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死:77封阵亡通知书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朱昭宾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URL] 在场的听者无不垂泪,敬先贵犹豫再三:“田青的病能治好不?” 村主任:“治?!田青这疯病都多少年了,怎么治?不过也说不好,有时候疯,有时候又正常,说不清!疯的时候乱叫,见了结婚的人披着彩绸就要上前吵闹,说她哥回来了,她哥回来了,高兴得跟个孩子一样,一会儿又说是哥给自己找了个好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


在场的听者无不垂泪,敬先贵犹豫再三:“田青的病能治好不?”

村主任:“治?!田青这疯病都多少年了,怎么治?不过也说不好,有时候疯,有时候又正常,说不清!疯的时候乱叫,见了结婚的人披着彩绸就要上前吵闹,说她哥回来了,她哥回来了,高兴得跟个孩子一样,一会儿又说是哥给自己找了个好婆家……”

舒放脱口而出:“田青老人还没嫁?”

村主任:“嫁什么……她怎么嫁?哎,对了,我还没问你们,你们找她做啥?”

曹立有从包里掏出来阵亡通知书,递给村主任。村主任良久地看着,显得很沉重:“你说都这么多年了,你们怎么才想起来送回来?这人都不在了,就剩个疯子了……还要这通知书有什么用呢?!”

大家陷入沉默,气氛很尴尬。

曹立有:“主任,请你帮个忙吧,田壮就牺牲在我的眼前。现在我们跟田老太太还说不上话,我们就想出点儿钱,在田家的祖坟上,给田壮修个好一点的墓碑,你看……”村主任点头:“行,这村上老一辈儿人都知道,田壮是个好娃儿,虽说多少年不知道他到底是死是活,大家都没说过他半个不字。现在知道他是烈士了,我敢说村里人都感到光荣,为他立碑,值!”


3

江城民政局,郑守志一边在文件上写一边接听着电话。

郑守志:“好好,我知道了,行,就这样。”郑守志放下电话,把桌子上的资料收拾好放进抽屉,站起身往档案室走去。

郑守志没敲门直接进了档案室,拍拍正在专注查资料的刘毅云:“等不及,我就下来了,什么情况?”

刘毅云:“我们查到一些资料,上面是当年敬先贵的签字,这些资料放在我们的档案库里,敬先贵离休后,这些资料就没有动过。但可以和那些通知书相对应,现在看看,还是发现了一些线索。”

郑守志:“敬先贵?真是他吗?”

刘毅云:“我是在想,如果当年敬先贵没有带着那批阵亡通知书转入地方档案局,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敬先贵过去曾经一度保管过阵亡通知书,但在他手里丢失了,只剩下这些资料。”

郑守志站在那里思考着,良久:“你去叫奋致远过来。”

“好。”刘毅云出了办公室。

郑守志看见桌子上的烟,抽出一支点燃,呛得直咳嗽。刘毅云带奋致远过来。

郑守志:“奋致远,上次因为资料不够,你没找到独立团健在的领导。那就再去一次,这回不仅仅在省军区找,我看可以到北京想想办法,他们那里管的宽,可能会有新的发现。”

奋致远:“没问题,我会完成任务的。”


4

新坟包前,一块新刻的水泥墓碑上面写着:烈士田壮之墓。

村主任和曹立有、敬先贵、舒放默默地站在坟前。曹立有看着墓碑上的字,眼前渐渐幻化出滚滚硝烟……


坦克上的机枪扫射着,曹立有刚一起身准备去炸,却发现一名战士已经冲向坦克,把手榴弹塞进炮筒,坦克盖被打开,一名敌军开枪打死战士,那名战士掉下坦克,坦克前行,碾压在了那名战士身上。

“日他奶奶!”田壮拿起手榴弹扔进坦克,坦克里的人再次将手榴弹推出来。田壮翻身捡起手榴弹再次跳上了坦克死死地顶住,这时,手榴弹爆炸了。曹立有张大了嘴,他陷入了一种空灵,周围仿佛什么声音都消失了……


坟包前,曹立有看着田壮的墓碑:“田壮,对不起,你这个班长来迟了,迟到了五十年,这都怨我,我早应该到你家来看看……现在我就把你送回去,风风光光地回去,让大家伙看看田壮的威风,你田壮是有出息的,是顶天立地的……”

田壮墓地前,曹立有披着红花,骑在高头大马上,身前捧着一个装裱好的阵亡通知书。村主任敲着锣鼓,村民围着热热闹闹地向田青家走去。敬先贵大声地喊着:“田壮回家喽!田壮回家喽!”

