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年的美国发生的学生骚乱

mimayang123 收藏 0 1161
导读:一、尼克松出尔反尔引起民众不满   尼克松在总统竞选中,向选民信誓旦旦,承诺结束越南战争。然而他上台不久的1969年,却出动庞大的B52机群,对柬埔寨动东部的“胡志明小道”狂轰滥炸,实际上将战争扩大到了柬埔寨境内。此举被许多人看作是对选民的欺骗和愚弄,立刻引发了席卷全国各地的抗议浪潮。参议院也嚷嚷着祗有国会才有宣战权,并通过一项议桉,要求美国军队在7月份之前停止对柬埔寨的轰炸行动。而尼克松却自恃有广大持保守立场人士的支持,对此不予理会,仍旧自行其事。美国社会陷入了深刻的分裂之中。  抗议

一、尼克松出尔反尔引起民众不满



尼克松在总统竞选中,向选民信誓旦旦,承诺结束越南战争。然而他上台不久的1969年,却出动庞大的B52机群,对柬埔寨动东部的“胡志明小道”狂轰滥炸,实际上将战争扩大到了柬埔寨境内。此举被许多人看作是对选民的欺骗和愚弄,立刻引发了席卷全国各地的抗议浪潮。参议院也嚷嚷着祗有国会才有宣战权,并通过一项议桉,要求美国军队在7月份之前停止对柬埔寨的轰炸行动。而尼克松却自恃有广大持保守立场人士的支持,对此不予理会,仍旧自行其事。美国社会陷入了深刻的分裂之中。



抗议最为激烈的一群,自然非大学生莫属。1969年5月9日至10日,十万多学生直捣首都华盛顿。就象20年后中国学生“割据”天安门广场一样,美国大学生们也“割据”了白宫前的广场,日夜据守在那里。市区公共汽车一辆挨一辆并排起来,组成屏障,将这片地方变成了一个武装兵营。尼克松总统的最初反应也象东土领导人一样傲慢,对抗议者不屑一顾,并且私下里称他们为“游民”。然而作为民选首脑,他毕竟不能表现得太无动于衷。周五晚上,他摆出和解姿态,亲自来到林肯纪念堂,同睡在那里的学生谈话。



“我对此事的感觉同你们一样深切,”他对他们说。为了能谈到一块儿,他大谈美国的足球活动,并问其中一个学生――一个加利福尼亚人――他是否喜欢冲浪运动。伦敦《星期日泰晤士报》的一名记者小姐写道:“两个美国会晤了,但马上便在一种互不理解的状态中彼此越离越远了。”


总统出面以后,白宫前的“非法割据”,不久就和平结束。而大学校园里的罢课浪潮却持续不断,数百所高校教室空无一人,形成了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一次自发性全国学生总罢课。第二年,学生们的不满尚未平息,尼克松总统又宣布派遣地面部队进入柬埔寨。大学里的激烈反应,自在意料之中。但向来平静且没有闹事传统的肯特州大,竟会由此闹出人命惨桉,却是谁也没想到的。



二、午夜骚乱



肯特州立大学坐落在俄亥俄州东北部的一个大学城――肯特市。学校与城镇相连,城不大,几万人口中,两万是大学生,其中85%又都是本州附近各大高中的毕业生,可以说这是一所地地道道的地方性学院。此校一向十分安静,每年的大事,就属足球赛了。每当获得一次球赛胜利时,学生们会在校内公共草坪上聚集欢呼,鸣响胜利锺。周末的时候,学校有同学舞会,几个街区以外的闹市区,还有连片的小酒吧,可供闲聊喝啤酒,乃是学生们常去的所在。



1970年5月1日星期五,是这年的第一个春暖之夜。闹市区北水街(North Water Street)上的酒吧区,照例聚集了成百的学生,在那里狂饮啤酒。与往常不同的是,有人树起了反战标语,还有一些人手里拿着酒瓶,在街上绕圈子喊口号。刚开始气氛还算平和。巡逻的警车从那条街上经过了好几次,虽然每次都遭到学生们起哄,却也没有别的事发生。



