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头的江湖 第四回

丛林之叶 收藏 136 490
导读:柳镇并不大,只有南北、东西两条大街交叉组成,总共居民不过几百户。由于南来北往的客户在过江之前都在此打尖、住宿、休整,镇上的店家倒是不少。各种酒楼、客栈、烟花巷、赌场充斥着这两条大街,每到晚上,华灯初上的时候,端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叶丛林和大头走入柳镇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大头东张西望,对街上的各种小商贩很是感兴趣。虽然此处离扬州不远,但由于要满足南来北往客商的需求,风格已经和扬州有很大差异了。 叶丛林指着前面一家门口挂着灯笼的客栈对大头说:“大头,我们先定好客房,安顿好马匹,然后再出来吃饭,如何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四回 大头入住封柳大营 酒楼相遇各路豪杰


柳镇并不大,只有南北、东西两条大街交叉组成,总共居民不过几百户。由于南来北往的客户在过江之前都在此打尖、住宿、休整,镇上的店家倒是不少。各种酒楼、客栈、烟花巷、赌场充斥着这两条大街,每到晚上,华灯初上的时候,端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叶丛林和大头走入柳镇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大头东张西望,对街上的各种小商贩很是感兴趣。虽然此处离扬州不远,但由于要满足南来北往客商的需求,风格已经和扬州有很大差异了。

叶丛林指着前面一家门口挂着灯笼的客栈对大头说:“大头,我们先定好客房,安顿好马匹,然后再出来吃饭,如何?”

大头正对着街旁散发着香气的烤饼大咽口水,听到叶丛林说话,心不在焉的搭话:“嗯嗯,好啊,我肚子都饿瘪了。”

叶丛林笑道:“才吃了多久啊,你的牛肉已经消化干净了?”

大头笑笑:“不知道,就知道闻到香味,肚子就叫了。”

两人说说笑笑,来到客栈门口,下马抬头一看,灯笼上写着4个大字:永福客栈。还没等二人牵马进去,一个店小二模样的人从里面跑了过来,边走边招呼:“两位爷,是住店还是打尖?”

大头眼一瞪:“这么黑的天,大爷还打尖?当然是住店啦。”

店小二连忙赔笑道:“哦,那真是不好意思,小店已经客满了,二位还是再找一家吧。”

大头火了:“满了?那还问?你不是消遣你大爷么?”

店小二连连鞠躬:“不敢不敢,如果是打尖,小店还有一间空房,订房的客人要半夜才来,所以……呵呵……那个……”

叶丛林知道经商的难处,也不计较,温颜问道:“生意这么好啊,呵呵,敢问这位小哥,这镇上哪里还有干净一点的客栈?”

店小二连声称不敢:“这位爷抬举小的了,要说这柳镇的客栈最大的就我们永福客栈和封柳大营了。大爷只要顺着大街往前走,到四叉路口后向右转就可以看到封柳大营的招牌了。”

大头在一旁插嘴:“封柳大营?兵营还是客栈?”

店小二笑着解释:“当然是客栈啦,据说封柳的老板以前是一位将军,因为为人耿直,得罪了朝里的大官,这位将军又不愿拍上级的马屁,一气之下就不干了,到这里开了个客栈和酒楼。”

叶丛林听罢,笑道:“看来这位将军也是个性情中人啊,好吧,大头,我们就住封柳大营吧。”

二人谢过店小二,牵马缓行,慢慢转过前面路口,朝封柳大营的方向而去。却没看见店小二并没有立刻回转店内,而是目送二人转过路口才转身向街对面的一个黑衣男子走去。

那个黑衣男子掏出几钱碎银笑道:“都按我说的告诉他们了?”

店小二笑道:“那个是自然,夏爷的吩咐,小的从来都是不折不扣的完成。”

黑衣男子把碎银递了过去:“好,不错,机灵,爷喜欢,哈哈。”

店小二接过碎银,满心欢喜:“多谢夏爷打赏,以后夏爷用的到小的,小的一定保证办好。”

叶丛林和大头来到封柳大营门口,果然是灯火辉煌、气派不凡。封柳大营占地极大,前面临街的是一座酒楼,挑在楼前的一排灯笼照亮了一杆斜支起的宝蓝色大旗,旗上绣着古色古香的花饰,中间一个斗大的封字。酒楼内更是灯火辉煌、热闹非凡,各个包厢内传来弹拉歌唱、推杯换盏的声音,店小二们跑前跑后,忙碌异常,都是一身蓝色的紧身短打装扮,不仔细还真以为是军营里的士兵出来当跑堂呢。

叶丛林牵马往里面走,大头东张西望慢慢跟在身后。一个店小二跑过来,到了二人眼前站定,躬身抱拳:“2位大爷辛苦了,敢问是喝酒还是住店?”

