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战士追忆全歼美军精锐“北极熊团”4000多人

铁心柔情 收藏 15 4642
导读: “那一仗,美军精锐加强步兵团全军覆灭!” --志愿军老战士追忆全歼美军“北极熊团” “我们差一点就把它当成了蒸笼布。”86岁的毕序阳老人,戎马一生,身经硬仗、恶仗无数,但他最难忘、最感荣耀的,还是当年抗美援朝战争中亲手缴获了美军“北极熊团”的团旗。 “战后,我把它上交了。”在江南名城无锡安度晚年的志愿军老战士毕序阳,送给记者的见面礼,就是那面美军军旗的照片。 如今,这面“北极熊团”团旗,作为国家一级保护文物,静静地躺在了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内,供人参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那一仗,美军精锐加强步兵团全军覆灭!”


--志愿军老战士追忆全歼美军“北极熊团”



“我们差一点就把它当成了蒸笼布。”86岁的毕序阳老人,戎马一生,身经硬仗、恶仗无数,但他最难忘、最感荣耀的,还是当年抗美援朝战争中亲手缴获了美军“北极熊团”的团旗。


“战后,我把它上交了。”在江南名城无锡安度晚年的志愿军老战士毕序阳,送给记者的见面礼,就是那面美军军旗的照片。


如今,这面“北极熊团”团旗,作为国家一级保护文物,静静地躺在了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内,供人参观。


“那一仗,我们把美军这个精锐加强步兵团全歼了。”作为57年前那场战斗的指挥者,92岁的詹大南老将军更是记忆犹新。


“经5天5夜激战,'北极熊团'上至团长,下至士兵,4000多人被我们歼灭。”作为当年中国人民志愿军27军副军长,走过九死一生长征路的大别山之子詹大南,率部又一次创造了我军历史上的一个奇迹。


团旗被缴,团长被击毙,全团被全歼,这在美军历史上是罕见的,也是我军历史上唯一成建制地歼灭美军一个加强团的光辉战例。


■合围


自1950年10月25日起,经过13个昼夜的艰苦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歼灭美军和南朝鲜李承晚部15万余人,取得抗美援朝战争第一次战役的胜利。


“我们入朝参战,完全出乎美国的意料。”78岁的志愿军老战士张桂绵回忆,美国侵略步骤被打乱后,“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决定发动“最后的攻势”,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


刚刚站稳脚跟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决心“巩固胜利,克服当前困难,准备再战”。


再战,如何应敌?


毛泽东决定,诱敌深入。


这个方针,曾在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大显神威。


取胜之后,中国人民志愿军却突然北撤,诱敌放胆向我预定战场前进。


“敌人果然被我连续后退的行动迷惑。”南京军区原装甲兵副主任张桂绵说,他们错误地判断我军是“怯战退走”,加快了进攻速度。


远在北京的一代伟人毛泽东,准备再增兵,在原有西线战场的基础上,开辟出一个东线战场。


早在第一次战役还没有结束的11月5日,毛泽东就批准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关于第二次战役方针,复电指出:


“江界、长津方面,应确定由宋(时轮)兵团全力担任,以诱敌深入,寻机各个歼敌为方针……”


“宋时轮的第9兵团,是三野的主力部队之一,入朝之前,所辖20、26、27军集结于东南沿海地区,准备解放台湾。”开国少将、曾任南京军区副司令的詹大南说。


毛泽东给彭德怀发电报的第三天,开国上将宋时轮率部奔向一个陌生的战场--朝鲜东线战场。


“我们27军是第一梯队。”詹大南回忆。


“入朝前,听说那里的天气非常冷。”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27军80师239团3营营长的毕序阳说,在边界上,他们领到了棉衣和棉帽。


“但数量有限。”毕序阳说,有的士兵有棉衣没有棉裤,有的士兵只领到一顶棉帽,有的士兵则什么也没领到。


“我们第9兵团3个军12个师全部秘密在朝鲜东线完成战役集结时,不仅未被敌人发动的空中战役所阻止,也没有被敌人发现。”詹大南回忆。


美国舆论界把此次宋时轮兵团开进和集结的行动,惊叹为“当代战争史上的奇迹”!


