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0.html


几乎是同时,那洋楼的三层楼上,沈剑和兰馨带着战士们一起开始了行动。

首先是香樟树上射出两支箭,一左一右射向最靠边上的屋子,里面的鬼子还没有回过神来,又是一支箭射进去,——那香樟树上的特别分队战士都是发射弩箭的快手!

三楼上面两个组,都是先一脚踹开门,手里的弩箭分别射向距离他们各自最近的鬼子,然后冲进去,挥舞起刀来砍向还在挣扎的鬼子!——箭头上都是浸泡了巨毒药水的,无论射中人体什么部位都是最多30秒钟就能够致人死命,而如果射到重要部位则只需要10秒!

二楼虽然只有一个战士,但是鬼子却也只有一个勤务兵在收拾房间,在突然袭击之下,训练有素的特别分队战士对付这样一个小鬼子,轻松而已,毫无精彩可叙述。

三楼的战斗也是几乎没有悬念!

为了对鬼子在滁州情况有个更好的了解,沈剑决定抓一个活的!所以沈剑没有用弩箭。

虽然是无法知道鬼子这些参谋人员的具体职位,但是,因为分层住宿,又没有多的人员,冲进去只要看他们的肩章留下职位高的那个就行。于是,在三楼上的战斗中,沈剑踹开房门,一眼看到房中有一个少尉。

沈剑往屋里冲去,一边对跟在身后的战士喊道:“打右边那个!”

那战士抬手射出一箭,右边那个鬼子仰面倒在椅子上,左边那个鬼子少尉刚把电话放下,突然看到门被踹开,也没听到枪声,身边站着的一个鬼子就倒下了,然后一个铁塔般的人如旋风刮进门来 —— 沈剑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左手的刀架到了他的脖子上,右手拇指和食指捏着匕首的刀尖微微上下晃着。

于是,这个鬼子少尉被跟进来的战士利落地缴械后捆住双手,又给嘴里塞了一块毛巾,然后押到二楼田中的办公室里。

一楼稍微出现一点点波折,却远没有兰馨遇到的那些战斗有挑战性:

因为这一楼应该只剩下五个警卫班的鬼子了,但是,因为天冷他们把门关严了,两边都有声音,可是却听不懂他们的说话,声音又是闷闷的也无法听清楚是几个人的,兰馨在带着战士分组时候无法分辨出哪一间屋子更多一个鬼子,便随意地选择了一个方向。

兰馨是不用弓弩的,她一脚踹开门来一看,这屋子里只有两个鬼子,于是大喊一声:“阿才,过那边去支援他们!”

不待身后那个战士回答,兰馨把手里的钢针甩向屋里的一个鬼子的脑袋,然后一手拿着刀鞘,一手挥起刀杀向那个还没回过神来的鬼子,这样的砍杀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不过半分钟,兰馨已经回身出来,提刀跑向另外一面。

这边的战斗也没有多大的问题!

那两个战士踹开门看到里面是三个鬼子,一边笑谈一边在整理内务,其中一个正在擦枪!他们却只有两支弓弩,所以毫不犹豫地射出了弩箭以后,没有一点停顿地一前一后挥刀冲了进去。

那屋子本来挺宽敞的,住四个鬼子也是毫不局促。那被射死的擦枪鬼子,刚刚把枪全部装好,刺刀就摆在他旁边的桌子上,而剩下那个没有被射的鬼子却又正好在桌子旁的凳子上坐着,虽然被突然踹开门射进来两根毒箭倒下了两个同伴,可这鬼子也是枪林弹雨冲杀过来的,反应极其迅速,右手抓起桌上的刺刀绕到了面对门的方向,看到两个挥舞着刀冲进来的战士却并不慌张,劈手又拿起了枪来,身子退后两步就把刺刀上到了枪上!

那两个战士早就在训练时就编成一组的,相互配合已经很是熟练了,此时,看到小鬼子已经把刺刀上到了枪上,平端在手里,面目凶狠地冲着他们呼呵着。两个对一个,刺刀对刺刀、刀对刺刀的拼刺刀方法,那更是文婉和兰馨首先教给特别分队战士们,并且是每天训练的必修课之一!

因此,他们毫不停步,仍然是一前一后地冲进来。前面那个战士冲到距离鬼子刺刀半尺时候,身子突然停顿,然后往右边闪开一尺,鬼子果然以为这战士胆怯了,便挺枪刺去。那战士却不再躲避,双手握刀架住鬼子的刺刀,眼看跟在后面的同伴已经跟进来,一下子跳上那桌子,然后从上面也是双手握刀高举着跳下来劈向鬼子!

那鬼子被这由上而来的劈砍气势所威慑,赶紧往后退去,同时把刺向前面那个战士的枪往后抽。那战士岂能让他退下去?顺着鬼子后退的步子跟进而上,手里的刀不仅没有离开鬼子的枪身,而且因为向前跨步比鬼子后退更迅速,那刀已经顺着鬼子的枪身压到了鬼子握枪的左手附近!

