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中兴 暗战风云 第十章 暗战布局(七)

zcpazx 收藏 1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0.html


“王大人,我还没有问你你怎么知道我要问你什么呢?我心里一阵冷笑,接着说道:那你是知道什么又不知道什么呢?

“我什么都不知道?王太医急急的回答道;

“那,你连太后得的病也不知道了吗”?我故意压低声音说道;只见他脸色忽地一变,神情很是复杂;可一瞬间又恢复了平静,颤颤的对我说:“回皇上的话,臣等愚钝,现在的确还不明太后所患的是何病”。。。。。。

“这个狡猾的狐狸,我只问的是你一个,你倒聪明的把其他人都扯上了;哼,那我就来个‘温水煮青蛙’,陪你好好玩玩了”,我心里暗自说道;

“好了,各位大人;我今天主要是来捉鬼的,所以等一下还要借各位的力量来助我一臂之力,请各位大人万万不要推辞”;我对几位太医说道;

“这。。。。。几个人面面相觑;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的不知所措。。。。。

“怎么了几位大人,你们是不愿意助我一起捉鬼救太后吗?难道还要让太后亲自开口下旨吗?我厉声说道”;

“臣等不敢,愿听皇上差遣”;这还差不多,我很是满意;这时,我喊进了在门口看着的那个太后最贴心的陈太监,对他耳语道:“你马上派人去捉只小狗过来,你亲自陪刘太医去太医院取这几味药:当归15钱,远志20钱,甘草60钱,冬瓜皮25钱,砒霜2钱;生鸡蛋十个;记住,一定要快;这可是关系到太后生死的大事!!!不要声张,马上去办!!我吩咐道;

转过头,我对刘太医说道:“你陪陈公公回太医院拿点药回来,什么药我已经告诉了陈公公,就辛苦你跑一趟了,我捉鬼要用”;

刘太医满脸的疑惑,可又不敢问,领着陈公公就走了;待他们出去后,我对剩下的几个太医说道:“等一下我们就开始捉鬼前的准备,还请各位大人在门外稍后;我叫到谁谁就进来。。。。。。

等他们都出去后,我坐到床前对慈安太后说:“皇阿玛,等一会儿不管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你都不要激动,等孩儿把鬼捉到后在做计较,好吗?

“皇儿啊,你告诉皇阿玛,你说你真的是看到什么‘小鬼’了吗?你真的能把鬼捉到吗?突然,她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急急的对我说:“皇儿啊,如果鬼太凶捉不住的话你就不要再捉了啊,如果那个鬼恼羞成怒了伤了你该怎么办啊?唉,皇上,我看我们不捉了好吗?慈安太后喃喃的对我说道;

听到这,我简直有种想哭的冲动,心里暖暖的,慈安太后真是太善良了啊;可是这么善良的人,慈禧怎么都不放过呢?想到这,我眼含热泪的对她说道:“皇阿玛,你都能舍去心血为我治病;我怎么能置你于不顾呢?你放心吧,我是皇上,是天子;即使捉不到他,他也伤不了我的,你就放心吧”;我勉强地对她笑了笑,看她神情没有那么紧张了,我才放下心来。。。。。。

“皇阿玛,我要开始了,你睡在这看着,我轻轻对她说道。。。。。

坐在桌边,我心里想着,该从哪里开始呢,肯定是不能直接从王太医开始了,我对他已经用了‘敲山震虎’的方法了;先让他紧张的侥幸一阵再收网。。。。。。那个孙太医平时沉默寡言,做人较为低调诚实;如果我用他的口去传些事情的话,那是不是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呢?想到这,我得意的笑了笑,对着门口喊道:“传孙太医”;

孙太医小步跑到了跟前跪下请安,我指着凳子对他说:“起来坐;

“臣不敢”!!!孙太医惊恐的回道;

“孙太医,你不用怕,我叫你进来只是想向你学学医术,还望你赐教一二”,我虔诚的对他说;

“臣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吧,那我们就开始吧,把你的手放到凳子上,我要替你把脉;我对他说道;

他战战兢兢的把手放在了凳子上,心里是十七各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我伸手扣住他地脉管,一面把脉一面观察着他指甲、皮肤、毛发等方面的形态,心里已有了几分把握;估摸着过了几分钟,我让他换手又把另一侧。。。。。。把脉结束后,我突然开口,对他说道:“张开嘴,吐出舌头”;待他张开嘴后,我拿出手电打开向里面照着看了看。。。。。

