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东京!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出兵朝鲜(二)

shenjun666888 收藏 5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2.html


第四十六章 出兵朝鲜(二)

1

“妈的,小日本欺人太甚!”华强的同事边看新闻边骂道,“中国就这样甘受其辱吗?”

华强摇摇头,合上刚买回来的《孙子兵法》,道:“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

“什么意思?”同事问道。

“你上次不是说日本主属性是水吗?日本是一个岛国,四面环海,有让美国都心悸的强大海军力量。想当年二战前期,在太平洋战场上把美国打得落花流水。可是日本历史上从来没有过一支像样的陆军装甲力量。1939年日苏诺门坎战役,日军一败涂地。现在的情况也是一样,日军的海上军事力量世界排名第二,几乎可以和美国平起平坐,可是它的陆军与超强大的中国陆军不能相比。五行中土克水,所以中国应该用陆军打击狂妄的日军。”

“有道理有道理。”同事点点头,“在什么地方和小日本干呢?”

“如果我想的没有错的话,应该是——朝鲜。”

2

华强预料的一点没有错。

就在日军杀气腾腾开往台北的路上,中国应朝鲜流亡政府的要求,援朝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了鸭绿江。

中国庞大的装甲部队突然出现在朝鲜土地上,空陆军互相配合,铁流所指,无坚不摧。日军临时拼凑的一道道防线被毫不留情地踏平,他们除了被歼灭,就剩剖腹自杀这一条路了。

3

怎么办?

现在摆在日军面前有两条路:

1.从朝鲜撤退。

2.增兵朝鲜。

大本营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商量对策。

会议刚一开始,几乎所有参与的人都神色亢奋、满脸充血,强烈要求增兵朝鲜,痛击嚣张的支那人,展示帝国的雄威。

“大家要看到目前的形势,朝鲜战场对我们很是不利……”

“可是,一旦从朝鲜撤军,就是向低贱的支那人示弱,我帝国颜面何存!”

有人已经抽出军刀,准备当场剖腹。


会议已经没有再讨论下去的余地,也不可能再讨论下去了,大本营决定继续增兵朝鲜。

参与会议的人一个个满脸杀气地离开会场,只剩下主持人一个留在空荡荡的房间。过了一会,他给德仁打了一个电话:

“天皇陛下,恕我直言,我们已经输掉了这场战争……”

4

平壤

中国对日宣战以后,刘奥运等一干北京电视台的记者一直滞留在朝鲜,一言一行都在日军严密地监控下,工作无法开展。和刘奥运命运一样的是中国援朝医疗队,柳惠敏所在的医院亦被日军监视,只许医治朝鲜平民,不许接收朝鲜军人。


柳惠敏正在医院忙碌,几个人背进来一个伤号。

“大夫,求求你救救他吧,晚了恐怕不行了。”

柳惠敏掀开受伤者的衣服。

枪伤。

柳惠敏愣了一下,道:“你先等等,我问问院长。”

柳惠敏跑到院长室,向院长汇报伤员的情况。

“这——”院长很是为难,“他们明显是朝鲜流散的军人,肯定是在袭击日军时受的伤。日本人已经明确告诉我们了,不能接治朝鲜军人。日本人我们惹不起呀,前院长就已经被他们杀害了。”

“可是他再不医治会流血过多死掉的……”柳惠敏着急地说。

“但万一被日本人发现,我们又会有危险了。”

柳惠敏想想,道:“没有事,我男朋友是记者,要是日本人再敢乱来,我就让他报道出去。”

“哈哈,小姑娘,你太天真了,”院长惨笑道,“日本人会害怕舆论?金丽贤事件可是在全世界引起了轩然大波,日本人害怕了吗?那几个杀害金丽贤的畜生现在不还是活得好好的,我们又有什么办法?”

柳惠敏无语了,大大的眼睛里蓄满泪水,一颗颗洒在朝鲜饱经蹂躏的土地上。

5

“唉,痛心呀,一个医生居然连救死扶伤的本职都不让做了。再说,我们就是留下他,又拿什么医治他呢,几乎所有的药品都被那些畜生抢走了,包括你们从中国带来的药品。”院长老泪纵横,摘下眼镜不停擦拭。

柳惠敏试探地问:“你是说可以留下他了……”

“走,我们去看看。”院长起身道。

来到医院外,看见那几个人正把伤员往外背,柳惠敏叫道:“不要走,我们院长同意留下他了。”

几个人停下脚步,一个人转过身,对柳惠敏摇摇头:“谢谢你医生,已经不用了……”言毕,步伐沉重的走了,留给柳惠敏几个悲壮的背影。

“啊……”柳惠敏捂住了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6

“宝贝,你怎么了?”

柳惠敏抬头一看,刘奥运不知道什么时间跑到医院来了。

柳惠敏摇摇头:“没有事。”

刘奥运来到柳惠敏身旁,给她擦着眼泪:“到底怎么啦?”

