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联名告倒强奸少女的警长说明了啥问题?

据网络报道:现年52岁的白玉岭,案发前是安徽省亳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支队长。这是一个头上顶着人民警察光环的社会败类,一条披着人皮的狼! 亳州市纪委初步调查认定,从 1988年到2008年12月,白玉岭涉嫌收受70余人次贿赂共169万元 、贪污13万多元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157万元 、违反规定经营获利107万元,同时还涉嫌强奸少女、毁灭证据等。

据媒体报道:白玉岭被抓的那一天,当地的百姓大放鞭以示庆祝。从这一点来看,真是恶事做到了尽头,以致引起了极大的民愤。白玉岭倒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他竟倒在了众多的群体联名上告上,这个群体非同寻常,竟是社会最为低层的职业‘小姐’职业。真是让人惊叹不已。白玉岭倒了,倒在了那些经常被自己欺负践踏的‘小姐’们的手中,这说明了啥问题?说明了在现今的法制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只要你的利益受到侵害,你就可以拿起法律的武器为自己维护权益。‘小姐’也是人,虽然这个职业永远不能被社会认可,虽然这个职业会遭世人唾弃,但她们也有权力利用法律的正义去制止那些恶人。

据媒体报道:他的所作所为已经到了肆无忌惮、无恶不作的地步,什么逼良为娼、强奸少女、嫖宿妓女、敲诈勒索、强行霸道、收受贿赂、私分赌资、贪赃枉法……凡是只要他的权力涉及的范围,只有他不想干的,没有他不敢干的。尽管你守法经营,只要在他的地牌上,他也定会搅得你永无宁日。除非你能拿钱买平安。

有报道说“白玉岭案发后,已有6名特警支队民警涉案被查处,包括一名大队长、两名副大队长、两名中队长、一名驾驶员协警”;曾经“将市烟草公司奖励给巡防支队打击制贩假烟案件的88000元,与支队政委李某各分27000元”。这些更说明了官场腐败,单身独马很难,当性质恶劣到极点的时候很大程度上都定将是集体腐败。

纪检办案人员认为:公安部门多次在扫黄打黑中获悉白玉岭嫖娼事实,甚至还有被强奸少女报案,他却一直未受处理;而其长期泡在浴场里不上班,严重违反工作纪律,也无人监管。这说明当地公安系统内部监管严重缺位,上下级之间相互禅护,利益链在暗中作怪。

在调查中得知,白玉岭更懂得趋炎附势,搞好与上级的关系,早在11年前,就是当时的亳州市委书记李兴民帮他保住了公安局副局长的位子。一名知情的纪检人员说,白玉岭曾经私分奖励款,应定性为贪污行为,涉嫌构成刑事犯罪,当时的案件主办人李运良说:“处理决定是市纪委常委会定的。当时我们接到很多关于白玉岭的举报信,我们查出来的只是一小部分,如果继续查,肯定能查出很多问题。但后来领导没有让继续查。”那么这“后来领导没有让继续查”又说明了啥问题?是不是这不让继续查的领导也是白玉岭的暗中保护伞呢?如果不是,当领导的为何就不深查到底,铲除社会的败类呢?调查时有人说“可以肯定,白玉岭在当地为非作歹,绝非‘一个人在战斗’”,这样的话语真可谓是一针见血地披露了白玉岭为何在当地作恶20年不倒的现实。

当官就是要为人民群众服务的,倘若违背人民意愿,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也定会遭到相应的惩罚。作为公民,我们有时也需要胆量,敢于同邪恶做斗争,用法律去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新华博客 反腐直谏)




惊!告倒特警支队长的竟是“小姐”

据7月9日《半月谈》报道:安徽省亳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支队长白玉岭,1988年以来多次收受巨额贿赂,在办理赌博、嫖娼等案件中,采取截流、侵吞等手段贪污案件罚款和赌资,在其办理的近万人的案子中无一被转为刑事案件,都是交罚款就放人,然后或藏匿或毁灭卷宗。他还涉嫌多次强奸少女、嫖宿妓女,在当地激起极大民愤。

报道说,亳州市纪委初步调查认定,从1988年到2008年12月,白玉岭涉嫌收受70余人次贿赂共169万元、贪污13万多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157万元、违反规定经营获利107万元,同时还涉嫌强奸、毁灭证据等犯罪。白玉岭收受贿赂的对象主要包括:特警支队内部人事调整的有关人员,招聘的协警,宾馆、酒店等娱乐服务业老板,涉赌、涉黄人员,涉嫌经营假药的不法药商,承建特警支队办公楼工程项目的负责人等。

“他敛财不择手段,只要权力涉及的范围,不论什么人,你送钱就给你办事,不送钱要挟你送钱,否则让你不得安宁。”亳州市纪委纪检监察一室副主任、白玉岭案件主要负责人娄昆山介绍说。

就这样一个从头烂到脚的东西,恶贯满盈,天怒人怨,能在当地“潜伏”20年,记者调查了解到,白玉岭之所以作恶多年,其背后的原因是当地公安机关管理混乱,监管缺位。

最后将这个恶霸警察告倒的却是“人贱言轻”的“小姐”,她们拿起法律武器,联名将其告发,终于得到法律的保护和救助!据纪检监察部门介绍,白玉岭涉嫌强奸少女、嫖宿妓女。他利用特权,从2004年以来在亳州市内3家浴场长期占用3个高档房间。他一般上午到办公室处理事务,下午就轮流到浴场洗浴、休闲,很多受贿交易是在浴场完成的。

2005年5月,白玉岭在其中一家浴场将一名女收银员两次强奸,并致其怀孕。该女子曾状告白玉岭,后来白通过中间人拿出6万元私了。“我们去取证时,这个女孩刚结婚,说到此事就痛哭流涕。这起案件证据充分,目前已移交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娄昆山说。

受到白玉岭伤害的女孩不止一人。当地纪委调查时,河南女孩邓某反映,2006年她高中毕业后到亳州打工,落入“鸡头”之手,鸡头将她“献给”白玉岭,白将其强奸,后被强迫卖淫。半年后因不堪忍受,从二楼跳下逃跑时摔断脊椎。其间,邓某曾到亳州市公安局控告白玉岭强奸,还上访至安徽省公安厅。经省厅领导批示后,亳州市公安局才办理此案,最后却不了了之。

娄昆山告诉记者,亳州市谯城区刑警支队在办理一起涉黑案件中,抓获的一名卖淫女交代与白玉岭有长期性关系,甚至连他的手机号、相貌特征都一一说了出来。而从办案人员调阅的卷宗来看,与白玉岭发生性关系的卖淫女有多名,但白一直没有被查处过。

据介绍,办案人员在对白玉岭的办公室检查时,发现了大量春药、黄碟和价格昂贵的冬虫夏草。“当时他桌上的茶杯里就有十几根冬虫夏草,仅这杯水,就值近千元。他生活的腐化可想而知。”娄昆山说。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白玉岭被我们带走的那天,群众在他家附近和市公安局门口放鞭,可见他的民愤有多大。”(新华博客 舒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