚蓝色的大海。我希望你就生活在那纯净的世界里,不必担忧任何事情。

我不知道这封信是否能到达你的手里。当你在海边翘首以盼我的回归时,希望它能来到你身边。在这短暂的放风时间,我看到船长将一个垂死的老人抛进了海里。我很害怕。不得不停止给你的信。一定要相信我,我永远爱你,永远爱你。”

没有署名,真是奇怪。这封信前言不搭后语。莎丽是谁?写信的这个家伙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看起来他是个偷渡客。那么船长又是谁?

方舟把纸条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最后的几个字潦草不清,如果不经过仔细辨认,根本就看不出他在写些什么。那么说,这封信的真实性还是有的。

透明的漂流瓶,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被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慌张地丢下大海。他是否已经被守卫看到了呢?没有谁能够知道。

现在,它涉过万里重洋,一直来到这个孤独的被大家称作“恶棍岛”的地方。偶然被我捡起。这是一种怎样的联系和偶然呢?世间风云变幻,古往今来,多少事情都是沧海桑田,匆匆巨变。在海浪中奔涌,从大群的鲨鱼身边流过,来到这里。充满玄机的冥冥。

方舟感想万千,不禁已经被众人拉下好远。他抬头望去,三个人已经远远地走在了前头。

方舟把纸条收好,放在上衣口袋里。然后赶紧追上众人。

穆天看见方舟赶上来说:“你在那磨蹭什么呢?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不会是又发现什么了吧?”

“没有什么。”方舟回答。

众人回过头去,用棍子敲敲打打,挑挑拣拣,埋头寻找。可是什么也没有找到,净是些没用的破烂,没有什么有利用价值的东西。穆天灰心丧气,百无聊赖地躺在沙滩上朝天空和四周看。

“大家快看!”不知道穆天发现了什么,急忙地招呼大家过去。众人过去,顺着穆天所指的方向望去,却什么也没有。

“怎么了?”唐虎问道。

“你们没发现什么不正常的情况吗?”穆天说。

“什么情况不正常?”罗朴言问。

“那是我们营地所在的地方。”穆天说。

确实,在高耸的石壁顶端,在密林覆盖之中的山坡上,只裸露出那么一小块凸出的地方。——那确实是我们营地所在的地方。

“我明白了。”方舟点点头,“你的意思是狼烟没有了。”

“是的。”穆天激动地说起来,“这很不正常。我不知道那三个家伙在干些什么,但是狼烟是必须要燃起的。我们不能错过任何一个机会让偶尔路过的船只发现我们。回去我一定得教训教训他们三个。很可能因这次的疏忽,我们错过了一次绝佳的被援救的机会。这三个家伙!”穆天气愤地挥了挥拳头。

“不,我不认为是他们三个人出了什么差错。”方舟凝聚着眉头说,“我认为肯定是出现了什么意外的事情,否则他们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掉。我们得赶紧回去,照这样看,营地肯定发生了什么意外。要知道燃狼烟是我们几个星期以来一直在坚持的最重要的一项工作。他们不可能会忘掉。”

大家都觉得事不宜迟,得赶紧回去。

沿着沙滩往北走,顺着原路一直奔到营地所在的山脚下。

抬头看去,阳光刺眼,什么也看不清。众人心里担心,生怕出什么事情。大家来不及歇息,顺着来时的那条甬道就往上爬。树林密密丛丛,野草丰茂。大家气喘吁吁。已经靠近营地了。

“嘘——!”走在最前面的方舟示意大家安静。唐虎、罗朴言和方舟赶紧趴到草丛里。

这几天全部都是在穿密林,过草丛。众人的身上已经染满了草茎汁和树叶汁,全身都是青绿色的,和迷彩服差不多了。趴在草丛中,没有谁能发现。

众人的眼神越过草丛往营地里看去。这一看,众人的心里凉了半截,你道如何?只见一大群土著人已经把营地围了起来,遮雨棚也被拆个七零八落。众人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立马冲过去,和那帮“跳大神”的打上一架。可是现在不能冲动,他们人多势众,我们势单力薄,不能硬碰。上次能够逃脱是因为幸运,夜色又黑,林子又密,所以能和他们周旋,不至于吃亏受伤,有时还能占点小便宜。现在晃晃天日,和他们打起架来,肯定要吃亏。

眼睛再在人群里寻一遍,只见牛金被打翻在地,躺在哪儿,一动不动,肯定是昏了过去。——这帮“跳大神”的下手可真够狠的。

乔荒和李泽飞两人的手脚都被绳子捆着,背靠背坐在地上,哭丧着脸。

那帮土著人的身上涂抹着各种颜料,头顶上还有各种鸟类的五颜六色的羽毛,花花绿绿的,在墨绿色的背景下,显得特别扎眼。他们的手里都有武器,长矛、弓箭,还有各种刀具、长的旧式步枪,等等。显然,这些大部分都是他们捡来的。

