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热烈庆祝宝鸡解放“60周年”[7.14]

wuba606 收藏 14 665
导读:1949年7月10日至14日,彭德怀指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与从西安败退的17万国民党军,进行了著名的“扶眉战役”,完全解放了关中。一野兵分三路发起进攻。王震率第一兵团,沿户县、周至西进,在子午口、黑山寺、哑柏、横渠击溃敌90军后,14日攻占宝鸡益门镇;许光达率第二兵团攻克临平,经天度、法门、青化、益店,一夜行军75公里,插至敌军后方的罗局镇,又夺取了眉县车站,连续击退敌军十余次突围。后又激战十余小时,攻克扶风。将敌65军一部及38军、119军大部压缩于午井以南、眉县城北至葫芦口之渭河滩,与第一兵团围

1949年7月10日至14日,彭德怀指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与从西安败退的17万国民党军,进行了著名的“扶眉战役”,完全解放了关中。一野兵分三路发起进攻。王震率第一兵团,沿户县、周至西进,在子午口、黑山寺、哑柏、横渠击溃敌90军后,14日攻占宝鸡益门镇;许光达率第二兵团攻克临平,经天度、法门、青化、益店,一夜行军75公里,插至敌军后方的罗局镇,又夺取了眉县车站,连续击退敌军十余次突围。后又激战十余小时,攻克扶风。将敌65军一部及38军、119军大部压缩于午井以南、眉县城北至葫芦口之渭河滩,与第一兵团围歼;解放军第十八兵团,在周士第指挥下由西凤公路、陇海铁路西进,首歼漆水河两岸及武功南北线之敌后,一部插入杏林、绛帐,击溃敌247师,歼灭187师主力,收复武功,继续进军至罗局镇东南与第二兵团会师,合歼残敌;杨得志率解放军第19兵团在乾县、礼泉阻击马鸿逵,保证了扶眉战役的胜利进行。此役一举歼灭国民党4个军6个师和另外6个团,共4.3万余人,再次解放了宝鸡,为解放大西北和大西南奠定了基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宝鸡西邻甘肃,远接大漠,南通巴蜀,俯瞰长安,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西周京畿,八师拱卫,藏兵养马,三秦要冲,楚汉争锋,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汉唐拓疆,戎车川流,吐蕃入寇,固关飞镝,宋金大战,铁马秋风,都是对这一军事要冲的高吟浅唱!


抗战时期,宝鸡地处战略后方,一批民族工业迁徙于此,一批建国人才滋养于此,使这里成为“战时新兴的宠儿”。


解放战争的大网一拉开,毛泽东就把目光移向宝鸡——


宝鸡是国民党胡宗南军赖以生存的供给站。


宝鸡是防止胡军南逃四川、马匪北遁草原的关节点。


宝鸡是我军入川和进军大西北的桥头堡。


世事沧桑,物极必反。 8年抗战,中国终于摆脱亡国灭种的阴霾,迎来和平建设的曙光,然而蒋介石集团一意孤行,挑起内战,中国又面临着两种命运两个前途的生死较量……


1948年 ,史无前例的辽沈、淮海和平津三大战役如摧枯拉朽,蒋介石军队战略上的战线已经全部瓦解,长江以北敌军主力丧失殆尽,东北的敌人已经完全消灭,华北的敌人即将完全消灭,华东和中原的敌人只剩下少数,中国的前途和命运已经掌握在人民手中。然而,盘踞在大部分中国土地上的大蛇和小蛇,黑蛇和白蛇,露出毒牙的蛇和化成美女的蛇还没有冻僵,“划江而治”的论调也浮出水面……


将革命进行到底—— 1948年 12月 30日,毛泽东以这样的题目为新华社写下了1949年新年献词,并宣告“几千年以来的封建压迫,一百年以来的帝国主义压迫,将在我们的奋斗中彻底地推翻掉。”“中国人民将要在伟大的解放战争中获得最后胜利,这一点,现在甚至我们的敌人也不怀疑了。”


宝鸡这只雄鸡,就是在这样的历史时空和隆隆炮声中引颈高歌——“天亮了,解放了”!


