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陷十面埋伏之中

枭龙FC-1 收藏 0 80
导读: 我们不需要成为地缘政治学家,就可以得出上述令人担忧的结论的。 以前只是感觉,以为媒体危言耸听,现在我们终于看到围堵中国的包围圈几近形成的事实了:大西北的新疆也出事了! 东边的日本对华积极防备和进攻态势就不必再说了,加上美日韩同盟,设置三道岛链,把我们箍得紧紧的。最近日本派兵驻防台湾东部小岛乃是实施动作之一。 东北的“同志加兄弟”朝鲜其忠诚度可圈可点。鉴于我们与越南的痛苦经历,可以预测,给多少粮食和能源也不可能买来东北边境的长治久安。这位小兄弟朝思暮想的是攀上美国这个高枝,拉拉奥巴马的手


我们不需要成为地缘政治学家,就可以得出上述令人担忧的结论的。


以前只是感觉,以为媒体危言耸听,现在我们终于看到围堵中国的包围圈几近形成的事实了:大西北的新疆也出事了!


东边的日本对华积极防备和进攻态势就不必再说了,加上美日韩同盟,设置三道岛链,把我们箍得紧紧的。最近日本派兵驻防台湾东部小岛乃是实施动作之一。


东北的“同志加兄弟”朝鲜其忠诚度可圈可点。鉴于我们与越南的痛苦经历,可以预测,给多少粮食和能源也不可能买来东北边境的长治久安。这位小兄弟朝思暮想的是攀上美国这个高枝,拉拉奥巴马的手;除此之外,利用我们一下而已(就算是相互利用吧,但小兄弟的眼界很高)。还有一个变数:金二世和三世的交班是否顺利?真怕我们又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呀。


北极熊大大地狡猾,再加上普京的大国谋略,高瞻远瞩地合纵连横,说打就打,以前的加盟国对他是怕的,即使不是服服帖帖的。核武库和毛茸茸的爪子也不是纸做的。顺便提示一下,俄罗斯早在19世纪60年代后就一直染指新疆,“东突厥斯坦共和国”这个怪兽就是前苏联在20世纪30年代前后两度搞出来的。中俄之间夹的一个外蒙古,连文字都改成以俄文为音标基础〔具体名称待查证〕,指望他们和我们的内蒙古进而和中国套近乎和谐,可见又是没门的事儿。那是俄国的兄弟。


再去南边。南中国海诸小国别看象虾兵蟹将,可后面有条大白鲨〔姓美的〕。这些国家正在形成蚕食南海的“南海(军事)集团”,一旦成为既成事实那就麻烦大了。


南偏西的印度雄心勃勃,誓报1962年败于我军的一箭之仇。印度正以举国之力备战,最近增兵进驻藏南,尽管不可能马上开打;我们要看到印度国内和国际的多重因素。我们可不能犯了瞎子摸象(印度为象,中国为龙)的错误。再加之,印度是西藏流亡政府的收容国,对藏独可收可放,一招暗棋。


客观讲,中国最近售武斯里兰卡、客观支持狮国平乱是一步好棋,值得嘉许!至少可以扯一下印度的后腿。但是,印度开始对斯亲善了。从地理位置上讲,斯里兰卡是不会开罪印度的。


西边乃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两国,历史上一帝国的中心地带。虽说巴基斯坦是我长期政治盟友,那是因为有印度横亘之间之故。若美国撮合印巴,相安再度称兄道弟,那中国的重要性对巴来说就会变得很小。小到哪种程度暂时很难说,可能还不到巴基斯坦抛离中国的地步吧。有待察其言、观其行。


阿富汗根本就靠不住,那是美国的傀儡,就像美国的一个暂时没有恢复秩序的一个州。你看,美国从伊拉克大规模撤军,搬兵到阿富汗来打扫亚太后院了。一旦那里政局稳定,你能保证阿富汗不会受美指使或默许成为**的训练大本营?


