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侃外交:中国外交的十二大失策(上)

[size=16]一、选择性的将某些主权问题如台湾、西藏、新疆问题主动国际化,授人以柄,自我矮化。


中国领导人每见外宾,必然主动提及台湾、西藏、新疆等问题,然后再三感谢别人对中国主权的支持。其实我觉得大可不必,这些地方本来就是中国的,我们该怎样处理就怎样处理,只要我们的方法符合中国的法律,符合人权的通行标准,在维护主权和保障人权上求得和谐与协调,求得当地各族百姓的理解、支持和认同,以善政换取向心力,别国支持不支持又有什么大不了呢(何况类似支持往往是口惠而实不至)?这种做法真的是授人以柄,让别国抓住中国的软肋,使得中国在别的原则和利益问题上被索取,被讨价还价,乃至宁愿吃亏也要去换取这种所谓的“支持”,不是自讨苦吃么?我们还很少见到外国领导人将自己的领土问题在外宾面前天天提起,一次次感谢别人的例子。英国会因北爱问题感谢他国么?俄罗斯会因车臣问题感谢他国么(何况台藏等地确实长期属于中国治辖,而车臣乃是苏联当初强力合并)?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同样是涉及到中国的主权和领土问题,更加迫在眉睫乃至被外国实质占领的领土我们却绝少提起,如南沙群岛、西沙群岛和钓鱼岛,政府不仅不在外国人面前说,也很少跟本国人民说,也从未见采取什么实质性的主权抗争行动,甚至大陆的民间保钓行动每每还要受到政府的阻挠,于是只好让台湾和香港的同胞去保钓,让中华民国的总统和立法会议员去保钓,这让全体华人的观感如何,是可想而知的。事实上,台藏疆问题是真正的内政问题,南沙西沙和钓鱼岛问题才是外交问题,前者根本没必要国际化,后者才有必要根据情况确定是否国际化,而且应审时度势采取实际行动维护中国的领土和主权,至少应大力支持民间的主权维护行动。


不管怎样,对台藏疆问题,今后还是不要感谢外国人为好——凭什么要感谢他们?!与其感谢外国人的支持,不如改进我们的治理政策,改进我们的纵向和横向治理结构,赢得更多的民心,让向心力远大于离心力,这样一来谁又分裂得了呢?


二、在实质的主权问题上示弱,在虚空的主权问题上示强,轻重不分。


所谓主权问题,最重要的是实质性的获得对一块土地的占有及对土地上人民的治权。舍此,都是虚的。别人的批评最多是干涉了“虚”的主权,干涉不到“实”的主权。只有当人家占了你的土地,威胁到了你的人民的生存,这才叫实实在在的侵犯了主权。但我们看到的一种奇怪的现象是,历届中国政府在“虚”的主权捍卫上十分高调,动辄批评别国干涉中国内政,并不惜采取截断经济往来自损利益的做法来捍卫这种“虚”的面子上的主权,但对别国对中国领土的实际侵占,则一直“韬光养晦,尽量不声张”,顶多喊几声多年的老调子抗议一下,就连本国百姓自费去宣示主权也尽量制止,以防与他国交恶。还有,前些年签定的某些划界条约,中国似乎还可进一步多争取些利益,我不知道当时的中国决策者和谈判人员是否尽了最大的努力???因为某国过去确是通过数个不平等条约占去的中国领土,偏偏这些领土肥沃无比,矿藏丰富,于我国今后的发展是极好的空间。我想今后再签别的划界协定时,一定要尽最大最大努力争取利益,寸土必争,特别是肥土富矿必须争到最后一刻。此外,小平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现在看来搞得不好会成为我们的一厢情愿。本来是我们的领土,还要委屈着去与别人商量共同开发,可别人一旦占着就不让,他就当是他的了,他会与我们共同开发么?你说这窝火不窝火?当然中国在主权争拗问题上肯定要冷静,要讲技巧,但该硬还是要硬,不能示弱,因为世界离一体还早,民族国家还可能长期存在,彼此的利益之争还会长期存在,这也牵涉民族感情,因此寸土必争自然是必要的。而且不仅政府要硬,更特别要注意不能限制老百姓硬,要打好民意牌,因为如果以民意为后盾,外国反而不好怪中国政府什么,他只会更心虚。


