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神秘古巴,体验非常开放的"情色天堂"(组图)

亲历神秘古巴,体验非常开放的"情色天堂"(组图)


去年十一月底的一天,在贝尔格莱德大学的学生食堂里,碰到两个来自FAO的高官,两人都有五六十岁的样子,气度不凡,已经在FAO总部服务了近三十年。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话题不知道怎么就聊起了他们经常访问的古巴。我告诉他们我在两个月前在古巴走了半个多月,他们两个人一听,神色立刻兴奋起来,其中一个满头白发的身体探前问我,“那你懂西语娄?”。我看他们俩的眼神就知道他们想说的是什么,笑笑对他们说,“懂不多的两句,”喝了一口红酒,“我还知道你们想问的第二句,你会不会跳SALSA?”话一说完,就看那两位老人互相看了一眼,终于忍不住的大笑起来,笑声里流连着的,是那种去过古巴的单身男人才可以领悟到的暧昧。


不会搞错吧,卡斯特罗的古巴比泰国菲律宾更开放?还好,我还可以比较。从那个方面讲,泰菲可以说是个公开的色情世界,古巴则是个充满浪漫的情色天堂。情色和色情,别看只是简单的词序颠倒,就已经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两个境界了。


是的,古巴,一个在专制统治下的情色天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哦?单身的男同胞们估计是要跃跃欲试了,恩,慢着,这个情色可不是拿钱来买的啊,否则真的不必这么大老远跑去古巴了。先看看自己的条件:


1、(?)Habla usted EPol?看不懂?不会念?那还是先读三个月的西语速成班,然后再做打算。


2、Salsa?知道?那不算。得会跳,常去舞场如果只是跳慢三快三,那还得抽空在家租一盘带子或请个教练,好好的把Salsa练一练。


身高不够?样貌太丑?这些都不重要了。夜幕降临的时候,追着奔放的古巴音乐,酒吧见……


先说说人种。据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统计,古巴人中有60%是黑人,剩下的是混血和白人。当然街头或酒吧里可以看到的女孩子也就是黑人和混血人种居多。偶遇一些来自欧洲独行的朋友,谈起来,他们多认为古巴的女孩儿不如临近的多米尼加的漂亮,但远胜过海地。另外,在其他任何地方都存在的种族和地域歧视,古巴也不例外。白人看不起黑人,哈瓦那人看不起外乡人。


我在一家Salsa 酒吧里就碰到了一群肤色各异的女孩子,年龄都在十八到二十岁之间。作为一个警察国家里的公民,古巴人都必须随身携带身份证(这个话题后面再聊)。她们几个围上来要我请她们喝啤酒,我开玩笑要检查她们的ID,她们都很乐意地拿出来指给我看她们的年龄。有一个女孩几次要和我一起跳舞,我已经见识过她娴熟的舞技,间或和waiter来一段dirty dance,我还哪儿有勇气和她跳舞。几次邀请未果,她问我是不是不喜欢黑人,我当然矢口否认,不过坦率地说,觉得那些白人或混血的女孩儿似乎更让我养眼一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些女孩子到底是不是“prostitute”,我看还是不要这么称呼的好,因为不管最后发展成什么样的关系,这些女孩儿并不是以大量的金钱的交换作为条件。她们自己称自己是“jineteras”。这个词的意思据说是“horse rider”,当然“horse"在这个引伸的意义里自然是指的游客。到底什么样的人愿意做“jineteras”,也是据说,是那些国外没有亲人的古巴人,如果不去这样做,她们基本的生活就得不到保障。那“prostitute”和“jineteras”的区别到底在那里呢?这么说可能比较准确,那些和游客交往的女孩子,不管这种交往的程度深浅,她不以明确的金钱作为条件,可能是一杯啤酒,或是一顿饭,可能是几天的生活所需,或是她回家的出租车钱,那么这就可以是“jineteras”。她以后的生活改善,而她仍然以这种生活为乐趣,那她还是“jineteras”。够复杂的,反正,我是觉得 “jineteras”算是极具古巴特色的一种把“性”和“旅游”关联在一起的独特现象。


语言是和这些女孩儿交往的最大的障碍。那些黑人或混血的古巴人几乎完全不会英文。不过我却总结出一个结论是,和你完全无法交往的,又渴望和你交往的,大概是“jineteras”,如果讲一口比较流利的英文,十有八九,你大概是碰上了职业的“prostitute”。


你可以很容易得就可以找到一个古巴的女孩儿,或者,换句话,古巴的女孩儿很容易地就可以找到你。


在哈瓦那的傍晚,走在沿海的Malecon大街上,只要是个单身的客人,很快就会有人跟你搭茬了。这条大街是很多情色旅游指南推荐的,不过我个人觉得, 在这条大街上找上你的多半是职业妓女,即便不是,样貌也实在难以恭维。Malecon尽管是条风景秀丽的滨海大道,那些可以看到海景的住宅却是让人不忍多看, 破败地象是刚经历过一场浩劫。夜色里走在那些破楼中间,突然跳出几个女人跟你打个招呼,不用细看,已经把人吓个半死。


