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二四、反讨伐(二)

中国老坦克 收藏 5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URL] 十七日下午,日军设在蒙江的松岗联队司令部里,松岗中佐正在大声地训斥着几个被打肿了脸的日伪军军官,其中就包括了匡义平和程斌。 日军确认五个小队的损失已经是九月十七日了,而抗联的踪迹也消失了;头道花园河方向的小队也损失惨重,只有十余人回到了补给站;其它方向的小队根本就没有发现抗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十七日下午,日军设在蒙江的松岗联队司令部里,松岗中佐正在大声地训斥着几个被打肿了脸的日伪军军官,其中就包括了匡义平和程斌。

日军确认五个小队的损失已经是九月十七日了,而抗联的踪迹也消失了;头道花园河方向的小队也损失惨重,只有十余人回到了补给站;其它方向的小队根本就没有发现抗联的踪迹,还浪费了大量弹药。不可一周的作战,松岗联队已经损失了300多人,而匡支队也损失了近200人,这还不包括非战斗减员,至于物资的消耗更是让松岗无法忍受,不可一周就消耗弹药近十五万发,尤其是伪军的弹药消耗过大,这让松岗十分恼火;而能够确认的战果只是消灭了二十六名土匪,可能消灭了五十多个,这样的战果让本来对匡义平寄予厚望的岸谷龙一郎也无法忍受了。而最坏的是到现在了,还没有弄清火龙的具体人数,连大概都无法给出来,更别说他的物资还能够支持多久了。

脾气发过了,仗还要打下去。经过与匡程两人商议,认为这次失利的主要原因是部队分的太散了,从战果来看,部队火力配备还是不错的,于是下一步计划把部队的规模扩大的中队加伪军一个连,从战场周围的痕迹判断,火龙手里能作战的人员不会超过一百五十人,对于这种规模的部队他是无法一次打掉的。另外松岗及时把失利的消息通报其它各路讨伐队,并希望各路都能集中兵力,以免被敌各个击破。

正在松岗开会之际,一个电话打过来让松岗的脸上冒出了冷汗。原来小山中队的补给点遭到攻击,并已经被敌占领,如果不是去领取物资的小队发现估计要到三天后再次运送物资才能发现。据该小队报告,留守人员全部玉碎;储备的物资弹药及武器装备(包括战车上的武器和补给站的自行车和摩托车)全部遗失;工事有多处被炸开,阵亡人员中多人死因不明(身上无伤痕,怀疑是中毒);从战场痕迹分析敌方参战人员只有不超过七十人;从尸体状态分析战斗是在十五日夜间发生的。


事情还要从十四日晚上消灭日军那两个小队说起。

控制了所有敌人之后,党育明立刻带人打扫战场,并要求战士特别注意敌人的榴弹,一旦发现有不同于普通榴弹的立刻报告。果然,在打扫战场的过程中,发现了一百发化学弹和近二百发照明弹,五十来发烟幕弹。由于有了这批化学弹,党育明决定打敌人的补给站。于是命令零号营地和一号营地部队立刻向指定位置出发,并把俘虏带过去;伤员转移到较隐蔽一号营地,留下一个班照顾;营地的物资就地坚壁;一队派出四个班,把部分物资和五个伤员,七具烈士遗体运到基地,然后护送后勤的二十个人、马匹和自行车携带两门九零迫击炮和弹药到指定地点待命,以便运送物资。

安排好后,党育明带上部队,押着俘虏向敌补给站方向出发。

经过九个多小时的行军,队伍终于到达了青龙河边。安顿下来之后,党育明安排了两个班去侦察敌人的补给站的情况,其他人开始审讯俘虏。随后各部陆续到达。一队除派回基地的四个班还有二十人,三队除一个班留守一号营地,还有十八人,四队还有三十五人,五队一共只有十五人,炮队二十二人都在,直属队还有十八人,还带着一百多俘虏。党育明计划是在打下补给站后再动员伪军战俘反正,但是现在看这么多日本俘虏,打算也动员一些日军加入自己的队伍。

