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时事:美国对中国最危险一击!!!(上)

航母魂 收藏 0 794
导读:东方时事:美国对中国最危险一击!!!(上)

土耳其总理称给热比娅签证部长煽动抵制中国


[综合消息]据报道,在各国政府对新疆局势的表态表现得非常谨慎之时,土耳其政府的反应却较为激烈。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甚至还“承诺”,为“**”头目热比娅发放入境签证。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承诺,向热比娅发放签证。报道称,此前热比娅抱怨,她曾经两次向土方提出入境申请,但都遭到拒签。


8日,各国政府对新疆局势的表态依然较谨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凯利表示,美国继续对新疆动乱局势深感关切,但到目前为止“未获得中国在新疆对民众镇压的信息”。


土耳其政府的反应较为激烈。该国《今日扎曼》网9日报道说,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对海湾国家外长说,“我们与新疆的维吾尔人是兄弟”;他对BBC记者说,“我们怀着极大的哀伤和焦虑关注着事态的发展”;他还对法新社记者说:“我们希望(北京)立即采取符合人权标准的必要措施。”土外长宣称,土耳其“不会对正在新疆发生的事情表示沉默”。


与此同时,土耳其方面甚至还出现了煽动抵制中国商品的舆论。土国内的贸易组织和商会呼吁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抵制中国商品的行动”。据路透社报道,土耳其工业部长9日在一个会议上也宣称,“应该通过抵制中国货的方式向中国施压”。土方一发言人对此称,这仅仅是部长的个人意见,并非政府立场。


路透社9日评论说,由于土耳其的主体民族突厥族和维吾尔族人存在“民族、语言和宗教纽带”,境内的新疆移民也特别多,因此对新疆事务向来较为关注。


美联社则评论称,土耳其在48小时内对中国的批评“连升三级”,这种做法“既不寻常也十分冒险”。报道称,中土经贸交流发展迅速,但土政府一直扮演中国新疆政策批评者的角色。当地为数众多的“**”组织连日来不断举行反华游行,对此土政府也采取放任态度。


[时事点评]自国际支持“东突”、及“东突”分裂势力在新疆制造“7.5严重暴力犯罪”事件以来,对土耳其的态度,时事评论员们非常关注,在我们看来,之所以如此,主要在于以下三点:


第一,“7.5严重暴力犯罪”事件之前,也就是在6月29日,土耳其总统阿卜杜拉•居尔曾在新疆乌鲁木齐进行访问,这是他在中国为期六天国事访问的最后一站。


第二,中国在塞浦路斯问题上对希方持同情态度,而土耳其原本就是新疆分裂势力“东突”组织活动核心地之一。


●土耳其胸怀有一份巨大的政治抱负


第三,在地缘政治上,不论是在“大中东方向”、还是在“大中亚方向”,更或者是“地中海方向”,曾经在建立过“横跨欧亚非三大陆”之奥斯曼***帝国的土耳其,始终胸怀一份巨大的政治抱负,但如果考虑到土耳其的综合实力、以及国际格局的重大变化,我们不得不说,尽管土耳其的“政治抱负”有一定的“理论基础”,但更多地可以视之为一种“政治自负”。


●土耳其的“政治抱负”到底有多大?


至于这份“政治抱负”到底有多大?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已经给出了详细的讨论纪要,除了几个段文字之外,在此不再过多地重复。这几段文字援引如下:


一,仅仅在“大中亚方向”,早在苏联解体之前,土尔其就一向认为:中国的新疆部分与苏联的中亚部分都属于“大土尔其”,在他们的“政治词典”里,中国的新疆部分谓之为“东土尔其”,而苏联的中亚部分则谓之为“西土尔其”;


不论是土耳其的已故总统、还是继任总统都曾公开宣称:“土耳其的利益区是从亚得利亚海直到中国长城”。因此,尽管土耳其为新疆分裂势力“东突”组织提供了巨大支持,但是,在土耳其的“政治抱负”中,中国新疆还是应该被弄成“东土耳其斯坦”而不是“东突厥斯坦”。


二,现在是2009年,而早在92年,也就在海湾战争爆发、前苏联解体前后,目睹自己国家的战略价值突然一飞冲天,土耳其国务卿就曾经豪迈地预言:“从2010年开始,土耳其就可能成为最强大的西方国家”。


