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5.12行动的第一支部队到底是谁?

5.12行动的第一支部队到底是谁?

解放军参谋长陈炳德撰文忆汶川大地震救灾中说到:18时10分,胡主席打来电话,询问部队救灾准备情况。我向胡主席报告:“部队4400人正在向灾区机动,但道路保障情况不好。”

我们来看看总参陈炳德说的这4400人到底是谁呢?大家都知道5月12日14时30分,四川汶川发生8.0级大地震,地震后第12分钟,中国地震局速通报至军队处置突发事件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田义祥大校。这个成立于2005年3月的机构,早期已经可以协调处理重大突发事件,而到2006年11月,经中央军委批准,《军队处置突发事件总体应急预案》下发全军和武警部队后。军队处置突发事件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就可以协调全国的军队和武警部队了,他直接归总参谋管辖,事实上取代了中央军委的职能,所以当办公室负责人田义祥大校向中国地震局一位副局长核实灾情后,田义祥立即把信息上报总参作战部副部长徐经年少将。随即,徐经年向总参和军委首长进行了汇报。也许地震局的这位副局长并不是很清楚地震的严重程度,所以田义祥大校在14点42分,发出了第一道预先号令—令北京军区集团军工兵团做好紧急出动和救援准备,他们是中国国际救援队的主体,大概是一百五十人左右。同时把情况汇报给总参作战部副部长徐经年少将,14点45分,徐经年要求成都军区机关进一步核实灾情;5分钟后,预告空军准备动用运输机。 从这些事实可以看出一切的措施都是中规中矩的,并没有什么紧张的气氛,地震之后12分钟由地震局通报军队处置突发事件领导小组办公室,而不是由军队直接通报,这里可以看出这个机构跟成都军区的联系不是很通畅,我们来看看处在地震中心的成都军区,四川军分区的反应,根据时事新闻,北京化工大学北方学院文法院,13.7万大军如何部署一文介绍,1 4时32分,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世明中将口授第一道军区通令:部队立即就近展开救援。这一段我是表示疑问的,因为后续报道里说:地震时,距离起床号吹响还有22分钟,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吕登明还在睡梦中。这说明军队的午休时间结束应该是14时52分,而值班的应该是副司令员吕登明,因为后面说,随着副司令员吕登明等人的到来,军区作战指挥系统的指战员就位。部队紧急集合,穿衣服大概费时5分钟,所以14时32~36分,3000余名成都军区官兵完成了紧急集结。(成都军区副参谋长曾冉少将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如果真的是14时32分,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世明中将口授了第一道军区通令:部队立即就近展开救援。随后,该军区向中央军委发出只有8个字的首份报告:报告,军队已经行动。那么通报至军队处置突发事件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田义祥大校的就不应该是12分钟之后的地震局了,而是中央军委了,不管怎么说14点45分,当总参作战部副部长徐经年少将打电话到成都军区军部的时候,成都军区肯定也不清楚地震的严重情况,更不可能做出什么详细的汇报了,大概是地震发生42分钟后,成都军区第一支部队才开始出发,也许这个时候才发电报给军委,只有八个字:报告,军队已经行动。这支队伍急行军12公里,赶到距成都16公里的崇州。那是不是这支部队是最先行动的部队呢?我们来看看成都军区的编制,成都军区是七大军区之一,司令员李世明中将,政治委员张海阳中将,下辖13军和14军,其中13军军长许勇,14军军长周小舟,其中13军是甲类满编重装集团军,建制是两师三旅制,军部在重庆江津,37摩步师在江津,第149摩步师在乐山,装甲旅在丰都,防空旅在内江,炮兵旅在乐山,而14军是乙类简编集团军,分布在四川,云南等地,所以怎么看起来,成都军区应该是最清楚地震的详细情况的,那么总参陈炳德说的这4400人,肯定是成都军区的部队了,是不是之前所说的从成都军区出发的那只急行军到崇州的部队呢?但是跟人数不太符合,因为成都军区副参谋长曾冉少将说:14时32~36分,3000余名成都军区官兵完成了紧急集结。我们来看看军队处置突发事件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田义祥大校的回忆,因为毕竟他才是真正的关键协调人员,截至15点34分,地震局还只发布了震中汶川的消息,未提及其他重灾区。6分钟后,都江堰受灾的消息才被确认。 现在看起来所有的人还在等地震局的消息,军队并没有行动起来,这个时候距离地震已经过了64分钟了,而成都军区地震后42分钟派出的紧急部队没有直奔震中汶川,而是去了崇州,有点奇怪了,还好在此前的15时1 7分,总参的田义祥已要求四川省军区副参谋长向怀树不要坐等情况,紧急赶往都江堰了解灾情。我想总参谋长陈炳德在18时10分向胡主席汇报军队的救援情况,只能是四川省军区副参谋长向怀树带领的这支部队了,因为成都军区的其他部队调动情况并没有汇报给总参的田义祥,而是直接报告给了军委,可是报道说12日16时,四川军区的夏国富司令员率领600余名官兵和医疗人员首先赶到都江堰灾区,这就有点奇怪了,先行动的四川省军区副参谋长向怀树到哪里去了?所以我怀疑12日16时,四川军区的夏国富司令员不可能比副参谋长向怀树先到都江堰的,因为50公里的路途,向怀树用了3.5个小时。这个时候正好是总参谋长陈炳德在18时10分向胡主席汇报军队的救援情况之前,因为副参谋长向怀树还没有到达都江堰,所以总参谋长陈炳德只能向胡主席报告:“部队4400人正在向灾区机动,但道路保障情况不好。”如果四川军区的夏国富司令在12日16时已经到达都江堰灾区的话,总参谋长陈炳德就能有详细的报告了,除非四川军区的夏国富司令员没有向成都军区总部和总参汇报,这个应该不可能,谁也想第一个汇报灾情的,先汇报就先立功嘛!事实上综合各类新闻报道,我可以肯定地说在15时1 7分之前,除了四川省军区副参谋长向怀树的部队展开行动以外,并没有哪支部队开始行动,因为直到16点28分,应四川省地震局要求,成都军区向灾区派出的第一架直升机起飞,目的是侦查灾情。也就是15点40分,地震局已经确定汶川到都江堰都是重灾区之后的48分钟,因为不能确定地震的中心在那里,所以四川省地震局向军队求援,这也表示地震两个小时之后,谁也没有谋清全面的情况,作为军队处置突发事件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田义祥大校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他的顶头上司责任就更大了,设想一下如果是进行战争的话,我们在经受敌人第一波攻击的2个小时后还在原地待命,没有建立统一的协调指挥,是非常危险的。这就是典型的兵不知道将,将不知道兵的情况了。既然总参谋部的运作如此的无力和低效率,身处地震危害的成都军区又有哪些作为呢?