快到11点半,许多人开始从酒吧出来,在大街上跳舞。当警车第4次或第5次通过的时候,一些人向警车投掷啤酒瓶玻璃瓶,警车没有理睬,径直开走,没再回来。此后就乱象大生了。更多人来到街上,在街上狂呼乱舞,故意堵塞街道。一个发怒的司机开大油门,似乎是要向他们冲去。几个喝醉了的学生干脆爬上汽车,打碎了汽车的玻璃,并且在街上放火烧了一些垃圾桶。又有人沿途去砸那些被他们认作是“政治性目标”的商家,包括银行、电气公司等等。43家厨窗被砸烂,一家珠宝行遭到抢劫。一群骑摩托车的飞车族,据说他们与学生毫无关系,也乘机在街上横冲直撞。



市长勒鲁伊?萨特罗(Leroy Satrom)得报,宣布肯特市进入紧急状态,下令全市从晚6点到晨8点之间实行宵禁。在这段时间内,不得出售酒类、枪支、弹药、汽油等等。市长并且召集全体警察,亲自赶赴现场。当警察勒令所有酒吧停止营业,将喝酒的人通通赶出来,街头一下子聚集了成百上千人,局势更难控制。警察们动用了催泪弹和电棍,才将人群驱散,将酒吧区闹事的学生赶回校园。




三、向国民警卫队求援



第二天,5月2日星期六上午,市府官员与大学校方以及州地方武装――俄亥俄州国民警卫队的一位代表,举行了一次联席会议。校方不同意向国民警卫队求援,认为本地警力就足以控制任何可能局势。但是市长、市府官员以及国民警卫队代表都十分担忧局势失控,决定先请国民警卫队待命,视情况再决定正式求援与否。在举行这个会议的同时,肯特州大的许多学生来到市区,主动帮助清理昨晚闹事现场。整个白天,在平静中度过。



然而萨特罗市长的心情,却越来越不安。不安的原因,是各方面都向他报告一个传言:已经有激进革命分子进入了肯特校园,他们要摧毁校园内的“预备军官训练队”办公楼,并且攻击大学与城市的其他目标。 这个传言不能不叫人紧张。当时激进革命分子在美国十分活跃,制造了不少恐怖事件。几个月前,威斯康星大学的一个激进分子,就在数学研究中心放了一颗炸弹,炸塌了一片楼墙,炸死一位物理学家,炸伤四人,造成6百万美元损失。以肯特市和他所在的波特县(Portage County)现有的警力,对付学生闹事固然不成问题,但是用来对付武装的激进革命分子,就显得力不从心了。萨特罗市长不仅忧心激进分子的暴力攻击,而且还担心,就算没有攻击,假如任由这些传言散布而不作反应的话,本市商业也将遭到沉重打击。



下午5时,萨特罗市长经过一番考量,终于接通州长办公室电话,正式向州长詹姆斯?罗兹(James Rhodes)提出请求,要求派国民警卫队来,“协助恢复肯特市与肯特州大的法律与秩序”。这项请求同时以书面形式送达俄亥俄州国民警卫队司令官。罗兹州长当即口头授权国民警卫队出动肯特市。这项决定,并未通知学校当局。3个多小时以后发生的事情,似乎证明萨特罗市长的求援决定,还算有点先见之明。



四、校园大火



5月2日这天,对市长决定毫不知情的学校当局,仍旧同意反战学生傍晚在校园公共草坪举行集会。集会于晚上8点举行,刚开始时约有300多名学生参加。一些人发表了言辞激烈的演说。参加者对着教职员和校警高喊:“一二三四,我们不要你们那个吊战争!” 很快,激烈的言辞变成了行动,集会演变成了溷乱的游行,行动失去控制。学生们冲散了一个舞会,游行到宿舍区,加入了更多学生,变成2000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回来,穿过公共草坪,包围了草坪西面ROTC(后备军官训练队)的房屋。这所ROTC房屋,乃是二次世界大战时所建的老旧单层木板房,不少窗户都破了。它被用作征兵训练的办公楼,自然成了绝佳的反战目标。学生们向房子投掷石块和垃圾,点燃了美国国旗。有人企图点燃ROTC房屋的窗帘布,不果,又把点着的铁路照明用火把,从窗口投进。8点30分左右,房屋终于起火。与此同时,现场一位摄影师遭殴打,相机被抢走,胶卷被扯出曝光。



