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善良》评论中的阵营对垒与观念搏击

张贵丁 收藏 23 505
导读: 《越战幸存者的记述:我军善良》贴出10来天,浏览7万余人次,评论近400条。这些评论,褒贬各占一半,人人态度鲜明,少有中立者。 细看这些评论,慢慢就看出一条年龄的“代沟”来,这条沟壑似乎把评论者列成了两大阵营:中老年者大都主张仁善,反对杀伐,当年参战的老兵更是如此;反之,年轻气盛者,却是杀声震天,完全不认同笔者的“狗屁文章”。 看评论比读原文有意思,因为原文只是一家之言,而评论则让你窥视到屏幕后面一张张形态各异的面孔,那是极富个性的两代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老者说善哉,后生喊杀声——《我军善良》评论中的阵营对垒与观念搏击


《越战幸存者的记述:我军善良》贴出10来天,浏览7万余人次,评论近400条。这些评论,褒贬各占一半,人人态度鲜明,少有中立者。

细看这些评论,慢慢就看出一条“代沟”来,这条年龄的沟壑似乎把评论者列成了两大阵营:中老年者大都主张仁善,反对杀伐,当年参战的老兵更是如此;反之,年轻气盛者,却是杀声震天,完全不认同笔者的“狗屁文章”。

下面是摘录的部分评论。为便于区别,将主善一方称为“甲”,反之称为“乙”。



乙:“男人最大的快活时什么,就是抓住你的敌人,砍下他的脑袋,抢光他的财产,杀光他的子女,奸淫他的妻女。”

甲:呸!这些话,你敢回家对你母亲、妻子和女儿说吗?

乙:这话是伟大的成吉思汗说的嘛!

甲:成吉思汗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不许侮辱我们蒙古民族!

乙:军队对外就是要具备狼性, 管他公的母的老的少的干掉一排是一排。我想人都能杀了,强奸敌人也不是什么大罪。

甲:按你这么说当年日本在中国没做错事情了?当年的日本鬼子也叫军队?那是畜生!

乙:本人对仁义之师不感兴趣,士兵上战场就是杀人!救人那是医生的事。

甲:我敢说你这样的人即便是在台湾军队里也是人渣!

乙:你风格高啊,文明永远都打不过野蛮!小声问句;尿过床吗?

甲:玩你的电子游戏去吧!在那儿可以随便杀人,三光都行。

乙:我当过武警,我曾将一个走私犯打的肝胆破裂。打仗时要挑搭档,我决不挑有妇人之仁的军人。

甲:在我们这些战场上杀人如麻的老步兵、老侦察兵面前,你还好意思说你那一拳?知道怎么把枪管打红?怎么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吗?

乙:总瞧不起我们80后出生的人,就你光荣,就你伟大,就你吃过苦,就你受过累!去找个老年论坛去安度晚年吧,趁早安息得了呗您呐!

甲:除了骂人,你讲了哪一句能称的上评论的话?你这样的人应该离开铁血网,去找个黄色网站抒情去。

乙:你算什么狗B !看我开69式把你辗成肉饼!



甲:同胞们,看完这篇文章,我是第一次面对网络时流泪!

乙:什么狗屁文章,胡说八道!

甲:这是我在网上看到的最好的一篇博文,一群大写的军人!

乙:博主是牧师?传教士?和尚?道士? 都有可能,但不可能是军人。

乙:来看啊!这是一个败类蘸着越战烈士的血泊写出来的博文,大家都看一看啊!(这句话连贴了5次。)

乙:博主你为什么不回家抱孩子?你把英雄写成魔鬼,你躺在战友的血泊上高谈善良,你该内疚得去上吊!

乙:博主你很虚伪,早就听说在部分地区实行三光政策,很想知道我们是如何毁灭他们的,你应该把如何杀老百姓的故事也写出来嘛,这才是客观公正全面的好的回忆录。

乙:对呀,战争早就过去了,即使你杀过平民,现在也没有谁会追究你杀人的责任,何必虚伪呢?

乙:我想可能是博主杀人太多,有负罪感吧,所以才会到这里标榜一下善良,也许血腥的场面叫你无法坦然回首,只好拿善良安慰一下自己的灵魂。

乙:哼!善良只是在寒光闪闪的刀刃上抹了一把蜂蜜而已。

乙:《南京 南京》看完后,相信楼主写不出这样的帖子了。



乙:诸位,我听过这样一个事儿:某团遭越南特工偷袭,追特工于村,围村,赶村民于场,翻译喊话,不得越特工,遂杀民烧村;又遇一越孕妇,投妇于井。几日后外夷记者至,现之,凳于报。

甲:好象是日本人在侵华时做的事,怎么就成我军了的呢?

