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答“狼行天下”问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41 773
导读:“狼行天下”问我: “您认为西式民主国家,它们的民主体系构成,更倾向于谁多些呢?百姓还是财团势力?百姓的选票能代表真正的民意吗?以美国为例,它的种种国家战略,都是民主的体现吗?我始终认为,对内实行“民主”,对外强权霸权,并不是民主的真意,您认为呢?还有,一个国家的发展,一个民族的崛起,是靠改变一下体系构成和制度,就能完成的吗?目前的西式民主真的健全发达吗?” 严格地说,这些问题我很难回答,因为要系统地解释,实际上可以做成一篇政治学论文了。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愿意尽我所能所知,尝试着解答一下,

“狼行天下”问我:


“您认为西式民主国家,它们的民主体系构成,更倾向于谁多些呢?百姓还是财团势力?百姓的选票能代表真正的民意吗?以美国为例,它的种种国家战略,都是民主的体现吗?我始终认为,对内实行“民主”,对外强权霸权,并不是民主的真意,您认为呢?还有,一个国家的发展,一个民族的崛起,是靠改变一下体系构成和制度,就能完成的吗?目前的西式民主真的健全发达吗?”


严格地说,这些问题我很难回答,因为要系统地解释,实际上可以做成一篇政治学论文了。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愿意尽我所能所知,尝试着解答一下,就好像是聊天中聊起来的吧。


首先我要说,我不太明白“民主体系”是什么?这可能是政治学术语。但是我觉得其实也无所谓,民主国家也好,独裁国家也罢,其实都是政权的问题。一个政权如何组成,这样的组成方式体现出什么样的理念,可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我想大概也就是如此了。


我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坚定地认为迄今为止,一切国家都是统治阶级的国家。因此,一切政权,不管它打着什么旗号,比如说“全民国家”、“真正的民主”等等,从根本上说来,都是属于统治阶级的,都是为了统治阶级的根本利益服务的。因此,任何一个政权,是西式民主的,还是东式民主的,倾向都只有一个,就是建立这个政权的统治阶级。


美国,政权是属于美国资产阶级的;在英国,政权是属于英国资产阶级的;在日本,政权是属于日本资产阶级的。这一点,无论他们怎么掩饰,也无法改变。


所以,“狼行天下”的第一个问题很容易回答:


西式民主国家是资产阶级建立的,它是为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服务的。


其次,“百姓还是财团势力”,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从我们所受的教育来说,似乎“百姓”和“财团势力”当然是对立的,而且这种对立是尖锐的,是不可调和的。20年前,我还看报纸说西方国家的阶级斗争并没有消失,每年还有成千上万的罢工运动。但是,如果我们再深入地思考一下,就会发现西方国家的社会状况已经和我们传统的认识有了很大的不同。


毋庸置疑,西方国家的经济和社会资源大部分——也可以说最重要的部分——都掌握在财团的手中,因为西方国家是为资产阶级利益服务的。但是西方社会发展到今天——其实也不识字今天始,从战后甚至更早就开始了,为了社会的和谐稳定,国家的长治久安,资产阶级被迫通过国家和社会的资源分配与再分配,向无产阶级让渡一部分资源,以扩大和巩固自己的统治基础。


例如差点儿完蛋的通用汽车,其一线产业工人的福利待遇就高得惊人,甚至成了拖垮企业的一个累赘。而通用之类大企业的重组,还要看工会的颜色。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任何一个社会都会存在贫富差距,而权利肯定会集中在富者手中,这是普遍的现象。但是为了巩固政权的基础,就必须扩大政权所有者的拥护者,即增强政权存在的合法性。换句话说,你不让社会中大多数人生活不断改善,你的宝座就坐不长。而社会中的大多数人始终是收入在平均线以下的人——这一点在北欧也是一样的,这是个统计学的基本现象,这一大部分人对不公正的感受最敏感,因此,为了巩固政权,就一定要让他们满意。


