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三八、鬼子换装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让人把黄海峰押回管训队,党育明回头问赵树明,“对了,咱们现在怎么有这么多的中国战士?”

“这个是政委想的好办法,给俘虏的粮食是有区别的,开始的时候是统一的每人八两,但是有一个人肯加入我军,那么就把他的口粮从其它人嘴里省出来。而且让他们参观了我们战士每天吃的东西,再加上宣传教育,讲述日军在东北和关内的暴行,尤其是对老百姓做的那些事情;然后每天让加入我军的战士以身做责,讲述自己的美好生活,以及描述日本现在的生活状态;最后是由干部宣讲我们胜利后会给他们的待遇,自然越来越多的人肯加入我军了。那些死硬分子现在每天就靠二两粗粮在那里坚持。”

“那你认为黄海峰投敌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我认为主要是看不到一军的希望。”程飞鹏在边上说道,“我们用一场接一场的胜利让战士们看到了胜利的希望,而且我军确实是越战越强,从开始的只能打几十个敌人,到上次的大北沟战斗,尽管我军付出了巨大代价,但是我们确认(指拿到尸体或证件的)的就消灭了千多敌人,而我军伤亡不过两三百人,正是这种胜利给了战士们坚定的信心。加上我们在队伍上教文化,提供比在日军中更好的待遇,以及承诺胜利后可以给战士们土地,这些都使战士们有极强的凝聚力。而那些中国战士我们则告诉他们,他们是在为自己的未来而战斗,现在如果他们被日军抓回去,他们的家人就会蒙受羞辱,只有我们胜利了,他们才能光荣地带着大量的好东西回家。这个恐怕也是黄海峰投敌的主要原因之一。抗联对于投敌者的处罚我相信你也是知道的,如果匡义平把他投敌的资料送给杨靖宇你估计他会有什么下场?而且我还告诉你,就是我们的战士被敌人抓去了,敌人也难以提供我们提供的这些条件,只要时间一长他们还是会回来的。因为我们这里对他们来说有别的地方没有的东西,那就是对人的尊重。包括你我在内,对我们的战士都是非常尊重的,我们这里没有对战士的羞辱性的惩罚。”

正说着,三村拿了一封电报跑了过来,“军长,杨司令急电。”

党育明看了一下内容,抬头问三村,“能大致判断出发报者的方位吗?”

“不能。我们没有定向仪。”

“谢谢了。现在能和他们通话吗?”

“不能,我发了请求,但是他们没有回话。”

“从手法判断还是以前那个人发的吗?”

“不是,绝对不是原来的那个报务员,你不问我也要说。这封电报很可疑。”

“那么你回电问他知道不知道一营营地的编号。”

“我这就去。”三村答应了拿起电话让电台发电报去询问。很快,对方回答说是“一号”。听了回答,党育明笑了,“三村,谢谢你了,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了。你要注意休息,眼睛都熬红了。”

三村笑了笑,没有说话。

“老程,看来他手里真有抗联的电台兵。这事可是有点麻烦了。”

“没有关系,你就直接回电告诉他们,你这就人一号营地派一营到预定位置。让他们有能力就直接回二营的营地。”

“我明白你的意思里了。三村,你就照这个话原文发,别改动。”

三村拿着文稿回去了。

“老程,这次战斗战果统计出来没有?”

“出来了,共计俘获日军三十七人,伪军四百一十人,其中六十四名伤员等你命令处理,另解放抗联重伤员十一人,击落敌机一架,缴获八一迫击炮九门,六零炮十四门,盒子炮四十支,手枪一百九十余支,一只王八盒子也没有,步枪三百支,冲锋枪两百余支,轻机枪四十挺,仿美制重机枪(把勃郎宁重机枪改七七口径的)十二挺,迫击炮弹四千发,步机枪弹五万余发,手枪弹两万余发,手榴弹三千枚,电台七部,未爆一百公斤航弹四枚。而我军消耗弹药足两万发。很是划算呀。我军伤十九人,无人阵亡。以后应该多打这种仗。”

“你拉倒吧,还想让敌人给你送东西呀。以后这种机会不多了。对了,赵儿,敌机是从哪里过来的?”

“从敦化过来的。那里现在驻扎了日军一个轰炸机战队,一个运输机大队,还有一个特战机中队,配备有九七式重轰炸机四十架,运输机十二架,已经被我军击落一架;另有从美国进口的B-25轰炸机十架。这个东西对我们的威胁很大。根据被俘日军交待,这些B-25可以直接与地面部队的对讲机通话,由地面部队指挥,使用大口径机枪、七五榴弹炮和五十公斤炸弹对目标实施打击。而且这种飞机的油箱还有装甲,不会出现一打就着的情况。上次我们击落的那两架一是距离太近了,二是我们的运气实在太好了,居然是一架打断了翅膀,另一架直接把驾驶员打死了。机场驻有匡师团的空挺队和日军一个守备大队。周围还有关东军的一个旅团,强攻不大可能成功。而化装偷袭已经引起了敌人的重视,也不容易进去。”

“匡师团的师团部在哪里?”

