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李世民的对话

中音羽是 收藏 5 893
导读:昨天晚上看了隋唐演义,正为古人风采所动,为不能相识而长叹,不知不觉伏案就睡着了。突然觉得有人在我身边叹息,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穿黄袍的人,虽然着装金贵,可是却胡子拉碴的,满脸愁苦状。我想这是谁呀,跑我家来怎么不敲门呀。正要发怒,此人慌忙解释说自己是李世民,有话想跟我谈。我赶忙发烟泡茶,请他做沙发上做一席谈。以下是我们的谈话。 李:深夜造访,实在冒昧。 我:呵呵,英雄的千古一帝来访,实在蓬荜生辉。不过我有个疑问,你怎么来的呢,毕竟我们隔着几千年呢,还有你在西安那边,路也满远的。

昨天晚上看了隋唐演义,正为古人风采所动,为不能相识而长叹,不知不觉伏案就睡着了。突然觉得有人在我身边叹息,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穿黄袍的人,虽然着装金贵,可是却胡子拉碴的,满脸愁苦状。我想这是谁呀,跑我家来怎么不敲门呀。正要发怒,此人慌忙解释说自己是李世民,有话想跟我谈。我赶忙发烟泡茶,请他做沙发上做一席谈。以下是我们的谈话。


李:深夜造访,实在冒昧。


我:呵呵,英雄的千古一帝来访,实在蓬荜生辉。不过我有个疑问,你怎么来的呢,毕竟我们隔着几千年呢,还有你在西安那边,路也满远的。


李:其实我是丛书里来的。我驾崩了之后,阎王本想让我再托生,可是做人做到了皇帝,再做其他人又有什么意义呢?所以我选择了流浪,在飘零中回味帝王的滋味。在看了几千年的你争我夺、杀伐征讨之后,我也看腻了。无外乎就是无耻和背叛而已。于是我选择了呆在和我有关的书里。就你看得这本隋唐演义。




我:等一下!隋唐演义是野史,你应该呆在唐史演义里才对呀?再说里面的BUG也不少,比方说秦琼居然会吟李白的诗“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实在太不仔细了。


李:呵呵,你居然也会相信正史?难道你不知道,从我李世民之后世上再无正史,我之前的历史都是真实的,从我之后所有史书都是假的,还不如野史呢


我:嗯,这点我也有所耳闻。我觉得你改得最厉害的应该是对你哥哥的抹杀吧?请原谅我用这样的词语。但是现在已经不是唐朝了,这是在我家,我的地盘我做主。


李世民有点不在在,干咳两下,喝了一口茶,说:味道不错,是龙井?我说你别扯远了,这是我奶奶自己给我做的,不是龙井,你爱喝我再给你加一点。李世民说茶是不错,就水太差了。我说你省省吧,我这水还是20块钱一桶买的呢,你嫌水不好喝喝黄浦江的水试试,呛死你。我们接着说下去。


李: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我大哥人能力比我强。从小我就嫉妒他,大哥这个人人长得比我高、比我帅、比我白、比我聪明、武艺比我高,最可恨的是他居然还是个菩萨心肠的好人。他太完美了,我从小就在他的阴影中生活。 我每次做错事老爷子打骂完我,然后把我交个大哥教管。如果大哥也打我我还好受一点,可是每次他都对我特别好,他对我越好我就感觉两人差距越大,也就越恨他。


我有点同情地看着他,是啊,在一个人面前你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这感觉是够糟糕的,看来我有点大小毛病未必是什么坏事。


李世民接着说:历史书上说我的功劳很大,无外乎是攻下了洛阳和打败了窦建德。这其实也就我唯一的战功。还是我和四弟元吉一起打下来的,这家伙比我还混,可是经常有高明的主意。我心知肚明,老爷子这是在玩平衡。大哥打下了长安、和好了突厥、安定了大后方,而我却没什么功劳,父亲怕我没威信以后没法辅助大哥就叫我挂帅,叫四弟帮我,而他那些主意估计都是大哥教他的。所以我心里也恨。然而我知道,挂帅的是我,只要成功了,功劳就是我的。


我:怎么会你没功劳呢?书上不是说你16岁就想办法叫你父亲起兵吗?这可是有勇有谋的天才之举啊!


