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死:77封阵亡通知书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朱昭宾 收藏 0 1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URL] 一天晚上,房玉书焦急地在草垛边踱来踱去,房玉书向远处张望着,小路上空荡荡的。远处,韩冰清远远地走来,房玉书冲过去抱住韩冰清。韩冰清挣开:“玉书,我有了。”房玉书一惊:“啊,有……有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韩冰清:“不为什么。” 房玉书:“家里知道吗?” 韩冰清摇摇头:“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


一天晚上,房玉书焦急地在草垛边踱来踱去,房玉书向远处张望着,小路上空荡荡的。远处,韩冰清远远地走来,房玉书冲过去抱住韩冰清。韩冰清挣开:“玉书,我有了。”房玉书一惊:“啊,有……有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韩冰清:“不为什么。”

房玉书:“家里知道吗?”

韩冰清摇摇头:“你不要有负担,这事我自己负责。”

房玉书有些生气:“你在说什么?”

韩冰清对着他:“我爱你,这个孩子我要留下来。你去当了兵,谁会知道你会怎样?会不会牺牲?如果会,这个孩子就是留给我的最好的纪念。”

房玉书的泪一下子流了下来:“可是……可是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韩冰清笑了一下:“我也是刚刚从医院回来才知道的。”

房玉书:“我们该怎么办?我马上要走了,你有了孩子,怎么在这里待下去?”

韩冰清:“怎么待不下去啊?我一定要这个孩子,因为是你的。”

房玉书:“我要明媒正娶地接你过门,晚上,我跟爹去你家。”

韩冰清:“去我家?为什么?”

房玉书:“求婚!”


晚上,房玉书和爹正一起吃饭,房玉书问:“我娘呢?”

房父:“去你叔家了,那边有事,明天才回来。”

房玉书:“爹,我点上兵了,后天就要走。”

房父:“东西都给你收拾好了。”

房玉书:“我得和你说一件事,就是我和韩冰清。”

房父:“我知道,等你回来,我们去她家提亲。”

房玉书:“可是,她……韩冰清怀孕了。”

房父猛地站了起来:“你说什么?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造孽啊!”

房玉书恳切道:“爹,我喜欢韩冰清。”

房父:“你打听打听去,方圆几十里谁不知道韩家是书香门第,咱攀得上人家吗?你还没跟人家成亲就……就下了种,咱房家窝里还不捣我的脊梁骨啊,玉书啊玉书,你叫我这老脸往哪儿搁!”

房玉书:“为什么要管别人怎么看?我是要娶她的。”

房父:“那……韩家知道吗?”

房玉书:“还不知道,可马上就会知道了。爹,走前我要娶了她,给她个名分,要不我走了,她在这儿怎么待啊?”房父看着儿子,唉声叹气。


第二日,房玉书和父亲踏进了韩冰清家。房父坐了下来,房玉书和韩冰清站在各自的父母身后。

房父拘谨地道:“你家闺女韩冰清和俺家房玉书的事情,你……知道了?”

韩母:“我看出来了,他们一直在交往,小女一向自主,我相信她会做好她自己的事。”

房父:“你们的家风是咱们这个镇上最严的,她爸也是我们这儿最好的老师,对这样的事儿看得跟灯草灰一样,我可没想到……”

韩母:“两个孩子希望如此,我们为什么要横加阻拦?”

房父:“我可没这样想。玉书要去当兵了,临走前咱们两家还是商量着把两个孩子的婚事办了吧,没啥好时辰了,明天上午你们看怎么样?”

韩母惊讶地道:“什么?!”

房父未动:“玉书后天就得走啊。”

“那就等他回来。”韩母嗔怪地看了韩冰清一眼,韩冰清表情平静。

房父敲敲烟袋锅笑:“等他回来,哼哼,你们怎么会让韩冰清挺着肚子等他回来?我们都不忍心……”

韩母猛地站起来,椅子被带倒:“你说什么?”

