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空军核心能力由六方面构成 网战能力位列其中

fengyimin 收藏 0 48
导读: 海湾战争爆发时,美国空军部队拥有535000名现役人员,其中有106000人驻扎在外国的空军基地。他们的主要任务是遏制苏维埃政权,当时几乎所有的美国空军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欧洲和远东地区。 美国空军除了有两架空中加油机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执行训练任务之外,没有其它的空军部队部署在波斯湾地区。美国空军的B-52轰炸机正在战略空军司令部基地内处于核戒备状态,同时空军只有少数的作战飞机配备有精确制导武器。 而无人驾驶飞机也仅仅作为在靶机周围观测使用。 然而1990年8月2日凌晨,萨达姆·侯赛因



海湾战争爆发时,美国空军部队拥有535000名现役人员,其中有106000人驻扎在外国的空军基地。他们的主要任务是遏制苏维埃政权,当时几乎所有的美国空军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欧洲和远东地区。


美国空军除了有两架空中加油机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执行训练任务之外,没有其它的空军部队部署在波斯湾地区。美国空军的B-52轰炸机正在战略空军司令部基地内处于核戒备状态,同时空军只有少数的作战飞机配备有精确制导武器


而无人驾驶飞机也仅仅作为在靶机周围观测使用。


然而1990年8月2日凌晨,萨达姆·侯赛因的伊拉克军队,在1000辆装甲车、350辆坦克和海、空军配合下,分三路对科威特发动闪电攻势,占领了科威特全境。在几个小时之内,第一架美国空军的战斗机便飞往中东地区,以威慑伊拉克军队,准备阻止其向南入侵沙特阿拉伯


在那时没有人会想到,这场阻止伊拉克军队继续入侵沙特阿拉伯,挽救科威特的国际行动,会成为美国空军最长的一场战争。这是一场发生在伊拉克南北部上空,巴格达街头,阿富汗边境村庄,以及其它小规模行动的战斗。经过了多次的部队裁员,如今美国空军只有323000名现役人员,其中参与过多次战争,拥有丰富作战经验的人员已经不多。


现在时光已经过去了18年,美国空军是如何适应这一场长期的战争,以及目前美国空军的首要任务是什么呢?


政治上,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参与的这些战争都是安全的。军事上,这从一开始就是一场空中力量的较量。美国空军参与了几乎每一次军事行动,几乎可以独立完成这些军事任务,并且在任何时候都是联合部队的主要作战力量。


沙漠风暴行动中多国部队战胜了伊拉克军队,之后美军地面部队撤离了伊拉克境内,美国空军面临的第一个挑战便是要依靠伊拉克的两个禁飞区,以遏制伊拉克军队的发展,这是因为萨达姆没有遵守联合国的有关决议。


在这之后,联合国和北约国家分别授权对南联盟采取以空中轰炸为主的军事行动,以阻止塞族人在1995年的波斯尼亚和1999年的科索沃主导参与的“种族清洗”行动。


2001年在美国发生的911恐怖袭击事件,直接导致了美国对塔利班控制的阿富汗进行军事打击行动,阿富汗在当时已经成为了基地恐怖组织的一个避风港。从2001年10月7日开始,以美国为主的盟军开始对阿富汗发动了推翻塔利班政权的“持久自由行动”。


2003年3月,以美国和英国为主的联合部队正式宣布对伊拉克展开军事打击行动,彻底消灭了对美国及其盟国具有威胁的萨达姆政权。萨达姆自从1991年的停火协议以来,一直公然蔑视禁飞区和联合国武器核查人员,并且实行独裁统治,严重践踏人权。


2003年初期的主要军事作战行动结束之后,这片充满了武器和敌意的中东地区实现了区域稳定。伊拉克成为了民间权利的角逐,美军与基地组织斗争的战场。


此外,美国和北约国家已经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加强了在阿富汗的打击恐怖主义的军事行动,正在努力援助和重建这个国家,使其不再成为复活的恐怖组织新的避风港。