叶丛林微微一笑:“我们住店要住,喝酒也要喝。”

店小二也赔笑道:“好,那2位大爷先去喝酒还是先定好房间?马匹就交给小的照看好了,一定用上好的草料喂,2位请放心。”

叶丛林暗自点头:“呵呵,封柳大营果然有些门道,经营有方啊,连店小二都这么举止得体。马匹就交给你了,我们先去开房吧,等下再去尝尝这酒楼的酒滋味如何。”

说着,二人将马缰绳交给店小二,拿了包袱、行李先去酒楼隔壁的客栈开房。开完房间,大头已经饿的不行了,嚷嚷着要吃东西了。叶丛林笑笑,将替换衣物、行李、单刀等留在客房,只带着银票等贵重东西和暗器与大头一起来到旁边的封柳酒楼。一进大门,一股清新的凉气扑面而来。

只见酒楼大堂内,几十盏雕花大灯高高挂起,将整个大堂照的通亮。迎面一块高挑的大屏风将大堂一格为二,屏风上画的是太白醉酒图,画上的李太白神采奕奕、栩栩如生,看落款,竟是京城最有名的翰林院大学士疯人大师的手笔。疯人大师博学多才,琴棋书画、天文地理无一不精,却又心高气傲,一般人很难交结,看来这封柳大营的老板果然来头不小啊。

屏风前一张宽大的黑漆雕花长台,上面堆了些菜单、酒水单之类的账本、单据,3个师爷模样的中年人正低头整理单据。长台前中央放着一盆大盆景,一棵松树遒劲弯折,显得古朴苍劲。围着盆景放了一圈铜制的大方盆,里面全部是大冰块,透着阵阵的冷气。

大头都看傻啦,自问自己在扬州也算是见过豪华的酒楼、吃过山珍海味,但和这封柳酒楼一比,档次差了好几层。人家这装潢、这布置,看似寻常低调,却又透着一股奢华。且不说这幅太白醉酒图价值千金,也不说这巨大盆景稀世罕见,就算这张普通的雕花帐台,看其花纹也是来历不小,绝非一般凡品。何况这数十盆的冰,将大堂的热气驱的一干二净,实在是舒适凉爽啊。

一个应门模样的店小二上前来招呼:“二位大爷,实在是对不住,本酒楼包厢已经全部客满了,只能委屈爷在大堂散桌上先将就着用酒,等包厢空了,小的立马给大爷换过去。”

叶丛林还没开口要包厢,对方已经把话都封死了,而且特别的客气。没办法,叶丛林和大头只得在店小二引导下,转过屏风,选了个靠窗的散桌坐下。散桌的大厅里人也不少,大家正喝的开心,显得闹哄哄的。叶丛林顺着店小二的介绍,点了几个酒楼的招牌菜,又要了一斤黄酒,与大头2人吃了起来。大头是大快朵颐、尽情吃喝,叶丛林是小斟小酌、悠闲自得。

2人边吃边喝,正闲情自得的时候,隔壁不远的那一桌却吵了起来。好像是一个青袍书生不胜酒力,一杯酒喝一半流一半,敬他酒的虬髯大汉很不满意,非要书生重喝。

只听那个虬髯大汉敞着胸口,拿着酒碗大声道:“我敬你酒,说好喝完见底的,你喝不下就算了,为何流掉一半?分明是瞧不起我啊!”

书生却不吃这一套,冷笑道:“酒量有高低,你非拽着我喝,我不喝你能算了?别说的这么好听。”

虬髯大汉大怒,拿起酒碗要去硬灌书生。同桌的人纷纷劝住大汉,虬髯大汉似乎气愤难当,大声喊道:“你们都不是真汉子,我不跟你们喝酒了!”说罢转身张望了一下,拿起酒碗竟直奔叶丛林和大头而来。

虬髯大汉来到叶丛林和大头面前,老实不客气的坐下来,把酒碗一放,微一抱拳:“2位兄弟,老子姓战,你们叫我战大哥就是。那边那帮娘们一样的东西不肯陪我喝酒,太不够朋友了。我老战看你们兄弟比较顺眼,想来是真汉子,来,先敬2位一杯!”说完,也不管叶丛林和大头同意不同意,自顾仰头将一碗酒倒进口中。

叶丛林和大头对眼相望,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这个汉子倒也直爽的可爱,认都不认识,上来就敬酒。虬髯大汉喝完酒,擦了擦嘴一看,顿时高声叫了起来:“你们没喝?难道也不把我老战看在眼里?”

叶丛林和大头无奈,只好将酒中喝掉。虬髯大汉看了,立刻转怒为喜,大笑起来:“哈哈,老子早知道你们二位是爽快人,真英雄!”

这时,那边桌子却远远传来一阵笑声:“八弟,谁不知道你年纪最小?排行第八的弟弟,居然硬要人家叫你大哥,哈哈哈哈。”说话的正是那个青袍书生。

虬髯大汉顿时脸红起来,回头道:“红尘秀极,你不说会死啊?会当你哑巴啊?总是拆老子的台!”

红尘秀极边笑边走过来:“拆你台又怎样?喝酒你行,打架可是我行。”说着就走到叶丛林和大头面前,一抱拳:“2位兄弟请了。看2位兄弟也是武林中人,不如一起过去喝杯酒,热闹热闹,交个朋友。”

叶丛林微微沉吟,八弟早已跳了起来:“不行!我好不容易找到喝酒的伙伴,你又来抢,绝对不行!那个……小二!给我拿坛好酒过来,外加几个菜,我要和这2位兄弟好好喝一顿!”

红尘秀极接口笑道:“人家还没同意呢,你就硬要和人家喝,你居然连人家如何称呼都不问?”

八弟恍然大悟:“对对对,敢问2位兄弟尊姓大名?可否与我喝上一杯?”

叶丛林和大头对望一眼,都说到这样了,不喝也不行了。于是二人站起来报了自己姓名,招呼跑堂的伙计将酒菜搬去八弟和红尘秀极那桌,并在一起喝起酒来。



PS:小弟近来参加了体育版块的福建同乡会杯原创联赛,凑了2篇图文并茂、文采上佳的拙作,在此弄了个超链接打下广告,希望大家能费时点击一下,如能回复、阅读,那小弟就更感激不尽了。在此先谢过诸位了,谢谢!

王者归来


转会与足球经营

本文内容于 2009-7-14 12:13:02 被丛林之叶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