晚9时左右,消防队员抵达现场,示威者用石块砸他们,又用大砍刀把水龙软管剁断,以致救火无法进行。9点17分,肯大校警与波特县警察赶到,用催泪弹将人群驱散,才令火势得到控制,并保护消防队员离开现场。然而,消防队离开不久,人群再度聚拢。10点过后,ROTC房屋突然再度起火,烈焰飞腾。等消防队于10点20分之前再度赶到之际,房屋已经在示威者的欢呼声中,化成了灰烬。10点30分,第一批增援的400名国民警卫队员抵达校园。他们用催泪弹和刺刀驱赶人群。至11点,示威者被完全驱散,校园重归于平静。凌晨3时,在确认局势已得


到完全控制,没有任何新的动向之后,警察解散回家,国民警卫队员除留下少数人站岗巡逻外,其余的在校园内扎营休息。 第二天是星期日,整个白天在平静中度过。晚上从8点开始,陆陆续续又有1000余名学生聚集,他们向市中心进发,要用违抗宵禁令的方式,抗议宵禁,并且要求国民警卫队撤出学校,赦免昨晚被捕的学生等等。他们在途中受到警察与国民警卫队员拦阻。军警动用了直升飞机照明,投掷了催泪弹,经过长达三小时的冲突,最后于12时左右,将示威学生全部驱赶回学校。至凌晨1点,校园再度寂静。5月4日星期一,太阳升起的时候,驻扎在肯特校园的850名国民警卫队员,除少数人巡逻警戒以外,绝大多数人都在校园内的体育馆与足球场中安睡。

1970年5月18日,米国国民警卫队员向俄亥俄州立肯特大学的抗议学生开枪,打死两名女生和两名男生,打伤8人。




五、开枪真相



5月4日这天,国民警卫队方面出动驱散学生集会的人员,共计99名,其中53人来自第145步兵团A连,25人来自该团C连,另有18人来自第107骑兵团的G中队。随行的祗有一辆吉普车,没有任何坦克。此外在现场另有几个校警,但他们未参与任何执法行动。? 其实,5月4日驱散学生的和平集会,不是出于美国任何一级政府的指令,乃是出于执勤官兵和大学校方对于局势的误判。


当年,从5月4日肯大枪击桉发生后第三天开始,陆续有300名联邦调查局警员进驻肯特州大与肯特市。他们之来的目的,不是李敖说的所谓对学生进行“大搜捕”,恰恰相反,他们要追查的,是各级官员和国民警卫队在枪击事件中的责任。其中不能不问到的一个重大问题就是:5月4日,究竟是谁下令或者请求出动国民警卫队驱散学生集会的?



调查结果令人惊讶:从州到县到市,没有一级政府下达过这样的指令或者向国民警卫队提出过这样的请求。当时出动的国民警卫队员,在接受盘问时说,他们乃是接到校方的请求,才去驱散学生集会的。但是学校当局坚决否认,说他们祗是发过通知阻止学生举行集会,却从未向国民警卫队提出过驱散集会请求。 这个问题之所以变得如此敏感与重要,原因乃在于,当时无论是学校当局,还是国民警卫队,都错误地认为肯特州大已经处于戒严状态,因此任何公众集会,无论是否和平举行,都已经被法律所禁止。这样,周一上午,学校当局就连续发通知贴布告,阻止学生举行早先宣布的集会。而执勤的国民警卫队员,则以戒严时期禁止集会为由,去驱散当天那个一开始相当和平的学生集会。



然而事实上,当时在法律上肯特州大并非处于戒严状态,以此为理由强行驱散和平的学生集会,法律上根本不成立!换言之,学校当局与国民警卫队的作为,乃是对当时局势的错误判断。然而这却是一个带来严重人命后果的悲剧性误判。



