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外长威胁:中国若不放人力拓间谍将遭制裁!

澳洲外长威胁:中国若不放人力拓间谍将遭制裁!


军事网 XINJUNSHI.COM 编辑:anky 发布时间:2009-7-14 9:30:07



推荐:英文军事网站 日文军事网站 台湾军事网站 111 最热辣的10个中文美图网站


中国拘留涉嫌窃密的力拓员工的消息在澳大利亚国内引起了震动。澳外长史密斯连续数日指责中国,称中国的保密法把澳大利亚“搞糊涂了”,并且威胁称,此举将伤害国际上对中国的商业信心。澳大利亚媒体和反对派也齐声合唱,质疑中国“乱抓人”。


《环球时报》报道,力拓驻上海办事处首席代表胡士泰,作为被拘4名力拓员工中唯一一名澳大利亚公民,成了澳媒体上最热的新闻人物。他的澳大利亚支持者甚至称赞他是“贸易英雄”,要中国撤销对他所有的“不合理指控”,而在中国网站和媒体上,有人用“内奸”一词称呼他。


澳总理陆克文10日拒绝了反对派领导人特恩布尔要他打电话给中国领导人要求释放胡士泰的要求。陆克文说,现在不是煽动情绪,在国内争取政治得分的时候,而应冷静地、有条不紊地处理这一非常困难的领事案件。而特恩布尔11日再次在议会轰陆克文,他说:“胡士泰是我们的澳大利亚同胞,而他在中国却被剥夺了基本的人权,作为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应该立即向中国提出交涉”。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江涌表示,每个国家在捍卫自己的安全和利益的时候都是毫不含糊的。中国不应太在意外界的质疑,应该继续依照中国的法律办案。


前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副会长周世俭说,西方国家搞情报搞得大摇大摆,抓“间谍”抓得理直气壮,轮到中国抓一个真间谍,他们立刻就跳起来,老虎屁股摸不得。“中国这次绝不能向外部压力屈服,今后也一样,必须实事求是,只要是间谍,别管哪国人,该抓就抓。”周世俭说。


相关:澳大利亚再次就力拓间谍门召见中国大使


澳大利亚外交部13日再次召见中国驻澳大利亚代理大使,要求他通报在中国因受到间谍指控而被捕的力拓驻上海办事处首席代表、澳大利亚公民胡士泰的情况和具体的指控。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胡士泰因间谍罪指控在中国被捕,澳大利亚政府一开始采取了在幕后与中国沟通的做法。但是,当地媒体和反对党要求政府采取强硬和有效行动的公开呼吁,使工党的陆克文政府在澳大利亚国内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


尽管政府仍然强调应该采取冷静和循序渐进的方法,但也不得不提高它与中国交涉的姿态。一周内二次召见中国大使显示出澳大利亚政府在这一事件中的无奈与困扰,以及将提升交涉的姿态。


澳大利亚媒体的报道基本遵循事件的发展进行,并未进行炒作。当然,从第一天的报道就强调胡士泰的无辜。


这基本上是澳大利亚媒体一贯的方式,当澳大利亚公民在海外遇到麻烦时,媒体都是“同情” 澳大利亚公民,特别是这些麻烦发生在非西方国家,比如澳大利亚人在东南亚国家贩毒被判死刑,澳大利亚政府和媒体同声反对。


澳大利亚的一些法律和外交方面的专家指出,中国和澳大利亚在间谍罪,以及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方面在法律上有不同的解释。在中国,国家的商业利益和国家安全是联系起来的,窃取商业机密,损害到国家的商业利益,就是损害了国家安全。


澳大利亚政府强调,胡士泰的被捕和中铝在力拓曾股受挫没有联系。实际上,根据当地的媒体报道,中国安全部门对胡士泰的调查在中铝曾股行动前就已经开始。


但是,现在有专家认为,澳中关系其实并不顺利,胡士泰的被捕,导火线可能是之前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首先是陆克文会见达赖喇嘛;而后政府今年的国防白皮书把中国列为澳大利亚的战略威胁;接下来是中铝增股力拓受阻。


