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把国有企业商业机密上升到国家机密高度

davychinese 收藏 0 182
导读:力拓“窃密门”这根线头,或将牵出更多“秘闻”。   昨日,有内部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透露,被有关部门带走的力拓上海办公室办公电脑已被 “拿下”——数十家与力拓签有长协合同的钢企资料藏身电脑。这些资料涉及了企业详细的采购计划、原料库存、生产安排等数据,甚至连有的大型钢企每月的钢铁产量、销售情况也非常明晰。   “(力拓)对中国钢厂的情况了如指掌”,该知情人士表示。“矿山甚至比有些企业的老总更了解他们的公司。”有跟矿山交往密切的人士也说道。   当记者昨日就此信息向上海市国家安全局方面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力拓“窃密门”这根线头,或将牵出更多“秘闻”。


昨日,有内部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透露,被有关部门带走的力拓上海办公室办公电脑已被 “拿下”——数十家与力拓签有长协合同的钢企资料藏身电脑。这些资料涉及了企业详细的采购计划、原料库存、生产安排等数据,甚至连有的大型钢企每月的钢铁产量、销售情况也非常明晰。


“(力拓)对中国钢厂的情况了如指掌”,该知情人士表示。“矿山甚至比有些企业的老总更了解他们的公司。”有跟矿山交往密切的人士也说道。


当记者昨日就此信息向上海市国家安全局方面求证时,上海国安局并没有正面回应该问题,有关人士只是表示,“此案正在依法审查,有结果会公开发布。”


作为矿山方的同一利益联盟,尽管目前深处“窃密门”事件的主角是力拓一家,但中投能源首席研究员姜谦指出,“‘窃密门’未来可能会牵扯到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


矿山“打点”具体业务人员


据悉,被警方带走的力拓办公电脑中对我国各钢企的技术分析非常详细,各生产流程的参数也非常准确。“不像是推测出来的。”前述知情人士表示。


“在我们公司,能知道原料库存、生产安排、销售情况等细节的人不超过10个。”13日,河北钢企相关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矿山能够掌握这些企业机密,可能早已买通相关企业的具体生产经营人士。


“矿山对钢铁企业很多内幕的掌握可能更多来自钢企具体的业务人员。”有业内人士表示,以目前涉案的谭以新来看,虽然胡谭私交很好,但谭在首钢身居高位,最多是透露铁矿石谈判的一些细节,不可能自降身份把首钢的生产经营信息等细节都提供给胡士泰,矿山更有可能通过具体部门的人员了解这些资料。


钢铁业资深人士告诉记者,由于矿山企业在招聘时突出“有在大型钢铁企业工作经验”的细节,矿山企业中很多员工原本就是中方钢企的中高层职员,对于钢企的生产情况自然了然于胸;即便是新近的生产销售情况,他们通过一些人脉关系也能够轻易取得。“矿山通过‘内鬼’掌握钢企信息并非不可能。”


不仅如此,矿山企业“以客户为中心”的销售策略在实际工作中也得以最大限度地体现。通过百度搜索胡士泰的一些行程可以发现,胡士泰几乎每个月都与下属一起到钢厂考察,这其中不仅包括宝钢、首钢、莱钢等钢企巨头,也包括新钢、萍钢、敬业等中小钢铁企业。而只要胡士泰到访,各企业的董事长、总经理一定会出面隆重接待,有中型钢企甚至在胡士泰到访后表示:(与力拓合作)为集团向国际化钢铁企业迈进奠定了坚实基础。


“胡士泰出面是为建立高层联系,具体细节由下属接着沟通。”上述河北钢企人士告诉记者,矿山几乎每个月都会来人拜访,电话更是每周都有。但他认为沟通的内容多为基本的生产情况,有时候也涉及一些铁矿石的内容,但多为公开的信息。“至少我没有泄露跟生产经营有关的企业机密。”


此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有业内人士也透露,矿山企业和钢铁企业的 “感情沟通”非常紧密,除正常的“业务提成”外,很多矿山逢年过节都会对相关人员进行必要的打点。“这种打点不仅针对中高层,对涉及具体业务的中层人士也不放松。”


另两大巨头能否独善其身?


作为“铁矿石三巨头”的另外两方,尽管目前力拓的案子并未扩大化,但种种迹象表明两巨头或许也难独善其身。


“从交易的动机来看,三巨头属同一利益联盟,力拓也不至于自己独自去冒(窃密门)风险,而让另外两家来坐享其成。因此,‘窃密门’未来牵扯到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也有可能。”姜谦认为,“内鬼”和商业贿赂已经成为钢铁行业的“潜规则”,既然力拓涉嫌运用这些规则为己谋利,当然也就不能排除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也在复制交易。


虽然尚没有证据表明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也掌握了中国钢企 “内鬼”,但必和必拓去年奥运会期间高规格招待包括某大型国有钢企在内的中国钢企的行为曾在业内引发巨大争议,必和必拓自称“沟通感情”的行为也被指责为商业贿赂。


“尽管是分开谈判,但矿山在谈判之前都有沟通。”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按照此前的铁矿石首发价原则,谈判任一方先达成协议,即为当年的首发价,其余各方均遵照执行,这实际上将三大矿山捆绑为一个利益共同体。


该人士认为,已经决定与力拓合作的必和必拓一定了解并可能参与了力拓的行为,在传出联合的传闻之后,“两拓”一直“走得非常近”,近期的表态也几乎是同一个声音。有媒体报道说,自6月中下旬开始,力拓和必和必拓几乎同时以违反供应合约为由向中国钢铁业提出了“索赔”要求,索赔金额也“惊人一致”地为90多亿美元。


“三大矿山的关系相当于行动一致人,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有法律专家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虽然没有最终授权,但三大矿企任何一方进行的铁矿石谈判实际上都是在代表三方同时进行。该人士认为,力拓不会代表另两方冒险单独行事,另两方也不可能干净地置身事外。但记者昨天分别致电上述两公司时,相关人员均表示“不知情”。


“一旦搜查,(必和必拓、淡水河谷)逃脱不了干系。”7月13日,有钢铁权威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唯一的疑问是中方什么时候介入。


澳方多次表示希望尽快结案


同样关心案件进展的还有澳大利亚相关部门。昨天,有媒体报道称澳大利亚外交部长StephenSmith表示,澳大利亚外交外贸部的官员们周一召见了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要求中国方面通报更多中国国家安全部门拘留力拓澳大利亚籍雇员胡士泰的细节。


据悉,自胡士泰涉案以来,澳大利亚外交外贸部已经先后三次对话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澳大利亚驻京大使馆人士昨日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证实了上述约见,该人士透露,StephenSmith是希望胡士泰案能够迅速结案。


此前,StephenSmith已经在不同场合多次发表 “希望北京方面迅速解决此案”的讲话。


不过,“胡士泰案件很难快速结案。”北京理工大学经济系教授胡星斗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胡士泰案件目前只是发现了首钢谭以新等一部分线索,往下还会有更多的钢企牵涉其中,也会有更多的人被调查,“案件肯定还需要经过相当长时间的缜密调查。”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