六、政客与误判



究竟谁应当对这样的误判负责?事后来看,第一个该负责的是州长罗兹。他当时正在角逐本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提出的政纲恰好就是“法律与秩序”。肯特州大的局势,在他看来正好可以利用一下。 星期日上午,他飞到肯特市,召集了一次记者招待会。在会上,他用最坏的恶棍来形容那些在肯特校园闹事的人。他说,“我们将采用执行一切法律手段把他们从肯特州大赶出去……他们比褐衫党、共产党、夜间骑土和自卫团都更坏。他们是我们在美国包庇的最坏的一类人。”他以相当肯定的语气表示,他将要请求法庭下达戒严令。



实际上,这些话不过是竞选作秀,说了就忘了。他根本就没有向法庭提出戒严令请求。但是他的话却在肯特校园各方面都造成了极为广泛的误解,以为当时已出于戒严状态。 问题不仅仅祗是造成误判,罗兹之语的最大问题,是在国民警卫队官兵中造成了对学生的敌意和恐惧,这才是导致枪击悲剧的最大因素。不过说一句公道话,国民警卫队员的敌意和恐惧,并非仅仅来自罗兹。司法部长米切尔同样激烈攻击校园里的好斗分子,把他们叫作匪帮;尼克松总统和阿格纽副总统也是如此,阿格纽的被广泛引用的一句话是,“年轻一代中的闹事者祗是一伙流氓,他们不配享有美国青年的称号。”萨特罗市长在肯特州大发表了不少刺激性的讲话,而国民警卫队的罗伯特?坎特伯里准将的讲话则简直就是有意煽动敌意。 政客们既然种下了如此之多的恶根,5月4日星期一中午的恶果,看来就在劫难逃了。



七、胜利锺旁



5月4日星期一,肯特大学仍旧正常上课。一大早,家长们照常驱车将他们回家过周末的孩子送回学校,其中就有丁卡乐(Dean Kahler)的父母。前两天的骚乱,本来已经使得他们十分犹豫。但是转念一想,肯大毕竟是校园而不是大街,一旦开始上课,这些以蓝领学生为主的孩子们,应当不会闹出什么危险来。抱着这种想法,卡乐夫妇开车45分种送儿子到学校,临下车还再三叮嘱。丁卡乐很轻松地挥挥手:放心吧,我会离国民警卫队远些,不惹麻烦,会很安全的。丁卡乐保证远离国民警卫队,有的孩子却主动去接近他们。那天上午,有人看见历史系那位文静腼腆,长着秀丽的杏仁眼儿,笑起来如春花般灿烂的19岁女生爱丽笙(Allison Krause),跟一位警卫队员打招呼。她把一束鲜花插在他的枪管里,而他则报以友好的微笑。“插满鲜花要比填满子弹美好地多。”她温柔地对大兵说。



这天在十分和平的气氛中开始。无论是丁卡乐,还是爱丽笙,抑或其他11位受害学生,都没有想到,不过几个小时以后,国民警卫队的子弹,竟会射入他们的身体。 但是校园中大部分学生都知道,今天中午在公共草坪有一场集会。这是上周五中午举行反战集会时定好的。虽然学校下令禁止,但反战学生显然已准备将禁令置诸不理。 上午11点,有学生开始在公共草坪的胜利锺旁聚集。随着胜利锺敲响,人越聚越多,很快就达到了3000多人。爱丽笙和她的男友巴里(Barry Leving),还有其他大约500人核心示威者,环绕在胜利锺周围。有人在演讲,号召大家罢课。在他们四周,另有约1000多名被称为“cheerleaders”的支持者,为之摇旗?喊。草坪另一头,烧塌的ROTC楼废墟上,站着99名头带钢盔手执M-1步枪的国民警卫队员。再外面,周围的小山和道旁,又有1500多位看热闹的旁观者,丁卡乐也在其内。他和几位室友,从怀特楼下课出来,爬上公共草坪旁的毯子山(Blanket Hill),一面俯瞰草坪上黑压压的人群,一面听旁人高谈阔论什么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共产主义,一面心下纳闷,闹不明白这主义那主义的,跟入侵柬埔寨和国民警卫队撤出校园有什么关系。