傍晚时分,基地的队伍也到了,还带了一些马匹和自行车。时间不长,侦察分队也派人回来,报告了日军补给站的情况。

补给站在河北面,在部队现在位置西北约三公里;蒙江县城二十公里左右,距龙湾基地约五公里;如果敌人从蒙江发援兵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到达;周围五公里范围内没有发现有敌人的踪迹;下午有一个补给车队向补给站运了一批物资;初步判断,补给站驻有日军一百二十人,伪军一百余人;重火器包括两门九二步兵炮,两挺九二重机枪,八挺机枪,一辆坦克;另外还看到十多辆履带车辆,十多辆三轮摩托车,十辆自行车;补给站占地四百米见方,外围有一圈两米多深两米宽的壕沟,沟里有半米多深的水,水里据判断应该有钉子之类的东西;壕沟里面三十米左右有一道战壕,在壕沟四个角各有一个十米高的木制岗楼,架有探照灯;敌人在补给站西侧搭了一些帐篷;发现有六到十条狼狗,没有发现有马匹;敌电台在补给站西南角的战壕里;敌人的防备并不严密,白天观察发现,岗哨主要是伪军;坦克的位置在补给站东南角,距壕沟五百米左右;壕沟外侧五十米内的树都被放倒了;据观察敌人装备有大量的自动火器。

党育明把各队队长叫来,交待清楚情况之后,要求各人提出打法。黄海峰认为不应该打,因为敌人的那辆坦克挺麻烦,王立平等人没有吱声,都笑了;陈林清认为应该四处开花;王立平建议用毒气弹解决问题;文小力提出还是摸哨,只是那几条狗比较麻烦,可以用加消音器的武器解决;韩清认为应该炮火开路,直接强攻;丁文山同意王立平的建议,认为这些弹药不用保管还是麻烦。随后各人都把自己的方案在简易地图上演示了一下,陈林清的方案直接被否了;文小力的方案大家认为不把握,而且影响化学弹的使用;韩清的方案,大家认为一是太费弹药,还有个问题是动静实在太大,一旦蒙江的敌人增援就麻烦了。经过推演,认为可以采用王立平的方案,唯一担心的是如果鬼子也打化学弹怎么办。

党育明考虑后认为还是采用王立平的方案,但是要先把敌人晚上的位置弄清楚。于是决定当晚先不行动,待确定敌人位置后再定计划。

经过侦察分队观察,基本确认,敌四个岗楼上各有两个日军,各配一挺机枪;坦克上的两名日军在坦克边的一个小帐篷里;战壕里的机枪阵地只有两个里面有人,而炮阵地则根本就没有人值班,只是在堆放物资的地方有两个日军游动哨;补给站大门两侧的沙包阵地上,有伪军一个班,配有一挺机枪;其余的敌人都在帐篷里休息;怀疑敌人这里有电话通往蒙江县;敌人电台始终有人值守。

得到侦察分队的报告,党育明召集各队长布置战斗任务:“一队负责在补给站以东北三公里处设置阻击阵地,坚决不让敌人接近补给站;五队在补给站以西设立阻击阵地;炮队一门九零迫击炮专门负责打电台,开打后第一时间一定要打掉其电台电线,其余迫击炮分别打击敌营房和机枪阵地;二零炮负责打击敌坦克;三队和四队抽调最好的掷弹筒手,待敌炮楼被打掉之后,迅速接近壕沟,把所有的毒气弹都打出去,这个由文小力你亲自指挥;毒气弹打出去后所有的炮火集中打击大门口的沙包阵地;毒气弹打出后三分钟直属队三队四队冲锋,由狙击手和机枪手掩护,力争以最短的时间解决战斗,炮楼由狙击手负责。三队四队解决问题后后勤队马上开始转运物资。炮兵需要注意的是不要把炮弹打到物资堆集处,那里看到有一些油桶。另外打的时候那些探照灯尽量保存下来,不然一会儿我们要摸黑干活了。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能确认敌人没有布雷吗?”

“经侦察,可以确认其大门方向正面没有布雷,其它方向不好说,所以各部一定要小心,不要从其它方向进攻。另外怀疑敌人设置了电起爆炸药,各班一旦发现地面有可疑痕迹一定要报告。”

当晚九时许,各队就位,党育明则盯在了炮队,并亲自拿了一具火箭筒。

九时三十分,突然三队有人报告发现有个地方的土被挖过,文小力去看过之后决定先排除再说,于是迅速地挖开了浮土,果然发现了预埋的两箱炸药,而且有导线延伸到战壕方向。排除这个大炸弹后,文小力向党育明汇报了发现的情况。

这时,突然补给站西南不远的地方方向升起一颗信号弹,随后五队报告有人触发了信号雷。奇怪的是日军方面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用探照灯照了一下就不再理会了。

