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5.html



快下班的时候陈天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办公桌,需要保密的都放进保险柜里,没用的都扔在抽屉里,到处是文件夹之类的东西,正好副官领着三军情报局的一个军官走进办公室,陈天昱看看并不熟悉的年轻让人,“有什么事情汇报?”

副官退出去之后情报局的官员马上说,“有个不是很紧急的事情向您报告,是件不太重要的事情,战区部队的前沿已经在敌国边境的高地上,他们向边界山区派了一些士兵监视敌人的火炮,深入敌后的部队里有个青年军的士兵叫雷鸣,他是战区指挥官雷雨田的儿子,不过他们没公开父子关系,我看长官您是不是下个命令,把这个小队撤回,根据我们的知道的情况,雷雨田的老婆已经不在了,儿子也没跟着他就报名进入青年军里。”

“是的,这也是个重要的事情,你回去吧,我来解决这个事情。” 陈天昱拿起电话直接打给战区司令部,雷雨田不用在前线,在前线那不好玩,那是熬心血呢,他在后边全力保障后勤,一百多门T69自行榴弹炮已经运来,每门炮都有一辆履带式弹药车,另外还多很多弹药等着往前运,雷雨田正看着榴弹炮开向前线,指挥车上的卫星电话响,他马上接起来问:“我是雷雨田,请讲。”

“前线是不是派了炮兵侦察组到敌后?”

陈天昱张嘴就问这个,雷雨田也知道有这个事情,他马上问,“有什么新的计划么?” 陈天昱马上说:“去敌后太危险,青年军都是新兵,不要派他们出去,尽快把他们弄回来,派装甲部队出去,现在不是运去很多反应装甲么,多派点车队,不要派年轻人去执行危险的人物,模范营有外籍步兵连和模范连,至少他们的枪打的比一群孩子准。”

“我去落实这个事情。”雷雨田很痛快的回答,陈天昱很满意他的效率,他认为今天晚上就可以听到好消息,陈天昱挂上电话换下军装,打扮的跟平常的都市上班族一样。

离开军政府大楼陈天昱自己开了一辆改装车在街头游荡,他没有坐挂着军旗的防弹奔驰车,军政府特勤局里有很多防弹车,各种汽车改装的,汽车外形和牌号跟普通老百姓的没啥区别,光靠肉眼是看不出来的,这样一来安全,还能少用很多部队,便衣保镖以及武装卫队都可以休息,当然他也有防范措施,他车上有武器弹药,身上有应急无线电,车上也有,出现危险按一下电钮信号就发出去,附近的警察宪兵以及卫队就可以过来,现在市区内到处是他的军队,都是忠诚度很高的参与过支持他政变上台的,所以他单独出来也没什么不安全。

一个人出来也方便办自己的私人事情,陈天昱还没想好去那放松一下,电话就开始提醒他有地方去了,他接起电话问:“你忙完了?”

“没有你忙,我就那点事情,下午几乎没什么可以做的,我手下的金领们做事都还不错,我不用每天盯着他们,你忙完了没有,我现在去找你。”东方梅也开着车打电话,陈天昱说:“要不去海边转转?”

“你不吃饭呀?” 东方梅好奇的问。

“你有旅行车,我可以买点东西去你的车上请你吃,海边的风景不错,最近的天气也好,你看怎么样?我们先在海边集合可以么?你开上旅行车,这样也有地方了,我是不想进酒店,那个酒店也有监视器,那对你不安全。” 陈天昱想到个不引人注意的办法,避免他潜在的敌人观察他。

“好,我现在换车去。”


夜晚的海滩十分安静,只有一小部分军队在这里驻扎,他们是夜间巡逻的部队,在这里有个检查站,因为每次路障和武装吉普车都出来,搞的像有什么重大行动一样,所以很少有人来这里活动,没事开车过来开派对的和散步的都没了。

一辆道奇牌旅行车停在海滩上,车顶的天窗开车,车内亮着柔和的灯光,豪华的旅行车有厨房浴室以及卧室,车身中间是客厅,可以坐几个人吃饭喝茶打牌,只坐两个人显得格外宽敞,外边的海浪声非常轻柔,四下也没什么人来打扰他们,的确是个约会的好场所。