哈瓦那的老城,La Habana Vieja,有一条Parade大街名叫Prado,被一个街心公园分成两半。白天的时候,住在两侧的古巴人坐在石凳上晒太阳,但是到了晚上,情形就会骤变。三三两两的穿着火热的女人,站在树荫处,不停得向从路中间穿过的游人送着暧昧的目光。稍微地定睛一看,你多半也会没了胃口,从那些浓妆的眼睛里可以看到的只有饥饿和贪婪,很多人手上还饱着或牵着一个几岁大的孩子。据说这条大街在1995年以前还是美女如云的地方,但是经过那一年警方大规模的扫荡之后, 这里反倒成了那些刚从监狱里释放出来的人们的天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古巴的街头美女


话虽这么说,古巴实际是我见过的最安全的国家之一,尽管很多跟我搭话的人都是那些贩卖私烟和介绍女孩儿的托,但拜这个警察国家所赐,外国人的安全实在很有保障。有当地人戏说,哈瓦那的人口一半是警察,我看也不为过,在哈瓦那城区的每个角落几乎都站着一个或两个警察,监视着街上的一举一动。


漂亮的古巴女孩儿在哪儿可以找到呢。其中之一是大酒店。凡是酒店,古巴人都是不能进入的,除了有外国人陪同。但还是有不少女孩儿可以打通酒店门卫的关节,坐到大堂酒吧去,或者和男朋友在一起,在酒店门外寻找机会。在刚才提到的Parado大街的尽头,是哈瓦那最繁华的所在,有很多hotel象 Carribbean, Lido, Inglaterra,Plaza and Sevilla。这些酒店都有不错的大堂和酒吧。但有没有好看的女孩儿,很难说。我在最新的Central Hotel门口发现一个很漂亮的混血女孩儿,眼睛里闪动着不安,她看到我注视着她,也就一直看着我,却没有说话,还是我主动过去跟她聊了起来。


她只会说一点英文,我刚走过去问好,她就问我一句话,我可以挎着你的胳膊吗?见我点头,她就把手自然地搭在了我的胳膊上。我没有反对,是因为我了解她的处境,夜晚和一个外国男士说话,被警察抓到了是要被劳教三年的。她先给我看了她的身份证,让我务必知道她叫什么,以便当警察问起的时候,我不会说错她的名字。


她告诉我,她先生就在马路对面。说实话,如果她不说,我实在是看不出她是一个已经结了婚人。我请她在街边的一个咖啡馆坐下,她显得非常得局促不安,一看就是一个不是很暗此道的新手。翻着我带着的西英词典,问我一个晚上给多少钱。我说我不是来专门找女人的,如果有兴趣的话倒可以跟你聊一聊。她翻着我的词典,又指了一句给我看。我一看也下了一跳,这LP出版的会话手册里,还专门有“Quiero hacerte el amor."(I want to make love to you)这么一个小章节,该用到的句子,基本上都给全了,哈哈。她边指着书边在我手上画了一个30,意思是说一晚上跟她在30美元行不行,我摇摇头笑说这好象并不是行情啊,她又跟我比划着,说一晚20美元再加回家的路费。


我好奇,怎么她先生也会支持她出来做。我刚才看过她的身份证,好象只有21岁,看来这里的女孩子确实结婚结得早。她的意思是他们生活实在很艰难,没有工作, 这也算是自力更生吧。他们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倒对我的不理解而感到有趣。对婚姻忠诚和性开放的态度上的差异,是个风俗和习惯使然,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有意思的是,当她觉得跟我沟通有问题时,很大方地去叫咖啡店的伙计一起来给我翻译。真是一个既不笑贫也不笑娼的社会啊,大家盛情地要我今晚一定要跟她, 弄得我好象自己很不开面儿。我只好推说,我没有地方。他们问我住在哪里,我说就住在对面的那个宾馆,他们一听也说算了,因为他们也知道,古巴女孩儿是不能跟外国人在酒店房间过夜的。这时候跳出来一个在门口看车的老头,说他有地方,拉着我跟她就跑。我心说,体察一下民情也不错,我自个儿身体上的事儿,难道还能强迫我不成?跟着老头七拐八拐,到了一间楼房,老头说就在二楼,还强调说不收我钱。我一看那房子跟电视里的难民避难所没什么两样,还有一张稻草铺出来的炕。呵呵,我心里突然乐起来,这感觉怎么象是要野合?