“11月27日,当我率领80师238、239、240团和81师242团共4个团的兵力,隐蔽进入新兴里地区时,敌人并没有发现我们。”詹大南回忆。


“当时下着鹅毛大雪,气温在零下35度左右。”毕序阳回忆,尽管困难很大,他们仍然在规定时间赶到预定战场。


“部队夜行昼停,都在冰天雪地里露宿。”张桂绵当时是239团2营教导员,“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急行军,我营因冻伤而非战斗减员占全营总人数的10%。”


此时,孤军冒进的美军上校团长麦克莱恩和他的4000余名官兵,已悄悄踏进詹大南布下的重重包围圈。


在美军中,步兵第7师31团团长麦克莱恩,素以蛮横骄傲著称。他的自满,源于麾下的那支从未吃过败仗的部队。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美陆军步兵第7师第31步兵团成功攻入俄国西伯利亚,战功显赫,被伍德罗?威尔逊总统授予“北极熊团”称号,并由总统亲自授予“北极熊旗”。


这是美军陆军最精锐部队之一。


况且,此次在朝鲜东线战场进攻装备极端低劣的中国军队,上级还把32团一个营、师属57炮兵营和坦克分队也加强给了麦克莱恩。


这实实在在是一个披上了装甲的加强步兵团。


然而,这一次,威名赫赫的麦克莱恩,没能延续“所向披靡”的势头,彻底败在一位名叫詹大南的中国军人手下。


连他本人,也没能逃脱覆灭的命运。


■围攻


一场血战,让北朝鲜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新兴里,突然闯入了诸多中外政治家、军事家和战争史家的视线。


东邻长津湖的新兴里,北部山势平缓,南部山岭突兀,村东南有一块高地。


“这里地势险峻,再加上漫天飞舞的大雪,使战斗显得异常惨烈。”毕序阳说。


“这一仗,是由我指挥的。”战前,80师师长升迁,新的师长还未到任,副军长詹大南赶赴80师指挥所,指挥新兴里战斗。


“因为地面全被大雪覆盖,为了隐蔽和伪装,干部战士都将棉衣反穿,保持与雪地相同的颜色。”张桂绵和营长张宗海带着营部参谋和连以上干部,在敌前沿勘察地形。


“我们地形看得特别仔细。”张桂绵回忆,他们观察到,美军在公路两边搭起帐篷,“战斗打响以后,我们才知道敌人都睡在鸭绒袋里。”


1950年11月27日晚,新兴里围歼战以夜袭方式开始。


2天前,第二次战役已在西线战场首先打响。


“敌人武器先进,又有空军支援,我决定发挥我军近战夜战的传统优势,出敌不意,攻其不备。”出国第一场硬仗,又是东线战场一场关键战斗,詹大南显得十分谨慎。


几乎在詹大南的作战命令发出的同时,撼天震地的枪炮声,骤然回响在盖马雪原的这个山村周围--


238团和239团2营,从新兴里北侧,沿山沟谷地向美军发起进攻;


239团的攻击目标是新兴里东侧的1250高地;


240团主力向新兴里西侧的内洞峙发动猛烈攻击,以便切断两地美军之间的联系;


242团迂回穿插,准备占领新兴里南侧高地,控制后浦至新兴里的公路,切断新兴里之敌与后浦、泗水里之敌的联系,关闭“北极熊团”南退的大门。


“我要来个瓮中捉鳖。”几十年后,身经百战的詹大南,仍然对这样的作战部署感到满意。


238团3营8连在攻击中被一集团家屋敌人火力点所阻,配合8连作战的师炮兵团92步兵炮连5班长孔庆三,奉命摧毁敌火力点。


“天寒地冻,无法构筑发射阵地。”詹大南回忆,危急关头,孔庆三用自己的身体当做火炮的基座,一炮将敌火力点摧毁。


“然而,孔庆三却因火炮后坐力撞击,同时还被一块迸回的弹片击中,壮烈牺牲。”追忆为保家卫国而流尽最后一滴血的战士,老将军潸然泪下。


战后,孔庆三被志愿军总部追记“特等功”,并追授“一级英雄”荣誉称号。


时任238团团长的阎川野后来回忆:“27日那天晚上,我上团观察所,新兴里周围的山头上枪炮声此起彼伏。”


几年前去世的原27军军长阎川野回忆:“朝鲜的房屋都不相邻,近的隔几十米,远的隔上百米,美军都在屋里,以连建制发起攻击容易造成伤亡。我们就以班排建制,协同掩护,一间房一间房地消灭他们!”