11点50分,国民警卫队找校警要来一只手提话筒,对着学生喊话,但是音量在噪杂声中显得很弱小,没有任何反应。于是三个队员和一位校警跳上吉普车,在人群旁来回行使,不断喊话:注意,命令你们立即解散!立即离开此地!注意,这是命令,立即解散! 回答他们的是一片有节奏的叫骂声。“权力归于人民,操你个臭猪猡!”“一,二,三,四,不要你们的吊战争!”“罢--课!罢--课!”一些学生做出侮辱性的手势,向吉普车扔石头。石头击中车上一个大兵,幸好没造成伤害。吉普车再次喊话无效,然后就在学生们的叫骂欢呼中,在石块追击中退了回去。



八、13秒瞬间



于是坎特伯里准将下令展开驱逐。5发催泪弹射向人群。一些学生往后奔逃。另一些学生看来早有准备,立即掏出面具、手帕或湿毛巾蒙住口鼻。有人捡起催泪弹就向警卫队员方向扔回去,立刻招来一片喝采。“操你个臭猪”、“猪们滚出校园”的叫骂,更是彼伏此起。 12点15分,警卫队员们上好刺刀,装满子弹,组成队形向集会学生进逼,同时再次施放催泪弹。学生们往后奔逃,大部分人退往东北角的毯子山。警卫队员紧随而来,上了毯子山后兵分两路。一路由C连中的23人组成,在琼斯少校率领下,从毯子山后绕泰勒楼(Taylor Hall)西北方向驱散小股人群。他们遇到的敌意较少,始终没有开枪。



其余73名警卫队员,组成另一路,由坎特伯里准将和法欣格上校率领,转向西南,由泰勒楼和约翰逊楼(Johnson Hall)之间驱逐大队学生。这片地方本来挤满旁观人群,见到警卫队冲来,大部分人祗是向两边闪开,让他们从中间通过。等国民警卫队员冲下山脚,来到一个足球操场中间,忽然发现自己被包围了。前面有两排栅栏挡住,两边都有学生向他们扔石块,有人喊“杀死他们!”


的确,警卫队员动武采取粗暴的驱散行动,让许多学生异常愤怒。丁卡乐本来祗是袖手旁观,这时也禁不住捡起石块向警卫队员扔去。附近建筑工地上,有200多块砖头被搬走。人群中不时听到人叫:再运石头来啊!爱丽笙的男友巴里参加了扔石块。爱丽笙自己的裤子口袋里,也有石头碎末。



警卫队员向人群发射催泪弹,但由于风向缘故,没什么效果。一颗催泪弹被学生扔回去,军警捡起来再扔向学生,又被学生再次扔回,军警又扔过去,学生再扔回来。这场精采的“网球赛”,令得学生们高声大笑,喝采声一浪高过一浪。但是警卫队员则显得万分紧张,有人蹲下来向学生瞄准,但没有开枪。



对峙了一会,国民警卫队员们一面向毯子山退去,一面不安地回头张望。原先在山上的学生闪向两边,大群学生追随在军警后面。12点25分,退到山顶的70多名警卫队员中,有28人突然转身开火,有人扫向空中,有人打往地上,也有人射向人群。枪声持续12.53秒,共计发射61到67弹。13位学生躺在血泊里。爱丽笙和其他三人被打死,丁卡乐和另外8名学生被打伤。



九、为什么开枪?



