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乱象非民主之过

欢乐中国年 收藏 0 128
导读:台湾思考“台湾2008年代表字大选活动”日前揭晓,“乱”字拔得头筹。成为台湾今年最具民意基础的代表字。

台湾的乱局不是08年才有的,但是08年由于台湾政治格局改变,以及陈水扁案件生发出来的种种事件,蓝绿对立进一步尖锐,社会分裂,经济下滑等等,整个社会都给人“怎一个乱字了得”的感觉。

回顾台湾民主二十年,应该说,它的转型总体上是平和的,开始转型后一直到2000年以前,仍然保持着经济的持续增长。然而自2000年政党轮替以后,持续高企的失业率,低迷的经济,不断恶化的选举风气、逐渐扩大的贫富差距,使得人们开始质疑台湾地区民主政治的品质,并把一系列乱象的原因归之于民主。

乱象丛生,说明台湾确实处在困境之中。令台湾陷入困境的原因很多,但究其根源,不在民主本身,而是由地域进而“国家认同”的族群问题:本土或者外省,蓝色或者绿色。这样的族群意识,自然会被善于操弄的野心家所大加利用和故意操弄操纵,变得逐渐尖锐对立。因此民粹政治当道,黑金政治随着肆无忌惮。

关于民粹主义,对从历史到现代的各种民粹主义,有各种不同的解释。在现代台湾,民粹主义基本就是指政治人物操弄民意,故意挑起族群对立,割裂社会,从而达到自己政治目的一种政治策略。


台湾的民主进程之所以在2000年政党轮替以后就开始变得艰难,社会经济倒退,乱象丛生,问题并不在政党轮替本身,而是在政党轮替选举时以及之后,政治人物在族群问题上大做文章,挑起对立,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因此造成台湾族群对立,社会被割裂,导致政党和族群忙于对立斗争,民生议题被忽略,等等。

亨廷顿在分析非西方国家(地区)的选举不尽如人意的原因时曾经指出,非西方国家(地区)的选举

“ 常常诱使政治家去提出那些最能为他们带来选票的诉求,而这些诉求往往带有种族主义、宗教教义和民族主义的色彩”。亨廷顿可谓一语中的。台湾特殊的历史使得台湾政党和政治人物首先追求的是族群认同的诉求,其次才是在政策施政上的主张。

可以说,台湾的民粹主义在民主选举之前就已经存在,但是台湾的政治人物确实是利用民主选举为民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以族群问题大做文章的。

然而因此衍生的乱象并非民主本身之过。

因为民主不仅仅只是选举,如果在民主和选举之间划等号,那只是一种被化约了的民主政治。民主还需要一系列制度和措施作为保证,例如法制等等,此外很重要的,是还需要理性成熟的公民社会。

台湾在1987年解严解禁的时候,人均收入已经达到3000美元,中产阶级由此壮大,但是现在看来,台湾公民社会离成熟理性还相当远,整个社会族群尖锐对立,没有是非,只有蓝绿颜色,以颜色划线站队,互相打压,热衷追求零和游戏……如此怎么可能不乱?很难想象,一个稳定的民主政治可以建立在目前这种族群尖锐对立,社会分裂的基础上。

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是需要全体公民的公共理性的。也就是说,在民主制度下,选举的时候,选民们所考虑的不仅是对于政党、族群或地域的认同,而且还需要遵从以宪法为核心的正义原则,了解在党派、族群和个人利益之上还有一个更高的全社会的共同利益。犹如我们看到刚刚结束不久的美国大选中大多数美国公民的表现。

有次和朋友谈及台湾的民粹政治,朋友说,这是党派争取上台的策略,目前是无法消除的。这个我基本同意,无论什么政治策略和手段,只要合法,都无可非议。但是上台以后,如果是有魄力有胸襟的政治家,应该在达到目的以后,尽量地弥合族群的裂沟,促进族群融合,尽最大的可能安定社会,才有利于发展经济,从而推动社会发展进步,这才符合全社会的共同利益。

马英九上台以后,以他的对赖幸媛任命,显而易见是有想法的。但是,马英九的这个行动却在蓝绿阵营中都激起强烈反弹。这一方面说明马英九的分量不够重,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在现阶段,蓝绿双方对台湾社会的族群融合和共同利益还基本没有共识。因此马英九处于两面不讨好的尴尬地步就是必然的了。

民主社会的进步和成熟需要时间。公民社会仅仅靠教育也是不够的,需要全体公民在实践中领会、反思、进步、逐渐走向成熟。族群的融合也需要时间,需要有魄力有胸襟的政治家和逐渐成熟理性的公民社会共同努力。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从开始消除种族歧视到奥巴马上台,用了半个世纪的时间。(当然我的意思不是说台湾需要的时间也是半个世纪)

因此,从政治人物以民粹主义操弄族群问题和公民社会尚未理性成熟无法超越族群问题两方面来看,不应该把台湾的乱象诿过于民主本身,同时,对台湾的民主进程,人们仍然需要有足够的耐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