“开战不久就有俘虏送下来了。”阎川野回忆。


“我们3营在1250高地西南侧与敌一个营发生激战。”尽管冻伤严重,但毕序阳和他的士兵们仍然爬冰卧雪,与敌展开殊死搏斗。


“大约在28日早上6点左右,我们突破了敌人用坦克围成的防御阵地,炸毁敌人坦克两辆,控制了新兴里之敌据守的最后一个制高点1250高地。”毕序阳回忆。


同一时间,张桂绵命令2营4连指导员庄元东,率一个排隐蔽进至新兴里东山,“他们发现山腰帐篷内一个排的美军正在睡觉。”


“这30多个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庄指导员消灭了。”像许多革命老前辈那样,张桂绵不太愿意讲述自己的战斗人生,而对战友们的英雄事迹,则是津津乐道。


令人痛惜的是,不久,庄元东就牺牲了。


4连连长李长言率领另两个排,迂回穿插至东山的另一侧,采取正面牵制、两翼包抄的战法,连续夺取了敌人的多座独立家屋。


“夺取这种独立家屋,必须讲究战法。”张桂绵回忆,首先是战斗小组跃进至家屋死角,然后迅速向里面投掷手榴弹,“如有可能,还必须用机枪扫射。”


“27日夜发起攻击时,4连在我营右翼。”毕序阳率领3营从新兴里南面冲进村子,看见十几辆汽车、十几辆坦克围着两个帐篷。


“我们冲进去就打,帐篷里有通讯器材和地图。炸了两辆坦克,当时在坦克边上发现一具尸体,是个当官的。”毕序阳回忆,那两个帐篷是不是团指挥所,尸体是不是团长,也不清楚。


全部攻占东山腰上的独立家屋后,李长言又率4连突入敌军一停炮场,捣毁敌炮兵指挥所。


收缴战利品时,官兵们发现,各屋均有电话机、报话机,墙上还挂满了作战地图,地上还有未燃尽的作战文书。


更为重要的,在一座独立家屋内,竟有一具美军上校军官的尸体。


“后来证实,那具尸体就是'北极熊团'团长麦克莱恩。”詹大南说。


詹大南回忆:“难怪战斗第二天,美军一直在呼叫寻找失踪的上校团长麦克莱恩。”


“后来敌人又反击,我们就撤出村子,当时战场情况很乱,但军旗是我们缴的!”毕序阳回忆,是他们3营通信班长张积庆28日早晨缴获,然后交给他的。


“仅一晚上,4连就毙伤俘敌300余人,缴获榴弹炮12门。”张桂绵回忆,他们打烂了美军的指挥系统,又摧毁了美军赖以支撑的支援火力。


此后战斗中,美军大口径火炮的威力大减,战斗进程大大缩短,志愿军伤亡大大减少。


“战后,4连被27军授予'新兴里战斗模范连'荣誉称号。”张桂绵说。


240团于28日拂晓前,攻占内洞峙以东高地,切断了新兴里和内洞峙之敌的联系。


“这个时候,由于敌情掌握不准,我们误以为敌人已经被全歼,就开始打扫战场。”令毕序阳和27军许多志愿军官兵没想到的是,11月28日晨,藏匿于新兴里各角落和附近山沟里的美军重新集结,并发起反击。


“我们突入村内的部队,因伤亡较大,撤了出来。”詹大南回忆,“但外围高地还是被我们所控制,敌军被我军合围于不到两平方公里的狭小区域内。”


“不过,经过一个晚上激战,'北极熊团'伤痕累累,我军伤亡也很大,4个团减员约1/3以上。”詹大南回忆。



■全歼


“通过审问俘虏,我们才知道,战前侦察敌情不准确,原侦得新兴里地区之敌仅为一个加强营,其实是一个加强团。” 张桂绵说。


尽管如此,已被关进笼子里的“北极熊团”,还是没能逃脱厄运。


“27日夜,我们打了美军一个措手不及,28日夜的战斗,敌我双方则打成了拉锯战。”毕序阳回忆,“敌人的火力太猛了,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资料显示,美军一个师就有8到9个炮兵营,是我军一个军的8到9倍。