我笑着走出来,那个女孩儿以为是我还觉得不安全,就赶紧从钱包里拿出一包安全套,递给我,我低头一看,晕,“青岛乳胶厂”,中国货还是很有市场嘛。我笑说这可是中国名牌呢。后来听说这免费发放的中国产的套套是几乎所有古巴女孩儿手袋里必备的物件儿。咱换个角度说,古巴这开放的性还是得要有“中国的安全”来保障。


给了她十块钱作为她跟我聊天的谈资,临走之前还追着跟我照了一张像。


补充一点,在古巴如果因为这事儿,不幸被逮到了,大可以放宽心。警察不会找任何外国人的麻烦,只要出示一下你的护照,就可以走人了,不过被抓住的古巴女孩儿可就很惨,至少三年的劳教。所以拜托出了事儿的男士务必风度一点,别看见自己没事儿,就拍拍屁股逃之妖妖。所谓盗亦有道,大方地告诉警察,那是你的未婚妻,要准备结婚的,这样两个人就都没有什么问题了。


总得说来,在酒店门口的女孩儿的目的性太强,对我来说,交易的事情,还是不碰的好。当然目的分两种。这种纯粹赚钱是一种,另外的呢,古巴人实在苦得太久了,有朝一日能嫁到国外飞上枝头变凤凰,实在是很多女孩子梦寐以求的理想。


可能是我在哈瓦那是行程太紧,没办法深入百花深处,很多独行侠推荐的酒吧和Disco都没有时间光顾。真正见到那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们,还是在离哈瓦那几千里之外的古巴第二大城市Santeigo(圣地亚哥)。圣地亚哥和哈瓦那比起来更增添了不少的妩媚。


到圣地亚哥的第一晚,我就寻着音乐去寻找那些传说中的Salsa Club。在昏暗的街头,看我一个人闲逛,很快就有人来和我搭话。听我要找跳Salsa的地方,他转身就带我去,走过了几个街口,心里虽然有点发虚,但报着好酒都在深巷里的信念,还是跟着他七拐八拐地到了一个大木头院子前。门口有广告,两刀的门票,古巴人自己就大概25分。表演的场地其实是在这个两层老屋的天井当中。几张木桌椅,角落里是乐队。我来得时候,只剩下一张大木桌,周围的几桌大概是些法国意大利人。呵呵,在古巴的十几天,我见到的都是从欧洲来的游客。其实我有一个主观的评价,没有美国人的地方,才真正是没被污染过的好地方。美国人去哪儿,哪儿就完了,呵呵,一个人胡说的,不算定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还有个发现,当我是唯一的亚洲人的时候,一般周围的座位坐得再满,也没人愿意往我的桌子前挪一挪,除非我先打个招呼,我有长得那么不堪吗?还是他们也有我自己也不愿意承认的种族区分的意识在里面。反正当时,就是周围都坐满了客人,就我一个人的大桌前空空荡荡。我自己觉得别扭,就四处打量,看到门口站了四五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她们当然也在注视着我,打了个招呼,其中的三个姑娘嘻嘻哈哈打闹着来到我的桌前。


大概是专门来跳舞的,身上的衣服非常的火热。我发现,跟古巴人做服装生意,要照着怎么性感怎么卖。可是,美国的Victoria"s Secret的内衣够火辣了吧,但我包准就算美国的禁运完全解除了,VS在古巴还是赚不了钱。怎么说呢,举个例子吧,就说这Bra。我稍微留意观察过,在古巴什么女人戴Bra呢?只有穿校服高中生,穿套装的Office Lady。为什么还要在他们前面加上服装来限制,就是,无论是高中生还是标准的上班族,只要下课下班之后,Bra也就丢了市场。我想这是和她们不愿被束缚的性格的有关。要不然,就是那些全国统一的高中女生的黄色校服,怎么配的百摺的校裙也就跟超短裙差不多一个长度?


话题扯远了。她们坐到我桌前,我猜她们肯定得要酒水。不过我事先打听过了,一听啤酒,也就1块钱。所以我很绅士地问她们想喝点什么,居然没人捧场,让我大感奇怪。音乐响起来,这几个姑娘立刻就激动得象打了兴奋剂,比划着要把我拉起来跟他们一起跳。刚才看过她们的Dirty Dance,那个撩拨的劲头,我是怎么也跟她们配合不好。别别扭扭几个回合之后,头上直冒虚汗。其中一个皮肤很白的女孩倒是热心的紧,尽管语言不是很沟通,还是非常耐心地教我扭着腰和屁股。古巴明快的音乐倒是和她们跳动的影子很般配。我一罐罐地喝着啤酒,听着三个美女在我眼前欢乐的笑声,……陶醉的感觉就一波一波涌上来。