淮海胶着,毛泽东高瞻远瞩为聚歼胡马定“食谱”


宝鸡能够得到新生,既是人民战争的伟力,更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杰作——仅从1948年起,为了解放宝鸡,毛泽东先后亲自起草了数十篇军事电文,正是在这些电文的指导下,我军扬长避短、攻坚克难,以最小的代价换来了最大的胜利。


红军长征胜利到达陕北,国共两党就围绕“西安”与“延安”红白拉锯大战数合,各有输赢难决胜败。而作为西北重要工业基地和交通枢纽的宝鸡,自然在这一局中举足轻重。


1948年 12月,正是国共逐鹿中原,战局瞬息万变的关键时刻。 24日凌晨,林彪、罗荣桓、高岗联名致电中央军委,说“平津和太原敌人全部歼灭,已成肯定的问题。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防止西安敌人逃走。因此,我们建议西北野战军立即迅速全力插到西安以南,断敌退路。徐向前部全力向西安前进与彭德怀会合,杨得志部立即出发向太原前进,接替徐的围城任务……为了使西安敌人不过早逃跑,建议对杜聿明兵团的攻击等待我北面大军转到西安以南后再开始打。”


淮海战犹酣,江山一盘棋。


当西柏坡的夜幕降临,毛泽东的思绪暂时离开淮海战场,挥笔起草了解决胡军的第一份指令 --《目前不要忙于包围胡宗南军》:“胡宗南尚有 28个师, 15万 8千人,又有青海回军(战斗力较强)在陇东配合,胡军退川退鄂亦尚未定。西北我军实力弱于胡军,更弱于胡马联军,因此目前不能切断其退路,即增加徐向前部亦无此可能,只有杨得志、杨成武、徐向前三部齐去才有此可能。”“兵者,国之大事。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毛泽东从“道天地将法”通盘分析道:“蒋介石整个部署亦尚未定,如以胡军调京沪,则四川门户洞开,如以胡军守川,则将他为西安第一线,不会轻易放弃西安,故目前还要忙于包围胡军……”


天网已经撒开,陷阱已经开凿,然而昏庸到极点的蒋介石及其胡宗南还在做着白日美梦,梦想凭借固若金汤的长江天险划江而治伺机反攻,梦想回旋在大西北大西南长期对峙。


1949年 1月,淮海战役报捷,天津光复,北平和平解放。


2月,渡江作战计划成熟,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等率领的二野三野开始移师长江北岸。


3月,徐向前率领华北军区 18兵团向太原机动。


4月,百万大军横渡长江占领南京,宣告国民党反动统治的覆灭。


5月,林彪等率领四野强渡长江向华南进军,彭德怀贺龙率领一野从北向南从东向西,收复西安,胡宗南弃城逃向西府地区。


也就是在 4月 24日太原解放的次日,毛泽东调兵遣将,命令华北军区副司令员、18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徐向前、副司令员周士弟和 19兵团政委罗瑞卿:“ 18及 19兵团改隶第一野战军建制,尔后行动整训及补给等统听彭德怀同志指挥区处。”


宝鸡解放,指日可待,聚歼胡宗南和马家军的铁壁即将合围!


舍车保帅,西府战役意在收复延安


“山高路险沟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解放战争初期,彭总指挥的西北野战军数年间仅有 4个野战旅 1.7万余人和 3个地方旅共 3万余人,与国民党军的 28个旅兵力相比,处于绝对劣势,却以弱胜强英勇作战圆满完成了保卫陕甘宁边区、保卫党中央的神圣任务。


如果把镜头拉回到 1948年宝鸡的第一次解放,就不难发现“毛泽东用兵真如神!”


1948年 2月我军取得“西北第一大捷”宜川战役胜利后,彭总率领的一野大军久攻宜川不下,遂调头南下黄龙,威逼西安,之后又渡过泾河,攻克麟游、扶风、岐山等 9个县城,切断了西兰公路,于 4月 26日直取军事供应基地宝鸡,战果辉煌,缴获甚丰。


然而,胡宗南深知丢了宝鸡,丢了陇海线,丢了军需仓库,就等于丢了护身符,性命难保,于是匆忙采取剜肉补疮的办法,紧急调整陕北部署抽兵南下,并令马家军星夜驰援,一时西府敌军增至 10多个旅,不但得意地夺回宝鸡,而且妄图合围西北野战军于西府地区。在敌强我弱的严峻形势面前,彭德怀沉着指挥,边打边撤,跳出重围。


也就在胡宗南邀功请赏的墨迹未干,一条料想不到的消息将他差点击倒——延安失守!