柳惠敏将刚才发生的事讲给了刘奥运。

“妈的小日本,猖狂不了几天了,中国军队已经攻入朝鲜,估计很快就会解放平壤的。”

“真的吗?太好了。”柳惠敏抬起泪眼,面露喜悦。回头对大家喊道:“好消息,中国军队马上就要解放平壤了!”

“喔——”在恐怖的环境中压抑了太久,听到这个消息,所有的人都高兴地大叫起来。


“叫什么!”伴随着一声枪响,外面传来一声怪叫。

7

一队日本兵赶到医院。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用朝鲜语叫道:“刚才你们叫什么?”

所有的人都哑然无语。

日本军官看了一圈,道:“刚才我们得到情报,有一个受伤的朝鲜士兵跑到你们医院来了,有这回事吗?”

下面依旧鸦雀无声。

“到底有没有!有几个朝鲜士兵刚刚偷袭了我们,被打伤之后逃走了。谁要是敢包庇他——”军官一挥手,后面的士兵刷地端起了一排枪。

“他说的是什么?”刘奥运小声地问柳惠敏。

“嘘——”柳惠敏慌忙阻止。所有的人都没有吱声,刘奥运这一嗓子很是吓人。

可是已经晚了,日军军官已经把目光转到刘奥运身上。

“你——过来。”军官指着刘奥运道。

“你说的是什么鸟语,老子听不懂!”刘奥运用汉语回道。

军官回头看着一个士兵:“他说的是支那语言吗?你翻译一下。”

那士兵看看刘奥运,又看看军官,吱吱唔唔道:“他说他听不懂你说的话。”

“问问他有没有朝鲜士兵进入医院。”

会汉语的士兵马上翻译给刘奥运听。

“来了是来了,可是马上就死了,他们又背走了。”刘奥运答道。

“你说的是真的?”

“老子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会骗你这些小鬼子不成?”

“他说什么?”军官问。

会汉语的士兵一脸窘态:“他、他在骂我们。”

军官脸上立刻阴云密布,他慢慢走到刘奥运身边,拔出手枪,抵着刘奥运的头。

旁边的医生护士一阵压抑地惊呼,柳惠敏吓得几乎站立不稳,被旁边的一个护士扶住。

“哼哼,”军官狞笑道,“跪下,说一句‘支那人是猪’,我就不打死你。”

“呵呵,”刘奥运微笑道,“日本鬼子是猪——不对,骂你们是猪,天下的猪会不愿意的,你们连猪都不如。”

会汉语的士兵看着刘奥运正气凛然的模样,居然吓得不敢翻译。

“跪下!”军官咆哮道。旁边的士兵忙翻译出来。

刘奥运停了一会,腿微微下趋,军官一脸得意。

谁知刘奥运看准一个空档,抬起一脚,对着军官当胸跺去。日本军官一点没有防备,一下子仰面摔倒在地。

“妈的,让老子给你跪下,你他奶奶的还承受不起。”

后面的士兵大吃一惊,他们没有想到枪口下的中国人会来这一招。回过神之后,所有的枪都对准了刘奥运。

“别开枪——”地上的军官叫道。他狼狈地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有骨气,不错,我就敬佩有骨气的人。如果你真的给我跪下了,我反而会打死你的。不过,胆敢踢我,我是不会轻饶你的。”军官把目光转到士兵身上,命令道:“把这个支那人抓住,抓紧。”

几个士兵放下枪,跑过来抓牢刘奥运。

军官抓起一支长枪,用枪托对着刘奥运的嘴砸去,一下子打得刘奥运满嘴鲜血,一颗牙飞了出去。

“低贱的支那人,不被征服是不会老实的。”

刘奥运虽听不懂那厮说的何意,但是可以猜出一二,他吐出一口鲜血,笑道:“中国军队已经出现在朝鲜的土地上,马上就会灭了你们的,哈哈……”

军官又一枪托打过去:“叫你嘴硬。”

刘奥运的嘴被打得血肉模糊,兀自不清不楚地叫着。

军官得意地看了一会自己的战利品,然后转回身,对着所有的医务人员叫道:“谁要是敢私自接收朝鲜军人,立即处死!”言毕对抓住刘奥运的士兵道:“放了他。”

几个士兵松开手,刘奥运摇摇晃晃好像站立不住,柳惠敏忙跑过去扶住他。

军官带人刚要走,一回头看见了柳惠敏楚楚动人的样子,眼里射出一道异样的阴光。

8

日军走了,大家忙把刘奥运扶到病床上,处理他受伤的嘴。柳惠敏不停在一旁哭泣。

忙了半天,处理好了,大家都自觉散开,只剩柳惠敏陪着。刘奥运的嘴缠上了纱布,说不出话来,他朝柳惠敏勾勾手指,柳惠敏坐了过来。刘奥运拉着她的手,在她的手心里写道:宝贝原谅我,现在不能吻你了。

柳惠敏刚刚止住的泪水又汹涌而出:“你何必逞英雄呢,你知道今天多危险吗?打你的人我认出来了,就是杀害金丽贤的家伙。”

刘奥运一听,满面怒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