三、与专制国家交好,与民主国家交恶,自毁形象,自毁利益。


改革开放以来,国家领导人多次说过,要放弃过去以意识形态分亲疏,与所有国家和平相处。这固然是一个重大的进步,但事实上,重要的不是以意识形态分亲疏,重要的是秉持什么样的意识形态。与所有国家等距离外交固然不错,但实际上国与国交往,和人与人交往一样,怎会不带有一点感情色彩呢?意识形态就是感情色彩,意识形态与实际利益是国与国交往的两个砝码。国与国交往,肯定是首重利益,在重视利益的情况下,也要兼顾一点点意识形态,因为这牵涉人类的共同价值和人类的情感好恶。如同人与人交往,如果只顾利益,哪怕对方是个流氓恶棍,你也与他打得火热,不引来路人侧目才怪。反之,你讨厌一个高尚的朋友,你将会失去更多高尚的朋友。你既与恶棍打交道,又与高尚的朋友为敌,你就是自毁形象,自封栅栏,自毁前程,自食恶果。


观之与中国打交道最火热的,称同志加兄弟的,国家领导人见面可以三拥抱外加贴面的,不外乎是朝鲜、古巴、缅甸等几个国家。而这几个国家包括苏丹等国的当今政权,都是不顾人民死活,一味推行独裁专制,压制异议人士,弄得人民苦不堪言的政权,可中国政府就是要堂而皇之的与这些政权打得火热,不惜血本的援助他们,在报刊电视上不断渲染和他们的所谓友好关系,对这些国家的政府及领导人行为尽量给予正面宣传。这样做,说严重点,纯是存心和全世界多数国家划清界线,自毁形象。


反过来,中国又和一些全世界公认的民主国家口诛笔伐,争吵不断。比如成天指责美欧等国这不好那不好,电视上充斥着它们国家的负面消息,或者仅因接见达赖等一些实际上并非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与西方国家交恶(反正我坚持认为这没有什么了不起,他见就见吧,未必天就会塌了,西藏就因为达赖访问过一个国家就离分裂近一尺一丈了?不会吧)。而且,为什么欧美等国政府在很多外交领域的看法并不一致,但在意识形态上从来都手挽手站在一起,或者说站在中国政府的对立面,这确实值得中国政府深思。为什么我们的意识形态与他们就有那么大的差距,为什么我们的意识形态和朝鲜等国就这么接近,难道是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错了,都落后了,就只有中国、朝鲜、缅甸这些国家是对的,是先进的?确实我们应该好好想一想。我们的意识形态是否有问题,我们是否仍然在意识形态划线上没有走出老框框?我们是否有必要变一变?


实际上,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我们从来就没有认清真正的朋友是谁,真正的威胁是谁,由此造成了外交选择的诸多失误,且至今仍未完全清醒。比如,拼命的援朝援越援阿尔巴尼亚,然而投之以德获之以怨,以巨大付出和牺牲换来的却是这些白眼狼的恶行和反攻,具体事例简直举不胜举。我们过去与苏联,现在与俄罗斯交好,在国际事务中几乎事事与俄站在一条战线上,然而殊不知,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双头鹰北极熊都是中国最大最直接的威胁。这个论断我认为永远错不了,因为以北极熊的历史和现实作为都可察其本性。我们对朝鲜弃核的态度不坚决,对朝鲜从来是正面宣传,造成国人普遍对朝鲜有好感,对之持同情态度,反过来讨厌和痛恨美国。而且造成一种印象,好象朝鲜核试和导弹试验只是美国人的事,网上甚至充斥着“朝鲜凭什么不可以拥有核武器”的脑残言论,但事实上,观金氏父子几十年来的所作所为,他们真的是十足的白眼狼和流氓恶棍,朝鲜如果战力强大起来,乃至拥有核武器,受威胁最大最直接的就是中国而不是美国。如果中国政府连这一点都没有真切认识,那真的是“呜呼,我说不出话了”。


反过来,经常批评中国民主和人权问题的国家,才是客观上真正对中国有益的国家。俗话说,“难得是诤友,当面敢批评”,这些公开批评中国不足的国家虽然说不上是诤友,虽然批评得不一定完全对,但是他们的批评如果真能促进中国的改变和进步,难道不是起到了一点诤友的作用吗?就拿美国来说,美国其实是历史上帮助中国最多的国家,而且美国在世界上反对暴政,反对大规模侵犯人权,维护世界和平的功劳是谁也无法抹煞的,起到的作用也是谁都无法替代的。就是这么一个虽然有私心,但确确实实为世界的自由、安全和稳定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国家,这样一个为中国提供了无数帮助的国家,竟然成为了我们攻击最多的国家,被宣传刻意描绘成最大敌人的国家,无论如何让人难以理解。