那个土著首领还是穿着方舟的外衣——这仿佛成了他永久的战袍了——站在营地中间的空地上,“乌哩哇啦”地说着话,谁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他旁边的一帮手下隔一段时间就举起手跳着欢呼一声,张牙舞爪的,可真对得起他们的这个绰号。

然后只见他们欢呼完毕,就七手八脚地把牛金、乔荒和李泽飞三个人绑在从地上捡起来的木棍上,然后抬着往回走去。就像是猎户们从山里打猎回来,抬着三只野猪一样。——三个人手脚绑住,吊在木棍上。

乔荒和李泽飞大喊:“你们要干什么!可不能吃了我们,吃了我们,兄弟们会替我们报仇的,杀光你们这帮食人生番王八蛋!”

“跳大神”们哪管这两头活物说什么话(何况他们也听不懂),抬起来就走。

乔荒和李泽飞奋力挣扎,可是怎么也无法挣脱。要知道,土著人的那些用植物纤维制成的绳子,它的柔韧和结实,是我们早就见识过的。

牛金软塌塌地坠在自己刚刚砍好的木棍上,身体随着有节奏的晃动而到处摇摆。重的像头熊一样,把那两个矮小的土著人压得几乎都走不动了,走起来晃晃悠悠,仿佛随时会跌倒的样子。不过要是他醒来,看到身体被绑在自己费了好大的劲儿砍好的木棍上,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方舟看到土著们要把三个人带走,按捺不住,跳将而起。众人拦截不及,只得由他而去。

土著人一看突然从背后杀出个程咬金来,十几条长矛赶紧迎上去围住。

方舟连忙举起手,定住,身形一动不动。上下左右转动着眼球看看周围,到处都是长矛明晃晃的尖。方舟想,要是自己不小心做出令人误会的动作,自己立马就会变成一只刺猬。

那个土著首领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没想到他还认得方舟,一过来就冲着方舟大喊大叫。手臂上下飞舞,不知道什么意思。土著人个子都很矮小,那个土著首领站在方舟跟前,头顶只能到方舟的胸部。方舟低着头看着他,就像是看一个小孩子一样。

这时方舟的手臂突然动了一下,四周的“长矛们”大喝一声,矛尖距方舟的身体更近了。有的已经只差毫厘就要戳进方舟的身体。

为了不引起误会,方舟把手慢慢地伸进衣服的口袋里。众土著人紧张地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然后方舟慢慢地把一个东西从口袋里掏了出来。

——原来是一个打火机!

只听“咔哒”一声,一个蓝色的小火苗从方舟的手中冉冉升起。四周的土著人惊恐万分,“呼——”地一声纷纷向后倒退一步。那个土著首领突然闭嘴,赶紧向后跳去。——他不知道方舟为什么能创造出火来。

对于原始人来说,火是他们用来生存的最重要的工具了。可以用来驱赶野兽,煮熟食物,保暖御寒。学会使用火并取火,是人类的一大飞跃。火的重要性,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因此,对于原始人来说,火是神圣的。

众土著人看到这个,万分惊恐。他们当然无法知晓其中的奥秘。方舟从地上抓起一把干燥的茅草来,蓝色火苗瞬间蔓延,演变成了熊熊的一团大火。土著人万分惊恐,杂乱地叫着。

然后方舟把火团放在地上踩灭,把打火机递给那个土著首领。那个首领惊恐万状,手到处乱抖,不知道往哪里放似的。

趴在草丛里的穆天骂道:“让你接着,你就接着,还他妈的这么客气!”

也许是穆天的话灵验了,那个土著首领颤抖着把打火机接了过去,在方舟的教导和帮助下,终于打着了火。众土著人看到自己的首领手中的火,纷纷扔下武器欢呼了起来。

那个土著首领也学着方舟,从地上抓起一把草,点燃,一团火焰腾空而起。众土著人赶紧跪下,将身体紧紧地贴在地面上,顶礼膜拜。对于他们来说,拥有了火就像是拥有了至高无尚的神力和法术一样。

那个土著首领得意洋洋地看着火焰,脸上显然是高兴和喜悦的表情。方舟这时不失时机地指了指被绑的牛金、乔荒和李泽飞。土著首领明白,说了一句话,旁边的人就跑过去把他三个人给揭开了。李泽飞赶紧跑到牛金身边,试了试他的鼻息和脉搏,然后在脸部的一个穴位上有节奏地掐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牛金终于慢悠悠地醒了过来。众人长舒了一口气。牛金看到旁边的土著人,立刻跳起来要打人家,被李泽飞赶紧制止住。现在情况刚有了点起色和转机,可不能让这头野兽给毁了。

