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血淋淋的惨祸妨碍了谁的眼睛?!

鱼缸养龙 收藏 38 10046
导读: 南京“630”惨祸中,执勤警察抬尸体的方式,现在是我们论坛的热议话题。我想起一件自己参与抬尸体的事情。 某年冬天,在辖区的建筑工地,一老年民工夜间猝死,在凌晨,我去出警。死者躺在工棚里杂乱的大通铺上,尸体已经僵硬。当时,在尸体不远处还睡着个小伙子,我叫他起来,撵他出去,别和死人睡一块。他揉揉眼睛,嘟囔着说自己是下夜的,刚睡着,不想起。我告诉他死人了,他说知道,死者是他同村的本家叔叔。但我没有感觉到他的伤心,也没感觉到他的冷漠,只感觉到他艰难的生存环境。如果换做我,在这时,也许也会这样吧,底

南京“630”惨祸中,执勤警察抬尸体的方式,现在是我们论坛的热议话题。我想起一件自己参与抬尸体的事情。

某年冬天,在辖区的建筑工地,一老年民工夜间猝死,在凌晨,我去出警。死者躺在工棚里杂乱的大通铺上,尸体已经僵硬。当时,在尸体不远处还睡着个小伙子,我叫他起来,撵他出去,别和死人睡一块。他揉揉眼睛,嘟囔着说自己是下夜的,刚睡着,不想起。我告诉他死人了,他说知道,死者是他同村的本家叔叔。但我没有感觉到他的伤心,也没感觉到他的冷漠,只感觉到他艰难的生存环境。如果换做我,在这时,也许也会这样吧,底层劳动者大体力付出和微薄收入下,情感变得麻木,我没有资格去指责他。

和我一起出警的,是一位比我小四岁的副所长,他的身高显然比人民警察的标准矮了一大截,但他的父亲是市局在职的副局长。当时,他坚决不进工棚,理由是自己的八字虚,不能见死人。其实他从来不和我一起出警的,应为他是领导,只是那天出了人命才不得已来的,所以,我也没必要指责他,毕竟人和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穿这身警服,我是为了吃饭,他不是,换作我有这样的家庭背景,也许也会这样吧。

死者的家里很穷(要不也就不会一把年纪出来打工),没有电话,在场的同乡说早上把电话打到村委会,但一直没有等来家属的回音。120来得很慢,进去检查几下,出来说早就死了,要拉到太平间,技术中队的民警也来了看看现场,结合我们走访的结论,和120的意见一致,基本认定是病死的,但最后认定还需要尸检的结果,这又需要家属来了再说。死人不能就留在工棚里,但没人愿意动手抬死人上车。

120的车可以兼职拉死人,但希望工地上的老板派人去,到了地方给他们结算费用。工头迟疑着不想出钱,说这个老汉来了就生病,没干过几天活,所以他觉得自己已经够倒霉了,不想出钱。副所长躲在警车里戴上警帽,怕撞邪,连车门都不敢打开,我没法找他商量,工地的经理在一边给老板打电话,也是在扯钱的事情,120的医护人员,看到没人出钱,不愿意动手搬尸体,我叫工友们一起动手,先把死人放车上,但民工都是出门在外,怕晦气,也不愿意动手。

后来,我强逼着死者的本家侄子,还有几个民工,一起动手把死者裹在被子里抬上车的,当然,我也没动手抬尸体,说实话,我不是雷锋。所有参与这起尸体处理过程的人,都有足够的理由去不理会死人,只有我不能,这件事情,我承担着把死者运离现场的职责,我不干,这件事情就不会再有人来干,如果就这么放在工棚里,无疑,我会挨领导们的骂,包括那位小我四岁的副所长,也可以来指责我。不过,我也最终投机躲过搬运尸体的,这一点,我没感觉什么愧疚,能送他走一程,我作为一个陌生人,对得起自己身上的警服了。

与曝光在媒体上的630惨祸相比,我经历的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吸引眼球的亮点,但一样能感受到人世的悲凉。自问,死人是否需要一个尸袋?需要!何止是一个尸袋,他们需要的还包括周围人的救助,而不是围观。哪怕死者毫无生命体征后,他也需要一个挡住脸的织物,没有谁去做,虽然,这个季节,穿一件白T恤是很平常的事,但没人为死者脱下自己的衣服。

警察承担着这样的职责,应该为死者做些最后的事情,即使已经死去的人,他们的尊严不能等同于一堆碎肉。但扪心自问,换做自己是交警,你该怎么做?你会怎么做?谁愿意为死者最后做点事情?比如找一块遮盖物挡住他们不暝的双眼?搭把手把他们的尸体抬上车?

把死者扔到车上,我觉得还该问问是哪个领导下达了清理现场的指令?为什么不顾及自己的兄弟连个手套都没有,为什么不顾及现场还有那么多揪心的眼睛在注视着刚刚死去的同类!

是谁急于擦掉现场的血迹?把一切恢复到最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究竟血淋淋的惨祸妨碍了谁的眼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