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烨选集 新创作 三营长的牺牲让我想起了一个湖北朋友

玄烨号航母 收藏 1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66.html[/size][/URL] 不是影评!!! 前些日子,中央电视台热播的电视剧《我的兄弟叫顺溜》,我粗看了几集,因为工作忙,也没太多看,这几天地方台也开始播出了,我有了一点儿时间,相对来说比较认真的看了看。这个文章真的不是影评,也不能参加那个活动,因为我要说的事,和电视剧以及剧情没有什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66.html


不是影评!!!





前些日子,中央电视台热播的电视剧《我的兄弟叫顺溜》,我粗看了几集,因为工作忙,也没太多看,这几天地方台也开始播出了,我有了一点儿时间,相对来说比较认真的看了看。这个文章真的不是影评,也不能参加那个活动,因为我要说的事,和电视剧以及剧情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我的一点点联想和感触而已。





看到《顺溜》这个电视剧的一开始,听到了三营长的台词,我猛然间一愣,这个人一嘴的湖北口音非常浓郁,一下子就吸引了我。我并不是湖北人,我生在北京长在北京,可以说和湖北搭不上什么关系,但是在我的朋友中间却有一个经历了时间并不是很长的湖北朋友,他是我的同事,确切的说应该是以前的同事,也不对,以前的同事也不合适,因为他已经离开了人世,虽然我的手机里一直还存着他的电话号码。


《顺溜》里的三营长是个标准的湖北人,大眼睛,厚嘴唇,粗粗拉拉的胡子,打仗的时候,勇敢机智,作为六分区司令员陈大雷的得力干将,三营长也扮演着一个政委的角色,有时候战士们有了思想问题,或者是闹情绪了,三营长也得帮助教育。这时候,他一嘴的湖北口音的普通话,和以前的我的那个湖北朋友像极了,就连腔调和语气都很像,有好几次,我闭上眼睛听,甚至觉得又好像是以前在单位开会的时候。很神奇。


我说了,这个不是影评,因为更多的是我在回忆我这个“走了”的老友!


三营长是在第二十集的时候牺牲的,他是被那个叫山本的日本鬼子狙击手打死的,身中四枪,日本鬼子是为了引诱出顺溜,而三营长在身中三枪的时候,还不忘记低声的嘱咐仍然在潜伏着的顺溜,不要乱了心境,随后三营长为了顺溜赢得了时间,他奋力站起来,去迎接结束自己生命的那最后一颗子弹,日本鬼子开枪了,因为他恼羞成怒了,三营长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去刺激了这个很老练的日本鬼子。三营长牺牲了,顺溜也看到了这个日本鬼子狙击手的位置,果断的一枪,打中了他的脖子。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


这是电视剧里的剧情,和我的那个湖北朋友没有什么关系,唯一的也就是他们都是湖北人罢了。我的那个朋友,应该和三营长的年纪差不多,也许还比三营长大几岁!他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人,也就是刚刚步入中年的年纪,眉宇之间和谈笑间还透着一股子年轻人的朝气,可是他却在四十一岁的那一年自杀了,死的是那么奇异,几乎没有人相信他会选择这样一种方式,因为我的这个朋友彻头彻尾给人一种脾气温和,已近不惑的感觉,没有什么能让他去选择这样一种逃避的方式,但是事实如此。


在看《顺溜》的时候,有好几次,三营长都是在战火中死里逃生,他的枪法不像顺溜那样精准,他的刀法不像陈大雷那样精湛,他的战斗指挥也自然步入司令那样炉火纯青,但是他教给新战士单兵工事是构筑,匍匐前进的要领,投弹的技巧,巧妙的利用地形保全自己,消灭日本鬼子。直到他临牺牲的时候,我还觉得他应该可以活到抗战胜利的时候,可是他还是被日军的狙击手给打死了,临死的时候,还在用那湖北口音的普通话告诫着埋伏在一旁的顺溜,心不要乱!


我的那个朋友临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只是从后来的传闻中听到了一二,他是从一座五层楼高的楼顶上跳下去的,那是他的宿舍楼,据说他的宿舍里仍然很整洁,甚至可以看得出他在临走前还特意的收拾了一下,床铺被褥都很整齐,他把钱包、证件、银行卡都放在了桌子上。离开的时候,在走廊里还遇到了同事,还随意的打了招呼,跳下去的时候,他没有带上他那副永远都不摘下的眼镜,眼镜是放在了上衣口袋里。到底是什么事让他如此从容的选择了自己了断生命,以至于到现在了,熟悉他的人仍然认为这是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谜团了。


据说,120急救车来的时候,他的下巴不知道摔到哪里去了,一个和他非常要好的同事哭着喊着也要给他找一个全尸,最终在草丛里找到了他的下巴,血淋淋的给硬安上了。急救车呼啸着将这个已经离开人世的生命送往医院的太平间,那座楼下的血迹很快的就被随之而来的一场大雨冲刷的干干净净,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这个世界还在转动着,如同三营长牺牲以后,新四军和老百姓们仍然迎来了日本鬼子投降的那一天,我的这个湖北朋友的离去,没有给大家造成过多的影响,朋友们继续烦恼着各自的烦恼,愉悦着各自的愉悦,也许只有我的这位朋友觉得他这样做才是对自己的一种彻底的释放。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朋友的选择,我向来是尊重的,但是唯独这一次,我除了尊重以外,什么忙都帮不了了,他已经离开了我们,彻底的不能再彻底了。我应该还是说,我尊重他的选择,而且这种选择既然已经做出了,就根本无法再挽回什么了,我现在可以做的,除了和当初闻听到他的死讯时一样的惊愕以外,也就是在这里为他远去的灵魂做我能做到的祈祷了。这多少令我感到我的无奈。


三营长和我的这位朋友仍然没有什么关系,只不过他们一样的湖北口音,使我想起来很多,也回忆起了这些。这位朋友离开我们快两年了,他的儿子已经长高了十几公分了,声带也变的像个老爷们儿了,也是湖北口音。


好了,《顺溜》这个电视剧拍的不错,我会继续看,因为三营长。我的这位朋友也不错,我会继续怀念他,因为他是我的朋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