众人一片肃穆,旁边不知就里的村民嬉笑地看着。舒放用相机记录着这一切。

田青坐在炕沿上,外面传来喧天的锣鼓声和敬先贵的声音,她平静的神情越来越激动,嘴里喃喃自语:“回来了,回来了……”她激动地下地,跑出家门,想起什么,又整理整理头上的发梢,激动地跑出家门。

田青显得神采奕奕。她望着敲锣打鼓的人群,脸上充满了兴奋。

人群走到跟前,田青看着马背上的曹立有,在田青的眼里却变成了田壮,田壮下马,快步走到了田青跟前。

田壮:“青儿,我回来了。”田青饱含热泪地看着他,曹立有大喊:“妹子,田壮回家了!”

田青定定神,看清楚了来人是曹立有,曹立有的手上抱着一幅装裱好的通知书,田青愣神看着曹立有,半天,看着曹立有手上,颤悠悠地接过,轻轻地抚摸着,最终笑着流泪,嘴里念叨着:“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墓地,村主任在田壮的碑前站着,村上的一些人也围在四周,孩子们望着大人庄重的脸色,大气不敢出,场面一片肃穆。田青老太太站在正中,她已经换了衣服,头发也剪短了,盘了一个发髻,饱经风霜的脸上显出红润。

田青:“哥,五十多年了,我一直在等着你,娘也一直等着你,其实青儿心里明白,你兴许早就在战场上牺牲了,可你说过,你会回来的,你回来要为我办嫁妆,给我打家具,热热闹闹地送我出嫁。我就等着……等着……现在好了,你回来了,娘和我都不再孤单了。你……回来了……”田青流着泪,慢慢跪倒在墓碑前。

舒放忍不住悲痛,跑到一边痛哭。曹立有和敬先贵早已泪流满面,望着田壮的墓碑……


田家圩子村委会,村长和曹立有、敬先贵、舒放都静静地坐着,舒放的情绪显然还没缓过来,悄悄抹着眼泪。

曹立有:“老敬啊,我这几天都在想,田青这个样子……唉,咱的一个失误让田壮家破人亡……田青这日子没个人管,我这心里不是滋味。我想把她接回江城去住,给她养老送终。”

敬先贵:“你说什么?”

舒放:“可是,曹大爷,你也老了啊。”

村主任:“这话说得,俺这个村主任可没亏待她。”

曹立有:“主任,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觉得,我该赎赎罪。”敬先贵欲言又止。

舒放:“曹大爷,阵亡通知书又不是你弄丢的,轮不到你赎罪啊!”

村主任:“你还不知道,那老太太守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你能接走她?你要是有能耐,你去接走吧,我还少了份心事呢。”


田青家院子,曹立有和田青老太太面对面坐在树下。田青的脸上不再是令人害怕的呆滞,倒是一脸的平静。

曹立有:“老妹子,你跟我回江城吧,我老伴待人可好了,到我家里,我要像田壮一样,当你的好哥哥。”

田青茫然地看着曹立有:“你说什么?”

曹立有:“我说你跟我回江城,我们全家养活你,我的儿子就是你的儿子。”

田青:“我不走,我哥回来了,俺兄妹俩团圆了,我哪儿都不走,我要跟我哥哥在家里,我妈说过,我们一家人要好好在一起生活。”

曹立有看着田青:“田壮也去。”

田青:“不走,不走,走不了,他走不了,我得留在这儿陪他,陪我的哥哥,好不容易才回来,我不能让他再走了,我也不走,我守着他。”

曹立有看看破落的院子:“可是……”

田青:“有了哥哥,啥都有了。”曹立有不再说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