东方梅把卖来的蜡烛放在漂亮的烛台之上,蜡烛全点起来的时候他关掉车里的灯,餐桌上摆上奶油蛋糕和比萨饼,东方梅亲自给他倒满一杯红酒,她知道陈天昱很能喝酒,估计是跟他的一群部下学会的,他以前说自己不喝酒的。

“为我们又度过繁忙的一天干杯。” 东方梅端起酒杯先喝一口,她发现自己跟他在一起几乎都想不出什么适合的词汇,总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他除了聊公事之外说其他的都似乎没有什么长句,他除了热心自己的工作几乎不关心其他事情,另外他的时间也有限,都把时间扔在工作上当然就不知道什么,如果跟他聊一些平常人的话题,或许他跟隐居深山的人一样,说不出什么新奇的东西。

“谢谢你的邀请。” 陈天昱很客气的端起酒杯,他先拿起餐具吃了一些蛋糕和几块比萨饼,肚子里不怎么折腾他的心情才稍微平静一些,有时候他也想,自己被训练成个战争机器,可到头来自己也没上战场冲锋陷阵,这是幸运还是悲哀,自己所学的东西能用到的不到一成,每天从事的都是陌生的工作,这让他很难受,下班放松一下也没什么熟悉的人,以前的军队里的同事有的高升了,被自己派到外地当地方驻军指挥官,还有的去了前线,他感觉自己跟这个城市都陌生了,现在有个喜欢自己的人陪着,还是主动找点话说,要不交流一下自己更像外乡人。

“你呆的地方跟我不一样,一定可以听到不少别人的议论吧,他们都说我什么了,或者说我们这群人什么,你都告诉我,要不我可没有其他渠道了解外边的情况。” 陈天昱说完用很诚恳的眼神看看东方梅,东方梅说:“似乎现在抓捕反对你们的人都是秘密的,很多人好好的就失踪了,尤其是你上台以后说过你的电台主持人,很多人都不能上电视。”

“那是节目审查的原因,被抓的也有不少,当然电台电视台他们无法左右,可上网骂我的大有人在,有的节目主持人不愿意在新闻里不说难听的,别人就看不见他们,这些人即使不工作,腰包也是很硬的,可以吃饱了没事在网络上攻击我们,以前网监部门只有十几个人,现在光穿制服的就有一万,在本地的扫描到IP地址直接他们就抓了,在这里所有能上网的电脑都处于监视之下,电脑使用人的地址都要登记,很容易就能堵住他们的骂声,这也不是我非要做的,是大家的意见,另外现在出境也进行管制,跑出去的人很少,但是国外恶意攻击的也不少,三军情报局的海外分局出了很多人对付他们,我们还有线人,我们被别人描的越黑,就越容易被推翻。” 陈天昱介绍这些事情的时候是满脸无奈。

东方梅听到他的介绍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动不动就抓人呀那可不好玩,在本地当然军警都归他们管,可外国怎么管?人家的警察可不会因为军政府的法律随便抓说话坏的人,“那外国的那些人怎么办,都引渡回来以散布虚假信息的罪名处理?”

陈天昱听完笑了起来,“开会的时候我也是这么说的,可大家伙都先笑了,情报局的负责人跟我说,这么多年的平静生活都把很多王牌特工变成了木头,需要让他们活动起来,正好去对付那些诋毁我们的人,我说你让那群老兵又要动刀枪,干掉个人当地的警察还不跟潜伏特工对着干?负责人笑的说他们很少动用武器,根本不需要故意的干掉什么人,只需要去他们经常玩的地方买给他们点白粉就可以,即使偶尔这些人不沾也没什么了不起,很多国家的警察经常从垃圾箱里和娱乐场所的厕所里发现吸毒过量的人,他们有很多斯文的办法可以解决问题,不用跟我们一样的什么时候都想到武器。”

接触到很多黑幕之后东方梅感觉身上很冷,可不是因为她今天故意穿的少才冷,主要是很多事情听上去太残酷,她也不是个听什么都信的人,她抓紧时间吃完晚饭才问:“我想见见那些被抓起来的电台节目主持人。”

下班后神经都高度敏感的陈天昱就知道她想看看自己说的是不是实话,如果媒体的人和老百姓说几句话就被抓起来干掉,那自己不就是个真独裁者了么,还是带她去看看监狱,如果那些反对自己被抓的名人没死,自己在她面前也就清白一点,不管以后结果如何,自己可不能在她心里变成个刽子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