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雇佣兵 正文 第10节 我是天杀的炮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


战争在你愿意时开始,却并不你乐时结束——马基雅弗利

平安回到美国的每个人都拿到了一万多美元的现金,我有些兴奋地回到宿舍打开电脑,给王大炮发了邮件回复我已活着回来的消息。漫不经心地在训练营里溜达散心,遇见了刚从小酒馆痛饮一番的琼斯和汤米,就想向他们打听关于李普的消息,琼斯给我指了他的房间后说,“我劝你别去找他,那个家伙谁都懒得搭理”。

“为什么这么说?他在这里没有朋友吗?”我有些好奇的问。“朋友在这里是属于稀有动物,不过你可以试试和他去交朋友”,琼斯一脸苦笑的说。俩人转身离开,我却是一头雾水,对李普有了更多的兴趣。回到房间后我拿出在战斗结束后捡来的包,反复思量后拿出了那支没有子弹的SVD出了门,直接去了李普的房间。

分到钱后,李普房间的舍友都溜出去寻欢作乐,只有他一个人躺在床上抽烟,我走过去开玩笑说,“你在战斗的时候犯了烟瘾怎么办?”李普瞥了我一眼没作声,吃了根钉子后,我又说,“送给你”,说罢就丢给了他那把SVD,他没客气地接过枪冷漠地说,“谢了,我们好像不熟悉”,见他开了口后我找了张床坐下躺下说,“你杀过多少人?”“在海豹服役的时候杀过13个”,他的声音还是冷冷的回答。“离开海豹到现在呢?”“39”,他平静地回答,没有一丁点的得意。

“怎么不出去走走……”,还没等我的话结束,他突然起身问,“你是中国人?”我点头。他说,“找打仗的中国人不好找,出去聊聊吧”,把送给他的SVD随手丢在床上后,我们一起走出了房间。“你在这里有朋友吗?”我问道,“琼斯在我来之前说这里的朋友不好交到。”

“对,这里的人都是好搭档,可不一定能和他们交上朋友”,李普用怪怪的眼神打量了我一下后说,“你有朋友吗?”我有些奇怪,问,“为什么这么问,我有很多朋友,当然是来到这里之前。”“我去过一次中国的北京,一直都很怀念北京鸭子的味道”,聊了不少后,李普的话也开始多了起来,“我有过一个华裔的副射手搭档,我是在他阵亡后去的北京,在他阵亡后我也选择了退役,他是我最后一个好朋友。”我掏出兜里的烟递给他一支说,“我是中国人,可我一直都没去过北京,我不喜欢那个地方。”他问,“为什么?北京不是你们国家的首都吗?”我用力吸了一口烟后简单说起了自己的恋情,“我和北京的一个女孩相爱过2年多,她答应大学毕业后就嫁给我,可她在不到一年后就结婚了,新郎不是我,所以我厌恶北京。”李普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很多年你再回想这些故事,会发现这些只是生命中闪现过的小片段而已。”

我问李普,“能说说你那个副射手搭档的故事吗?我很想听听。”李普的表情闪过一丝不情愿后说,“好吧,那我就给你简单的说说。他的英文名字是约瑟夫,中文名字是黄国,我们一起进的海豹,我们在很多次的战斗结束后成了队里最要好的朋友,3年前在东南亚执行任务的时候,他在掩护我撤退的时候踩上了地雷,他的两条腿都被炸断,还没等到增援,他就死了……”他顿了顿后又说,“他死后,我和新搭档在执行任务时多次出现失误,我也选择了退役,后来因为怀念我的狙击枪,就参加了雇佣兵团,这就是我的故事了,这里的人除了你没人知道。”我问,“因为我是中国人吗?”他点点头说,“我想回去休息了,顺便问一下,你们那批新队员里的孙和邱也是中国人吗?”见我点了头,他就转身静静离开,我也伸了个懒腰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后,我摆弄那支带回来的M82A1,汤米笑嘻嘻地凑过来说,“宋,我们去用它打上几发吧?”我摇头回答,“可是枪里没子弹,只有一个空弹夹。”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50子弹后说,“我刚才从李普那里要来的,我给了他5包香烟才换来了5发子弹,走吧,伙计,我们去试试。”

见汤米的兴趣挺浓,我也不再拒绝,提起枪就出了房间。正好狙击手训练场没有射击训练,我们两个就放下枪,往空弹夹压子弹,汤米问,“你会在美国一直待下去吗?”我回答,“不会,等我赚够25万美金也许会离开,你为什么这么问?”汤米笑道,“如果你赚够钱,在离开前把这支巴雷特送给我吧,如果不愿意的话我可以花钱买下,反正你回国的话也不可能带回去。”我乐了,说道,“你要是能给我一万美金的话,我现在就卖给你,怎么样?”“6000美金怎么样?”,汤米开始跟我杀价,我说,“反正我也不是做狙击手的材料,如果你真的想要,拿出8000美金就给你,好好考虑考虑”,我说完就上了弹夹,瞄准了远处的人形靶。“能分期付款吗?”汤米笑着说道,“我很想要这支巴雷特。”我连着三次扣动扳机后,呼吸着面前被震起的灰尘说,“我只要现金”,汤米抢过M82A1说,“我要了,回去就把钱给你”。

汤米打出两发子弹后开始摆弄M82A1,我乐呵呵地独自回了房间,想和琼斯聊聊剿灭毒贩的任务,他一脸认真地说,“我们以后再聊吧,我们又有新的任务了,有兴趣没有?”我好奇地问,“什么新任务?去哪里?能赚多少?”他说,“我不知道能赚多少钱,只知道我们还得回南美,还是上次那个国家雇佣我们,让我们帮着去消灭一股叛军,他们的数量也许有一个团,他们抢劫了政府军的一些坦克和装甲车,我们也许会有更大的伤亡。”“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也许该考虑去不去……”,我有些忧虑地说,从热带雨林里回来后想好好的休息,不想这么快的就去战斗。

琼斯叹了一口气后说,“毕竟是有钱的事,不去有些可惜,如果害怕死亡,我们既然当了雇佣兵,死亡只是早晚的事,我们只是为了钱,可以去当炮灰,我是天杀的炮灰,你也一样。”

“我来的时间不长,赚到的钱也少得可怜,既然当了雇佣兵,我过于在乎自己的性命反而显得可笑,如果这次任务来了,记得叫上我”,我说,“你说的对,我们是炮灰,是谁给钱就给谁卖命的天杀的炮灰,不过当炮灰的次数越多,我们就能赚到更多的钱,我不跟钱过不去”。

琼斯笑了笑,没有说话,开始保养自己的M14……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