甲: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么龌龊血腥的事情?为什么这类的传言你一听就信?而且记得住?你希望我们这个民族堕落到这种程度吗?你希望大家的心理都阴暗到只信坏事不信好事的程度吗?

乙:这么说你没当过兵了,更没上过前线了。如果看到战友被杀死,我想你只有一个念头:为战友报仇,杀死更多的敌人,包括敌人的家属,毁掉敌人的一切。

甲:胡说!我当了半辈子的兵,在战场4年,看到不少战友牺牲,想杀死更多的敌人,但从来没想过要杀死他们的家属,那是你暴力片看多了才想出来的念头。

乙:我宁肯相信我们的人民是仁义之民,也不愿相信我们的军队是仁义之师。

甲:唉,最可怕的,就是中国现在的一代人什么都不相信了。

甲:这里有太多的80后90后,他们无法理解那个时代中国人的善良与纯朴。

甲:越是血腥、残暴、离奇,他们越信。明知是传说,是夸大,却宁肯信其真。反而参战老兵经历的事,不够刺激,就不信。其实平平淡淡才是真。

甲:我以一位两次参战的老兵来判断:那些发狠话、说什么妇人之仁的评论者,基本没有军事和战争的经历,全凭看电视的感觉来想像战争。在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谁不会高喊爱国?谁不会发狠话、煽情?等你带着一身伤 疤回来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当初喊的多么幼稚。




甲:看完帖子和回帖后,发现一点:上过战场的老同志都在反思战争,没当过兵没上过战场或没打过几枪的士兵们反倒是热血沸腾,没一个孬种。从特殊经历中走过的朋友大都有一份淡定,这和大喊杀伐、崇尚血腥的青瓜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乙:中国人民解放军不是世界人民解放军,中国人纳税养了你们,你们只能代表中国人民的利益而不是世界人民的利益。你们应该直接把国旗插到对方的首都!把值钱的东西全部没收过来!战败了就应该接受一切!

甲:参战前,那些最激愤、最“爱国”、喊得最响的人,却不冲在最前面,面对险情比谁都“善良”,战场前后判若两人。倒是那些说话不多的士兵流了最多的血。

乙:军人就是国之利器,妇人之仁不可有, 给我三千虎贲 ,敢犯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

甲:唉,又是个一天兵都没当过的想像派军人。想必是看了些战争片子,玩了些杀戮游戏,就说这样的话。

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没有理想主义的生存空间。建议全体国民每天观看动物世界之非洲大草原篇。

甲: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我们俘虏了一位14岁的越南士兵,在炸塌的坑道里埋了两天后挖了出来,看那瘦小的身体大家都很同情,炊事班送上来饭菜,第一碗是给这俘虏吃。这就是中国的军人。

乙:中华民族善良勤劳聪敏,但不是一个血性的民族,千年的儒家学说教育出了如今胆小懦弱的中国人,所以即便小国也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甲:血腥和血性原本不是一码事。那些喊打喊杀、语言血腥的人,我们务必不能将其视为“鹰派”。鹰派是有军事知识、有政治抱负的才俊,而喊打喊杀、语言残忍、骂人是猪的评论者,怎么能和鹰派沾边呢?



中立者们说:

老头们别生气,有些人把话说狠了点,其实连他自己都不信的,说到底是暴力游戏玩多了,一脑袋虚幻杀气没处使,说两句发泄一下。要是真把他们送到战场上,还真难说......

注意到将近400评论,骂人是猪17处,还有蠢货、去死、鸟人等等。铁血论坛不允许人身攻击的。

建议网友组成一支敢死队夺回钓鱼岛,因为全都吃了炸药,很有战斗力嘛!

我倒觉得有必要把《我军善良》翻译成英文发到国外网站,免得老外老说我们好斗,说中国威胁论。 (张贵丁 09.07)


http://blog.sina.com.cn/zgd1219贵丁《越战文集》










附上原文:

越战幸存者的叙述——我军善良


对越自卫还击战是距离我们最近的一场战争。对于这场战争,网上流传最多的就是些“伤亡对比”、“女兵遭遇”一类的传闻,猎奇搞笑姑且一笑了之,但一些关于中国军队在越南所谓“杀戮、抢掠”的流言,却让我十分愤怒。

作为始终在最前沿的步兵班长,我想把我亲眼所见的真实情况告诉铁血网的朋友们。班长的战场视野是有限的,我不能宏观地评述这场战争,也不知道所谓的“战争内幕”,我所见、所说的只是身边的人和事,是在极端状态下无以掩饰的人之本性。