所以,有人说中国消灭了地主,美国消灭了贫农。看似笑话,其实反映出的道理是一样的:拼命扩大统治基础。


所以,第二个问题的回答是:财团,但必须考虑百姓。


第三个问题是百姓的选票是否能真正体现民意。我说不一定。


打个比方吧,你吃饭时只有两种选择:麦当劳和肯德基,你左思右想,选择了麦当劳。你很喜欢麦当劳吗?不是。你最喜欢炸酱面,但是没有。所以退而求其次,该吃麦当劳,因为你更不喜欢肯德基。


道理是一样的。可能选出来的这个总统并不是你心目中的好政治家,但起码你可以接受——和另外那个家伙比起来。


而如果只有肯德基,那你一天三顿都是它,是不是更糟糕呢?现在至少有麦当劳,肯德基在这种压力下也会去想想自己什么地方不如竞争对手。


因此,没有选择固然不必费脑子,而选择越多越不自由,但总体上看,还是有选择比没选择好。


所以,对第三个问题的回答是,从长期看,选票是最能表达民意的方式。


第四个问题:美国的战略——或者叫国家行为,是否都体现民主。


不一定。


有些人总是习惯性地把民主和集中对立起来,认为民主效率低,耽误事。的确,民主在决策上确实花费的时间比较长,但是我们也没看到美国和欧洲耽误了什么事啊?当然,不同的声音也有,西方国家从办奥运会到登月,每次花钱的事总有人反对,但是不也都办成了吗?


那么,是不是说美国做这些事就不民主了呢?是的。美国肯定有不民主的地方。从干涉中国内战到韩战越战海湾战,国内都一直有人质疑。


既然如此,美国的民主制度价值何在呢?就在于民主制度的监督机制,可以保证国家不会偏离正确的中心线太远。这种民主制度下才可能获得保证的“纠错机制”,是迄今为止任何其他制度都不具备的。


所以,对第四个问题的回答是:美国也有很多不民主的国家行为,但总体上说,他的国家战略确保了美国的霸权地位,也确保了美国人民的富裕且有尊严的生活。


第五个问题,民主的真意是不是“对内实行‘民主’,对外强权霸权”?


其实这个问题不成立,因为民主就是对内的,对外的民主不过是因为一个国家或一个集团没有力量统治整个国际关系体系才采取的手段而已。


我们都知道没有超越民族利益的国家,那么国家的职责之一就是维护民族利益。这就决定了在国家关系中不可能有持久的真正的民主。


那么对内呢?其实也可以没有。但是刚才我们说过,如果社会大部分人——也就是民族的大部分成员——的利益长期得不到满足和保障,政权就危险了。所以统治阶级不得不作出让步,以维持自己的统治。


所以,对第五个问题的回答是:对内如何、对外如何都不是所谓民主的真意。因为没有人能够先去设计出一个政权组织体系,然后按部就班地去对内如何、对外如何。


民主的真意就是一套健全的民意表达和监督制度。


第六个问题:一个国家的发展,一个民族的崛起,是靠改变一下体系构成和制度,就能完成的吗?


我还是不清楚“体系构成”是什么,这里就只回答“制度”吧。


还是不一定。


一个国家要通过制度革新来崛起,需要有三个条件:一是本来就具备一定的国力,秦可以变法图强,中山就不行,国力太差;二是要当机立断,不能犹疑,清末就是一个例子;三是一旦开始,必须坚持到底,只作一半和不作一样,北宋和清末都是如此。


形势发展到了必须要改变制度的程度,必然是痛苦的,也意味着改变需要付出极大的社会成本,所以,没有一个国家能靠“改变一下”就获得发展。


所以,对第六个问题的回答是:不是。但正因为如此,必须抓紧。没有那个先进国家会像龟兔赛跑里的兔子那么傻。


最后一个问题:目前的西式民主真的健全发达吗?


这个太好回答了:肯定不是健全的,但是发达的。套用一下帝国主义分子的话说,这不是最好的制度,但肯定不是最坏的制度。


本文内容于 2009-7-14 17:43:47 被远东少校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