原来,毛泽东“围魏救赵”:先打宝鸡,迫使胡宗南从陕北分兵救援,从而打乱陕北部署,然后主动放弃宝鸡,乘陕北守敌虚弱,我军于 4月 22日一举收复延安。


1949年 2月 1日,中央军委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西北野战军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张宗逊、赵寿山任副司令员,阎揆要任参谋长,甘泗淇任政治部主任,王政柱、李夫克任副参谋长,张德生任政治部副主任,刘景范任后勤司令部司令员,所属各纵队依次改称 8个军和两个骑兵师,总兵力 15.5万人。为加速解放西北的进程, 5、 6月间,直属中央军委的 18兵团(周士第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辖 60、 61、 62军)、 19兵团(杨得志任司令员,李志民任政治委员,辖 63、 64、65军)在太原战役后由晋入陕,调归一野建制。 6月 17日,一野 6个军组成第 1、第 2两个兵团。第 1兵团,王震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辖 1、 2、 7军;第 2兵团,许光达任司令员,王世泰任政治委员,辖 3、 4、 6军,一野总兵力达 35万人。在此期间,一野先后发起春季战役和陕中战役,首次解放了西安及陕西省中部广大地区,胡军一时如惊弓之鸟糜集于西府一线,而国民党马鸿逵、马步芳及陇东兵团指挥官兼 82军军长马继援、宁夏兵团司令官马敦静率领的骑兵军团却几乎毫发未损,对以步兵为主的我军构成了极大威胁。“不打无把握之仗,不打无准备之仗。”是乘胜追击还是曲线包抄,过早动手敌我悬殊太大,过迟则易四下逃窜。对此,毛泽东纵观全局,于 5月 26日起草了《同意第一野战军暂时停止前进》的命令:“目前胡马两军配合,在长武、宝鸡之线全力阻止我进攻,而我 18、 19两兵团,尚须三、四个星期以后才能到达西府区域。依你们现有兵力,可以打胡,不能同时对马,而欲同时对马,必须等候18、 19两兵团开到或至少一个兵团开到,方有把握,否则无把握。”


同时,毛泽东根据敌人逃往汉中、四川的可能,早在 5月 8日电告中原局、西北局,将陕南军区兼 19军划归彭德怀指挥,从汉中切断胡宗南向川北逃路,关门打狗。


正如杜甫说的“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战争是要死人的,但战争决不是以杀人为最高手段。值得称道的是,毛泽东历来崇尚攻心为上,反对滥开杀戒,如今针对西北战场,他一直希望用“北平方式”和平解决西北问题,并委派已经留在北平的国民党谈判代表张治中等,多方开展统战工作。


集中优势,于扶眉战场钳制两马歼灭胡匪四五个军


1949年 6月,三夏时节,整个关中、陇东地区热如蒸笼,敌我双方数十万大军枕戈待旦箭在弦上。


胡宗南从西安撤退的兵力达 17万之多,以 65、 38军位于扶风以南、渭河以北陇海铁路两侧,以 36军(欠 1个师)、 90军位于渭河以南眉县、金渠镇、槐芽、哑柏镇地区,以 57军一部守备宝鸡,以 17、 36、 69军各一部控制西安以南土地岭至宝鸡一线秦岭北麓诸要隘。马步芳部 119军位于武功至扶风一线, 82、 129军位于长武、彬县、永寿地区。马鸿逵 11、128军位于崔木镇、麟游地区。胡马两集团企图凭借有利地形,联合作战,阻止我军西进和南下。


兵法云“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对胡宗南军而言,我军已经与之屡屡交手,深知底细,虽困兽犹斗,但其军心动摇,增援无望,无异于坐以待毙。但是,我军面临最大的强敌不是胡宗南军而是马家军,如何引诱马家军南下,进入我军的包围圈,又要防备马家军中间突破甚至背后一刀,便成了整个战事的重中之重。


耐心待机—— 6月 9日,毛泽东致电彭德怀《诱敌深入俟兵力集中再打》,仍然强调“就现有兵力与胡马全力作战,似觉无全胜把握,不如诱敌深入,俟兵力集中再打较为适宜。”


兵不厌诈—— 6月 15日,毛泽东又电告彭德怀《充分注意敌人中间突破的战法》,要求注意马匪利用我军分置泾渭两路,中间薄弱,采取中间突破进取西安,使我两路不能联系之可能,甚至要考虑放弃西安或引敌进入西安然后歼击。