对于空军作战人员来讲,长期的战争还不会很快结束。在伊拉克还有很多军事计划将会执行,美国空军也将会继续不间断的执行军事任务。同时,空军将提供情报监视侦察能力,保持主要机场的平稳运行,并且继续培训伊拉克空军部队。美国空军在一段时期内可能会提供一定程度的召唤空中支援力量。


美国空军正在不断地变化和调整,提供各种先进的作战能力,以满足长期战争的需要。在这个过程中,有效打击这些顽固的恐怖组织,以成为空军不同于其它军种的地方。


目前的探索方向


冷战时期驻守在美国,欧洲和亚洲大部分基地的美军部队,目前已经成为了拥有独立架构的远征部队。网络安全运行已经遍布在所有军事行动和后勤保障工作之中。同时空军女性人员已经几乎活跃于所有的作战行动当中,从安全部队到轰炸机机组成员的各个方面。空军,国民警卫队和预备役的女性人员数量,已经超过了以往的任何一个时期。


虽然一系列频繁的战争引起了美军各种改变,但却有六个方面例外,它们可以归结为精确度,非线性战场,网络,无人机系统,情报监视与侦察,以及编队协同。


在1990年这些方面应用还不广泛,但是从那之后开始的长期战争,这六个方面已经成为了当今作战的核心部分。它们对美国空军当前和未来的发展,以及其在联合军事行动中的作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这六个概念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们产生于上世纪90时代初期,然而随着2005年开始美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局势的变化,已经导致它们被交织在一起,成为了一种新的战术和行动措施。


精确度:激光制导武器是在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开始发展起来,并在越南战争中首次亮相。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激光制导武器大放异彩,赢得了普遍的赞誉。当时美国空军仅仅派出了150架可以携带激光制导炸弹的战斗机参与沙漠风暴行动。


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和革新,空军现在已经成为战场上非常强大,并且拥有高精度打击的力量。


在2003年,伊拉克战场上的美国空军战斗机已经有能力使用通过激光,或者全球定位系统对武器进行高精确度的制导。更主要的是,灵活机动的联合制导攻击武器(JDAM)已经被证明了其非常重要的价值和作用。B-52B-1轰炸机都能够装载联合制导攻击武器对选定的各种军事目标进行精确打击。


联合制导攻击武器在其2004年正式投入使用之后,这种新式的500磅重量的炸弹成为了支援美军地面部队在伊拉克城市地区作战的首要选择。


高精确度作战的革命并没有停止,在2006年的阿富汗战场上,联合精确空投系统(JPADS)首次露面,联合精确空投系统是高空、全天候、GPS制导系统,增强了空投系统从飞机投放后的控制能力。这个系统增强了空军与陆军的协同作战能力,使得飞机在高空和高速的条件下,投放货物能够更加精准,并且还能使不同的货物到达不止一个空投区域。


2006年8月之后,精确空投已经有力的支援了在阿富汗的联军和特种作战部队的军事行动。2007年2月,联合精确空投系统经过软件升级之后,第一次投入了伊拉克战场使用。这个系统在未来可能会得到进一步的发展,例如能够向指定区域精确部署部队,向大面积区域投放救灾物资等。


非线性战场:1996年6月,一辆装有炸弹的运输燃料卡车袭击了沙特阿拉伯胡拜尔大厦的美国军事营地,这表明后方大本营已不再是安全的避风港,美国空军在远离前线的后方基地同样有可能遭到袭击。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期间,美军战斗机和直升机北移进入伊拉克的机场时,几乎不久就能够被敌人发现和攻击。


在战略方面,后方重要战略目标已经可能成为敌人首先攻击的目标,战争可能在前线和后方同时展开。在战役战斗方面,尽管仍有战斗的前线和后方,但已经不再是固定不变。交战双方都将更加强调主动进攻和对敌全面纵深打击。


在伊拉克拜莱德空军基地的某些时期,迫击炮攻击事件频繁发生。食堂,货物设施,甚至飞机舷梯和机场跑道,都成为了敌人攻击的主要目标。这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使得美国空军和陆军在2005年同意对部门的分工进行改变,美国空军将独立负责其在海外空军基地的安全保卫任务。