●一系列令土耳其“政治抱负”全面激活的重大事件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尽管今天距离“上述预言难”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尽管我们一点儿也不认为土耳其距离“最强大的西方国家”较10多年前发生了任何“实质性靠近”,但从土耳其的“言行举止”去观察,土耳其早已将“政治抱负”付诸于实践。


事实上,仅仅在“大中亚方向”,从90年代初开始,就发生了一系列令土耳其“政治抱负”全面激活的重大事件:


首先是爆发了海湾战争,令美国对紧靠着伊拉克、在军事上有重大战略价值的土耳其、在政策上发生重大改变,开始放弃“亲希(腊)限土(耳其)政策”,而土耳其在远大“政治抱负”的指导下,也断然切断了当时对土耳其有着重大经济利益的伊拉克输油管,以示合作诚意,结果是美国与土耳其全面结盟,


其次是前苏联突然解体,令土耳其眼中的“西土尔其(中亚)”突然出现了运作空间;


再就是美国利用“911事件”、扯着“反恐”的大旗、“蛙跳”进入俄罗斯的前庭、中国的后院--中亚;


●两份“目前彼此间谁也不占绝对优势”的“区域整合计划”,在某种意义上讲,就是在争夺土耳其


不论是海湾战争、还是伊拉克战争,土耳其对“美国战略”的重要性早已不言而喻;由于土耳其地处“欧亚大陆桥”之要冲(土耳其的别名就是“欧亚大陆桥”),且既是欧盟进入中东产油区的“最便利通道”,也是美国将欧盟“有效屏蔽”在中东之外的“要塞”,因此,不论是渐行渐远的大中东计划也好,还是刚刚冒头的地中海计划也罢,这两份“目前彼此间谁也不占绝对优势”的“区域整合计划”,在某种意义上讲,就是在争夺土耳其。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一旦“相对实力”已经大幅下降、且“绝对实力”也已实质性下降的美国、因“种种原因”今后“不再有能力”向具有远大政治抱负、且“在经济上有着加入欧盟强烈动机”的土耳其提供“足够的利益”与“可期的远景”,那么,美国与土耳其之间自海湾战争之后形成的这种“相互支撑、相互利用”战略关系,也就走到头了。


上面所谓的“种种原因”就是今天“焦点点评”的讨论话题。在几则新闻之后,我们再继续这个讨论。


美联储表示将捍卫联储决策独立性拒绝国会干预


[华盛顿消息]据媒体报道,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副主席唐纳德•科恩9日表示,美国国会企图将货币政策置于审查范围之内是危险的,他将坚决捍卫美联储的决策独立性。


科恩当天在美国众议院一个委员会上说,国会下属的政府问责局如果获权审查美联储,对联储进行货币政策考量将是一个打击。他认为,虽然美联储官员会定期在公开场合解释他们的决策因由,但决策过程中涉及的许多想法和建议并不纳入最终政策,公开披露原则将妨碍美联储对这些想法和建议的梳理。


科恩表示,对金融市场和公众来说,美联储决策会议采取闭门形式是至关重要的。他还声称,如果政府问责局公开披露对美联储有关货币政策考量和行动的审查结果,会妨碍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与公众在金融市场的货币政策方面进行广泛交流。如果美联储的决策独立性受到威胁,信用评级机构会调低对美国政府的评级,这会加重政府借款成本。


由于一些批评人士指责美联储在决策方面过于保密,自从2006年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上任后,美联储在增加政策透明性方面取得进展,包括定期公开货币政策决策机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会议记录。


法国总统呼吁促进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


[拉奎拉消息]在意大利拉奎拉参加八国集团峰会的法国总统萨科齐9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应当促进国际货币体系更加多元化,减少对美元的依赖。


萨科齐说,希望全球领导人在未来几个月内对国际货币体系问题进行讨论,特别是讨论汇率问题和实施一种基于多种货币而非美元单一货币的“多货币体系”的可能性。


他说:“目前,以美元为中心的货币体系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诞生的布雷顿森林协议的产物。60年后,我们必须问这样一个问题:一个政治上多极化的世界难道不应该有一个与其相适应的货币上多极化的世界吗?”