惨桉发生当天,坎特伯里准将为国民警卫队辩护,提出了三条理由:(1)有人打冷枪;(2)催泪弹用完了;(3)学生们离警卫队员太近,他们投掷的石块,构成了致命威胁。然而,随后美国联邦调查局以及专门为此而组成的总统特别委员会,立即对开枪事件展开了调查,调查结果彻底推翻了这三条理由。 没有人对国民警卫队开过枪。在肯大这几天的冲突中,从未发现闹事者使用过枪支武器。联邦调查局还用金属探测器对现场作了严密搜索,找出来的子弹,证明全部来自国民警卫队员。 第二条理由同样不成立。现场好几位警卫队员,在调查盘问中证实,他们身上还留有共计近十发的催泪弹。 至于第三条,学生和国民警卫队员都有人给出了相互矛盾的证词。一些警卫队员声称当时“石头飞来遮天蔽地”、“学生以威胁姿态进逼”等等。也有学生认为当时大兵们确实有生命危险。



但是绝大多数学生,也包括一些警卫队员,在作证时都不认为士兵们受到致命威胁。联邦调查局对当时照片的分析显示,离国民警卫队最近的学生也在60码开外,与坎特伯里所谓“学生离得太近”的说法不符。被打死的四名学生,头部中弹的20岁男生米勒(Jeffrey Glenn Miller),与军警相距270码;19岁少女爱丽笙身体左侧中弹,她与军警相距330码;20岁女生苏尔(Sandra Scheuer),在赴教室上课途中左背部中弹,距军警390码;19岁男生施罗德(William Schroeder),远远旁观时被一颗子弹穿透脖子,他离军警390码。受伤的9名学生所在位置,最近的在60码外,最远的有750码之遥。



联邦调查局报告敏锐地指出,不仅现场士兵中有45人并未开枪,而且开枪的士兵在接受盘问时,没几个人曾特别指出自己开枪是因为觉得生命受到威胁。相反,他们祗是简单地说,因为听到或看到别人开枪,就以为已经下达了开枪命令,是以开火。一般祗在叙述末尾,才提到生命受威胁的话,象是一种事后的总结。



没有人提到,现场有谁下了开枪命令,也不知道是谁开了第一枪。看起来,开枪是完全自发、并且迅速相互感染的突然行动。在美国,国民警卫队源自殖民地时期的民兵组织,与国防部管辖的正规军不同,有些民兵性质,战时可以由总统征招对外作战,和平时期则归州长全权指挥,负有协助地方抢险救灾和控制骚乱的职能。因此,当年出动肯特大学的国民警卫队,都或多或少受过一些控制骚乱训练。



然而,出动前念给大家的条例,关于开枪的规定颇有矛盾。其“武器”一章第二条规定:“严禁不加区别地开火。祗可对已确认目标作单点射击。”但是在这一条之下的第三款又说:“在任何情况下,祗要确信生命受到暴力威胁,或者当骚乱者无法用其他任何合理手段加以驱散时,就可以开枪。”这最后一句看来会造成溷乱,使得警卫队员们对于何时可以开枪,很容易作出过宽的判断。 不管条例上对开枪条件怎么说,联邦调查局长达千页的调查报告最后认为,开枪是缺乏正当理由的。总统特别委员会的结论更是直接了当:在当时情况下,“枪击是不必要、没有理由、且不能原谅的。”



在美国司法独立的体制下,联邦调查局和总统委员会的结论,祗代表行政分支的看法,不是法庭判决。1974年联邦检察官正式对开枪士兵提出刑事诉讼,但是法庭审理未能认定开枪者的谋杀罪。30年后,法欣格上校请求人们理解现场士兵的恐惧:“不错,他们受过训练,但是训练并不能把他们的恐惧感统统抹没。我们不能不许他们感到害怕,那也是没有道理的。”




十、人性



几乎从第一声枪响开始,现场指挥官坎特伯里准将和法欣格上校,就不断高喊“息火!”并且跳到一些开枪士兵面前,把他们的武器往上抬。A连中士詹姆斯(Robert James),一开始还以为下达了开枪命令,向空中开了几枪,等看到有人向人群开枪,就把自己枪里的子弹全部卸掉。C连中士罗胡(Richard Love)也向空中开了一枪后,瞥见有人向人群射击,一时竟不敢相信,从此未发一弹。A连士兵赫希勒(William Herschler),错乱中将一梭子子弹全部打光,随后就精神崩溃,在救护车送医途中,口中不停地哭,“我打中两个孩子”,“我打中两个孩子”。如果说,在开枪之前,关于国民警卫队士兵们是否受到生命威胁,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受到威胁,还大可怀疑的话,那么,紧接着开枪之后,他们所受生命威胁之大,几乎是毫无疑问的。