稍微薄弱的环节是正西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前苏联的卫星国。君不见,北约和北极熊正在作他们的政治思想工作?加上利诱,他们最终倒向何边很难说,看上去不会倒向我们的;倒向美俄任何一边对我们都是威胁。


还有谁没讲?越南不用讲,忘恩负义、背信弃义之人,不可信。中国政府历来喜欢以天朝自居,喜欢听好话、软话,这不,金融危机了,越南国家主席来北京求助了。不知道中国又给了什么好处(小老百姓哪能通天?),反正他不会空手而归的。〔外交部你能透明一下,用事实点拨我等吗?〕


对了,忘了澳大利亚。最近中铝收购失败,不完全是经贸交易。有些国家经济上卡你的脖子,也是政治军事围堵的一部分。何况,澳大利亚是美国的铁哥们盟友,亚太岛链的重要环节。


说了这么多,你肯定会冲我叫唤:教授“叫兽”一个,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有何高招?没有,但是我有如下几点原则性看法,与大家分享:


第一、第一、从近的来看,要坚持“一手硬、一手软”。我在网上看到有人嘲笑说:美国是你打我我灭你,法国是你打我我打你,俄国是你骂我我打你,中国是你打我我骂你。我要说的两手是:对兄弟,哪怕是暂时的象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尼伯尔、哈萨克斯坦等,我们可以软;对硬头儿,如越南、印度、日本等,我们适时要硬。美国人聪明,不出头,但他们到处都有代理人。我们打他的代理人也是打。


刚读到辈分很高的著名中国问题专家谭若思(Ross Terrill)的《一中帝国大梦》(The New Chinese Empire 2003;台北:雅言文化版,2004)一书,其中他写道:“其实不论过去、现在和未来,中国人一碰到外国施压,往往主动让步”。(第229页)这值得我们深思。谭若思是中国老手(old China hand),他写的《毛泽东传》在世界(包括中国)热卖。以前是左派-毛派,70年代写书歌颂社会主义的中国,后来变成犀利的中国问题批评家了。


我们的统治需要民意。“一手硬、一手软”会得到民意支持(最少我支持)。韬光养晦、不出头是对的,但要此一时彼一时也。比如,金融危机之下,如不出头那我们买的美国国债就成水了。


第二,第二、加强地缘政治学研究、大国战略研究,制定长远帝国战略(50-100年)。美国耶鲁大学马来西亚裔美籍华人学者写了一本书《帝国时代》(Day of Empire),探讨了从历史到现代超级帝国(Hyper Power)的兴亡史。这些帝国中有罗马帝国蒙古帝国,还以今日的美帝国,就是没有我们自以为的汉、明、清,因为他们还不够格;唐朝有提到过。这位女士的考察是全面的、深刻的。这种书就是一种战略研究,而不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的那种官商勾结式的房地产报告书,这类书能够开启我们的大国战略思路。〔顺便说一下:该作者将会来香港我所在的大学作公开讲座;她的书我推荐给内地一家官办出版社,但不知是否会被接受出版。希望凤凰电视采访一下她。〕中国不缺智库,而是没有独立智库;中国的智库主要是承担政府的咨询功能,偏离了角色。


第三,第三、以利益和实力为基础,重新审查朋友。丘吉尔的话我们要牢记,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你要作我的机会主义的朋友也可以,那就交换吧。


第四,第四、深思、调整、再造国内民族政策。有北大教授提出了民族自治不可行,他的理据值得深究。至少有一点我认为要反思,那就是从“民族识别”到“民族自治”的列宁斯大林式路径。其本意是区别对待少数民族与汉族,给以“反向歧视”的政策和法律(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用来对待原居民;英文为affirmative action),希望以成本买安全、大家相安无事。事实上,该取向是以牺牲平等原则为代价的。从理论上讲,歧视性地善待任何民族都会为未来埋下冲突的种子。未来的思考路径应该是以“国族”(nation,即“中国人”)统一“民族”(minority nationality),取消“民族识别”(nationality identification)改为“族裔识别”。当然,现时应该考虑取消过分的歧视性政策。就此,我以后再发文讨论。


第五,第五、最后,中国的地理位置西为高山,构成天然的屏障,面向一望无际的大海;久而久之,历代王朝的国防战略主要是内防叛乱,外取守势,面向海上来犯就准备向纵深撤退,长期抗战。地理环境决定历史进程,这也是一种理论。时代不同了,这种战略的确过时了,简单讲,导弹、核武是不惧高山峻岭的。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心态要变;要有打各种形式的战争的思想准备〔但我不同意象美国一样主动出击;我也回到老祖宗那里了〕。对此,我100%外行,由军事专家(我不是指期待伊拉克打人民战争的那位;我想他该退休了吧。)考虑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