我们来看看感动中国人物候选人13军军长许勇的事迹,根据新华网的报道,天摇地动的瞬间,许勇正在四川崇县。看到这里我们也许明白了,之前成都军区在地震后42分钟派出的紧急部队没有直奔震中汶川,而是去了崇州抢救他们的军长许勇了,这支部队的人数大概是一个排左右,这也是后来报道的许勇,这个49岁的将军,在抗震救灾一线当起了排长,带着三十来个兵从都江堰猛穿插,巧迂回,开出一条路,在第一时间进入震中映秀的故事了,而在5月13日上午,“军队抗震救灾指挥组”宣布成立之前,成都军区并没有动用13军的部队,而在5月12日在总参指挥下的部队只有四川省军区副参谋长向怀树带领的这支部队了,可为什么有4400这么多人呢?我们仔细分析一下这个军队的构成,四川省军区属于成都军区下辖的军分区,受军区和省(自治区)、党委、政府的双重领导。职责:是领导所辖的若干个军分区和一定数量的部队,负责所在省的军事工作,主要是民兵、兵役、动员工作和常委会的警备任务。可见这4400人为少数的正规军和大部分的预备役部队和民兵组成的部队了,冲在第一线的也是是唯一的在12日地震发生日总参陈炳德掌握的部队,所以他也不好意思跟胡军席汇报是那只部队,只能说人数了,直到5月13日上午,“军队抗震救灾指挥组”宣布成立,在军委领导下负责统一协调全国范围的军队——包括武警部队的救灾行动,并接受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部的直接指挥,这个时候中国的正规军才开始了真正的救援行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