在中铝的增股行动中,当地媒体和一些政客每当提到中国,就会以共产党中国相称,而力拓和比拓的铁矿资产合并的协议并没有受媒体和政客的反对,尽管比拓也是外国公司,不过是英国公司。


在今年64纪念日时,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是唯一的一个活跃在世界舞台上政治领袖,在议会中谴责中国当年的行为。另一个招致中国不满的,是不久前,澳大利亚的一个议会代表团到印度给达赖喇嘛祝寿,虽说不是政府的代表团,但由执政的工党议员为团长。


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在2007年当选执政时,中国的媒体都称其为中国通,有中国情节。当时我曾在BBC综合报道中指出,会讲中文未必是中国通,更不等于亲中。相反,为了给自己树立形像,在中国问题上或许会有不同于他人的做法。


澳大利亚前工党总理基廷在不久前指出,陆克文不应该把中国看作是一个威胁。一个有影响力的智囊机构也指出,陆克文政府应该制定明确和长期的对华政策,不应该象目前这样,没有明确的政策,随机和遇事而定。


陆克文13日已经返回澳大利亚,反对党要他拿起电话,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通话。在这点上,陆克文应该知道中国人有关面子的哲学,去谈一个不能有成果的问题,在选民面前是很没有面子的。


相关:数十中国钢企“机密”藏身力拓电脑


力拓间谍门这根线头,或将牵出更多秘闻。有内部知情人士昨日(13日)透露,被有关部门带走的力拓上海办公室办公电脑已被 “拿下”——数十家与力拓签有长协合同的钢企资料藏身电脑。这些资料涉及了企业详细的采购计划、原料库存、生产安排等数据,甚至连有的大型钢企每月的钢铁产量、销售情况也非常明晰。


“(力拓)对中国钢厂的情况了如指掌”,该知情人士表示。“矿山甚至比有些企业的老总更了解他们的公司。”有跟矿山交往密切的人士也说道。


当记者昨日就此信息向上海市国家安全局方面求证时,上海国安局并没有正面回应该问题,有关人士只是表示,“此案正在依法审查,有结果会公开发布。”


作为矿山方的同一利益联盟,尽管目前深处“窃密门”事件的主角是力拓一家,但中投能源首席研究员姜谦指出,“'窃密门’未来可能会牵扯到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


矿山“打点”具体业务人员


据悉,被警方带走的力拓办公电脑中对我国各钢企的技术分析非常详细,各生产流程的参数也非常准确。“不像是推测出来的。”前述知情人士表示。


“在我们公司,能知道原料库存、生产安排、销售情况等细节的人不超过10个。”13日,河北钢企相关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矿山能够掌握这些企业机密,可能早已买通相关企业的具体生产经营人士。


“矿山对钢铁企业很多内幕的掌握可能更多来自钢企具体的业务人员。”有业内人士表示,以目前涉案的谭以新来看,虽然胡谭私交很好,但谭在首钢身居高位,最多是透露铁矿石谈判的一些细节,不可能自降身份把首钢的生产经营信息等细节都提供给胡士泰,矿山更有可能通过具体部门的人员了解这些资料。


钢铁业资深人士告诉记者,由于矿山企业在招聘时突出“有在大型钢铁企业工作经验”的细节,矿山企业中很多员工原本就是中方钢企的中高层职员,对于钢企的生产情况自然了然于胸;即便是新近的生产销售情况,他们通过一些人脉关系也能够轻易取得。“矿山通过'内鬼’掌握钢企信息并非不可能。”


不仅如此,矿山企业“以客户为中心”的销售策略在实际工作中也得以最大限度地体现。通过百度搜索胡士泰的一些行程可以发现,胡士泰几乎每个月都与下属一起到钢厂考察,这其中不仅包括宝钢、首钢、莱钢等钢企巨头,也包括新钢、萍钢、敬业等中小钢铁企业。而只要胡士泰到访,各企业的董事长、总经理一定会出面隆重接待,有中型钢企甚至在胡士泰到访后表示:(与力拓合作)为集团向国际化钢铁企业迈进奠定了坚实基础。