经两昼夜激战,新兴里地区之敌在我猛烈打击下,防区越来越小,部队伤亡严重,但仍凭借其强大火力和空中优势,固守待援。


“敌人夜间丢失的阵地,白天在空地强大火力的支持下,又夺了回去。”毕序阳和他的部队则时空对换,夜攻日守,在严寒、饥饿、疲劳和武器装备低劣的极端不利条件下,坚守阵地,顽强作战。


“29日,我军参战部队冻伤、冻亡和伤亡减员已达2/3。”为避免被动,战地指挥詹大南下令各部队以部分兵力控制已得阵地,其余部队于当日拂晓撤出战斗。


“此时,240团3连仅剩下16人。”毕序阳的3营,其伤亡也超过了半数。


摸清新兴里之敌的兵力是原先估计的3倍以上之后,经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同意,詹大南重新修正战斗决策,调81师主力协同80师合歼新兴里之敌。


眼看着引以为豪的“北极熊团”面临被全歼的境地,美第10集团军军长阿尔蒙德少将,严令位于新兴里以南下碣隅里的陆战1师师长史密斯,把它解救出来。


此时,史密斯的陆战1师也处在中国军队的包围之中,自顾不暇。


但是,史密斯毕竟是职业军人,他还是派出一支部队在12辆坦克和多架飞机配合下,沿公路向新兴里方向攻击前进。


志愿军官兵创造了许多打坦克的新战法。


242团3营9连8班副班长叶永安,率领战斗小组埋伏在公路东侧,乘敌坦克距离约20米时,他一跃而起,扑向敌坦克前面一辆被打坏了的吉普车,用汽油点燃了它。


大火挡住了敌坦克的去路,叶永安趁机用手雷炸毁了这辆坦克。


当跟随其后的敌坦克驾驶员伸出头来探望时,又有一名战士跃上坦克,对准顶盖口迅速投进一颗手榴弹。


“轰”的一声巨响,这辆坦克又报销了。


就在烟雾弥漫之时,叶永安又抱起炸药包,扑向后面敌坦克履带……


战后,8班荣立“集体特等功”,还被27军授予“叶永安小组”荣誉称号,叶永安则被授予“反坦克英雄”荣誉称号。


当援兵被中国军队打回去之后,代理团长法恩中校不得不下达“自行突围”的命令。


最后的总攻即将开始。


“29日晚,我们暂时停止攻击,各部队进行了动员,并补充了一些弹药,重新组织了支援炮火。”詹大南说。


11月30日晚11时,詹大南一声令下,毕序阳等27军的志愿军官兵,向“北极熊团”发起最后的攻击。


“总攻这天晚上,大雪又下起来了。”詹大南回忆,238团从新兴里西北,239团从东南和东北,240团和241团从西南,向敌军奋勇突击。


“我带领团特务连、重机枪连、6连和7连,从正南向北进攻。”毕序阳率部连续突破敌人的几道防线、摧毁敌人多处火力点后,迎面冲来200余名敌人。


“敌人有4辆坦克开道掩护,企图打开南逃的道路。”毕序阳立即命令特务连和重机枪连连长,兵分两路,绕向敌人坦克侧后,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挡住这股敌人。


“我们同敌人展开肉搏。”毕序阳回忆,敌人在雪地上留下一堆尸体之后,退缩了。


阎川野回忆说:“最后一晚,241团来增援,动员总攻击,一直打到天亮。”



时任238团7连副连长的宋协生老人回忆说:“开始打新兴里2天,我连是预备队。总攻那天,营长叫我上。”


“部队冲锋猛啊,不注意隐蔽,也没法隐蔽,前面是开阔地,后面是着了火的房子,只有往上冲。”曾担任过80师副参谋长的宋协生说。


“快天亮时,我负伤了,伤在腿上。”11次立功、被华东军区授予“华东一级人民英雄”称号的宋协生说,“是通信员把我背下来的。天冷啊,下不来就会冻死。”


宋协生回忆:“村子里壕沟中时时见到我们的战士,端着枪,眼瞪着前方,一身的雪,一动不动,那是冻死的,像塑像一样啊!”