日媒披露日本政府或已销毁核密约证据


[东京消息]据日本《朝日新闻》10日报道,日本外务省曾在2001年作出指示,要求将其保存的有关日美“核密约”的文件销毁,日方有关“核密约”的证据很可能已经消失。


《朝日新闻》援引不愿透露姓名的前政府官员的话报道,一名前政府高官承认“核密约”的存在,并称历代外务省事务


次官交接传承的写有密约内容的原件也在销毁之列。这名前高官说,这些文件是很久以前的文件,将对外宣称没有的文件小心保存没有任何意义。


另一名前政府相关人士则说,北美局和条约局(现国际法局)被认为是外务省内保管密约相关文件的部门,听说这些文件在2001年4月《信息公开法》实施前不久被全部销毁了。其中,包括如何应对1981年美国前驻日大使赖肖尔证言的守则等一些只有日方才有的历史文件很可能也都已被销毁。


不过,由于上述二人都没有看到销毁现场,因此也不能完全排除相关文件仍被秘密保存的可能性。


报道评论说,如果证言属实,那么日本政府在核密约问题上不仅一直欺骗国民,而且还剥夺了将来的国民对其进行检验的可能性,可以说是“双重犯罪行为”。


根据多名相关人士的证言和美方的解密档案,日美两国1960年修订《日美安保条约》时达成了默许载核美舰停靠日本港口的核密约。美国前驻日大使赖肖尔1981年在接受《每日新闻》采访时说,载有核武器的美军舰艇曾在两国政府谅解之下停靠过日本港口;而日本外务省前事务次官村田良平不久前则说,自己亲眼见过密约原件,文件从前任那里继承,离任时又传给了继任者。但日本政府一直坚决否认密约的存在,并否认载有核武器的美军舰艇曾停靠过日本港口。


中俄日韩四国陆海联运航线即将正式运营


[珲春消息]据新华社报道,吉林省珲春市航务局官员10日透露,历经五年准备的环日本海跨国航线——中俄日韩四国陆海联运即将正式通航运营,这将成为中国东北从海路到达日本西海岸乃至北美、北欧的最近点。


位于图们江下游的珲春市地处中、俄、朝三国交界地带,自二00五年开始,中国、俄罗斯、韩国、日本有关各方就已经开始筹划经中国珲春、俄罗斯扎鲁比诺、日本新泻,最后到达韩国束草的陆海联运航线。


规划的航线全长约八百海里。二00八年九月,中俄日韩四国相关地方政府及企业共同出资成立了“东北亚航运株式会社”,其中,中日两方各出资百分之十六,俄方占百分之十七,韩方占百分之五十一。按照分工,中方和日方负责为航运组织货源,俄方负责该航线在俄境内的通关、仓储、装卸及转运手续,韩方负责协调航运船只,并负责具体运输承运业务。


东北亚专家张玉山表示,这条连接四国的陆海联运航线是第一条从中国东北横渡日本海直达日本西海岸的航线,也是中国东北继大连之后的第二个出海通道。此前,中国东北的货物到日本需从陆路到大连,再辗转到日本海,需十二天的时间,而新航线只需要一天半,航程缩短近八倍,航行成本随之大幅降低。


二00八年十月,这条陆海联运航线首次试航成功。今年六月底,航线再次试航成功。目前航运公司正在召开董事会,研究正式通航的具体细节。


专家分析,这条航线的正式运营,将会促进环日本海经济圈人流、物流的形成,符合航线内各国的长远战略利益,是东北亚各国在地区合作中新的突破。


[时事点评]我们先来关注第一则消息。在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以及欧盟诸多国家都在要求“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的背景下,我们先来听听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副主席唐纳德•科恩说了些什么。


第一,科恩表示:美国国会企图将货币政策置于审查范围之内是危险的,他将坚决捍卫美联储的决策独立性;


第二,科恩认为:如果美联储的决策独立性受到威胁,信用评级机构会调低对美国政府的评级,这会加重政府借款成本。


●补充两个背景


在对科恩先生的“捍卫”具体点评之前,我们还想补充两个背景:


背景一,“美联储表示将捍卫联储决策独立性、并拒绝国会干预”的新闻发生在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以及欧盟诸多国家都在要求“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的背景下;


