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解放军的五角星:“薄命宝”心目中的保护神!司令情感故事之一

8923075 收藏 51 3371


解放军的五角星:“薄命宝”心目中的保护神!军旗情感故事之一,,,

-----含泪怀念30年前,我那儿时的弟弟“薄命宝”,,,


昨天,又是无奈的停电,闷热的天气只望能下点小雨。

天,还没有完全的夜下来,习惯独处的我,拿出了心爱的口琴,吹起了刀郎的《雨中飘荡的回忆》,一曲接着一曲,循环而悠扬的曲声,引来一连串的思绪,直到感动的泪水把琴沿沾湿,咸咸的也涩涩的,,,,


累了,醒了,琴声也断了。


冲完凉,静静地躺在凉席上,伴随着嗡嗡的蚊虫声,这屋里已经没有了其他的生命。太静了,静的恐怖,仿佛自己是浮在遥远的天上,我想寻找生命的迹象。这时,窗外泛起了蛙声,慢慢地响成了一片,宛如一首动人的催眠曲,司令累了,不再去守望、不再去期待,不多一会儿就进入了梦香,好久没有过这样的酣畅。


兴许就是这乡下田园的景致,使我放归自然,在朦胧的梦里,看见了我30多年前幼时的玩伴“薄命宝”,一个农村的孤儿,这个时候的我居然会梦见他?! 思绪中总感觉不多长的时间,自己也快去和他相聚相伴,,,

“薄命宝”是我们那里的土话,在农村就是“命苦的人”的意思,你会奇怪那时候的一个7岁农村小男孩,会没有自己的名字,用这个来代替? 那这里,我就来讲讲30年前的这个故事:


还是在川西南那深丘的神秘山沟里,耸立着一家从南京内迁来的三线军工,在这里我渡过了自己的童年。而伴随我一起长大的玩伴里,最能让我留恋的就是这个“薄命宝”:他是我父母单位后山5公里处的一户农家孤儿,他父母食物中毒已经去世,那时候他已经7岁了,和爷爷一起相依为命,没有上学,平时帮生产队放牛。有时候放牛会从我单位子弟校门口过,而我单位那些还不懂事的同龄小孩,经常看见就骂他是又脏又臭的“农民娃儿”,还拿小石块远远地赶他。


一次,他从这里过又被欺负了,那些欺负他的工厂子弟,故意往他方向用石块砸牛屎,沾了他一脸,衣服上也是,牛也受惊了,跑去好远,他坐在地上无助地哭泣。我正好从这里过,实在目睹不下去,就制止住了那些顽皮的工厂子弟,虽然也同龄,但我身体高大,父亲还是解放军,他们还是怕我的。然后拉起他,一起跑去把受惊的水牛“老黑”牵回来,栓在军管会我家楼下的树桩上,又带他到我家里去把澡洗了,把他那破烂的衣服脱下来简单搓了,反正也是夏天。在洗的时候,看见他身子小肚皮大,象得了血吸虫病一样,好吓人,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是营养不良,人矮小干瘦,起码比实际年龄小两岁。


就是我这么一个简单的举动,却让这个小家伙感动的哭了起来,因为从来没有城里人这么关心过和不嫌弃他。接着,我问他:“为什么没有上学而去放牛?”他说:“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得病死了,他和爷爷一起过,爷爷风湿重,做不了重活路,生产队照顾他家,就让他就帮队里放牛,多挣点工分,,,,”。我又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叫薄命宝,就是命苦的意思,没有名字”。我最后问:“那为什么总喜欢从我们学校过?那里没有什么草场呀?”他说:“他想看城里的娃娃读书,看大家背书包的样子,在操场玩耍的时候,他就羡慕,那怕从学校过也是一种安逸”。


哎,都是同龄的儿童,怎么城里和农村的就区别就那么大呢?同样幼小的心灵里,我产生了对当时社会的思考,虽然那时候自己还小,也不是很理解,但确实感到心里的不是滋味。


后来,军工厂的下班号响了,大人要回来了,他赶紧说要回家了,爷爷等久了会担心的,(其实是自卑,怕和城里人在一起)临走的时候,在我家自来水管子上喝了很多生水,我劝他喝生水要长蛔虫的,不好,他说习惯了。

从那次以后,单位的小孩也很少再欺负他了,我和他成为了好朋友,我大他一岁,他叫我哥哥,我叫他弟弟,就这样简单的结拜,没有什么仪式。(我在家是老幺,从来没有弟弟的,这次让我当回哥哥了,觉得自己好幸福,虽然他是农村娃娃,但我不嫌弃)。交往中,弟弟“薄命宝”最喜欢的是,我单位灯光球场上放坝坝电影,经常打听什么时候有电影看?尤其是打仗的片子,好提前给他说,因为他来回一趟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夜路。那时候单位放电影,周围的老乡总要走十里八里的山路赶来看。70年代的条件,一个星期也就两场电影左右,还经常和兄弟单位“跑片”,在那时已经算不错了。


