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火线 正文 第十七章 夹击

风月彷徨 收藏 20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0.html[/size][/URL] 将尸体拖入灌木丛中藏好,地上的血水早已被雨冲洗干净,见掩饰地差不多了,队长道:“这样只能暂时掩盖一下,敌人很快便会发现掉队的两人,希望他们以为是这两个家伙迷路了”。 沿着敌人来时开出的山路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山下行去,这时雨越下越大,头盔已经不能再起到挡雨作用了,刚擦掉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0.html


将尸体拖入灌木丛中藏好,地上的血水早已被雨冲洗干净,见掩饰地差不多了,队长道:“这样只能暂时掩盖一下,敌人很快便会发现掉队的两人,希望他们以为是这两个家伙迷路了”。

沿着敌人来时开出的山路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山下行去,这时雨越下越大,头盔已经不能再起到挡雨作用了,刚擦掉沾满双眼的雨水接着便被更多的雨水覆盖,我几乎都看不清周围的战友。

队长并没有下令避一下雨,大家都知道这么大的雨敌人也很难行路,而且雨水可以很好地掩盖走过的痕迹,给敌人的追踪带来更大的困难。

我担心这么淋雨大家会不会生病,浸湿的迷彩服紧紧贴在身上不仅不能留住温度,还不断从身体夺取少得可怜的体温,嘴唇冰凉的吓人,我看了下队长他们,嘴唇也都变成了紫黑色,看来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滑倒了数次后,我们终于到达了山脚下,估摸着敌人不可能这么快便追来,队长带我们钻进了附近一个天然溶洞中。

在黑竹沟群山之中随处可见这种大大小小的天然溶洞,这里喀斯特地形发育,不少暗河都是穿山而过,后来改道之后便形成黑竹沟特有的溶洞地貌。

我们躲进来的这个溶洞看来是形成时间挺早的,从洞中随处可见的蛛网便能看出,地上有不少鸟类的粪便,这里俨然是动物临时的栖息之地。

山洞紧靠丛林,因此在洞中积累了不少吹进来的落叶,点燃一堆后大家靠在一起取暖,我感觉整只手都冻得麻木了,加上长时间泡在雨中,整个手掌都被泡的有些走形,泛白的死皮看着挺恶心,这时经火一烤,双手反而有种酸痒的感觉。

食物只剩下一包牛肉和少许压缩饼干了,就着水我将少得可怜的饼干慢慢吞了下去,又吃了几片牛肉干,虽然肚子还是饿的咕咕叫,但我却没舍得多吃一点,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达停机点,一切要做好最坏的打算,这是“全能”教官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接完骇客的电话后,队长对大家道:“骇客刚说直升机已经到位了,并且调来了一批部队支援,军方这次够给面子,冒着这么大的雨降落是很危险的,我们要快些赶过去集合,现在就出发!”

重新钻进滂湃大雨中,刚刚暖和过来的身子接着被寒冷再次包围,看了看手中的05步枪,我想幸亏现在的步枪都经过了防水试验,要是在过去,枪一着水全哑了,还打什么打。

走出去约一里山路,我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又是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而且越来越强烈,队伍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加速行进了,到了后来几乎是向前跑了。

“是他们吗?队长”我边跑边在无线电中问道。

“是缅甸那几个家伙,估计大部队很快就会追来,他们在跟踪我们!”队长一边拽着那毒贩跑一边道。

山路很滑,我不小心又跌了个跟头,因为身体已经麻木,并没感觉到痛,等猎人把我拉起来时,一声枪响骤然传来,子弹几乎是紧贴着猎人身子飞过,打进旁边大树后发出沉闷地响声。

如同是战争号角一般,第一声枪声响起的同时,四面八方全都传来哒哒的枪声,被子弹击飞的断木如同飞箭一般呼啸而过,擦到身上就是一道血口,好似无数匕首在空中飞舞。

猎人拉着我飞快躲在一块大岩石后,我赶忙拉上枪栓,胡乱擦了擦被雨水打花了的瞄准镜,开始搜索敌人的位置。

我们身处的位置是山脚下,大部分子弹都是从山上飞下来的,身后也有不少敌人,将我们夹在了中间。

“干,这他妈的至少有七八十人!”耳机中传来白毛狼的声音,他躲在了最靠近山脚的地方,受到的攻击面也最大。

从山脚下向上射击,不管从有效射程还是视野上都大打折扣,加上敌人数量太多,一时间我们被打得抬不起头来。

我在队伍后边,所以把枪口调转了过来,开始向着后边射击,敌人很狡猾,依仗着地利优势只把我们围了起来,也不发动冲锋,慢慢地跟我们耗。

“我们要冲出去!猎人,掩护!”队长扔出一发手雷后喊道,确实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要等到我们子弹用尽,想反击都没资本了。

猎人迅速冲到了一处较高的掩体中,伴随着狙击步枪每一个弹壳跳出,便必有一个敌人倒下,铁塔也调转了机枪口,开始合力对付后边的家伙,只有冲过那边才有可能逃出包围圈。

我不停地瞄向露出头的敌人,连连扣动扳机,这时左侧山坡又冲出一队敌人,向着这边冲了过来,“这到底有多人敌人?怎么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啊?”我不禁对那矮子所说的话产生了怀疑,这小子竟然敢耍我们?!

我重新调整方向瞄准了左侧冲来的敌人,冲在最前的是一个光头,抱着把ak一边冲一边喊,活脱脱一副悍匪的模样,而且显然这家伙还是一个小头目。

既然冲在最前当英雄,那就要相应地付出点代价,我重新换上一个弹夹,将发射方式调为了单发,再次瞄准了他。

调整好呼吸,目测了一下跟他的距离已经在三百米左右,虽然手中的枪不是狙击步枪,但三百米的距离完全在05步枪的有效射程内了。

将枪口十字中心调到略高于他的头部,我屏住呼吸轻轻扣动扳机,一蓬血雾从光头的腰眼暴起,身形晃了晃后一头栽倒在地,命中!

一击得手,视线刚从瞄准镜中挪开,一连串的子弹便飞速射来,打在我身前的岩石上激起无数小碎石,一小块碎石恰好弹飞到我的左耳朵上,感觉耳朵一麻,接着一股暖流淌了下来,吓得我赶忙趴下头。

耳中传来一阵阵嗡嗡声,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用手摸了摸左耳,满手都是鲜血,我会不会失聪?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吓了自己一跳。

要是从此要生活在一个无声的世界中,我宁愿去死,第一次我觉得耳朵对我来说也是如此的重要!

手忙脚乱地将塞在耳朵内的无线耳机拔掉,熟悉的枪声传来,此刻我竟然觉得这枪声是多么的亲切啊,原来是耳机帮我挡住了飞溅的碎石,在成功挡住石头的同时耳机也被震坏,刚才一时慌乱让我误以为是耳朵被震坏了呢。

来不及包扎伤口,我用眼睛余光瞄了眼队长他们,发现他们在铁塔和猎人的掩护下已经冲开了身后敌人的包围圈,正向来时的路快速撤离。

干,刚才忙着打那个光头,竟然没有听到队长下的撤退命令,现在跟队长他们的队伍脱了节,又加上刚被我干掉小头头的那伙人此刻已经冲近,手中的ak步枪全都瞄着我这个方向不断射击,我连动都不敢动了,更不可能爬起来去追上队长他们了。

没有了无线耳机,我跟队长他们算是彻底失去了联系,此刻大家都在忙着射击,估计还没有人发现我掉队,现在只能靠我自己了,我暗暗地想。

又打光一个弹夹,我一边换着弹夹一边四处寻找着可能的撤退路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