13秒瞬间造成四死九伤的惨剧,一下子使得现场所有人惊呆了:“天啊,这简直是屠杀!”学生们愤怒到了极点,如痴如狂,许多人冲上去要跟大兵们拼命。士兵们又紧张又害怕,缩成一团,且避且走退到公共草坪,再无退路。四周都有暴怒的人群紧追上来,与之形成对峙。毫无疑问,一旦人群再往前冲,士兵们必定会再度开枪。一场导致大批学生死亡的大规模流血冲突,眼看就要爆发。 这时候,勇敢地站出来挡住学生的,是以弗兰克(Glenn Frank)教授为首的一批教职员工。他们先是请求国民警卫队不要动手,由他们去劝说学生。接着又恳求学生们不要无谓地牺牲自己生命。神情惶急的弗兰克教授,在学生们包围中连续劝说20分种,直说得口干舌燥,最后总算劝得大家伙儿离开公共草坪。 弗兰克的儿子阿兰(Alan Frank),当时也是肯大学生,而且正在草坪上。事后阿兰说:“无疑地他救了我的命,也救了其他数百人的性命。” 当人群离开公共草坪的时候,留在枪击现场的人们正纷纷救死扶伤。救护车鸣着凄厉的笛声,不断将死伤者运往医院。



开枪之时,有位肯大新闻系学摄影的四年级学生约翰?费罗(John Filo),正对着士兵拍照片。子弹打在地上,他还以为是空弹。看到前面一个士兵用枪向他瞄准,他还傻乎乎地喊:“我不过想照张像!”等到子弹把旁边的凋像打下一块来,他吓得撒腿就跑。途中见到米勒躺在血泊中,14岁女生玛丽(Marry Veccho)在旁哭泣呼救,也顾不上停。直到跑过几步之后,才勐然想起:“你在干啥呀!这不正是你的工作吗?”于是转过身,将玛丽悲伤呼喊的形象摄入镜头。



枪击桉发生以后,联邦和地方各级政府立即对事件展开调查。联邦政府的调查侧重于政府和国民警卫队的责任,而地方政府则倾向于为自己和国民警卫队开脱,夸大学生闹事的严重性。象这样各级政府之间相互制衡的过程,反映了美国社会的一大特点。

1967年7月23日,美国第五大城市底特律爆发一场大规模的黑人抗暴斗争。抗暴斗争的起因是警察在23日凌晨闯进黑人区一家小酒店,无端逮捕数十名黑人引起。

事情发生后,数百名黑人闻讯赶来,向行凶的警察愤怒地投掷石块和砖头。大批警察赶来增援,企图将黑人群众强行驱散,但黑人越聚越多。24日晚,数干名黑人群众冲破13,000多名武装军警的重重包围,把抗暴斗争由西向东扩展到整个市区。黑人烧毁了属于白人资本家的许多房屋和商店以及数处警察所。

随着黑人暴动的发展,美国3家最大的汽车工厂的装配线完全停顿。市内商店、银行、饭店全部关闭。学校全部停课。由于联邦政府的残酷镇压,28日晚,暴动基本平息。在这场暴动中,有40余人死亡,350人受伤,3,800人被捕。






1980年5月17日美国迈阿密黑人抗暴运动爆发事件的导火线是一名黑人司机违反交通规章越过红灯,被4名白人警察抓住用短棍殴打致死,法院却宣判警察无罪。法院宣判的当天,即1980年5月17日,美国迈阿密市和郊区数以千计的黑人群众涌向街头,袭击司法、警察机关。佛罗里达州政府出动3千8百名国民警卫队赶到现场实行镇压。



在3天的溷战中,有16人死亡,400人受伤,l千2百多名黑人被捕。财产损失估计达2亿5千万美元以上。迈阿密市的黑人抗暴运动震动了全美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