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最穷老师:教学26年仍是一名代课教师 月薪仅200元

514250056 收藏 3 401
导读:贵州最穷老师:教学26年仍是一名代课教师 月薪仅200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贵州最穷老师杨昌亮在上课

“初三初四娥眉月,十五十六月团圆。朝看太阳辨西东,夜望北斗知北角。……”一个炎炎的烈日里,笔者驱车走访了地处麻山深处那被群山环抱、绿树掩映的喜凯苗寨,一到村口的周家山上,便听到一位中年苗族男子领着孩子们朗读课文的声音,朗朗的读书声划破了山谷的宁静。他用那朴实的爱,真挚的情倾注给一颗颗幼小的心灵,无怨无悔、默默无闻地在三尺讲台上整整耕耘了二十六个春秋,他的故事串成了山寨最美妙的音符,穿透时空的界限。他是地处麻山深处的紫云自治县四大寨乡喜凯小学代课教师杨昌亮。

喜凯村位于四大寨乡的西南面,西与望谟县接壤,北同该乡猛林村相邻,聚居着140余户、700余苗族同胞,人均年收入不足900元,是该乡较为偏僻、贫困的自然村寨之一。由于历史原因,喜凯的苗族同胞均来自凯里、镇宁六马、贞丰县等地,因而他们操黔东南、六马等地苗族方言。祖祖辈辈守着喜凯这片不足3000亩贫瘠的土地受穷。历史进入20世纪90年代,大山外日新月异的现代化呼唤着人们,这里的人时时刻刻都想走出大山,然而,挡住他们脚步的不是那漫漫的山路,而是因为没有文化知识,阻止了他们前进的步伐。教育文化的落后一直困扰着村民们的生存条件。该村距中心学校较远,步行需三、四个小时,导致了众多的适龄儿童大量失学,不是帮大人们掏猪菜,就是天天跟着牛屁股转,到河沟里摸鱼,捉螃蟹。1983年读初中刚毕业的杨昌亮眼看到这一切后,心里十分难过,毅然放弃了读高中上大学的机会,主动找到村委领导商量在村里办学的事,并且向村民们讲述科学文化的重要性,村民们对他的这一想法赞不绝口。“我们不能再受没有文化的苦头,你就帮我们教这些娃娃识字,坡上的活路做不完,我们帮你做。”就这一句发自内心的话打动了他的心,如同得了“定心丸”。孩子们有书读了,然而,哪来的书费?教室在哪里?杨老师急得团团转。这年,他和妻子含辛茹苦刚立起一栋木房,已割茅草盖了,但没有围而四面透风。来自镇宁县六马乡的妻子思想开窍了,指着堂屋说:“实在找不到教室,干脆喊那些娃娃到我们家里来上课,看,还够坐二三十个哩。”这时,杨老师的脸上才绽出了一丝微笑。他将刚卖小猪崽得的20元钱全拿出来,自己步行到紫云书店购起起了30部书和粉笔、黑油漆来后,将自家的木板刷黑后拼成了黑板,用自家的板子制成课桌,开始了他的教学生涯。贫穷落后,沉寂了数年的苗寨,便有了朗朗的读书声。