(一)

法国人、美国人久攻不克的越南北部,中国人进去后同样是四面枪声。在热带雨林中作战,飞机坦克基本不起作用,越军绵密的暗堡、山洞和雷区,要用近乎肉搏的战法去夺取。越军采用化整为零、化军为民的麻雀战法,局部战场上说不清谁在进攻谁在防御,哪里是前沿哪里是纵深,就连孰军孰民都很难分得清了。

一天,连队占领一高地后,派出我班到山下的村庄搜索敌情。越南实行全民皆兵,百姓和军人在装扮上常常并无区分,战区内的越南人无论男女老少,冷不防就会扔出一颗手榴弹来。因此执行进村搜索任务,危险性极大。

这是越南谅山省的一个普通村落,村里只闻狗吠不见人影,空荡荡的房屋里都贴着华国锋和胡志明的领袖像。我走进一间农舍,在阴冷的光线中总觉得哪儿不对劲,猛然调转枪口,呀!左后侧的一堆稻草中竟然有一双幽森森的眼睛!那一瞬间我几乎扣动了扳机,冲锋枪里压着满满30发子弹。

稻草堆里悉悉作响,一个精瘦的老太婆爬了出来。枪口之下,老太婆慢慢站起来,我往后退,她却往前挪,大喊“站住!”,她又听不懂。老太婆挪到墙边,指着墙上的华国锋像哇哇叫起来,嘴里喊些什么,我也听不懂。

战区的百姓都跑光了,这老太婆留下来做什么? 该不是因为年老体弱跑不动而留下来的吧?像是。我注意到稻草堆边上的一只碗,碗里放着几粒核桃大的山药蛋。

再一想,不对!那老太婆看上去并不像有伤病的样子,尤其是那双幽深的眼睛叫人不寒而栗。会不会趁我不备突然拔出支枪或扔出颗手榴弹来?完全有可能。

就在几天前,部队刚过友谊关口,就曾有一个路边的老太婆突然向运兵的汽车里投了颗手榴弹,死伤了很多人。仗已经打了很多天,不少官兵都死在了黑枪冷炮之下,稍有不慎就会有灭顶之灾。为此,部队一再告诫官兵,务必高度警醒,采取果断措施,以减少伤亡。

怎么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一枪打掉扭头就走。但是,中国军人不是日本鬼子。

要不就用背包带捆起来?不妥,一把年龄丢在那儿,不困死也得饿死呀。

握枪的手出了许多的汗。要知道在越南,多少官兵都死于一瞬间的恻隐之心。

最后的决断基于一个闪念:我家也有老人

我腾出一只手,取出挎包中仅有的3块压缩饼干,丢过去,然后一步一步退向屋门。老太婆不再喊叫,完全意外地张着干裂的嘴,我把军用水壶又扔过去,一步步退出院子,转身疾速离去。

我坚信背后不会响起枪声,也不会扔出手榴弹来,即便留在屋里的是魔鬼撒旦,我想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二)

一天中午,我和排长刘长江到山下的一条小河里洗澡,想着很快就完事儿,于是把衣服、装具和枪都放在了岸边。

正洗着,隐隐约约觉得对岸的灌木丛在动,排长浑然未觉,我却惊得一个激灵。冷静!此刻不可贸然举动。

我装作洗完的样子,悠然回到岸上,不经意地拿起枪,走到一边,悄然伏于草丛中:看清楚了,对岸的灌木丛中趴着两个年轻的越南后生,正盯着河中的排长。

越南后生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身农家装束,他们真是农民吗?战区内已不见百姓,所有异己者都有足够的敌情嫌疑,打不打?三四十米的距离,枪响人倒,先发制人,说来并不费事。

不远处的河面上有几只水牛,后生是不是为牛而来?再等等吧。

排长稍时也上了岸,险情解除,还打不打?

唉!算了,他们还是未成年人。

这已是第二次枪下留人了。

由于怕上级责备,回国后很长时间我都不敢对人说这些事。直到听别人讲起了类似的情况,才知这样的事情在我们连队发生了很多,几乎每个参战者都能说上几句,看来原有的担心毫无必要。

(三)

有一件发生在其他连队的事情颇为引人深思。

入越的第一天,这支连队利用夜暗穿插到越军阵地的对面,准备策应身后的主力部队,天亮时突然发起攻击。

天已破晓,万籁俱静。潜伏的官兵突然发现对面山上走来一越南妇女。官兵们屏气静声,一动不动。

越南妇女走近了,突然就发现了隐于树丛中的官兵,惊叫一声掉头就跑。

开枪是不行的,那样会暴露无遗。但是如果任其跑回敌方高地,越军马上会获知情报,一通炮火打来,伤亡不说,整个作战计划就要被打乱。

情况万分紧急。说时迟那时快,一位士兵猫着腰飞奔出去,追上越南女人,一刀捅入后背,女人悄无声息倒地毙命。一切都安静下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树丛中的官兵们对刚才的一幕,看的真真切切。