背景二,有报道称,预计美国财长盖特纳周五会提议“赋予证券与期货监管机构职权,来管理目前未受管制的店头衍生品(OTC)市场”。


●我们没有兴趣去讨论这些玩意儿


首先,东方评论员想声明一点:在这里,我们既无意去评价“曾经誓死捍卫”自由市场的美联储;也不想讨论美联储“正在誓死捍卫”的“决策独立性”,更没有兴趣去讨论“至今没有被下调”的美国政府的信用等级;也没有兴趣去讨论“至今仍在捍卫”美国政府信用等级的美国信用评级机构究竟在奉行“什么样的一套信用评级标准”;


显然,在我们看来,已经爆发的次贷危机、仍然有待深化的金融危机已经足以说明一切,那就是:除非造成次贷危机的美国金融体系做彻底的改革,对美国经济“制造财富”的主要模式--“华尔街金融永动机”做彻底的清算,否则,美国政府以“种种标题”推出的任何“经济刺激与金融监管改革计划”都不过是“想”掩耳盗铃,都是“在”拖延时间。


只要其它主要经济体(特别是以中国为首的南方经济体)不相信、不上当,其结果必然是:依然包裹在“美联储决策独立性”下的所有“见不得光的东西”、终有包裹不住的那一天。


●掩盖在美联储“独立决策权”下“最见不得光的”那些东西


我们认为,美联储在“独立决策”货币政策时所“看见”的各种美国经济、特别是美国金融数据,就是“最见不得光的”那些东西,我们还认为,科恩及美联储“坚决捍卫”的所谓“决策独立性”不过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是一种可以拿到桌面上进行坚决捍卫的“标的”;而美联储手上的美国真实经济数据、特别是金融数据,美联储“准备如何处理”这些数据,才是他及他身后的联储所代表的“美国资本利益集团”誓死捍卫的核心内容,显然,这才是必须坚决捍卫、但又“绝对不能”拿到阳光下进行坚决捍卫的东西。


●对美国而言,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变革将取决于“如何安排”美联储、“如何看待”华尔街


东方评论员认为,美国最近已经提出的、及准备提出的金融监管改革计划有太多的问题。我们知道,美国之所以会爆发次贷危机、次贷危机之所以最终深化为金融危机、并冲击世界经济,享有“独立决策权”美联储起着非常关键、且极其恶劣的作用,因此,在我们看来,对美国任何形式的金融监管改革计划、或者任何经济拯救计划而言,最具代表性的问题恰恰在于“这些计划准备如何安排”美联储!


不仅如此,对扯着“改变”的旗帜才赢得白宫的奥巴马而言,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变革也将取决于“如何安排”美联储、“如何看待”华尔街。


●自里根起、历任美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实践、却已力不从心的“既定战略”


东方评论员注意到,美国“谨慎爆光”的金融监管改革计划已经显示,其核心内容在于“一方面要强化美联储的监管地位、另一方面又拒绝社会监督美联储”,从这些实际情况来看,奥巴马政府不仅无意约束“通过印钞机生产美元”的美联储,更无意约束“利用金融衍生模型增产美元”的“华尔街金融永动机”,这就是说,在金融危机中上台、且已运行了半年的奥巴马政府,不论是内政还是外交,其实质都在于:以“变革的战术”继续追逐自里根、老布什、经克林顿、小布什历任美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实现、却已力不从心的“既定战略”、那就是:以“美国综合实力”获取中东、中亚石油控制权,以“石油来绑定美元”、以“石油美元”来稳定“美元本位制”、以“美元本位制”去强化“美国综合实力”。直到不断强化的“美国综合实力”有朝一日能够彻底支配整个地球为止。


●在奥巴巴政府终于考虑“变相撤出伊拉克(从伊拉克城镇退出,收缩到军事基地)”的背后


值得强调的是,“美军”与“自由女神”虽然是“美国综合实力”的两大组成部分,但它们在伊拉克的“真实表现”说明,特别是,在“美元本位制”已经因美国次贷危机、金融危机的爆发而已经“成为问题”的情况下,在美国距离“彻底控制伊拉克”的目标不是更近了、而是更远了的情况下,在奥巴巴政府终于考虑“变相撤出伊拉克(从伊拉克城镇退出,收缩到军事基地)”的背后,除了“与伊拉克反美武装脱离接触的安全考虑外,更多的原因则是:因“美元本位制”已经成为问题而被有效削弱的美国综合实力、已经无力同时支撑美军在伊拉克、与阿富汗的庞大消耗了”。