“胡士泰出面是为建立高层联系,具体细节由下属接着沟通。”上述河北钢企人士告诉记者,矿山几乎每个月都会来人拜访,电话更是每周都有。但他认为沟通的内容多为基本的生产情况,有时候也涉及一些铁矿石的内容,但多为公开的信息。“至少我没有泄露跟生产经营有关的企业机密。”


此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有业内人士也透露,矿山企业和钢铁企业的 “感情沟通”非常紧密,除正常的“业务提成”外,很多矿山逢年过节都会对相关人员进行必要的打点。“这种打点不仅针对中高层,对涉及具体业务的中层人士也不放松。”


另两大巨头能否独善其身?


作为“铁矿石三巨头”的另外两方,尽管目前力拓的案子并未扩大化,但种种迹象表明两巨头或许也难独善其身。


“从交易的动机来看,三巨头属同一利益联盟,力拓也不至于自己独自去冒(窃密门)风险,而让另外两家来坐享其成。因此,'窃密门’未来牵扯到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也有可能。”姜谦认为,“内鬼”和商业贿赂已经成为钢铁行业的“潜规则”,既然力拓涉嫌运用这些规则为己谋利,当然也就不能排除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也在复制交易。


虽然尚没有证据表明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也掌握了中国钢企 “内鬼”,但必和必拓去年奥运会期间高规格招待包括某大型国有钢企在内的中国钢企的行为曾在业内引发巨大争议,必和必拓自称“沟通感情”的行为也被指责为商业贿赂。


“尽管是分开谈判,但矿山在谈判之前都有沟通。”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按照此前的铁矿石首发价原则,谈判任一方先达成协议,即为当年的首发价,其余各方均遵照执行,这实际上将三大矿山捆绑为一个利益共同体。


该人士认为,已经决定与力拓合作的必和必拓一定了解并可能参与了力拓的行为,在传出联合的传闻之后,“两拓”一直“走得非常近”,近期的表态也几乎是同一个声音。有媒体报道说,自6月中下旬开始,力拓和必和必拓几乎同时以违反供应合约为由向中国钢铁业提出了“索赔”要求,索赔金额也“惊人一致”地为90多亿美元。


“三大矿山的关系相当于行动一致人,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有法律专家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虽然没有最终授权,但三大矿企任何一方进行的铁矿石谈判实际上都是在代表三方同时进行。该人士认为,力拓不会代表另两方冒险单独行事,另两方也不可能干净地置身事外。但记者昨天分别致电上述两公司时,相关人员均表示“不知情”。


“一旦搜查,(必和必拓、淡水河谷)逃脱不了干系。”7月13日,有钢铁权威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唯一的疑问是中方什么时候介入。


澳方多次表示希望尽快结案


同样关心案件进展的还有澳大利亚相关部门。昨天,有媒体报道称澳大利亚外交部长StephenSmith表示,澳大利亚外交外贸部的官员们周一召见了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要求中国方面通报更多中国国家安全部门拘留力拓澳大利亚籍雇员胡士泰的细节。


据悉,自胡士泰涉案以来,澳大利亚外交外贸部已经先后三次对话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澳大利亚驻京大使馆人士昨日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证实了上述约见,该人士透露,StephenSmith是希望胡士泰案能够迅速结案。


此前,StephenSmith已经在不同场合多次发表 “希望北京方面迅速解决此案”的讲话。


不过,“胡士泰案件很难快速结案。”北京理工大学经济系教授胡星斗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胡士泰案件目前只是发现了首钢谭以新等一部分线索,往下还会有更多的钢企牵涉其中,也会有更多的人被调查,“案件肯定还需要经过相当长时间的缜密调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