部队班师回国后,那位士兵立了三等功。但几年以后他的连长却告诉我,直到这位士兵退伍,连队官兵都有意无意的疏远他,就连同乡的战友也不愿和他多说一句话。

仔细想想,士兵做错了吗?如果不是他及时出手,全连官兵加大多少死伤都难说。但即便是这样,大家仍然与之形同陌路。士兵退伍时,哭得很恸。


(四)

相比之下,越南人要比中国人凶狠得多。网上传说的越军割下中国士兵遗体鼻子耳朵的事情,并不是空穴来风。收回来的战友遗体,很多都已面目全非。交换回来的我方战俘,形容枯槁,衣着褴褛,身上伤痕累累,让人落泪。而我方送交战俘虏时,战俘全部新衣、理发,养得白白胖胖,并且送钱送物。越军在两国争端中显得毫无善意和气度!

中越之战的时期,是中国物资匮乏的年代,那时的青年人,就连结婚都很难买到块收表和自行车,那是要凭票的。而我在越南所经过许多乡村小店里,却能看到来不及撤收的整盒整盒的上海手表,和一排排崭新的凤凰、永久自行车。竹棚搭起的山村小店摆满了当时北京王府井商厦都难以见到的奢侈物品,所有物品上几乎都印着Made in China 。中国人割自己的肉喂肥了对手!

自行车为行军提供了便利。遇到陡坡蹬不动了,就高高举起,摔掉。到前边的村庄再弄一辆,再骑,再摔掉。

而对于手表,能上缴的就上缴,来不及上缴就砸掉,整盒整盒地砸! 心里恨啊!

连队的向导是位广西边民,撤军时胳膊上偷偷戴了许多手表,官兵假装没看见,人家是穷苦农民嘛!用一番生死换来几只手表,说来并不过份。而同样一番生死的官兵们却没任何人带回过任何一丝战利品。我就不明白,如此清白之师,怎么就有“抢掠”的污水泼在了他们的头上呢?

所有伤亡的中国官兵几乎都是被中国武器击中的。所有缴获的武器都和中国官兵手中的家什一模一样。

越南有足够的囤粮,粮仓里堆积着的如山的粮袋,上面印着:中国。而此时的中国,很多农民还在吃糠咽菜!

“烧了它!” 官兵们恨得牙痒。

粮食码得太高,几把小火还点不着。于是就搬来些桌椅堆在过道里,人撤出去,喷火兵远远地放出一条火龙。直到一周后,粮仓还在雨中翻卷着浓烟。

这大概就是网上所说的“放火罪行”吧。凭心而论,你说这火该不该放?

(五)

中国军队攻克了最难打的越南北部山岳从林地之后,机械化部队可以展开了,长驱直入不日即可攻克河内。然而中国军队却戛然止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从来都不肯像巴顿和蒙哥马利那样,把趾高气扬的国旗插在别国的首都。50年前的中印边界反击战,同样如此。

战争能让一个国家把族群品质暴露无遗,战争也让我窥视到了中国男人骨子里的一些东西,那是几千年民族文化的积淀,是八国联军和日本鬼子砍在他们心上的刀痕,是毛泽东和孔夫子的遗传基因。这让他们在战场上比任何国家的军人都更不畏惧死亡,也让他们面对生灵甚至面对敌手时,有着更为复杂的心境和更多的恻隐之心。

战后三十年来我总在想,要是日本军人在中国时也曾动过“他们还是未成年人”、“我家也有老人”的念头,还会有南京大屠杀的惨案吗?生番族群,进化得远远不够!

食草动物般的中国人,近代以来受人欺辱已如穿衣吃饭般自然,委曲求全视民如殇的思维惯性,我有,你也有。上了战场,你我都一样。

中国人太善良。但愿这种善良不要成为中华民族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羁绊,更不要因为夷邦对华人的种种挑剔和指责,而对本民族的优秀品质产生疑惑。

中国军队太善良。但愿这种善良不要成为中国强军之路的阻碍,善良的军队不能成为虎狼之师!

万岁!伟大的中华民族,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张贵丁原创 2009年6月贴于中国铁血网之陆军论坛上)



本文内容于 2009-7-14 20:33:40 被张贵丁编辑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