如果排序,对中国威胁最大的国家,我认为依次是:俄罗斯、日本、印度、朝鲜、越南,基本上都是些邻国。我们与之相处的正确态度应该是,秉持国际准则与其交往,但对这些国家实力的增长应该百倍警惕。对俄罗斯,必须牢记过去一两百年来它巧取豪夺中国一两百平方公里领土的史实,必须牢记蒙古独立是谁造成的,必须警惕北极熊有一天实力增强再次野性膨胀。对日本,必须守住钓鱼岛的主权底线,必须大力支持民间人士保钓,必须牵住日本二战罪行这根绳子,不再提不要政府索赔这事,同时要大力支持民间索赔,要督促日本尽快彻底处理在华遗弃武器问题和生化武器伤人问题。对印度,必须在边界问题上与之尽量周旋力争利益。绝对不能轻易让日本和印度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否则中国仅有的筹码将进一步减少。对朝鲜,必须明确正告它,不准拥有核武器,不准再搞导弹试射,不准在国际上不听中国的话与中国对着干,否则撤消一切援助。而且现在开始就要逐渐削减对朝鲜的援助,促其转型,促其改革开放,促其自力更生,要动用经济杠杆促祸国殃民的金家政权早日垮台。而且还要防范朝鲜和韩国联合起来,对中国提出一些不合理的领土要求(此已有事实为证,朝鲜民族的本性乃是非常逞强好斗的)。对越南,必须在南沙、西沙问题上与之展开谈判,如反复谈判无进展,必要时应适时动武,只有解决掉这个问题,才有助于解决与其它亚洲小国的领土争端问题,树立起中国的国际威望。否则都以为中国好欺负,那领土问题将矿日持久越来越难解决,一些小虾米都胆敢对中国蚕食鲸吞。


对中国最有益处的国家,我认为依次是:美国,其余西方民主国家。美国这套制度和社会体系,注定再过一百年,它仍会是地球上最强大最有活力的国家之一。中国有一天要雄于地球,必然离不开美国的帮助和支持。美国当然不愿见到中国强盛,可是它如果支持中国的改革开放,支持中国向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取向发展,那中国强盛是迟早的事,因为中国人很聪明能干,聪明能干的中国人加上好的制度,中国不强盛起来是不可能的。因此中国要强盛,要顺利转型,必须取得美国的支持和帮助。中国在国际事务上要有所作为,也要和美国协调,只凭意气用事,一味按过时的意识形态和美国不分由头的对着干,除了赢得查韦斯之流的廉价喝采以外,并没有什么好处。中国应该适时调整自己的角色定位,主动变革主动重塑形象,逐渐弱化独裁国家俱乐部的大哥大角色,进而与民主国家为友,与民主国家协调,既是第三世界的一分子,又是民主发达国家俱乐部受欢迎的一员,这样的中国才会在国际事务中游刃有余。


四、口头妖化西方,实则输利西方。


中国政府对西方国家的批评不遗余力,所有媒体充斥着对西方黑暗面的放大镜式的展示和剖析,让人觉得资本主义国家真是乱得很,糟得很,乱得来经常有枪击事件,议会里吵嚷不休甚至有时还拳头相向,糟得来贫富分化,特别是金融危机让那里的人民人人自危。通过长年累月反宣的宣传,造成很多没有亲见过西方社会的普通中国人对西方没有什么好感,一谈起西方社会的蝇头弊病就两眼放光津津乐道。但同时,在实际利益上中国又对西方国家异常友好慷慨。比方说,对西方国家要求中国在国际机构中分担更多经济义务的要求,虽然历经讨价还价最终还是基本答应了的。对西方跨国公司在中国的长驱直入几乎是全面放开,并提供比对本国民营企业更加优惠的条件。而且在一边批评西方国家的同时,一边派遣大批采购团到西方,几十亿上百亿的采购。因此,我们对西方国家的政策其实是,口头上批评不断,实惠上让渡不停。我也不知道这样做,究竟是把西方当“敌人”还是当“朋友”,抑或是假当“敌人”真当“朋友”,抑或是意识形态上的“敌人”物质利益上的“朋友”?(说明:虽然这几句这样表述,但我是坚决反对“非敌即友”的交往理念的)。