另两个女孩儿皮肤稍黑一点,不过也是一等一的漂亮。其中一个稍微会一点英文,是在夜校里学的。告诉我她们三个今年刚刚高中毕业,是同班的同学。她看我一直跟那个皮肤白的女孩儿瞎蹦哒,就悄声对我说,我要对她有意思,一会儿就带她走吧。我借着酒劲儿说,这么漂亮的女孩儿,我可没这么多钱。我一说完,这个女孩儿就生气了,说你把我们当什么人了。我这赶紧陪不是,说我真不是那个意思。这回,再看刚才一起跳舞的那个女孩儿, 越看越觉得她的眼波里流动的,都是脉脉柔情了……


音乐嘎然而止,一看表,已经午夜两点了,那个女孩儿自然地跨上我的胳膊,问我住在哪儿。我告诉她我的地址,是个私人的CASA PARTICULAR。顺便提一句,要是想自己自由一些,一定要住那些私人的用自己的住房开的旅店,其实就是主人住在一栋公寓里。一是价钱便宜,一般 15-25刀一晚,(酒店一般的动不动就上百);二是行动自由,带什么人回来,只要跟主人打声招呼就好了,其实不打招呼也没人理你。还有一点,那些欧美的旅客坚持的,就是,钱不花给政府,只花给古巴人民。我倒无所谓,经济和自由是我的基本条件。那些私人的店,都有一个蓝色的三角在门上,这是在政府注册了的。每个出租的房间,主人每月都要给政府缴纳100-200刀的税。


出门坐上一辆出租车,就朝黑暗中开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哈瓦那的大街上,两个女孩儿拦住我,非要让我给他们照张相。


第二天中午,这个女孩竟神奇地又出现在我正参观的“嘉年华博物馆”外。我就一个劲儿的苦笑。呵呵,印证了前人所说,一个喜欢上你的古巴女孩儿,你是甩都甩不掉的。我说好吧,带我去你认为当地人最喜欢吃饭的地儿。她三转两转,把我带到一个家庭餐馆,几条不怎么新鲜的虾,竟最后要了将近三十块,哼!当我是凯子啊。吃完饭,她说她想去买衣服,我一听,恩,我还是读过一些书地,这买衣服,除非你真想娶了她,可千万别跟了去。古巴女孩儿对衣服的热情,能把一个店的衣服都包了。我赶紧说下午我还有安排,去一个国家公园骑马玩儿。她才怏怏不乐地离去,还不忘说晚上在那个Club“no see no go”。我随口答应下来。


到了晚上,我去了一个传统音乐的小剧场, 都是一些老艺人,弹唱着他们哪个时代的曲子,观众也都是些当地的老人。我正闭着眼睛,晃着脑袋,打着拍子,突然有人拍了我的肩一下,我睁眼一看,朝他指的方向看去,那三个女孩儿,站在窗外,拼命得跟我挥着手。我的天啊,怎么跟影子似的,跟定了我了。


跟她又去了那个CLUB,反正古巴的音乐和舞蹈,我是怎么也不会厌倦。到了那个黑巷子口,突然,我被四五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拦住了去路。我心里有些发虚,问, 怎么回事?其中一个指着那个女孩儿,说,她刚才做了我的TAXI兜风,可没钱,说你会给她付款。我是哭笑不得。怎么,还真傍上我了。不过,看看这条巷子连灯也没有,还是不能得罪这几个不知道什么来历的人。平静了一下,问他们多少钱,35刀!这不讹人嘛!35刀我都可以开出省去了。我说,她欠你多少钱,你们管她要,她有什么问题,我们两个自己会解决。几个人不依不饶,我心里是越来越发毛。我说,如果你们觉得我必须要付这笔钱,我们去警察局去交涉。可四下一看,平常到处都是的警察,怎么关键时候全没了?几个人的态度越来越横,我正琢磨着还是息事宁人算了,就听另外一个问我:


“Where are you from?”


我其实最怵头这个问题,每回都得揣摩人家的意思是问我是从哪儿来,还是我是哪国人。记得几年前的一个周末参加一个美国朋友的Party,人家这么问我, 我就回答中国,让一屋子人目瞪口呆,“你当真是从中国专门来参加我们的Party?”。呵呵,怎么回答都得跟人家解释一通。


这时候就听旁边几个人七嘴八舌,“不是日本就是中国!”气焰也越来越嚣张……


我对他们说,“我从加州来”。说完,他们就安静下来,其中一个说,“美国人,算了吧,别招惹他。”还没等我解释,一瞬间,所有人都消失不见了。


我看了那个女孩儿的一眼,她可怜巴巴地站在那里。我叹了一口气,也没了接着去跳SALSA的兴趣。给了她10刀作为她回家的车资。心里七荤八素开始有点后怕。第二天听说,有个不成文的惯例,在古巴要是侵犯美国人被抓到,比骚扰一般的外国人处罚还重。唉,说什么好呢?在一个被美国政府仇视的国家里,“美国 ” 这个名字对古巴人来说却仍然如此高山仰止不可冒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