否则,奥巴马是不会“变相撤军”的,这个道理很简单:尽管是“变相撤军”,但对美国而言,其后果与“全面撤军”将是一样的性质,只是速度上有所差异而已。


●可以预见的是三种情况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可以预见的是:在美国“变相撤军”之后,不需要多长时间,任何想上台执政的伊拉克政治派别都会用“狂热的行动”去证明三点:


第一,只有“大声反美”才有可能赢得伊拉克大选;


第二,只有将美军全面扫地出门,并与其它大国平衡发展关系,日后必将以各种面目浮现的“伊拉克利益集团”才会最大限度地保障自己的利益;


第三,至于伊拉克是否会有真正的和平,这将取决于大国势力在伊拉克能否保持平衡,也取决于“非常复杂的***势力”在伊拉克、特别是在“大中东区域”能否保持平衡(注,这正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操纵新疆分裂势力、制造“新疆7.5严重暴力罪行”的一个战略着眼点。这一点,我们稍后再做展开)


非常清楚,上面三种情况,不论是哪一种都对美国不利,也正因如此,即便是“变相撤军”,也一直为发动伊拉克战争、最终又陷在伊拉克战争中的布什团队所“不愿”。


●最能代表、也最能维护“美国综合实力”的,就是目前已遭重创、却仍在运转的华尔街


显然,几年下来,伊拉克战争已经充分证明了一点,那就是:即便是要解决伊拉克这个“小目标”,即便是在“美元本位制”没有“成为问题”之前,即便是将“美军”及“自由女神”的作用发挥到极限,它们仍然解决不了问题,更别提“美元本位制”已经“成为问题”、且成为其它主要经济体、包括美国社会一致担心的“大问题”了。


上面的讨论,其实只是想强调两个观点,既:


第一,在我们看来,最能代表、也最能维护“美国综合实力”的,就是目前已遭重创的“美元本位制”,以及金融功能已经受损,却仍在运转的华尔街。


●奥巴马目前所做的一切,其着眼点都可归结为“保住美元本位制”、以维持“华尔街金融永动机”的继续运转


第二,我们认为,从奥巴马政府在伊拉克“无奈撤军”(尽管是变相撤军,但却给了中欧俄等大国以巨大的战略空间)、却在阿富汗“无奈增兵(美国被迫将美军补给线交给俄罗斯掐在手中)”的“强烈对比”中去观察问题,显然,奥巴马政府目前所做的一切,其着眼点都可归结为“保住美元本位制”、以维持“华尔街金融永动机”的继续运转。


东方评论员想强调的是,“美元本位制”生产美元的能力,“华尔街金融永动机”通过杠杆“倍增美元、呑吐、支配国际资金”的能力,在美国或制定、或执行其全球战略中的核心地位,是怎样强调都不为过。


●格林斯潘曾“以书面的形式”、提供了一段堪称其有生以来“最为真诚地证辞”


我们知道,对于“美国为什么发动伊拉克战争?”,曾经光芒四射被市场视为“神”、却被次贷危机弄得灰土灰脸、最终被赶上下“神坛”的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先生,曾经“以书面的形式(格林斯潘亲自写书)”、提供了一段堪称其有生以来“最为真诚地证辞”-他在书中写道:“布什政府发动伊拉克战争就是为了获取石油”。


任何人都明白,一位经济学家去“谈战争”,不过是在自我辩护罢了。因为次贷危机之后,出于本能,美国社会自然要追究造成美国次贷危机的“责任人”,时任美联储主席的格林斯潘难逃责任。


显然,退休后的格林斯潘之所以要在“次贷危机”后以书面的形式“谈战争”,其实就是在为自己“免责”。


●以格林斯潘的专业水平、特别是他掌握的核心数据,他自然知道.....


明眼人都能明白:假如“美军”与“自由女神”能按“预设计划”顺利地摆平小小的伊拉克(不论是小布什亲自领衔的政治、军事决策团队,还是格林斯潘主导的经济决策团队,战前都认为这不成为问题),那么,以格林斯潘的专业水平、特别是他掌握的核心数据,他当然的理由期望:起码在他的有生之年,在美国资本的贪婪下,在其代言人--美联储的“独立决策”中,以“烫平”美国经济周期为名、用低利率吹起的美国资产(特别是房地产)泡沫之中,早就隐藏着的美国金融危机,将被美国一连串的“后续手段”消解无无形,在不明究里的市场眼里,他仍将是“金融之神”。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