五、割己馈人的援外方针回报甚少,却长期乐此不疲。


任何一个了解历史事实的心理正常的中国人,对毛泽东时代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勒紧裤腰带,甚至置本国人民饿死几千万于不顾,而慷慨得令人发指的援外,都可能会产生裂心之痛甚或愤怒不已。尤其令人愤慨的是,为了所谓面子,当时不仅大肆援外,而且拒绝外援。但这样远远超越国力的援外换来了什么回报吗?没有。我们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为朝鲜的金氏政权付出了极大的生命和金钱牺牲,并长期提供巨大的援助,可以说没有中国的输血,朝鲜政权苟延残喘不到今天,可他们感激了我们么?他们不但不真心感激,反而怀有与中国争夺土地之心,在2000年北京举办奥运会时不投中国的票,并不顾中国劝告不给中国面子一意孤行发展核武器壮大军力,长期一面向中国狮子大张口讨要东西一面给中国冷脸,时不时扇中国一巴掌让中国在国际社会颜面尽失,这样的超级白眼狼这样的无赖政权我们还援助他干什么?说严重点,援助这样的无赖政权,既伤中国元气又不利于朝鲜白姓,因为援助都被朝鲜政权用于发展军备和满足高官奢侈需求,这样的政权多存一日,则朝鲜百姓多受苦一日。越南同样,中国舍己为人援助了他们,帮助越共建立了统治全国的政权,可他们反过来疯狂夺占中国的海岛,在相关海域大肆开采资源,这不又是一个超级白眼狼么?老毛曾说,是亚非拉穷国把中华人民共和国抬进了联合国,似乎这是中国援外获得回报的一个证据。可是我要说,假如中国不向苏东阵营一边倒,不厉行极左的内外政策,以此赢得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多数国家特别是民主国家的欢迎,说不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早就进了联合国。而且说穿了,这些亚非拉小国又给了中国多大回报呢?他们又能给中国多大回报呢?总的讲,历史证明,象中国这样主动的、不顾国力、不计代价的愚蠢援外,无论如何是得不偿失的。时至今日,尽管调整了一些援外方略,可是我国的援外仍然显得过分慷慨。我们可以轻易的免除某个国家数亿美元借款,可以一年给非洲一百多个亿,我们一年的外援总额数字惊人。可是看看我们本国呢?中国其实还有非常多的穷人,还有非常多艰难求生嗷嗷待哺的底层人民在挣扎。我们的医疗队在世界各国用最好的药品和技术救死扶伤,我们给很多国家无偿援建了最好的医院和学校,可是还有相当多的中国人看不起病上不起学。很多我们的受援国早已有了最低工资制,我们还没有。很多我们的受援国的社保水平、人均教育经费都比我们高。真的,说起来就心酸,我们事实上还是一个相当穷的穷国,如果按联合国标准,我们起码还有数亿穷人,我们的富裕只表现在一些大城市,表现在少部分先富者身上,大部分人还很穷很穷,包括很多工薪阶层也过得紧巴巴的,我们还远没有富足到可以大方援外的地步。不信请到全国各地走一遭,到农村走一遭,到偏远地区走一遭,到民工的工棚走一遭,再把中国的情况和外国的情况在网上认真查一查比一比,相信不难得出这个结论。


因此,中国的援外方针势应再作大的调整,我们不要成天想着尽什么国际义务,对人类有什么较多的贡献,一个合格的政府,应首先想着怎样为本国人民尽义务,怎样对本国人民有较多的贡献!!!这才是常理!!!争取国际友谊和支持,拓宽国际市场有很多渠道,不一定非得大把大把的撒钱。最重要的是树立一个好的国际国内形象,把自己的国家搞得自由、民主、强盛,这样有的是市场让你去占领,别人巴结你都来不及,何需你去大肆援外来换取?!而且,外交工作必须要有成本意识,绝对不能不计成本,绝对应该有投资收益理念。我想,今后凡是在头脑发热表态要大把援外的一刹那,请我们的领导人想想那些生活在底层、眉眼憔悴可怜巴巴的中国老百姓吧,这样你的援外决策也许会更冷静更审慎。[/size]

(未完待续)


转帖人 常晓 原文地址http://hi.baidu.com/fenqingning/blog/item/656e990a982dc31795ca6ba2.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