定下决心—— 6月 20日,毛泽东终于定下《钳制马继援等部消灭胡宗南的作战部署》:一、根据马继援拟向泾阳、三原进攻的情报判断,马匪不知我 19兵团将到三原,故有先击破我许(光达)兵团,灭除侧翼威胁的计划……二、当你们举行对胡匪三个军( 38军、 65军、 90军)作战时,马继援全部、马敦静一部因受我许兵团威胁是不能增援的,但你们应以一部由咸阳向马敦静佯动,使马敦静完全不能增援。三、在你们歼灭胡匪三个军的作战获得胜利后,只要我军伤亡不


大,尚有追击的能力,就应以王(震)周(士弟)两兵团主力迅速向凤、宝、千、陇方向前进,以期继歼胡匪余部及甘肃王治岐军并占领凤、宝、千、陇,以利尔后配合许(光达)杨(得志)向两马作战。”


但是,战场情势瞬息万变,正如毛泽东预料的那样,狡猾的马家军受挫后既没有中间突破长驱西安,也没有自动钻进我军的包围圈,而是隔岸观火不战而退,准备向彬县、长武逃跑。按说马家军撤退解除了我军侧翼威胁,可是一向慎战的毛泽东却反复要求彭德怀“严防两马回击”,“此点要应严格告诉杨得志,千万不可轻视两马,否则必致吃亏。杨得志对两马是没有经验的。”“你们应当集中王周两兵团全力及许兵团主力取迅速手段,包围胡匪四五个军,并以重兵绕至敌后,切断其退路,然后歼灭之。”


在 6月 27日《对进军西北和川北的部署》一电中,毛泽东重申“先打两马后打胡王”的计划是正确的,但打两马比较打胡王为费力,必须充分准备,从精神动员到作战技术都要准备充分,并要准备付出数万人的牺牲,以期全歼两马或歼其主力。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7月 10日至 14日,彭德怀指挥一野兵分三路发起进攻。王震率第一兵团,沿户县、周至西进,在子午口、黑山寺、哑柏、横渠击溃敌 90军后, 14日攻占宝鸡益门镇;许光达率第二兵团攻克临平,经天度、法门、青化、益店,一夜行军 75公里,插至敌军后方的罗局镇,又夺取了眉县车站,攻克扶风。将敌 65军一部及 38军、 119军大部压缩于午井以南、眉县城北至葫芦口之渭河滩,与第一兵团围歼;担任战役正面主攻任务的 18兵团,在周士第指挥下由西凤公路、陇海铁路西进,首歼漆水河两岸及武功南北线之敌后,一部插入杏林、绛帐,击溃敌 247师,歼灭 187师主力,收复武功,继续进军至罗局镇东南与第二兵团会师,合歼残敌;杨得志率 19兵团在乾县、礼泉阻击马鸿逵,保证了扶眉战役的胜利进行。此役一举歼灭国民党4个军 6个师和另外 6个团共 4.3万余人,缴获各种火炮 180余门、轻重机枪 960余挺、骡马 1500余匹,解放了整个关中地区,完全割裂了胡马两集团之间的联系,为尔后各个歼灭两集团主力创造了有利条件,为解放大西北和大西南奠定了重要基础。


就在宝鸡解放的 7月 14日凌晨,毛泽东欣闻扶眉大捷致电彭德怀:“一、元日两电悉,歼胡四个军甚慰。二、马匪既有反扑援胡的消息,你们主力停止追击准备打马是对的。但打马是一个较为严重的战役,各军宜有几天的恢复疲劳,然后发起攻击,并准备一直打到平凉,全歼一切被抓住的马匪。三、一兵团如已追至宝鸡,即用该兵团歼灭宝鸡、凤翔之敌,然后由凤翔抄至马匪后面……”


“雄鸡一唱天下白”! 君不见,在解放宝鸡的宏大舞台上上演的这出战争活剧,有英勇顽强的广大指战员浴血奋战,有纯朴善良的西府老百姓踊跃支前,有叱咤风云的彭大将军横刀立马,更有伟大统帅毛泽东指点江山!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值宝鸡解放 60周年之际,漫忆艰苦绝卓的战争岁月,我们更加怀念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丰功伟绩,更加理解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博大精深。唯有“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我们才能无愧于血染的红旗,无愧于火热的时代!(宋天泉)






本文内容于 2009-7-14 15:39:12 被wuba606编辑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