同时,从桌子上跳下来的战士那刀并没有劈下,而是变成了双手握住刀柄平举着冲向那枪被压住的鬼子胸膛!

那鬼子也是力气够大,又是情急之中,双手突然用力往上挑开了前面那战士下压的刀,身子往侧边躲避刺过来的刀!

可是,那后面那个平举着刀刺过来的战士,却已经紧跟着改变了身形——他刀交右手握住,掌心向下,刀锋就冲着鬼子的脖子挥去!

这,是兰馨那必杀的一招,只不过是由两个人使出来的!

这战斗说来挺慢,实则一分钟不到,当兰馨身边的战士冲进门来准备支援的时候,这屋子里正传来那鬼子临死时候的一声怪异的惨哼 —— 因为他的喉咙已经被刀割断了!

洋楼后面厨房里的战斗也是在无声无息中结束了!

很快,兰馨就安排两个战士到门厅里去策应门口站岗的那个战士,让何利带着李家荣到洋楼来,又安排一个战士到后门处观察敌情,院子里香樟树上留下一个战士居高临下观察周围情况。

李家荣来到二楼田中的办公室里,与沈剑一起对那个鬼子少尉进行审问。

原本这鬼子很是顽固,可是李家荣也是有多年军旅生涯的老兵,加上有四五年留学日本的经历,又多年行医察言观色的经验,所以很快就让那鬼子少尉放松下来,并且知道了他和这指挥部里的一些情况:

沈剑他们很幸运!

这鬼子少尉名叫三浦吉山,原来不过是才从国内应征来的通讯专业大学生,虽然受军国主义思想毒害,却因为一直在鬼子指挥机构高层,并没有接触多少基层,日本军队进入中国的烧杀劫掠他并没有参与,但是,他是随着田中经过了南京的,那大街、码头、江边随处可见的倒卧着与军队很不相同的中国百姓尸体他还是很清楚的,内心一直在挣扎,充满了罪恶感,但是,对天皇的忠诚和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理想”又一直激励着他。

此时,李家荣先从日本与中国的历史说起,讲到这中日战争中日方的不义,敲在了他的痛点上,他先前的顽抗变成了沉默,李家荣一下抓住了他的这个心理变化,进一步展开心理进攻,于是,这三浦吉山虽然还是有些吞吞吐吐地在克服心理压力,却也开始了交代。

这驻守滁州的鬼子是日军第13师团后勤的一部,他们已经在1月26日向凤阳、蚌埠的国军守军进攻了,刚才他正得到前方指挥部下达的命令,说部队进攻顺利,已经攻占定远,中国军队正在往凤阳以西撤退,日本军队展开了对中国军队的追击,要求后方沿线快速往前线增运军备物资,滁州方面负责粮食、油料和部分武器运输。

三浦吉山又进一步交代,他们就在今天下午刚刚运到了一批粮食,现在粮食仓库还在整理搬运呢,估计得今晚11点才能整理完成,而明天就将紧急往北运输以支持战争。

油料昨天已经到位,武器则要等后天到达。

那田中的办公室里有一幅占了一面墙的军用地图,李家荣一边审问,一边在地图上寻找位置标注着,沈剑坐在桌前,一边听着李家荣对三浦吉山的审问,一边在桌子上摊开李家荣在山上画的滁州城图,一会儿又抬头看看墙上的地图想着,不时地提一些问题。

沈剑心里已经很清楚,对鬼子最大的打击也就是对国军最有力的支援,那么就是尽快摧毁滁州的粮食仓库和油料仓库!这,就是今晚他们特别分队必须完成的任务!而接下来,等锋芒铁血队明天全体到达后,马上要展开的是破坏滁州往北去的交通!

今晚的这个任务还是容易完成的,明天的任务则有些艰巨!

沈剑让李家荣带着三浦吉山上楼去把电话理清楚来,给北城门的一班长打了个电话过去,让他继续看押好田中和吴庆,准备接应三名过去拿留下武器装备的战士,然后留下李家荣继续给三浦吉山谈话,就走下楼去,与兰馨研究今晚的战斗去了。

沈剑来到一楼,正好看到兰馨指挥二班长带领战士,先去厨房把大家都晚饭做出来,又把洋楼上下的死鬼子和两条狼狗都拖到了后面厨房旁边的柴草棚里放好,把一楼的鬼子宿舍收拾了一下,战士们已经在屋子里休息和整理自己的武器装备了。

兰馨看到沈剑下来,递给他一碗面条,说道:“大哥,你先吃碗面吧。用鬼子的牛肉罐头打的卤,挺好吃的。”

沈剑接过来,一边用筷子挑着,一边对兰馨说道:“兰兰,派三个战士到北城门去把咱们放在那里的装备。等小刚侦察回来就要开始下一步了!”

兰馨答应了一声出去安排了。

沈剑吃着面,一边听着外面城里的动静,一边思索着。吃完面放下碗,抬起手腕看表,已经是8点50了,心想李小刚应该回来了。

刚想到这里,兰馨像一阵风似的跑进来,高兴地对沈剑说道:“大哥,小刚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