不管怎么说,现在我们和那帮“跳大神”的关系不再那么敌对和紧张了。

穆天感到形势缓和,高兴地跳了出来。唐虎和罗朴言也从草地上爬了起来。众土著人看到突然又冒出三个人来,赶紧捡起地面上的长矛对准他们。

穆天举着手,不停地说道:“你们好。不知道你们说什么语言。真厉害,居然会说外语,——是火星语吗?我现在连一门外语都不会呢。先把你们手里的那家伙放下好不好?容易伤着人的。我叫穆天,你们叫什么?大家彼此握一下手,认识一下好吗?——现在我知道了,不能碰你们底面的那个家伙。不过为什么要用草叶子给卷起来呀,要当卷烟吸吗?我借个火给你们。哈哈……”

穆天不停地啰啰嗦嗦地说着,三个拿长矛的土著人追着他到处跑。

追了一会儿大家都觉得无聊,就坐在地上开始嚼着草根。

那个土著首领带领着他的一帮手下在四周不停地放火,弄得到处都是草灰。而且那都是众人辛辛苦苦苫在棚子上的草,现在差不多被他们烧光了。后面的避雨棚也拆散了,众人看着这零零散散地营地,气就不打一出来。

乔荒、李泽飞和牛金揉揉手脖子走了过来。乔荒问道:“队长,你们找到工具了吗?”

“没有。”唐虎摇了摇头,“很难找。——他们是怎么过来的?”

唐虎对着那帮玩儿的正欢的土著人努了努嘴说。

“嗐,我们三个人正在干的起劲儿呢。这帮家伙就从后面摸上来了。我们感觉不对劲儿,回头一看,这帮家伙嗷嗷叫地冲了过来。我们就三个人,没法对付这么多的‘跳大神’。我和李泽飞都很快被摁住了。就牛金厉害,把几个土著人打趴下了。后来从后面来了一记闷棍,他也趴下了。”李泽飞说。

“她奶奶的。”牛金摸摸后脑勺说,“到现在还疼呢。这帮龟孙子下手也太狠了。”

“好啦,没把你摁住生吃了就算是幸运了。幸亏方舟想出了这么个点子。但是——,不知道能不能把他们手里的那些刀具换过来,这正是我们现在最需要的。”罗朴言看着那些土著人手里的刀具说。

众人突然发现,这是个好主意。就委托方舟去和那个土著首领谈判。现在方舟和那个家伙勾肩搭背的,就像是亲兄弟似的,好的不得了。

大伙儿赶紧把处在“蜜月”中的方舟拽了过来,向他表达的众人的意思。

方舟想了想说:“我试试吧。”

然后大家就躺在地上,看着方舟和那个矮小粗壮的土著首领谈判。两个人语言不通,扯了脖子喊了有半小时,谁也不懂谁的意思。最终方舟连手带脚地表达明白了意思,那个土著人也同意了。

方舟抹着头上汗点了点头。大伙儿一起跳起来,准备“收缴”战利品。

和土著人抢夺了一番,“收缴”了六把刀具,直的弯的都有,真不知道这些土著人从哪儿搞到这些好东西。不过想起来,大概也很容易。古时远航船舶大部分都是靠风力行驶,砍缆绳、割帆布、防身、砍木头干什么的都离不开刀具。这样的刀具不仅顺手好使,还又锋利。众人在土著人居住的红树林边缘的沙滩上看到的半艘木船,大概就是古代的旧帆船,上面就肯定有刀具。

众人看着刀具心想,我们的营地要发展成一座小城市了。即使没有救援的话,留在这个荒岛上,和这帮土著人呆在一起,大约也是一件挺快乐的事情。

现在日头已偏,正午已过,大家也折腾了半天。想有的都有了,得赶紧把这帮家伙赶走,让我们继续干活。留下来也行,帮我们盖房子。——但那帮家伙好像都没有这样的意思,拆了我们的房子也不悔过。

土著首领拿着打火机心满意足地离开了。众多手下左拥右呼地跟着他们的首领往他们的寨子走去。

众人的心一松,终于放了下来。

现在亟须把避雨棚修一修,因为热带雨马上就要来到。

众人来不及进食,就开始整理材料,搭建修理避雨棚。幸好那帮土著人破坏的并不厉害,虽说外表损坏了不少,但是支柱和横梁什么的没有受到损坏。众人以最快的速度给修好。然后暴雨就来了。

哗啦啦的雨水冲散了各种痕迹。大家偎在一起,每个人端着一把刀看。这些刀具做工精良,看来确实是那些帆船水手们用的。

等雨一停,大家聚在一起吃了点东西,然后就开始甩开膀子干活。

现在有了顺手的工具,进展的速度非常快,在天黑之前不仅修好了所有被土著人破坏的建筑,又在瞭望塔上加上了一个盖子。这样在大雨来临的时候也能够站在上面放哨了。这真有点像是古代城堡的雏形。有居住的房子,有仓库,还有瞭望塔。

不管怎么说,众人的居住条件有了改善。“恶棍岛”上,有了我们的生存立足之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