白天,村民们全到山上干农活去了,苗寨里余下杨老师和孩子们伊伊呀呀的读书声在山里回荡。有时还传来了师生们动听的歌声飘到幽静的山谷中。1990年秋季学期已开学了一周,仍不见二年级的潘明敢、吴条妹、王小娟等十多个同学来报名,杨老师心急如焚,以为是家里发生什么事,决定当晚家访,这十来个学生是家住离杨老师家一公里远的坪子头组。夜色浓重,重峦叠嶂的山岭间朦胧一片,当杨老师拖着疲惫的双腿迈进学生潘小二的家门口时,家长噙着泪水说,当年干旱严重,庄稼没有好收成,交不起孩子的书学费,杨老师逐一走访了10多个同学的家后,家长们都说无钱交书费,为此不让孩子读书。孩子们那可怜的眼光触动了杨老师的心房,杨老师无奈地说:“让孩子们去读书吧,书费拿不出,我会想办法帮他们交的。”金秋送爽,由杨老师亲手栽培的几棵黄果、橘子树,金黄的果子将枝头压得沉甸甸的,一个月仅领30元的代课工资够交这10多个孩子的书费吗?杨老师沉思着,他喊来了妻子并同他一起将自家门前几棵果树的果子全都摘了下来,装好后人挑马驮到10里外的乡场去卖,终于换来了10个学生的书费。这里不但交通不便,而且信息不灵,还缺医少药,到乡卫生院也要走三四个小时那么远的路程。于是杨老师自已花钱买来了小儿科之类的“小儿退烧片”“去痛片”“感康”等常用药品以备急需。若发现孩子们高烧感冒,不能到学校上课时杨老师便带上事先买来的备用药去家访送给他们。2004年12月,在寒风刺骨、白雪皑皑的一个晚上,杨老师一个人走到高坡组学生潘小妹家,了解到潘小妹因感冒才不去上课的情况后,杨老师拿出了小儿退烧片、感康等药送到潘小妹家长的手中,并按说明让孩子将药服下。“离‘两基’验收越来越近,我们学校才有130个学生,一个都不能少。”说后杨老师便打起火把沿着崎岖的山路离开学生潘小妹的家。

杨老师一个人包揽一二年级的两个班达17年之久,不仅上两个班的全部课程,还打钟、领操、课余辅导学生等。他严格地要求自已,工作上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每当夜深人静时,杨老师坐在昏暗的煤油灯光下(当时未通电)批改了一摞摞堆如小山似的作业后,还孜孜不倦地认真备课,写教案。在偏远的苗寨,若不懂苗语是无法上课的,杨老师用苗语和汉语相互翻译进行“双语”教学,达到较好的教学效果。他努力钻研教材和大纲,不断提高自身教学业务水平,使自已的教学经验渐渐丰富起来,学生成绩也有所提高。

“山穷水尽凝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2000年春,杨老师对办学的理想和信念有点动摇了——孩子们已长大并成家立业了,但一家老小仍然挤在这狭窄而四面透风的茅草房里。这学期开学时间已到,但他并没有同往年一样提前地为孩子们买书,他待在家里沉思着。包村干部走到他家了解开学情况时,看到此情景,心里十分难过,将情况及时向上级部门反映。于2001年5月,县教育局、财政局、科技局等单位伸出援助之手共筹集2.4万余元给喜凯村修了一幢一层三间的平房作为教室,杨老师才将放置于自家堂屋里整整二十余年之久的黑板及简易的课桌搬到新修的教室来。

走进他的家,映入眼帘的是他的房子现在还盖石棉瓦,大门是用竹子编的。2003年以来,不幸的是杨老师的爱妻石忠芬(现年五十岁)患上红沙眼、清光眼等病,大白天也不见亮,再也不能干农活,杨老师又忙于搞好教育工作,没有更多的时间来照顾妻子,妻子劝他不要再为一个月几十块钱代课工资做一辈子的教书匠了。然而,杨老师面对那几十双渴求知识的稚嫩的眼睛,满带歉意地对妻子说:“为了山里的孩子,我不能在乎钱的多少,能让孩子们多学点知识,让他(她)们能用知识改变命运是我最大的愿望。”据了解,他目前一个月的工资只是200元,可到现在了几个月的代课工资分文都未领取,你说他心里到底图的是什么呀?

杨昌亮虽然在那三尺讲台上无怨无悔、默默地辛勤耕耘了26个春秋,几十年如一日,但他至今的身份仍然是一名教师的编外人员——代课教师。寒来暑往,冬去春来,在偏远贫穷的喜凯苗寨里,见到的仍然是他那忙碌的身影,朗朗的读书声也一直未间断过。

本文内容于 2009-8-17 15:21:27 被514250056编辑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