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场——曾经的乡俗之九

沧浪无疆 收藏 2 26
导读:农村有场的时候还是在有生产队的时候。   每个生产队都有场,场是用来打麦打谷等的。华北平原的村子,土地一般都不缺,所以,那场也就都大一些的,估计一般都有二三十亩大小。   场的一侧是有道路的,方便把收割的农作运到场里。   场热闹的时候是在夏收和秋收,各类需要脱粒的农作都要拉进场。进场之前,场要重新平整,撒一些新的黄土,撒上水,再用碌碡压实,平得如镜子一般。自然,夏收是最忙碌的,因为要在雨季来临之前把新麦子打净晒干,抓紧夏种,还要交公粮,还要再交足公粮、留足种子后给家家户户分一点新麦,让人

农村有场的时候还是在有生产队的时候。


每个生产队都有场,场是用来打麦打谷等的。华北平原的村子,土地一般都不缺,所以,那场也就都大一些的,估计一般都有二三十亩大小。


场的一侧是有道路的,方便把收割的农作运到场里。


场热闹的时候是在夏收和秋收,各类需要脱粒的农作都要拉进场。进场之前,场要重新平整,撒一些新的黄土,撒上水,再用碌碡压实,平得如镜子一般。自然,夏收是最忙碌的,因为要在雨季来临之前把新麦子打净晒干,抓紧夏种,还要交公粮,还要再交足公粮、留足种子后给家家户户分一点新麦,让人吃上一顿新白面馍馍。但秋收就没有那么紧张了,谷物收进场,一垛垛弄好,一点点慢慢打,经常是到了霜降以后才能打理完毕。


场的边上一般都有一口水井,就是很普通的人工挖的砖井,当时,就是这样的土井,那水也是常年不断的,这口井,一来可用于防火,二来也用来饮牲口。井口,起初是辘轳,后来又换成铁水车。


盛夏时节,场是村民们消遣的地方。场院处在村子边上,夜里只要有一点风,就能彻底享受,小风儿一吹,白天的苦累就随着风飘走了。吃罢晚饭,便常常有人在场边的坑沿上的大树下拉呱聊天,主讲么,自然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主题也多为那些村子里的老事或者一些鬼仙的传说,年轻人是插不上嘴的,偶尔有个别年轻人想讲一些所谓的世界大事国家大事等新鲜事,老人们不耐烦地用烟袋锅敲敲鞋帮子,嘴角一撇,送上一句“话多屁少”。年轻人闹个没趣,因为天黑,脸估计也红了但幸好没人看见。小孩子们是乐意听的,尤其是那些鬼仙的事情,孩子们虽然听得直往老爹怀里钻,但小耳朵却使劲支着,生怕漏下一个字,但晚上回去后,一个人连厕所都不敢去了!不过,对于没有乘过汽车火车的孩子们来说,对于老人们讲的“狐仙车”,虽然害怕,但还是有一些向往的,有时走在夜路上,看见过来的一辆马车,真希望那上面坐着一个狐仙,然后坐上马车,一夜之间不知道天亮会到哪里,但每次马车到了跟前,打着胆子望去,往往是自己村子里的外出赶脚的叔叔大爷,心虽然不再扑腾,但又有一点失落!赶“狐仙车”是男的女的?好像老人们一直也没说过,估计十几岁的半大小子们希望那是一个女的,梦里的狐仙说不定还是自己的同桌呢!


秋天时候,要安排看场的人,看场人就会在谷子垛里掏一个洞,洞子用一些木头支起来,外面虽然是秋风瑟瑟,但洞内却温暖的很,地上铺着喧喧的谷草,散发着那新谷子的香味,在孩子们看来,那是比自己的土炕舒服得多得好地方。晚上,看场人在洞子里点的是带有罩子的马灯,比一般家里的灯气派也亮堂,但生产队给买这个等可不是摆什么阔气,主要是为了防火,那可是老少爷们多半年的口粮呢!这个时候,呱照样拉,但是,吸烟那是万万不能,谁要是憋不住了,不好意思,去场院边上的沟沿上过瘾去!


更多时候,场是孩子们的乐园。场里闲的时候,孩子们在这里学骑自行车,刚学会骑车的还不敢上路也在这里过瘾,间或就会发生“交通事故”,车倒人翻,嘻嘻哈哈骂上对方几声娘也就罢了;平整的场还是玩陀螺或滚铁环的好场所,在这里,可以充分展现自己的技艺;而新花生下来后,被社员们择净的花生秧则是孩子们寻宝的好场所,孩子们在花生秧堆里搜寻着漏网的花生,没准还会发生“激烈“的冲突,为了一棵残存着几粒花生的秧子“大打出手”呢;闲着没事的时候,孩子们也会偷偷去玩水车,好几个人合伙推着一根木杠子,水车吱吱呀呀地响,水慢慢被汲上来,尤其是盛夏的时候,等水灌满水槽,掬点水洒在身上,凉飕飕的,比现在吹空调还要舒服,但这个东西可不是随便玩的,大人们不让,生怕孩子们没了气力,水车倒转,那根木杠子打在身上,真能要命呢!


场边还有一两排平房,分别是牲口棚、仓库(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副业车间等,只有牲口棚是常有人的。但这些地方,人们去得少,除了饲养员,谁愿意闻那牲口的屎尿味呢!


生产队没了不久,房子拆了,东西分了,场也分了,成了家家户户的宅基地。起初,几户人家还伙着建一个小的场,但没几年工夫,不用打场了,场也最终消失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