九点四十分,随着党育明的命令,迫击炮首先开火,随后狙击手也打掉了岗楼上的敌人。一时间敌人乱成一团,掷弹筒不停地向敌人倾泻着毒气弹,几分钟后坦克动了起来,这时二零炮开火了,党育明的火箭筒也向可怜的九五坦克打出了致命的火箭弹。九点五十分,三队和四队冲进敌补给站时已经没有能几个抵抗的敌人了,少数几个带上防毒面具的日军也被炮弹打倒在地。

枪声一停,党育明立刻带着后勤人员冲进了补给站,看到六十多个日军和五十多个伪军以及二十多个衣衫褴缕的人已经被捆在了一块空场上。没有理会俘虏,党育明直接冲到敌人的车场,这才发现那些履带车居然前面在一个轮子,个头也很小,这个东西他以前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是什么。上面没有武装,在车的后半部有个车厢,应该是装货的。驾驶员坐在前轮后面的一个凹陷处,身前有个车把,应该和摩托没有什么区别,而且每台车后面还有一个两个轮子的小拖车。随后又检查了一下那辆被摧毁的坦克,乘员已经死了,好在没有起火。随后命令四队和后勤人员马上开始转移物资;一队留下四个班监视公路,其它人过来一起搬运物资;三队突击审讯俘虏;炮队和后勤一起把物资运回基地;直属队负责拆卸补给站内的各种设施,包括铁丝网、电线、电台、发电机以及那辆坦克。由于道路原因那南坦克弄回去也没有什么作用,还不如拆了回去看看哪些东西能用,这样还能省不少油。

后勤的几个人试了一下,那几个摩托还真挺容易操作的,而且往后斗里面装上八九百斤,再带个装了九百多斤东西的小车跑起来一点困难都没有,于是决定把这些车都用上,由于补给站的东西比较多,党育明告诉后勤部,先抢运文件、电台、油料、药品和弹药,然后是发电机、坦克上拆下来的东西(包括钢板和所有钢制部件)、火炮,最后才是给养和其它物资。

不到四十分钟,那些履带式小车就回来了,又装满了物资,赵海平告诉党育明,这些小车是德国货,装上四百公斤东西,再拖上一个装了五百公斤物资的拖车还可以上大坡,这样一来坦克就不用拆的很碎,只要大分解就可以了,坦克发动机和变速箱也都可以拉回去。由于有了十三辆半履带车,一次就可以把这些坦克上拆下来的东西都拉回去。

不长时间,文小力也过来报告审俘结果,原来这里一共驻有日军一百三十一人,伪军一百一十三人,苦力三十人,配备有坦克一辆,九零迫击炮两门,新六零迫击炮两门(仿自八三式,射程2400米,全重十九公斤),三七速射炮两门(被侦察部队看成了九二步兵炮),掷弹筒四具,九二重机枪四挺,轻机枪十九挺;在这个补给站为九零炮储备了化学弹五百发(包括装填二苯氯胂的红弹三百发,装填光气的青弹二百发),为六零炮储备了化学弹五百发(全部分青弹),此外还为下属部队的掷弹筒装备了约一千发绿弹(苯氯乙酮)和红弹,此外还有大量的发烟弹;如果不是我军先敌攻击并用化学弹药打乱了敌人的节奏,一旦敌军用化学弹攻击我进攻部队我军将伤夜以继日惨重。由于侦察分队及时的破坏电话线和首轮攻击就打掉了敌电台天线,我方攻击的消息并未泄漏;这个补给站负责向三个小队提供补给,其中两个已经被消灭,另外一个在昨天已经完成补给,目前位置在往黄花松甸子方向前进,三天之后才会再次进行补给;当天上午,蒙江县城刚送完补给品,下次要五天之后才再过来;那些履带式摩托,还有许多新式武器都是在匡义平主持下从外国进口或研制的;补给站每天上午和晚上各与各小队联系一次,以确定其位置及状态,每天和蒙江联系一次,如果电话不通每两天和蒙江用无线电联系一次;这些进口的电台经常联系不上,日军对此极为不满;日军在小金川镇内还有一个补给站,松本大队的大队部就设在那里;敌人之所以对信号雷没有反应是由于这一周已经发生数十次信号雷自动发射的事情,所以日军已经布设了新的信号雷,而响的那个是没有回收的旧信号雷;松岗联队是换装的试点,如果成功下面日军将大规模换装;伪军中只有匡部队完成换装,另森警已经和匡部队一样统一换成7.92口径的武器,日军其它部队也计划在年内淘汰六五口径;苦力是从关内抓来的劳工和战俘,负责搬运笨重物品,不允许接触化学弹;日军各小队补给视路况恶劣情况,由自行车或履带式摩托和三轮摩托运送。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