在阿富汗的巴格拉姆空军基地周围也开始出现了新的问题,恐怖分子在基地的大门附近不断发动袭击。空军安全部队已经开始清剿周边区域,保证基地大门的安全。


生存训练


事实上,任何飞行员在进行远征作战行动中都有可能因为战机被击落而面临危险,因此现在就应该开始进行基本战斗训练。保持健康,掌握熟练的武器射击技术,以及保证小单位的纪律,是每个飞行员在紧急情况下必须掌握的基本素质。在这一训练科目中,飞行员将被派往陆军部队参与训练。


长期战争的经验已经表明,飞行员在作战中将会面临不可预测因素,以及不稳定区域的环境。美国空军正在计划培养更多具有专业远征战斗技术的安全部队,并且在非线性战场上装备新式手枪以及防弹衣。


所有这一切都旨在提高飞行员在地面战场遇到常规武器袭击时的生存机会,这就是所谓的“外线任务”。从长期来看,美国空军的目标是在高度和低度威胁区域安全运作其独立的空军基地。


网络:在长期战争的过程中,网络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一个重要和独特的领域。


在1991年,电脑帮助部队规划和管理尚处于萌芽状态。如今,网上交流作战行动,网络存储以及传输空军重要信息,已经使得网际空间成为了美军的重要支柱力量。


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场的渗透行动,已经依赖于网络系统。大量的信息和通信正在世界各地迅速传播,同时又必须保证其安全。


在这种背景下,美国空军在2005年的规划中正式提出了建立网络方面的专业作战部队的必要性。空军为了筹建专业的网络司令部,严格要求空军其它的司令部通力合作。空军还专门组织一批专家为即将进入这个司令部的人员制定严格的教育培训计划,使他们获得良好的专业技能。这种观念的转变,提高了网际空间在空军中的地位,使其重要性不再亚于空军在空中和空间方面的传统领域。


在2007年,美国空军正式在路易斯安那州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成立临时的“空军网络战司令部”,以应对将来可能出现的互联网战争。空军网络战司令部的建立是由于长期的努力,包括为这个项目投入了大量资金,投入了大量专业网络人才。该司令部正式运行后,将承担有关培训和装备任务,目的是使美军能够在互联网上或通过互联网开展全球性行动,实现空中、太空和网络作战一体化。


美国空军现在已经拥有网络战能力,这为联合部队指挥官对战区目标的“攻击”增加了一种选择。这是一种新形式,高精确度,产生巨大影响的打击能力。回顾过去,网络系统可能是长期战争孕育的一项最重要的成果。


无人机系统:MQ-1“掠夺者”及其改进型无人机,以及更加先进的MQ-9“收割者”无人机已经成为了长期战争的宠儿。


可以有把握的说,冷战时期这些飞行在中高空的无人侦察机,已经成为了高级将领的另一双眼睛。经过多年的实验与研究,空军在上世纪90年代已经将“掠夺者”无人侦察机作为其一个非常重要的平台。


“全球鹰”是美国空军最先进的无人机。作为“高空持久性先进概念技术验证”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于1995年启动。当“全球鹰”还处于测试阶段时,其在2001年的阿富汗和2003年的伊拉克战场上,就已经在执行高空侦察任务。


事实上,从无人机发生重大革新,快速发展之后,围绕无人机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执行什么样的任务就一直存在着争议。长期战争中无人机的优秀表现,已经证明了无人机系统的实用价值,并且至少在安全的空域中,无人机是可靠和可信的。


空军已经完全坚定无人机的作用,将会增加采购,并将使用无人机投入到新的作战任务中。第42攻击飞行中队(ATKS)是美国空军第一支无人机飞行中队,该中队目前的主要任务是训练MQ-9的机组成员,以及开发、制订该机的战术-技巧-操作程序。其目前已经可以操作装备的MQ-9“收割者”无人机,从位于内华达州的克里奇空军基地,飞往中央司令部战区执行任务。之所以这支飞行中队被命名为“攻击”中队,是因为无人机传统的情报监视与侦察的任务正在发生改变。


