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抗日传奇·穿越时空 改旗易帜伊始 第六章

倒霉的疯子 收藏 0 1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size][/URL] 所有的人都紧张起来。 张学林张司令的脸上忽而变得惊喜,忽而变得忧郁,人们的眼神齐刷刷的看着他,心情也随着张司令的表情起起伏伏。 张司令稳了稳自己的心神,把那封信递到了严厉的手里。 严厉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几乎跳了起来:“张副总司令的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


所有的人都紧张起来。

张学林张司令的脸上忽而变得惊喜,忽而变得忧郁,人们的眼神齐刷刷的看着他,心情也随着张司令的表情起起伏伏。

张司令稳了稳自己的心神,把那封信递到了严厉的手里。

严厉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几乎跳了起来:“张副总司令的信!”

“念吧!”张学林看了看严厉:“严副司令,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认不得多少字,烦劳严副司令把这封信念给大家听听。”

严厉看看张学林,又看了看身边的这些人,慢慢展开手里的这封信,清清嗓子,大声念了出来:“族弟学林如晤:久未见面,别来无恙!近闻弟以残破之师抵御外侮,为兄甚愧之!我辈人作事若无勇气,安可为军人乎?望不要灰心,安心苦干,凭自己的力量,相机而动,切莫做出背离国家民族之事,方不愧为张家弟兄也。兄汉卿手肃。”

屋里所有人静静的听严厉念完了信,猛然间大声欢呼起来。

接下来黄显声将军的信和熊飞将军的信如出一辙,都是支持张学林张司令抗日的同时要“相机而动”。

人们近乎疯狂的欢呼着。

······

阎王寨正中央的旗杆上飘扬起了一面大旗。

大旗的白底冷肃如孝,上书七个大字“铁血抗日救国军”。

七个大字鲜红刺目,淋漓如血。

大旗下面是七百多名身穿各色服装但是臂缠袖标的铁血抗日救国军将士。

张学林张司令和严厉严副司令、严谨严参谋长、海军海处长全身戎装站在队伍的前面。

张学林张司令想说点什么,但是嘴巴只是动了动。

站在他身边的眼镜儿低声说道:“司令,您要是说不出来,不如就让严副司令替您说几句,怎么样?”

张学林微微点点头,然后看了看严厉。

严厉“咔”的一个立正,然后向前走了几步,大声说道:“弟兄们,从今天起,咱们这支队伍就正式改名为铁血抗日救国军!”

所有的将士鸦雀无声,每个人耳边只有山风吹过的声音。

严厉扫视了一下:“弟兄们!你们大家都是知道的,现在日本人已经占领了东北三省大部分的地方,其中就包括我们的家,他们要把我们中国人变成他们日本人的奴隶,我们答不答应?”

“不答应!”七百多人发出了一个声音。

“对!我们绝不答应!我们要拿起手里的武器,把这些吃人的野兽赶出去!”

“赶出去!”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响起。

“为了我们的家园不遭践踏,为了我们的兄弟姊妹免受欺凌,为了我们国土免遭蹂躏,我们宣誓--”

“我们宣誓--”

“铁血卫国!”

“铁血卫国!”

“誓死抗日!”

“誓死抗日!”

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久久在人们的头顶回荡着。

······

誓师完毕,铁血抗日救国军司令部里再次热闹起来。

原来的连以上军官现在需要重新调整,所以大家都聚集在司令部里。

郝仁现在仍然是副参谋长兼情报处长,但是二营长的职务已经被孙德奎取代。

海军的一营长职务也被狼牙郎卫华取代。

冷锋的二连改编成了骑兵连之后,吉成的那个新编连就成了二连。

一连的连长改由铁彪代替。

刘萧的军医处处长职务交给了安永康,他现在成了军需处处长兼军医处副处长。

孙德庆升为四连正连长。

欧阳还是侦察连连长,但是兼任情报处副处长。

张旺金这个人海军给他安排了一个秘书处副处长兼参谋处参议这么一个职务。

而郝淑娴郝淑慧姐妹以及郎三花等全部女兵全部安排在军医处,但是单独编成一个女兵排,郝淑娴暂时代理正排长,郝淑慧和郎三花分别担任一二两个班的班长。

陈华和薛山由一连调出,暂时负责新兵连。

沈括先生开始担任副官处长,后来沈先生自愿成为副处长,主管整个部队的文书工作。

这么一调整,大家都十分满意,于是就由沈先生执笔抄录到铁血抗日救国军花名册。

······

根据侦查员传回来的消息,严厉他们终于知道了白马赵为什么敢去招惹义县的日军:原来东北民众抗日救国军第四军总监朱霁青组织联合四路义勇军去攻打义县,白马赵的人马就是其中的一路,而这么多多义勇军同时出现并攻打义县把日军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去,所以对卧凤沟没有进行报复行动。

陆云龙这个军事顾问忽然站了起来:“张司令,严副司令,我看咱们铁血抗日救国军也该趁日本人转移注意力的时候组织一次两次的行动,一来扩大队伍的影响力,二来可以为部队筹集一些物资,现在这个机会可是很难得!”

张司令看了看陆云龙,但是没有说话。

严厉想了想:“陆云龙顾问说的确实有点道理。咱们现在应该抽出部分兵力把北山口的大市镇解决了,这样咱们可以解决来自北山口的威胁,同时可以增加战略迂回的空间!”

郝仁摇摇头:“司令,这几天咱们的人去过那里好几次,大市镇现在不好打!那个原黑山县保警队队长胡德兴现在已经投降了日本人,听说日本人还给了他不少好枪和弹药,现在大市镇的自卫团人数最少也在二百人以上,几乎是人手一枪,再加上大市镇又有石头围墙和炮楼,硬打的话伤亡太大了!”