“现在驻扎在抚松县城,那里驻有步一旅,步三旅一部,混成骑兵第三旅,战车大队,山炮大队,现在该部正在积极修建机场,打算把飞机挪到抚松。”

“还有其它什么都一块儿说出来吧。”

“现在对付我们的只有匡师团和一个独立守备队,而且敌人已经发下了通辑令,军长您的人头现在值三十万正金券,提供您下落的给五千到两万,如果是活的值五十万。我如果带枪过去就给五百,每多带一个人就多给五百。如果我想继续带兵按带过去的人多少给官,从排长起步,最大给到旅长。政委您就差多了,还没有我高,我起码还值五万,您只值一万。军长,你说我要是把您的指甲什么的拿去能不能换个万儿八千的?”

“别贫了,说正事。”程飞鹏说了他一句。

“敌人开始加大了归村并屯的力度。现在敌人计划把蒙江周围的所有老百姓都撤出去。在山外建立上万人的村落,以达到彻底切断我军补给的目的。另外匡义平还组建了大量的保安团,这些人没有多少枪支,都是配备的土炮和三眼铳,目的不是跟我军作战,而是一旦发现我军就鸣炮示警,然后由森警机动大队和匡师团的部队以及空挺队被我们实施围剿。还有个事儿就是那个松岗正夫,现在是匡师团的总顾问。”

“这批俘虏有多少人能为我所用。”党育明问了赵树明一句。

“不出意外的话两个月之后能有不少于三百人加入我军。他们这些人里有许多以前是山上的。”

“好,这个工作要抓紧。政委,你看这次缴获的战利品怎么样?”

“不错,这次好东西不少。我拿了几样过来你看一下。”说着,程飞鹏让警卫员把门外的一个大口袋拿了进来。从里面掏出了不少东西,一样一样地摆在了桌子上。党育明一看,有那种弹匣式的伽兰德步枪(正式名称叫北支一九式步枪,改用九九式步枪弹,可以全自动射击),美国制M1911式大口径手枪,带100发弹鼓的汤姆森冲锋枪,枪榴筒,还有一个小型的步话机,一个定向雷(跟美制M18A1很象,上面写着北支一九式)。

看着桌子上的这些东西,党育明的眉头皱了起来。“我们是在和美国人打吗?”

“那倒不是,我问过树明了,他说这些东西有的是在东北生产的,电台、手枪和冲锋枪是从美国进口的。还有那些迫击炮什么的,都是匡义平建议梅津以试制的名义在吉林兵工厂和奉天兵工厂生产的。现在的产量并不是很大,而且据说那个百式冲锋枪已经淘汰了,计划引进美国的M3。还有那个B25,正式名字叫北满一式中爆机,是从美国购买发动机,在东北生产的。另外鬼子还大量准备了仿四零式的火箭筒。看来他对鬼子的影响很大呀。”

“我倒是很好奇,鬼子能供得起这么多自动武器吗?”党育明在边上插了句嘴。

“看来日本从美国进口了大量的手枪弹和重机枪弹。我看了那些手枪弹的包装箱,上面是英文的。上次击落的那架飞机上的机枪弹底也有英文。”

“这么说来日本和美国的关系确实缓和了?对了,老程,你们和苏联人的买卖做的怎么样了?”

“已经有回信了,我在二十号派人通知了苏军,说德军会在二十一号前后五天之内发动突然袭击。德军在二十二号发动了攻击,苏军由于没有防备损失很大,但是被我们提供的情报还是很重视的。另外我还提供了一些装备上的改进建议。苏方已经同意我们用情报和武器资料换取物资的建议。苏方还提出可以派飞机向我们空投我们需要的物资。”

“那么你有没有向苏军提供日军计划攻击苏联的情报?”

“还不到时候。而且这个消息也未经证实,但是我还是向他们提供了美国向日本提供了部分装备和飞机的情报。”

“你说我们要是弄几架波二回来怎么样?”

“算了吧,那个东西现在没有多少生存力,另外我估计日军也会在机场布置探照灯的,我可不想花大价钱弄回来的东西白白损失了。我已经向苏联订了一批制作火箭弹的原料,估计这几天就能到,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在七月底前就能有射程八公里的武器了。”

“你是说一零七火箭弹?”

“对。现在我们已经生产了一些壳体,但是没有合适的装药。”

“太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不用冒险靠进攻击了。你还订了些什么?”

“两百支机枪身管和五十万发子弹,以及一些药品。以后生意会越来越大的。另外以后我们会设法自己设计一些武器由苏联人代工,而我们则可以获得相应的报酬。”

“他们打算怎么把东西运过来?”

“这两天就有飞机过来。他们要我们准备一块长七百米,宽两百米的场地供他们的飞机降落。”

“那好办,河滩那边就有地方。让人平整一下就可以了。”

“已经收拾好了。万事俱备,只欠飞机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