无人机目前正在寻求获得自主空中加油能力(AAR),这将大大增加其作战半径和留空时间,也大大降低了其作战部署和反应所需要的时间。这将使人们对无人机的持久作战的能力更加印象深刻。


无人机系统目前已经成为空军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其是空军作战力量的一部分,同时空军领导人做出努力,以确保其无人机操作人员有一条正常的职业发展道路,同时也将继续升级和改善无人机系统。


然而,未来的无人机作战部队需要一名有魄力的空军指挥官,以确保未来无人机系统能够继续发展,并且能够不断满足变化的需要。


“捕食者”和“掠夺者”现在可以在具有优势的空域自由飞行。而未来,无人机的任务却可能是与敌机争夺领空,这将使得今天脆弱的平台处于危险之中。


情报监视与侦察:现在很难设定一个期限,让变革后的情报监视与侦察(ISR)能够立刻成为空中作战中心的日常组成部分。


即使是参谋长联系会议主席迈克尔·马伦上将,努力描述ISR对目前作战产生的影响。


美国空军现在明白,ISR已经成为空军一系列变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情报、监视和侦察活动组成了实现空军安全目标所需的作战行动的绝大部分。已成为全球警戒、全球抵达、全球力量的基础。反恐战争的需求产生了个人的不间断跟踪,例如对于恐怖分子头目的追踪,这也导致了有众多的情报来源。从来没有一个飞行员能够像如今一样成为拥有比较实时信息的指挥官。


一套有用的系统与战术是息息相关的。“掠夺者”无人机上提供的全动态视频图像就是最好的例子,同时还有许多事例。


E-8战场联合监视机的地面移动目标指示雷达可以全天候下对地面静止或活动目标进行定位、探测与跟踪,已经被应用于反叛乱运动和跟踪目标,对监视军事冲突和突发事件中的地面情况,控制空地联合作战都具有重要作用。


RQ-4A“全球鹰”无人侦察机的图像,通过卫星传送,已经被用于实时的目标验证。


融合众多国家的情报来源,是查找和打击恐怖组织头目的重要方法。而在1991年,还没有这些方式。


如今整理后的情报资源已经成为了战场指挥官的一个强有力的工具,在未来如果没有ISR的图像情报,就没有部队的部署及作战。


从许多源头得来的信号及图像情报,经过分布式通用地面站(DCGS)的处理,就形成了一个战场的工作图片。DCGS系统是多源的ISR信息综合应用系统,可近实时接收、处理及分发ISR信息。其主要功能是在一个通用地面站,从多信息源中接收情报信息,然后数据被处理、存储、关联、开发并传输至作战指挥中心以实施实时打击。这是一种在长期战争开始之前,整合能力远远优于其它任何方式的能力。


编队协同:长期战争已经使得美国空军发生了一系列的变革,包括为陆军、海军陆战队海豹突击队提供近距离空中支援。叛乱分子和城市战斗已经磨砺了空中和地面的协同合作,这是前所未有的。


2002年3月,美军在阿富汗参加对塔利班反政府武装展开的代号为“蟒蛇行动”的军事清剿作战。美国空军进行了大量的空中打击,以支援被围困在沙希科特山谷的美军地面部队。所有人都承认,在这一战役中协同系统的发挥不尽如人意。


在2003年,改进后的协同系统装备了笔记本电脑提供坐标引导,这被应用于伊拉克战场的近距离空中支援。从那时起,地面部队的观测就成为了空军打击的一部分,地面部队的指示,为ISR和空中打击提供了重要依据。这套“遥控作战视频增强接收装置”(ROVER)的特制的笔记本电脑,它允许在地面的联合战术空中控制员(JTAC)能够共享战斗机瞄准吊舱在空中发现的目标的实时视频图像。这样不仅能让JTAC能够掌握战斗机在空中观察到的地面正在发生的事情,同时可以有效的使JTAC与空中的飞行员进行交谈,以确定应当对哪些目标进行轰炸,并且通过交谈,可以使地面人员从报告其身处险境,到获得支援,只要不到5分钟的时间。而过去,这一过程通常至少需要花费30~40分钟。