眼镜儿点点头:“郝副参谋长说的没错!那个胡德兴的自卫团里有两挺轻机枪,而且还有十几挺手提机枪,火力还是很猛的,硬打不是办法!眼下咱们这点兵力人数少不说,单兵战斗力也不是很强,所以咱们最好还是想点别的办法!”

陆云龙笑了起来:“我可没说让你们打那里,咱们可以直接攻打北镇,那里的日伪力量现在很薄弱,只要我们计划周密,相信还是可以成功的!”

徐焕也赞成陆云龙的观点:“对!陆云龙陆大哥来的时候特意带着我在北镇城里溜达了一圈,发现日本人在那里的守卫并不是特别严密,而且伪军也不是很多,打下北镇还是有希望的!”

严厉看了看徐焕:“你知道日本人在北镇有多少兵力?火力是怎么部署?伪军又是怎么配置?”

徐焕让严厉这么一问,吐了一下舌头,不敢说话了。

陆云龙笑了笑:“严副司令,不要这样吗?咱们都是为了咱们铁血抗日救国军,就是看事情的观点有差异,你总不能不让别人说话吧?”

严厉没有回答陆云龙,而是看了看刘萧:“老刘,咱们现在还有多少粮食和其他物资呀?”

刘萧放下手里还没有看完的登记册:“粮食暂时还有不少,起码够咱们这些人吃上一个月左右,大洋也还有一万多块,就是药品和过冬的棉衣现在太少。”说到这里,刘萧挠挠头皮:“张司令、严副司令,咱们从四方台和卧凤沟抄出来很多的大烟土,你们看怎么处理?”

“烟土?”

“就是鸦片啊!”

严厉想了想:“销毁!统统销毁!”

眼镜儿拦住了严厉的话:“副司令,慢着!那些大烟土可值不少钱呢?要是能换出去的话,起码也要值几千大洋,咱们过冬的棉衣完全可以用这个去换吗?”

严厉一瞪眼:“那东西就是害人的东西!必须销毁!你们还想换出去,不行!”

眼镜儿托了托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儿,分辨道:“严副司令,你忘啦?老毛的部队在山上的时候不也是把缴获的这一类东西换出去的吗?”

“老毛是谁?”严厉一时没有听明白。

“就是那个上山的老毛啊?”眼镜儿对着严厉挤了挤眼睛。

严厉猛地想起来眼镜儿嘴里的那个老毛是谁来了,但是严厉一晃脑袋:“谁也不行!就是要销毁,不能留着再害人啦!”

刘萧低估了一句:“刚当了几天司令,脾气见长!那东西也算是药材呢!”

看到这种情况,张司令不得不站出来说两句:“严副司令,算了!你就让刘处长他去处理得了,你还是想想咱们怎么样才能打一仗吧!”

严厉还想坚持,一看这种情况只好点点头:“好吧!就让刘处长处理。”

刘萧的脸上这才有了点笑容:“好啦!我保证处理的一点问题也没有!”说着,刘萧拿起手里还没有看完的登记册快步走了出去。

屋里的人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战斗地点选择的问题上了。

有了上次伏击新民日军的经验,严厉执意要加强部队的训练,等战斗力提高以后在进行战斗,但是没有几个人人赞成严厉的观点,都想在最近搞一次军事行动。但是由于观点不同,选择的地点也不相同,屋子里嘁嘁喳喳吵作一团,最后严厉一生气拍了桌子,大家这才安静下来。

严厉看了看张司令,又看了看其他的人:“弟兄们,我也想打上一仗,提高提高部队的士气和扩大咱们的影响,可是事情并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你们可以出去看看,士气高不假,但是现在有多少战士是新兵,他们当中很多人连枪都打不准,虽然咱们有一些老兵,可是老兵和新兵之间的配合也不是很好啊?”

海军点点头:“严副司令说的没错,现在是有这种情况!而且新老战士们之间的差异还很大。那些以前在义军待过的老兵枪打得比较准,但是他们不愿意近身肉搏,而且纪律比较松散,原来在东北军待过的老兵各方面都比较强,但是经常出现打骂新兵的情况,而且只会硬性的军事,不太喜欢做新兵的思想政治工作,所以要形成一定的战斗力还要需要一段时间。而且现在咱们部队暂时集中在一起,一旦分兵作战,出现什么情况就不太好说了!”

眼镜儿看看严厉:“严副司令,咱们不是成立了特种训练班了吗,可以组织一次小规模的战斗,比如说像以前咱们偷袭中安镇那样的战斗,这样既保证大部队的训练,又能不耽误作战,还能提高一下特种训练班的战斗水平,你看行不行啊?”

眼镜儿嘴里的那个特种训练班其实就是一支有五十多人特种作战部队,直属于严副司令指挥管辖,像陈二愣子和神枪手薛山这样的高手都在那里,一来可以训练一下这些战斗力比较强的士兵,二来为以后提供班排长打下基础。

严厉看了看眼镜儿:“可是特种训练班刚刚成立,恐怕不太好说!”

陆云龙对这个特种训练班来了兴趣:“我看可以!严参谋长说的没错!”

郝仁也说道:“这个办法还行,动用的兵力不多,两不耽误!”

看大家都是这么个态度,严厉不好说什么,他看了看张司令,想让张司令替自己说句话,没想到张司令理解错了,以为是让自己点头呢,于是张司令站了起来:“严副司令,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就这样吧!你们在商量一下看看打那儿比较好,怎么打比较合适,怎么样?”

严厉气得差点晕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