一天,正好有电影,我吃完饭和哥哥正准备下楼,在楼梯口远远看见弟弟“薄命宝”站在楼旁的树下,把我家门口望着,看我出来了,好高兴的样子,跑到楼梯口来拉我。我说你吃饭没有?怎么不直接上楼来耍?他说自己是农民娃娃,别人会嫌弃他脏,他不敢,就只好在房子的树下等我。这时的弟弟“薄命宝”肚皮好大,涨鼓鼓的,象怀儿婆,原来他把背心扎在腰裤里,里面全是揣着李子,他家树上结的,已经成熟了,说专门给我摘的,叫我回家拿袋子来装。那李子都被揣的汗馊馊的,但毕竟是弟弟“薄命宝”这个7岁农村小男孩的心意,他也只有这个能力,这么小的年纪就知道报恩。


从这以后,只要来看电影,我就不准他座地下,说要有地气要长疮,蚂蚁要钻屁股,就给他端根小板凳,挨着我座,虽然他身上总有一股汗汗的酸味;也不准他喝冷水,总是把茶水提前凉好,装在玻璃瓶子里,一人一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喝的是汽水,如果家里有零食也分一半给他。而弟弟“薄命宝”每次来也总是揣点东西,不是煮包谷就是桃子,李子,菜蔬或者他下田抠的黄鳝泥鳅什么的,好象空手来不好意思的一样。


在看电影的时候,虽然弟弟太小很多都看不懂,但也总能听见“薄命宝”开心的笑声,忘情的笑声有时候比大人的还大,那时候是他一天最快乐的时候。对了, 每次看见打仗的时候,他都说自己长大了要当解放军,那样就没有人敢欺负他了,,,


后来换季了,弟弟还穿着破旧的单衣,光着脚,我就把小时候的旧衣服整理出来给他穿,还教他认字,有好看的连环画也借他看,他也教我骑牛抠黄鳝采野菜等等。那时,穷家的孩子早当家,劳动中看的出弟弟是个早熟老练的农家小孩,那么小居然能干好多好重的农活,我很佩服他。那时候的星期天,工厂背后的大山沟壑,就是我们兄弟俩最开心的乐园,那里没有城里和乡下人的区别,回荡的总是两个年少儿童最纯真的笑声,相伴的也总是那条摇着尾巴悠闲吃草的水牛“老黑”,,,


可这样单纯而快乐的时光不长,后来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弟弟“薄命宝”在看电影回家的半路上,被毒蛇咬了,我们那里的山区毒蛇特别的多,象蝮蛇、烙铁头、竹叶青等,弟弟回家耽误了治疗时间,两天后就不幸死了。因为这事后10多天时间里,我一直不见弟弟“薄命宝”来放牛和看电影,就奇怪了,忍不住就利用星期天,跑去他生产队问,才知道发生了这事。我当时就难过的大哭起来,要老乡带我去看我的好朋友,我的弟弟“薄命宝”,可看到的却是和他父母埋在一起的一包小坟,连棺材都没有。我听说弟弟在临死前,一直迷糊地叫着要见他的“哥哥”,可周围的人都不知道作为孤儿的他那还有个什么“哥哥”?弟弟走前没有能见上哥哥最后一面一定是很难受的。跪在坟前,我真想把我可爱的弟弟刨出来,不要他离开!本来,这一切都是可以避免的呀:


因为身前弟弟“薄命宝”不好意思地问过我,能不能把我父亲解放军帽上的五角星送个给他?他走夜路的时候就不怕,就好象有解放军叔叔在保护他一样,我当时没有答应,因为父亲没有多余的,其实有,只要问父亲要也会领到的。再就是为什么我就没有想起送一个手电筒给他呢?那时家里多余的是,那样他就不会踩着蛇了,可这一切都晚了,老天不再给我机会!


我的弟弟“薄命宝”就这样走了,连自己真实的名字都没有留下,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去天堂和他父母相聚。可弟弟在天堂有电影看吗?还有水牛“老黑”骑吗?有哥哥教他识字吗?还会有不懂事的人在欺负他吗?我都不知道,也没有梦见,真的不想醒来。

醒来后,看不见了弟弟,真是无限的惆怅,忍不住跑去屋顶大哭了一场:为什么会是这样?!天下的好心人都是这样?!弟弟要是还在世界,也和我一般大,也一定比哥哥我有出息。


回望30年时间已经过去了,多愁善感的我也混成了一个没出息的浪人,多想弟弟此刻能出现在哥哥身边呀,哥哥遇见了难处,有我们能一起去克服那该多好?。可眯上眼睛,却只能依稀记得弟弟“薄命宝”的摸样:大大的眼睛,大大的肚皮却配上瘦瘦的身躯,象现在的卡通人物,但弟弟却是那么的勤劳体谅和善良坚强,有弟弟在,什么困难都能战胜!。可这,只能对天叹望,,,,


再回想,当今社会,物资进步了,精神却倒退了。现在的都市人际关系,都是高素质的人是那么的多,可人与人之间还有当年那么真诚无邪的友谊吗?没有了,真的是没有了,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失落与惆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摘一朵野花,谨怀念远在天堂的弟弟“薄命宝”,,,,


本文内容于 7/18/2009 11:02:58 AM 被8923075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