当然在这之前,空中与地面的协同作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过尝试,在那之后便停顿了,而5年之后在朝鲜战争中,美军深刻吸取了教训。


如今的战略取决于空地一体化。美国的空中力量如何有效地支持美军地面部队、伊拉克陆军、或者世界各地的其它盟国军队的部署和展开,已经成为美军地面部队在海外作战的关键因素。


关键的问题是空军是否能够从长期战争中充分获得有益的教训。


对于这些所有发生的变化,要从实战经验转变为真正的应用还有一条漫长的道路。现存的飞机也需要进行一系列的升级;例如要对所有飞机装备超视距系统;对联盟作战飞机实行一条单一的数据链;所有飞机要具有识别能力;要有更好的电子攻击能力;继续维持和完善空对空,空对地作战的优势;加强红外线自我保护意识。


现在的背景


继续提高武器装备的水平也是非常重要的。目前最迫切需要的包括更多的弹性引线,能够抵御GPS和激光追踪的武器,以及普遍模块化和装备的升级。


其中最大的未知因素是空军从长期战争到下一场战争中能否支持和发挥桥梁的作用。


长期战争还没有发展成为空,天,网际空间的一体化国防战争。而与此相反,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的空袭太引人注目,这已经发展成为了以空中打击为主要背景的军事行动。


上世纪90年代,在禁飞区发动的空中打击军事行动,已经成为了主角。


如今以监视和支援地面部队为背景的空中连续巡逻作战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已经很少出现。


而更加难以理解的是有数千架次的作战飞机参与了保卫美国本土不再受到另一场911式的恐怖袭击的“高贵之鹰”作战行动。


与此同时,美国空军最高领导人在长期战争的过程中有过许多激烈的观点冲突。这也导致了美国空军的三任参谋长分别在1990、1997、2008年提前退休。


辞职的迈克尔·莫斯利上将曾经领导了美国空军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同时辞职的还有美国空军部长迈克尔·温,这是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作出的一个历史性决定,这种空军最高军事和文职领导人同时被解职的事件十分罕见。


盖茨指出,免去莫斯利和温职务的决定,是基于柯克兰·唐纳德上将对“台湾事件”的调查结果而做出的。唐纳德认为空军缺乏“重要的自我评估精神”,从而导致在处理核武器等重要物资方面的缺陷不太可能得到纠正。所有这些事情证明,在过去的18年中,有一个共同因素:国防部从来不是由空军来领导。


一些严重的问题继续困扰着空军的现代化进程,影响了空军有效发挥其作战能力。


继续沿用日益陈旧和落后的部队结构,使得空军对长期战争中积累的许多经验教训难以有效利用。长期战争已经吸干了空军的家底,而堆积了更多的磨损和负债。


机龄较大的飞机受到了直接影响,但相对较新的平台,如C-17运输机,也可能不能长期运行。


也不能明确的认为,美国空军在长期战争中扮演的角色和任务将会发生改变。正确的战时分配和对于无人驾驶飞机的控制还远远没有解决,但空军的进取心就已经受到了两次打击。


美国陆军已经通过“联合货运飞机项目”已经极大地增强了战场空运能力,而这已经侵入了以前空军的一个关键领域。


网络战司令部的领导人依然不能确定,而这个美国空军努力带头的项目,可能会与其它的政府机构和网络项目发生冲突。


五角大楼不愿意为美国空军急需的新飞机采购提供资金,这看起来似乎是旨在将空军变成一个处于配角地位的角色。


对于空军士兵来讲,最大的问题不是美国空军是否能够在长期战争中获得成功。真正的问题是美国空军面对不足,预算和衰弱的影响,如何还能够最好地维护美国的利益。空军必须以某种投资使得其能够在今天及明天取得成功,但它们并不能做到这些。


作者: 瑞贝卡·格兰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