房玉书冲到韩母面前:“伯母,我……我们,有孩子了。”

韩母回头看了一眼韩冰清,声音有些发抖:“韩冰清,跟我进来!”韩冰清低着头走进里屋,随后传出一声清脆的耳光。

韩母走出来,脸上有模糊的泪痕:“这事儿,我得想想……”


韩家,韩冰清一个人挺着肚子在看书,母亲走进来,韩冰清放下书问:“妈,你为什么不劝我?”

韩母:“清儿,你爱他吗?”韩冰清点了点头。

韩母叹了口气:“爱他,就把孩子留下来吧。”韩冰清看着母亲。

韩母:“为了这个孩子,你将来要承受多大压力,承受多少冷漠和辱骂,你知道吗?有些痛苦我们能帮你,可是有些,你要学会自己承受啊。”

韩冰清:“妈,我能。只是……连累你们了。”

韩母:“房玉书这孩子是个好人,有出息,你肚子里是他的孩子,留住了,等他回来。”这时,外面的邮递员的声音:“信,韩冰清的信!”

院子里,韩冰清捧着信,脸上充满了喜悦。母亲从她身边经过,看着女儿,轻轻叹口气,走出了家门。韩母来到房家,站在屋子里:“你是不是让房玉书回来一趟?冰清现在这个样子……”房父无奈:“唉,玉书成天打仗,谁知道眼下在哪儿啊。”


晚上,韩冰清伏在桌上给房玉书写信。


“玉书,收到你的信了。我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在哪里给我写信,我也不知道我明天把这封信寄出你还会不会收到它?我永远都会记得那天,记得那些歌声,记得那幅画。放心吧,孩子他很好,他会和我一起等你回来。我的书写完了,想看吗?你在那片炮火中,我都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但是你要感到快乐啊,还记得我和你讲过我的梦想吗?能够为我们祖国呐喊,为我们祖国身处炮火和战斗中,你是英雄啊。”


韩冰清抬起头,满脸泪水……


几个月后,雪白的墙壁上贴着“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八周年”的标语。供销社门口,人们进进出出,姑娘出门拿着花布在身上比画,传来她们欢快的笑声。韩冰清走在街道上,牵着小玉洁。小玉洁看到有吹糖人的,站下不走,呆呆地看着。

韩冰清买下一只糖公鸡,慈爱地递给小玉洁,小玉洁笑了:“妈妈,你真好。”

韩冰清摸摸她的头:“玉洁,走吧,咱们去看爷爷。”韩冰清身后,几个妇女朝她指指点点。

走到房玉书家,看着明显比过去好许多,新的家具,粉刷了房子,草顶也换成了瓦顶,门上贴着蓝底黑字的春联,已经陈旧了。

韩冰清走进院子,看见房父正在院子里忙活。房父看着韩冰清,没说话。

韩冰清:“爹,你别太累了,歇会儿吧。”

房父:“我知道,我没事,这身体还硬朗,只是你带着玉洁,苦了你了……”

韩冰清:“你放心,我会带大玉洁,等房玉书回来。”

房父搂过小玉洁:“玉洁,听妈的话,啊!”

小玉洁乖乖地说:“爷爷,妈妈说我是乖孩子!”

母女俩回到家,韩母坐在韩冰清面前:“清儿,你也不容易,为了你这事儿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房玉书来信你爸不想让你看,是想让你断了和房玉书的情感,女儿没结婚就有了孩子,他受不了别人的白眼,你懂吗?”

韩冰清低着头:“我懂。”

韩母:“我带你走吧,离开这里,忘记这里不愉快的事情。”

韩冰清哭着:“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要等房玉书回来。我走了,他回来找不到我,妈,别带我走!”韩母眼泪流下来……


草垛边,韩冰清靠着在看房玉书的来信,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


“冰清,这一场战役打得太过瘾了,你知道吗?在战场上,我才觉得自己是个英雄,是个男人。又一场仗打完了,有了个喘气的工夫,赶快给你写信,孩子好吗?为什么我给你写的信你都不及时给我回呢?是不是我们的这场感情给你添加了太多痛苦?我是多么期待能够看到你的来信啊,你的信是支撑着我战斗的信心,明白吗?”


……


阳山韩冰清家,屋里的香薰青烟缭绕,年老的韩冰清睡在躺椅上,依然闭着眼睛,只是眼角慢慢淌下泪水……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