“到12月1日拂晓,我军各突击部队先后突破敌军前沿,与敌展开逐壕逐屋的激烈争夺。”詹大南回忆。


“敌我双方互相胶着,犬牙交错。”天亮后,盘旋于战场上空的美军数十架飞机,难以识别目标,只能袖手旁观,詹大南见战场形势有利,果断下令白天继续攻击,务求全歼的命令。


此时,美军代理团长法恩已受伤,失去指挥的美军官兵在漫天飞雪中四处逃命。


“满山遍野都是溃逃的敌人。”毕序阳回忆。


当日黄昏,一股残敌企图越过冰封雪盖的长津湖逃走,结果冰面塌落全部冻溺而死。天黑以后,另有约400人的残敌,乘数十辆汽车、坦克逃至一洼地时,被我242团截住消灭。


激战至12月2日凌晨4时许,曾经不可一世的美国陆军精锐步兵团--“北极熊团”终于被中国人民志愿军27军全部歼灭,无一人逃脱。


从此,王牌团番号“北极熊团”,永远地从美军战斗序列中消失了。


“'北极熊团'从被围到被全歼,我们总共用了5天5夜的时间。”詹大南说,27军拼尽全力,在付出十分惨重代价的基础上,以劣等装备对付当时最先进的武器,打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威风。


战斗结束后,营部炊事班的老陈,找到毕序阳的通信班长张积庆,希望他帮助从缴获的物资中找一块布:“我想找几块蒸笼布,蒸馒头、包土豆,火线送饭用。”


“这里都是一些枪支弹药铁家伙,哪有什么蒸笼布?”站在一旁的毕序阳接过话茬。


话未说完,左臂负伤、胸前挂着三角巾的张积庆突然大声说:“营长,我正想向你报告,我倒有一块布料。这是几天前攻打敌指挥所时缴获的。”


“这是一块绸缎料子做的旗子。”几十年后,毕序阳还能清晰地记得旗子上面的饰物,“旗子中央有金黄丝线绣的鹰,鹰嘴上叼着外文字的绶带,鹰的一只爪抓着一支箭,另一只爪抓着一束橄榄枝,下方绣有一只北极熊……”


“上面许多英文字我们都不认识。”毕序阳回忆,把团部的刘翻译找来之后,他们才知道,这是美军步兵第31团的团旗。


“新兴里战斗是我营入朝第一仗。”张桂绵说,这一仗,极大地鼓舞了部队的士气,暴露了美帝国主义的纸老虎本质,打击了美军的嚣张气焰。


“敢于胜利、不怕牺牲的精神,是我们取胜的根本原因。”詹大南说。


英国牛津大学战略学家罗伯特?奥内尔博士所著《清长之战》一书中援引美国步兵第7师师属第57炮兵营营长卡罗?D?顿斯中校的话说:


“中国兵这样多,这样顽强地反复进攻的事从未见过。”


“他们冒着严寒和陆战队的炮火源源而来,其视死如归的精神,令陆战队员们肃然起敬。”


1979年,当年的中国人民志愿军27军军长彭德清,以交通部长身份访问美国时,陪同的美国朋友聊起朝鲜战争,说:“你们中国军队的装备太差太落后了。”


彭德清回答:“我们的装备是落后,可我们不是也在新兴里消灭你们一个加强团吗?”


当对方知道眼前这位鹤发童颜的部长,就是当年吃掉“北极熊团”的27军军长时,惊讶之余,还不忘幽默一下:“你如果消灭得再多一点,就把我也消灭了。”


几年前,在美国一个图书馆工作的原80师政治部干事陈述轮的女儿,偶然看到美军当年的一份历史资料,资料承认新兴里战斗美军“损失近2000人,成为朝鲜战争中中国军队歼灭美军团级战斗单位的唯一战例”。


“连敌人都承认了我们的辉煌战绩。”如今,这份从大洋彼岸复印出来的资料,是张桂绵最珍惜的文件。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