这个孙大人还真是个人才,见到我拿了个发光的东西向他嘴里照,把个嘴巴一闭就准备大声叫,我拿出十指放在嘴边:嘘。。。。然后又做了个砍的动作;他赶忙又惊恐的闭上了嘴,只是浑身颤抖的盯着我看;(看到我拿的电筒,躺在床上的慈安太后也同样的被惊的差点叫出声来)我缓缓地对他说:“啊,孙大人不要怕,这个叫‘万能筒’就是用来捉鬼的工具;佛祖送给我的,我在使用前想测测他的能耐如何;我这么小怎么会看病啊,只能求助于他了。。。。。。呵呵。。。。孙太医,你听好了,看我说的对不对啊,不对的话请随时指证”;

孙太医惶恐的看着我点了点头,我对接着对他说:“他告诉我(我晃了晃手里的手电筒)说,你身体有疾在内啊;我挺了挺身体把电筒放在耳边,装作在听他说,然后不停地嗯。。。嗯。。。。。。过了一下,我看演的差不多了,接着对孙太医说:“你肝胆湿热,经常肋疼口苦;中气下陷导致阴寒之气侵体,造成你肺气虚弱,所以早晚咳嗽较多;遇干冷天气更甚;身上关节时常疼痛,腿部尤甚;每遇季节转换或天气变化更是苦不堪言;胃寒,时常爱范酸水;肾气该疏不疏反而滋补太过,所以你经常头昏耳鸣,这个是你太过于寻求鱼水之欢了的吧?唉,你现在的身体真是冰火两重天啊。。。。。孙大人,我讲的可都属实啊???我如此说完,把个孙太医只看的目瞪口呆,听得张口结舌。。。。。。怔怔地看着我,嘴巴半天没有合上,大概是被我震的一塌糊涂吧(没有告诉你们,我在西北医科大就读了四年的医学,这点识病的本事还是有的,前边忘了告诉各位朋友,在这说声对不起啦);看他半天没有反应,我把桌子一拍,大声说道:“孙大人,我说的可对”?快点回答;

那个可怜的孙大人正在发呆,被我猛然一拍桌子,差点没把魂儿给吓飞;缓过神来的他马上磕头如捣蒜般的结巴着说:“皇。。。。上医术。。。高明能赛。。。华佗,诊。。断的。。。分毫不。。。差,臣受。。。教了。。。。

“妈的,马屁也拍的太离谱了吧?我就说了点基本地东西就赛华佗了?实际上,他的病很好看,舌头清白舌苔厚,肺脉细而无力,面色无华,说明寒在体内已经有些时日了;指甲下红中黄,这典型的湿热之症啊,而湿热侵体定在肝胆,把脉时他肝脉洪数而紧,是为虚、实两热;加上寒症,就会形成寒热往来,所以就会肋疼口苦。。。。。

“孙大人,退下吧”,看着他快要虚脱的样子,我对他说道;

孙太医闻言如遇大赦,头贴着地跪着倒退而出;看着他出来门,我心里暗想:“外面马上就要炸窝了;那个王太医会是什么反应呢?我得去看看。。。。。想到这,我轻轻地快步向门口走去,从门缝向外看去,我看到那个孙太医出门走了几步后,就再也支持不住了,脚跟一软瘫倒在了地上,众太医赶忙围了上来将他扶起坐在那,齐声问道:“皇上对你怎么说的”?孙太医恍惚地看了看众人,颤抖着声音说:“皇上,他。。。他真。。真有。。神灵。。佑护,皇。。。上给。。。我诊病。。。居然。。。。分毫不。。。差。。。。

“啊????什么????皇上给你诊病????竟然分毫不差怎么????怎么可能!!!!孙大人,你没有发烧糊涂吧?????众人齐声惊呼,异口同声地问道 ;

“你们。。。看我像。。。发烧糊涂。。在说话。。。吗??孙太医回道;

这时候,众人才猛然发现他不但在发抖,而且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被汗水湿透了。。。联系到平日里孙太医的谨小慎微,也从来没有如此失态过;从这看来,他应该不可能会说谎骗人,肯定是出什么大事了。。。。众人心里一惊,都沉思着,没有谁再说话,空气瞬间变得沉闷起来。。。。。。

看到这,我心里乐了,呵呵,一个手电就能吓坏一群人,那以后我还不真能呼风唤雨了啊”?.....正在得意着,突然那个王太医的声音传了进,我定睛一看,只见他向坐在那发呆的孙太医问到:“孙大人,你能否告诉我们皇上是怎么为你治病的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