李:扯淡。16岁的人哪有这么厉害哦,你16岁还在念中学吧。现在朝鲜人吹他们的金日成15岁就成立了劳动党、18岁就做了三军总司令。你信吗?都是政治需要。其实这主要是老爷子要制造假象,他可精明着呢,睡觉都要睁着一只眼。而且事情也是大哥和裴寂做的,这也种下了他们俩后来好关系的种子。反正我把史书改一下就好了。你们现在对待自己的历史好像得了我的真传,不讲正面战场的事情,就讲我在敌后怎么辛苦,如出一辙。


我:讲讲宣武门吧。毕竟那次是你最大的转折点。


李世民发了好一阵呆,接着说:玄武门事件,其实是我心中最大的伤痛。我从那次事件竟然发现人的心里居然可以阴暗到那个程度。我杀了自己的亲哥哥和亲弟弟。


我:不是他们先要杀你的吗?


李:不!其实他们兵比我多,将也比我的厉害。我们交战没多久我这边就一败涂地。我根本就打不过大哥和四弟。他们起码有10次杀我的机会,可每次我都求饶。最后在我偷袭杀死四弟的时候,大哥还不忍心杀我。他抓住了我,剑都加在我脖子上了。可就是砍不下去。他说,父亲年龄大了,三弟元霸早逝,不忍心让父亲只剩一个儿子,说要把我交父亲处置。我知道老东西心可比老大狠多了。我亲手偷袭杀死四弟他饶不了我。于是我痛哭流涕,答应痛改前非,并砍下一根手指头发誓。只求他饶过我。


我:等等,书上可不是这么写的。


李:我不是说了我的历史是我自己写的吗。大哥最终放过了我。就在他收回宝剑对天长叹的时候,我一下子扑过去,捡起地上的一把刀把他杀了。我到现在都忘不了建成大哥临死时候的眼神,是吃惊、愤怒、无奈,最后是祥和。我想他最后想的是无论如何天下还是自己人的。


我:想不到你大哥失败就失败在他的完美。


李:这是政治,政治是最肮脏的东西,所有的完美都是政治的敌人。现在的台湾作家李敖不是说过吗?男人最喜欢的是两样脏东西:一是女人的逼,二就是政治。都是又骚又臭的。


我:你父亲还是蛮疼你的,让你做了太子,还传位给你了。


李:传位?那是我逼得,我叫尉迟敬德拿着长枪大刀逼他写的退位诏书。本想也杀了他以绝后患的。可是那样就没有道具来给我的政治故事搭台了。很多话,通过他说比我自己说要好。反正他也老了,没几年活了,手下那批人都被我清洗了。留着他比不留他要好。


我万分诧异,原来这就是真相。好你个李世民,原来比杀兄奸嫂还要坏。我强忍怒火,继续问他:不管如何,你还是创造了现在还闻名贞观之治


李苦笑一下:我不否认那几年是不错。不过你可知道这是每个朝代的惯例。一般而言,第一代天子马上打天下,第二代的时候人心思定,社会都会繁荣。之前的周朝成王、汉朝文帝,之后的宋太宗明成祖、清康乾,包括你们现在的红朝改革开放,不都是一样的吗?我只是宣传工作做得比较好而已。


我:你晚年好像有点大兴土木。


李世民有点激动,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说:我做皇帝的又没学过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要为人民服务呀。我前面勤俭是做给人家看得,再说也没钱让我挥霍呀。后来国家有钱了,我干嘛还要装下去?人活才多少年呀。永远要记住这句话:人层次越高,所追求的东西和层次就越低。人活着无外乎就是为了活得舒服,归根到底是金钱和女人。所以官越大钱越多女人就越多。我做了皇帝,无外乎也是为了能玩更多的女人和挥霍更多的金钱。任何人的不同之处不在本性,而在于对原始欲望掩饰的深浅而已。


我:你不杀功臣这点不错。


李:功臣?我是第二代皇帝,哪来什么开国功臣?再说我也没借口呀。侯君集算一个,他贪污被我找借口杀掉了。其他的既没有人把我的儿子丢在高丽,又没人危机我的地位,我为什么要杀他们,给自己留个恶名。


我听的汗颜,擦了一下额头的汗: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明明知道后果,怎么还是让武则天做了皇帝呀?


李世民眼神迷离的沉思了一下:这么说吧,这么多女人里面,我最喜欢她,只有她能让我飘然欲仙。而且我喜欢聪明的人。再说我杀人无数、骗人无数,也没什么报应,所以我从来不信什么神鬼。那个算命先生的话我怎么会信呢?除非他能给我找一个更好的女人,否则我不会杀了武媚娘的。只要她不危害到我,我为什么要杀她?退一万步讲,即使算命先生讲的是真的,天命所归,那我要杀了一个武媚娘就不会再出一个李媚娘、张媚娘?反正那时我身后的事情,我也不想去管她了。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我的偶像,我的理想,我的~~~?我抓起杯子朝他身上砸去。却猛然醒来,原来是个梦。


本文内容于 7/14/2009 2:52:49 PM 被中音羽是编辑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